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一十章物归原主(第三更)

第三百一十章物归原主(第三更)

  “玉鲤坠?这东西怎么在他手中?”

  任鸿沉思:“而且看起来,是我当初送出去的那对。”

  他上昆仑山时,贴身带着一对玉鲤坠,后来给了齐瑶和董朱作纪念。

  把玩数年的爱物,他当然认识这是其中一只。更准确说,是董朱手中那只。

  “董朱那小子不会在洞明城里,被那家伙偷了东西?不过他怎么知道这是我的?董朱那傻小子泄露的?”

  “师兄……师兄你看!”吕清媛虽然看到任鸿手中的玉鲤坠,但她不露声色亮出一块金板。

  “这是我刚才得手的。”

  “这是……”夜色下,任鸿细细辨认:“天星金匣的盖子?”

  星魔打开天星金匣无所得,随意揣入怀中。刚才他跟任鸿接触时,吕清媛趁机将天星金匣的盖子收走。

  “我对仙术了解不多。但师兄可以通过盖子,寻找他的下落吧?”

  “可以。”任鸿接过盖子,正要动手时,忽然天空紫气渗透下来,北斗神君的大手笼罩北辰山麓,竟有盖压一界之势。

  “差点忘了,今天还要亮相。”

  面对空中的紫气,任鸿张开天地棋局,交错纵横的天道脉络把自己和吕清媛护住:“神君,前几日隔空交手,可还记得在下?”

  天地棋盘轻轻一扭,靠近二人的紫气尽数吞没。

  任鸿朗声道:“在下鸿钧,玉虚老师门下。”

  棋局中,任鸿和吕清媛坐在飞辇中,彼端紫气凝成一张面孔。

  “鸿钧?任鸿?竟然是你?”北斗神君惊讶不已,就连天空中的其他星君和金霞上人也傻眼。

  任鸿之名,他们当然清楚。

  昆仑那个弃徒,修行不过数载。他能跟神君交手?

  “这又是哪位仙家同道转世?”

  金霞上人也看到下方铺开的天地棋局,暗暗诧异:这棋局的风格,跟老师很相似。莫不是他把老师推演的一道算局炼成法宝,必要时候张开困人?

  玉虚上人的遗留算局,阻碍道君并不难。

  “原来是你?”神君盯着沉香辇,虽然看不到上面的人,但通过这辆飞辇,他认可“鸿钧”的身份。

  八宝沉香辇,玉虚上人当年的座驾。

  “不过并非昆仑七宝,而是三清宗时那辆?没想到,他竟然把此物弄到手,难怪他以玉清教主的门徒自居。”

  北斗神君心中一动,忽然从任鸿身上感觉到一缕熟悉的气息。

  “原来是小道友,本君记下了。眼下有空,不妨来天枢城做客?”

  “不必,我和师妹有事,先行离去。”

  任鸿驾驭飞辇,转眼消失不见。

  九天之上,天朗星君感叹道:“厉害,厉害啊。数载的金丹宗师,反手之间布下天地棋盘,更有八宝沉香辇?这等弟子若是留在我派,肯定要好好珍惜。”

  “何止是珍惜,若早几年知道此子,得知他被昆仑逐出山门,我亲自跑去昆仑接人。”北斗神君从下方回转,幽幽说:“耀魄宝,天生的星主帝命。金霞道友,你们不会是故意坑我们北斗派,刻意废掉我们北斗派的有缘人吧?”

  “什么?耀魄宝?天生星缘?”

  几位星君惊呼出声。

  耀魄宝、北辰精,乃星辰根本星象,天帝本命。一个时代才有一二人。若北斗派收徒,能培养一位道君出来。

  当年北斗神君为了耀魄宝、北辰精的命格,还刻意转世重修了一次。

  离玄看金霞上人眼神就不对了:“师兄说的不错,你们不会是故意截胡我们的天命弟子,再故意养废他吧?”

  几位星君议论起来,就着昆仑弃徒不放,听得金霞上人三尸神暴跳。

  说了多少遍了,那是九仙峰一个长老的私下决定,我们这些道君都不知道,不知道!

  不要谁都在我们面前说一嘴啊!

  因为放走一个金丹宗师,未来的道君种子,昆仑暗地里不知被嘲笑多少次。

  也就是道君多,其他仙人不敢当面言语。但北斗派星君数量同样不少,自然百无禁忌。

  “哼!”金霞上人一剑出鞘,斩碎北斗神君的紫气,跳出几位星君的包围。

  “够了!”他须发飘扬:“诸位先是阻我去路,又拿这件事辱我昆仑。但我昆仑也不是好欺负的,回头请掌教师兄来分说吧!”

  金霞翻滚,白龙君和金童玉女一并消失,金霞上人直接折返昆仑墟请徐阴阳出山。

  北斗神君立刻看向弇妃,弇妃娘娘抿嘴一笑:“你们也是,何必又把这件事摆出来讽他?”

  “那任鸿小子跟昆仑派的恩怨,你们插什么嘴?人家已经传承玉虚天书,怎么也不能再修炼北斗派的功法了。”

  ……

  星魔离开,没跟霍龙娇汇合,而是自行折返回家。

  “那家伙,下手真狠啊。易天定命都弄出来,要不是我用星神剑护身,说不定就彻底栽了!”

  “不过把玉坠给他,他应该能想起来点什么吧?”

  星魔往怀里一揣,天星金匣的盖子消失不见。

  他细细一琢磨:“是吕清媛?老爹当年收的这个女弟子?”

  “她竟然敢偷我东西?我决定了,下次就选她了!”

  反正天星金匣是空的,让他们拿走就拿走吧。

  星魔掏出天星金匣,左右再度翻看。忽然,天空星光垂入金霞,如水银慢慢填满。

  而在星匣的内壁,出现一道道全新的纹路。

  “咦——”

  他在内壁摸索,以机关仙术开启暗格,掉落一块“沙天令”以及一瓶毒药。

  沙天令,控制沙天楼的信物之一。星魔随便看了看,转手扔到一边。这东西,他记忆里还记录了另一块沙天令的隐藏地,不值得在意。

  倒是那瓶毒药……

  毒药上面有一张纸:“此毒是我研究颛臾血脉制作的仙毒,专克太昊血脉。”

  “我去——”

  少年吓了一跳,差点把毒瓶扔出去。

  “天星道人太狠了吧?我不就是前世坑了你几次,你至于弄出这等邪门东西吗?”

  “你就不怕‘父亲大人’记仇,回头弄死你?”

  除此之外,天星金匣又滚出一颗红色灵珠。

  “荧惑珠?哈哈,终于找到了。我的七曜宝珠总算凑齐,可以着手筑基。”

  ……

  任鸿和吕清媛离去,直接回到虎啸关。

  他将望月犀角刀和幻星九弦琴递给吕清媛。

  “师妹,这就是那俩鬼王的本体。她们魂魄被我拘禁在六魂幡内,你等下……”

  任鸿展开六魂幡,本欲召唤二鬼魂魄。可六魂幡内,只有两团破损的鬼火,二女鬼进入六魂幡不久,便被六魂幡吞噬,化作纯粹的灵力滋养六魂幡。至于这鬼火,仅仅保留她们的记忆。

  任鸿握着幡杆,冰凉灵力涌入道胎,壮大阴神魂魄。

  “六魂幡的能力,是吞噬鬼灵壮大自身?”

  他抖动幡面,两道鬼火飘出,飞到吕清媛面前。

  吕清媛没有都收下,自己捧起望月鬼王的鬼火,将幻星鬼王的鬼火递给任鸿:“师兄和我各自吸收,再彼此核对消息。这样更快。”

  两人同时吸收鬼火,翻阅鬼王记忆中的情报。

  嫏嬛阁,有一位元神大修士级别的“姥姥”,还有八位元神三境的鬼王。

  除却望月、幻星外,有胭脂、飞鸾、玉凤、青河、锦云、素梅六大鬼王。

  至于她们的本体,都是嫏嬛阁内的物件成精。

  吕清媛睁开眼:“看样子,日后我修复嫏嬛阁,可以把她们原形重新安置回去。”

  “……”

  见任鸿神色无语,她好奇询问。

  “没什么,我知道一部分嫏嬛阁物品的位置。回头你去我那,我把东西还你。”

  青河鬼王的本体是“青峦云河屏”,共有一对。其中一半在任鸿手中,来自当年的离渊老龙。

  玉凤鬼王的本体是一只水丞,乃春夏秋冬一组文房之宝。其他春秋冬三件,都在任鸿手中。

  “不必,既然在师兄这里,师兄便留着用。”

  吕清媛不计较这些,她更关心那嫏嬛阁主的身份。

  “师兄,若我没猜错……”

  “对,没错。我也这么想,她可能是嫏嬛阁的器灵,是这座仙阁成精,不对,是化鬼了。”

  既然琴刀屏风可以成精做鬼,那么嫏嬛阁本身,不也可以化作鬼怪?

  而且嫏嬛阁本就容纳各派仙家功法。若嫏嬛阁成精得道,必然是元神真人中极为难缠的一位。

  “但不降伏嫏嬛姥姥,我们收不回嫏嬛阁的那些功法典籍。”

  “没错。不仅如此。她们在外作恶,也会牵扯到太元仙府。”

  二人对望,相顾无言。

  不久,董朱、菡萏、云嘉以及木迎春回来。

  “任鸿,我们回来啦!”

  四人回来,就见任鸿和吕清媛在三时堂内对坐。但四周黑灯瞎火,两人并未点灯。

  “你们怎么不掌灯?”

  “太晚了,青囊和老爷子已经歇息,不便打扰。回头记着,就说咱们一起回来的。”

  任鸿说完,转问董朱:“北斗派那边如何?”

  “哎——被星魔耍了。后来你戳破才知道,天空中的仙城是两张画。还有李云师,他被星魔同伙替换,本人根本就不在场。昨天他就被星魔骗出门。不过据北斗派说,天星金匣并不珍贵,没打算追究。”

  “不追究?”任鸿看向桌子上的金板:“也罢,既然他们不要,回头熔炼了打铁吧。”

  本来打算还回去,但对方不当回事,他也懒得走这一趟。

  “对了,董朱。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哎?我?丢东西?”董朱摸不着头脑。

  “对啊,我送你的东西。”

  一说到这,董朱背后流下冷汗。玉鲤坠被星魔偷走的事暴露了?

  “任鸿,你听我说。那是星魔他……”

  “星魔偷的,对吧。”任鸿摊开手,一枚玉鲤坠落在掌心。

  “我从那家伙手中拿的,好像是我当初给你的那枚?”

  “竟然在你这?是你抢回来的?”

  “嗯……算是吧,反正是从星魔那弄来的。”

  任鸿含糊说了一句,旁边吕清媛微微挑眉,没有言语。

  董朱本来想去拿,但看到吕清媛,动作突然一顿:“要不,你留着吧。”

  任鸿失笑摇头:“既然已经送你,那就是你的,好好保管就是。”

  “下次,可别再被偷了。”

  “肯定的,肯定的,绝对不会再被人偷走。”

  董朱乐滋滋挂在腰带上,心道:拿回东西,星魔就可以不搭理他了。而且任鸿也不知道我是一下山就被偷,事情安稳度过,漂亮!

  至于吕清媛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则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曾经的未婚妻又如何?明显任鸿不当回事,而且更在乎他跟齐瑶。回头等齐瑶下山,帮他们俩一撮和,这姻缘就成了。

  “对了,你那边应该没事了吧?”

  “嗯,没事。”拿回玉鲤坠,还有什么事吗?

  “既然如此,就去炎谷走走吧。”

  “啊?”

  “凰公主不是还等着你?去看看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