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一十三章道君机缘(第一更)

第三百一十三章道君机缘(第一更)

  雷雄施展金鳌剑法,仙剑化两条金线缠住鬼王。随后三条青龙上前自爆,勃发的木灵生气和幽世鬼气激荡,撕碎鬼王真身。

  然后酆都六魂幡跳到空中一扫,鬼王残魂和鬼丹尽被任鸿收走。

  雷雄召唤上清天兵扫尾善后,来到任鸿跟前:“你还是这么喜欢玩自爆啊?”

  “不可以吗?看着元气爆炸,而自己分毫不沾,这多舒服?”

  任鸿三条青龙自爆,就弄死一位灵胎层次的鬼王,但他心里并不满意。

  因为他察觉自爆流的大破绽:这种自爆针对真人以下很方便,无往而不利。但真人有元神道域护身,如果不能炸掉对方的“小天地”,便可轻松逃走。

  所以,我也要想办法提升自爆流的手段。

  这时,他看到雷雄盯着自己手边的酆都六魂幡瞧。

  “一件鬼道之宝。想要吗?”

  雷雄摇摇头,他对鬼道宝物不感兴趣。只是觉得,略有些眼熟而已。

  “说来,你怎么突破灵胎?”雷雄好奇问:“咱们这种一品金丹,不应该好好温养一段时间?”

  他俩都结丹不久,可雷雄磨砺金丹时,任鸿竟然跨入灵胎境?

  “只要不损根基,顺其自然即可。”任鸿跨入灵胎境,是水到渠成,日后修行便会慢下来。

  雷雄盯着他瞧了瞧,没有细问,而是招出一座仙府,请任鸿喝茶。

  他这座仙府立在云空,立时将一片幽暗化作清空。

  任鸿随他入内,二人坐下后雷雄问:“你接下来有事吗?”

  “怎么,你又要请我帮忙?”任鸿笑问:“又是哪位龙子跑出来,需要我帮你去杀?”

  “不,是请你帮忙找东西。”雷雄:“我用上清截命算法推演,只知在幽世东方。想看看你们玉清一脉的天衍法,能不能细致推算。”

  任鸿端着茶杯,杯内有五色轻烟袅袅升腾。慢悠悠问:“什么东西。”

  “师祖留下的陷仙剑符。”

  任鸿嘴里的茶烟好悬没吐出来:“传说,你们碧游宫传承的诛仙剑诀传承?”

  “对,诛仙四剑传承。”雷雄又把一杯“五云茶”弄好,推到任鸿跟前。

  五云茶,是一种暗合先天五行之气的灵茶。雷雄知道任鸿灵胎境需要养先天五气,刻意为他准备的。

  “说来,你要证道君,也要谋算昆仑之下的天地元胎吧?”

  “哦?此话怎么说?”任鸿吞下五云茶的灵烟,先天五气自动涌入中丹田,壮大五炁玄都。

  “你不知道?也对,你早年离开昆仑,并不知晓这些。”雷雄脸色一肃:“虽然外界不清楚,但我们三清嫡传知道。真人之上已经无路。”

  任鸿眉头一挑,颔首:“继续。”

  “当今能证道的人,不是古道君转生就是至少证了五次真人果位的人,能一世证道的人几乎不存在。”

  “继续。”

  看着任鸿一副早已知晓的表情,雷雄毫无半点成就感。索性抛出自己得知的隐秘:“三位教主飞升前,在三清道统分别留下道君机缘。凭借这些机缘可以绕开劫数,一世证道。”

  道君机缘!

  任鸿自然而然想到祝道人遗留的九阳道君机缘。

  “在我碧游宫,是诛仙四剑传承。以金丹演化通天剑图,复炼诛仙四剑,方可证道。”

  这是金灵圣母在雷雄结丹后,偷偷告诉他的秘辛。之所以圣母一力主张雷雄参悟《通天剑经》,正是因为这部剑经能兼修诛仙四剑,是上清派一世证道的机缘。

  以剑图和四剑切割时空,在诛仙剑阵内屏蔽天道来证道,证道之后再以道君之力压服灭劫。

  “而玄都宫和玉虚宫,亦有类似手段。昆仑利用大昆仑山下无量元气凝结的一颗元胎。以此元胎演化道体,即可宛如开天辟地之神,在自己的天地内证道。”

  这种方法和碧游宫理念类似。同样,也跟任鸿《天宝书》如出一辙。

  “而玄都宫——”

  “一颗九转金丹?”

  “对,一颗九转金丹。玄都大老爷飞升之前刻意留下九转金丹。只要通过他的试炼,就可以吞服九转金丹,拥有天仙道行。自然度过劫数。”

  任鸿闭着眼,暗暗点头。

  这才对嘛,三清大教主既然跟“天皇意志”不相伯仲。怎么可能不帮门人琢磨证道法门?毕竟瑶母娘娘和祝道人都给门徒谋划了一番呢。

  但任鸿转念想到《九转玄功》:“如果有人修炼《九转玄功》,能不能证道?”

  “三位教主宣称《九转玄功》能证道,自然可以。只是我没见过,有人纯粹修炼《九转玄功》。昆仑金霞道君修炼九转法,可也兼修剑道,是玄门四大剑圣之一。我上清版本的九转玄功,我虽然修炼十二变,但距离八十一变差远了。”

  单一的《九转玄功》,任鸿目前都不算,以后更没资格当玄门护法。

  二人扯了一会儿旁事,任鸿重新拉回主题:“所以,诛仙四剑的一道传承在这?”

  “对。四剑传承中我已经得到诛仙剑符,还差陷仙剑、戮仙剑以及绝仙剑。”

  “据我推算,陷仙剑符就在幽世东方。可具体在哪,却找不到。”

  因此,雷雄只能一边杀戮恶鬼,一边搜寻情报。

  “要推算可以,但我需要媒介。”

  “诛仙剑符如何?”雷雄伸出手,一枚玉符莹莹发光。

  任鸿刚要去碰,雷雄忙道:“小心!”

  剑符感应玉清仙元,立刻射出剑气。任鸿面色不改,射出混元剑气抵消。

  “好大的脾气。”

  雷雄苦笑:“这里面留有师祖剑意,非我上清仙元不可触碰。”

  “也成。”任鸿通过散开的那一缕剑气灵机,施法卜算。

  但玉清仙法刚一运转,便有剑气斩碎天机,让他算无可算。

  琢磨了下,他又尝试用玉清仙元催动天皇一脉的秘术进行占卜,同样眼前推算的结果被一道剑气斩碎。

  他心下暗忖:“这才合理,若这么简单推算出来,上清传承岂非早就被人取走?”

  “怎么,果然不可以?”

  “我要用一种大仪式进行测算,需要准备些东西。”

  任鸿:“你帮我取来千年老龟的寿甲,再找一捧千年蓍草。对了,再弄来一团不沾红尘的天上琉璃火——算了,这火焰我来准备。”

  千年灵龟的寿甲,是老龟寿岁到时,自然脱落的千年老甲,上有洛书之纹,且不得染血杀戮。

  而千年蓍草,是占卜蓍草培植千年而成。蓍草百年方生四十九茎,合天道四九之数。五百岁蓍草渐成干实。再二百年如人间落齿老翁,枝叶掉落,唯存老茎。一千岁时有紫气升腾,可聚祥瑞,伏神龟,盘真龙。

  “寿甲好说,我碧游宫不缺。至于蓍草……”雷雄思忖后方道:“给我半年时间准备。我知道哪里有,等我拿到手再来寻你。”

  半年时间,对他们这等仙家而言,不过弹指功夫。

  “好,这段时间我晚上会下降幽世,届时你在幽世联络我。”

  任鸿随手用元气捏成一尊玉麒麟,放在雷雄面前。

  雷雄收起信物,又道:“你帮我这个忙,不知怎么报答。你眼下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帮我多准备些‘五云茶’就是了。这茶不错。”

  “这茶来自我碧游宫特有的五行茶树,可供灵胎修士攒簇五气,我就知道你能用上。回头我送你一两。”

  任鸿微微颔首,他已非昔日阿蒙。自然知道碧游宫五行茶树的珍贵。这种茶树依托金鳌岛特有的混沌元气生长,整个碧游宫才只有十二株。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修行。他俩皆是年轻一辈有数的高手,见识不凡,许多话题颇为投契。

  尤其关于上清和玉清仙法的相互印证,颇有当年玉虚上人和玉宸教主论道之貌。

  当然,两人交谈时,不约而同避开任鸿和昆仑派的纠葛。

  毕竟雷雄作为掌教弟子,不打算掺和昆仑派的内斗。而他的立场也不方便插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