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一十四章目标,北昆仑(第二更)

第三百一十四章目标,北昆仑(第二更)

  任鸿带着一两五云茶返还人间,看到云嘉正在花园练剑。

  “咦?你出来了?”任鸿站在旁边静候。

  云嘉在幻境六十年修行,剑招更加老练。五色流光围着她飞舞,不断变化各种招式。

  而当看到任鸿后,她御使剑气冲向任鸿。

  任鸿笑眯眯站在那,看到五色流光冲来也不慌不忙。那五道剑光在靠近任鸿时突然停下,组合成一朵五色莲花绽开。

  云嘉冲他一笑:“送你了。”

  伸手托起莲花,此花如五色玉雕,晶莹剔透。仔细感应,这朵莲花中的五行法度完美平衡,和吕清媛的道基一般无二。

  任鸿道:“咱们仙府的法门,是不是太偏向‘莲花’了?你怎么也弄出来一招莲花剑诀?”

  显然,这是云嘉在幻境中参考吕清媛所悟剑诀。

  “咱们仙府的名字就在‘五莲’,不弄一些莲花秘法怎么匹配?”

  云嘉收功,走到任鸿身边。

  任鸿掏出两壶五行玄气:“你快要恢复金丹,这东西给你。”

  “给我?你灵胎境需要修炼‘五气朝元’,难道你不用?”

  “我修炼速度太快,现在要压一压,先紧着你们。”

  云嘉盯着玉壶,默默收下。

  就在任鸿准备离开时,她忽然开口:“等华山派事情了结,我就把自家产业提出来,并入五莲别府。”

  这次去北斗派,在幻境陪吕清媛数十年修行,她彻底看开这所谓的情情爱爱。

  回头找个机会回华山派彻底了结这件事,她便安心在五莲仙府修行吧。毕竟这边对她,总比那几个世家勾心斗角要强。

  “那是你的私产,你自己随便。”任鸿才懒得过问这些,晃晃悠悠往外走。

  突然,他心有所感,赶忙拉着云嘉往屋里走:“来来,带你看个好东西。”

  他俩进屋,任鸿把昆仑镜放在跟前。

  “云嘉,你看!”

  云嘉往里一瞧,镜里出现泰山派弟子伏击东方傲风,将石金巧毁容的一幕。

  “这……这是你安排的?”

  “不是。应该说不全是。”任鸿盯着毁容的石金巧,这可不是他的安排。以他的性格,还犯不着跟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女人计较。

  “我的布局,是引泰山派找东方傲风麻烦。但石金巧受伤毁容,是别人设的局。”

  云嘉瞧见石金巧怀中的一只卷轴,立刻有所猜测:“美人图?”

  她听吕清媛说过这种邪门东西。

  “胭脂鬼王瞄准石金巧了?”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心有所爱的女人。她不会容忍自己在恋人面前形象全无。因此,她会用美人图修复容貌。胭脂鬼王通过美人图,不知祸害多少姑娘。”

  任鸿手一拂,把画面散去,扭头看向云嘉。

  云嘉面色如常,全不为这对“苦情人”的遭遇所动。

  在幻境中,她就把恩怨了结。如今只想拿回自家应有的产业。

  “我听星魔说,他未来要去一次华山派。到时候我趁天下同道的面,收回我家的东西。”云嘉:“到时候,你和清媛要来帮我。”

  “这是自然,咱们一家人肯定会帮你的。你修行也快些,天知道星魔哪天发帖,你赶紧恢复金丹修为。”

  “阿嚏——”远在京城的宿钧打起喷嚏,然后继续抱着道书研究仙术。

  “这太一教传承好晦涩,这都是什么术语啊,完全看不懂。跟当今赤书仙道根本不是一个体系啊!”

  反正他打定主意,在自己学会太一秘术前,不再随便出门。本来他盗宝的目的,就是把各个门派中的太一古宝回收。眼下“周天宝珠”已经收回小半,剩下那些回头再说。

  ……

  五日后,姚青囊请任鸿护法,着手筑基。

  焚香沐浴后,青囊穿着一身青衫,散发坐在水潭里。也就是当初任鸿养心去火的地方。

  她泛起洪波,一缕缕药香精气在身边徘徊。

  任鸿和云嘉在岸上观望,问:“你安排妥当了?老爷子今天不会回来?”

  目前三时堂众人,除却任兆之外,不是修士就是花精。为了老人家的身体着想,还是不要让他大动情绪了。

  “菡萏亲自布置,请他去巡查产业,确定不会中途折返。”

  “嗯,现在老爷子最听菡萏的话。”

  就在前天,菡萏仙子宣布怀孕,任兆惊喜过度,直接晕过去。

  眼下,任兆巴巴盼着任家小主子降生。昨天拉着菡萏仙子唠叨了一天。

  “男孩好,男孩能传承香火,让任家后继有人。日后老奴下九泉见了老爷、老太爷,也有颜面。”

  “女孩也好,咱们任家家大业大,招个上门女婿还不简单?”

  “夫人这是头胎,务必小心,千万不能有错。”

  目前在任兆老爷子这,“任黎”这家主继承人是天,而菡萏这“双身子”的就是天外飞仙。

  “那你就赶紧让菡萏把孩子生下来。哦。不对,是养出来。”云嘉往旁边的玉盆瞧了瞧。

  花苞迎风摇动,仿佛活物一般。

  “说来,他这转世身会不会保留前世记忆?”

  “应该不会,毕竟有‘胎中迷’在。”

  关于转世会不会保留记忆,任鸿专门请教过弇妃娘娘。

  根据弇妃娘娘所言,修士转世分为三类。

  九阴绝日后的修士转生,在金丹层次会恢复一部分记忆。然后灵胎层次开始,慢慢恢复曾经的记忆,到真人境界彻底恢复。而强横一些的道君,兴许在筑基层次就会恢复记忆。

  九阴绝日之前,修士魂魄深处皆有天印,锁住一切根基潜力,非道君不可破解。

  而太昊末年的古神大能们,身上有更加牢固的天道枷锁。只有飞仙后才能一点点解除限制。

  当然,世间秘法无穷。也有一些特殊秘药、仙术、奇观,能提前回想起前世。

  “金河道君转世,应该在筑基境界恢复记忆。我只需要传授他昆仑练气之术,指点他修行就是。”

  “你就不怕,他恢复记忆后恼羞成怒,找你麻烦?”

  不仅平白多了爹,更多出一个妈。

  “不怕,他敢闹,我就找师兄去。”

  任鸿可是青玄和玉柱认可的“师弟”,以昆仑派尊师重道的法度,轮得到金河不认爹?

  “不仅是你儿子,你那徒弟也快出生了。”

  李璠和张清兰耕耘数月终于结果,按照任鸿推算,明年初自己的大徒弟就能出生。

  “到时候你想好传授他什么天书吗?”

  “……”这也是任鸿头痛的问题。

  金河道君转世,自有乾元峰天书修持。可自己那个徒弟“小小李”,修炼什么功法?自己的紫极书?天宝书?九转玄功?

  当然,玉清神策从一开始就排除掉。

  “按理说,最适合他的,应该是他自己推演的天书玄功。但他一开始修行同样需要功法。我打算让他自己选,是紫极书或者九转玄功。”

  私心里,任鸿想要让他修炼《九转玄功》。因为九转玄功可能是当今少有直指天仙,且能打通道君劫数的功法。

  但任鸿又很想有人传承《紫极书》,把自己修缮后的《紫极书》传承下去,为玉虚老师和太元老师广大道统。

  所以,任鸿心中很是矛盾。

  姚青囊筑基十分顺遂,很快便完成“药王筑基术”。

  看到她头顶浮现的芝兰,任鸿脸上带着失望:“仅仅是第三等的道基?”

  云嘉:“不错了,你以为谁都是你跟清媛吗?第三等,也算是上等道基了。”

  她见青囊起来,上前为她披上衣服:“任鸿,你该闪人了!”

  任鸿将自己帮姚青囊推算的功法传给她,直接开溜。

  回到书房,看到菡萏仙子正在翻阅任鸿的宝物箱。

  “公子,你说要给青囊准备礼物。到底准备哪块玉髓?”

  “就是我前几天从仙府带出来的千年玉髓。”任鸿从箱子里挑出玉髓,同时看到旁边的一块玉牌。

  “我记得,这是公子在昆仑七擂得到的奖牌?”

  “嗯,是秘境钥匙。旁边这个金牌是用来兑换丹药功法的。”任鸿翻看下,把金牌、玉牌收入玄武戒。

  但想了想,他又把玉牌拿出来。摩挲一会儿,任鸿问:“咱们‘儿子’诞生还需要多久?”

  菡萏翻白眼,嗔道:“公子打算现在去?回头老爷子那边你怎么解释?”

  “就说我去白鹿阁探望老先生了。菡萏,这边交给你安排!”

  说完,任鸿激发玉牌,跨入传说中的秘境。

  眼前一片素白,皑皑雪景以及那一座座略有些眼熟的山峦,让任鸿和不久之前在天皇精血中看到的景象对照。

  这里就是北昆仑,曾经的三清宗祖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