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二十三章匆匆百年(第三更)

第二百二十三章匆匆百年(第三更)

  上清所讲,是斗战之法、神通之法。以仙术道法演练神通,有三千大道和十二万小术。

  比起太清教主的大道玄谈,玉清教主的灵宝化道,上清教主所讲的斗战之法,更贴近普通仙人。

  在三千大道中,诸仙皆有裨益,创出无数仙术秘法。任鸿听讲上清道法,凭借自己悟性也创造了好几门仙术。

  “单从三位教主传授大道看,我们那个时代的仙道文明加在一起,也不如三教主直接传承的三清宗啊。不愧是仙道教主转生,层次果然不凡。而我们那个时代的道君,也跳不出眼下这些道君范畴。”

  高台下的三脉道君,可不仅仅是后来玄都、玉虚和碧游三脉嫡传,还有其他仙门的大佬祖师也纷纷在座。

  比如任鸿打过交道的混元祖师、太极宗主,这两位道君便坐在太清一列。

  就连真人席位上,也有几位后世的道君。比如南岳派的祖师,就坐在任鸿不远,是玉清神霄宫中的仙人。

  “难怪后来白洛将南极仙鼎给他,南岳派果然跟玉清道统颇有渊源。”

  执掌南极仙鼎日久,任鸿已经把这里面的因缘算得清清楚楚。

  当年灵寿子将仙鼎置入地火,让玉柱道人看护。当昆仑逃出蛇妖蝎精后,玉柱道人默许二妖把南极仙鼎取走,作为昆仑试炼。

  白洛恰逢其会取走仙丹,却又按照师长们嘱咐,将仙鼎留给南岳派。这是为助南岳派传承灵寿子道统,全了眼下南岳祖师和灵寿子前世的这份同门情谊。

  还有后来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的联手,任鸿瞧两人并肩坐在辛道君身后,哪里不知这二人是数世的交情?

  “兜兜转转,后世道君都是老人,哪有什么新血,哪有什么变化?这也意味我们那个时代的全部力量加起来,都不如三清宗一派。”

  试想三清宗百位道君都覆灭在九阴绝日下,如果几百年后九阴绝日再来,任鸿的时代又要如何应对?

  虽然天皇失去一目,可这边已经连三清教主都没了。

  思索间,黄龙道人顺利证道,返还高台复命。

  三位教主指点勉励一番后,敲钟散去讲道。

  任鸿本欲和雷雄交流,但太乙道君出面,把清微宫诸仙一起带走。

  “诸位师弟,黄龙证道,我们且去他那里赴宴!”

  一群玉清仙人拥簇着往玉清洞真宫,任鸿和远处雷雄遥遥对望一眼,转身和同门们离开……

  洞真宫,玉清四大道宫之首,取自三清宗根本的《洞真经》。在这里,有许多未成道的仙家和得道道君。

  黄龙道人在此修行,如今晋升道君后主动在洞真宫所在的仙境之后,开辟另一重黄龙境。

  依任鸿所见,此地正在伏龙峰附近。

  太乙道人带众仙而来,黄龙道君正在演化黄龙境。

  蒙蒙黄云自四面八方涌向一处,在道君屈指点化下,形成一枚灿灿龙珠。

  “开!”

  龙珠轰得炸开,地火风水在虚空演化,旋即在一片如流水般的道光梳理下,形成一方仙境洞天。

  “这开天法度有些粗糙啊。”任鸿暗暗思忖。

  “自然不如师弟你参悟的乾坤法门、开天剑道。”忽然,任鸿听到传音,扭头看向太乙道人。

  道人冲他微微一笑,继续观看黄龙道君的仙境。

  此洞天仙境依循太极两仪之道,贯穿四象八卦之理。远远望去,似是一条盘踞的黄龙。

  “任师弟,你看出多少种玉清禁法?”

  “三十二种?乾坤、通明、阴阳、玄元……”任鸿如数家珍,点出玉清仙禁,等说完后旁边天慧真人补充:“师弟少算了一种。这三十二禁法组合,是一种千机万变的黄龙仙禁。”

  “万机禁?”任鸿恍然大悟。不错,这些禁法组合后便是黄龙境的龙鳞,是浑然一体的仙境。

  “虽然黄龙师兄在诸位师兄师姐中道行略逊,但毕竟也是一尊道君啊。”

  再联想黄龙道君后来的马甲,任鸿收起轻视之心。

  黄龙境建成,诸仙入内庆贺。甚至太乙道人还帮任鸿备了一份贺礼。而黄龙道君也清楚任鸿刚刚入门,没有计较这些。

  诸仙饮宴,不逊后世紫极大会上的宴席。任鸿在太乙道人指点下,和玉清同门道君一一见过。

  广成道君对他的乾元仙禁颇感兴趣,便多问了几句。

  旁边红衣仙人笑道:“怎么,师兄打算炼一枚乾坤圈吗?”

  “我前些年外出抓了一头小畜,打算调教之后充当坐骑。”

  小畜?任鸿马上想起和雷雄遇见的“黑山”。

  敢情,那是九阴绝日百年前,广成道君擒下的坐骑?

  “说到外出,昨日老师为何下令,不许我们再出昆仑山?”妙玉道君前世身从远处走过来,询问广成和太乙两位道君。

  二道君对视,纷纷摇头:“我等也不知晓。只知太清老师以太极图笼罩昆仑,封山百年。”

  封山?

  任鸿心下一突:这莫非是三位教主依托幻境演化过去,却又无法拟化人间的无奈之举?

  依托北昆仑秘境和众多道尸,变化三清宗往昔可以。但却无法把昆仑之外的人间界和九天十地一并幻化。所以,只能下令不许诸仙外出。

  这么看,三位教主知道这是幻境,这是他们联手所为?

  “师弟可是想去人间?”这时,太乙道君又道:“也是,你上山修行七十二载,凡心未了。不如回头求一求老师,让你下山回家乡看一看?”

  好吧,玉清老师连我身份都安排妥当了吗?

  三位教主安排下,任鸿和雷雄来自同一个家乡,上山七十二载,拜入两脉道统。

  任鸿找借口推脱糊弄过去,跑去门口纳凉。

  这时,他听到轻微的剑鸣,飞到伏龙峰下。

  “出来吧!你虽然是上清弟子,但大大方方过来拜访,又少不了你一杯酒。”

  “免了,我这边的多宝师伯可不喜欢你们玉清道统的人。”

  雷雄从树丛冒出小脑袋,招呼任鸿过去。

  说来也巧,两人目前密会的地方,正巧是当初在秘境相见的地方。

  雷雄:“我刚才去太清那边问了,没有新收的弟子,显然赫胥晨不在这里。”

  “不在?太清仙光不是他点亮?”

  “是,绝对是他,可人不在。我同时入门的上清弟子,是一位妖仙,并非我们这类,而是历史之中的投影。”

  雷雄看着任鸿的容貌,并未挑破,而是装作不知道,继续跟他讨论二人接下来的行动。

  任鸿:“咱们所在的这处幻境来自三位教主,这三位老师绝对清楚,只是不愿点破,不欲明示。但你我要明白,眼下时间不多了。”

  距离九阴绝日只有百年。他们必须努力修行,设法攻克‘天目’。

  “我明白。”

  雷雄和任鸿交流后,再度溜回上清界域。

  接下来的时光,二人真正体验了一把三清宗仙家的生活。

  任鸿除却和同门一起听讲求道外,便去拜访各位师兄师姐,彼此讨论大道。当然,他也没忘记拜访定光道人。

  而此刻定光道人修行仙法,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仙真,与后来转入佛宗大不相同。

  任鸿跟他学习乾坤仙法时,对此人的印象反而有些改观。

  姑且抛开未来的立场,定光道人不愧是玉清诸道君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和玉清大教主可平辈论交。

  百年时间,在定光道人和诸位同门帮助下,任鸿竟顺利跨入纯阳境。

  当然,这并非《天宝书》中五炁玄都、九光宝苑的手段。而是在先天浮黎道胎内直接演化纯阳元神,行开天辟地之道。

  道胎破,元神出,一道真灵入主紫府。

  “此幻境修行只有意识,回归肉身之后又要重修一遍,麻烦啊。”

  走出仙宫,任鸿看到阴气从东而起。而天空中的太阳,也变作一枚睁开的眼球。

  他和雷雄的最终试炼,九阴绝日终于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