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零一章火丹杀人事件

第三百零一章火丹杀人事件

  “又失败了。”

  季永泰坐在丹房,专心研究自己面前的一盘丹丸。

  他以玄门“三真集火丹”进行改良,结果丹药没炼成,反而炼成十三枚孕养纯阳真火的丹珠。

  “这套丹珠刻画纯阳仙禁,制作法宝倒是合用。”季永泰幽幽一叹,他好好一个炼丹师,结果炼出一套法宝器胚,这找谁说理去?

  “老爷,外面有两位修行者拜访。”

  丹房门口,传来童子敲门声。

  “有人拜访?让夫人去接待。”

  “夫人说,他们想找您买一套纯阳火丹,让我过来问问。”

  “纯阳火丹?”

  季永泰目光落在眼前的这套赤红丹珠,心下奇怪:我这边才炼出火丹,怎么就有人找上门了?

  “罢了,你把他二人带入丹房。”

  任鸿和董朱在丹阳宫受季夫人接待。不久,童子过来迎接二人前往丹房。

  季夫人起身相送,提醒:“我家老爷脾气火爆,两位多担待些。”

  季永泰是北斗派名下的炼丹师,和家人一起住在洞明城丹阳宫。

  任鸿拜访前,专门打听过这位炼丹师名声。知道他急公好义,经常为城中凡人诊病,是一副难得的热心肠。

  他笑道:“我二人有事相求,岂会跟季先生冲突?夫人大可放心。”

  说完,他俩随道童前往丹房。

  路上,董朱传音:“任鸿,咱们先问问他的条件。如果可以,不要用弇妃大姐人情。”

  “明白。”

  任鸿二人走入丹房,看到中央摆放一口七星丹炉,老道坐在丹炉前静候。

  而道人左手边,摆放一盘赤珠。

  看到宝珠,董朱眼睛一亮:“就是这个!”那一十三颗赤色丹丸孕育一道纯阳真火,足以当做纯阳宝珠载体。

  任鸿观看丹房,丹房空间不算大,总共只有三间屋的大小。丹房左侧墙壁,悬挂太极丹君挂轴。右侧墙下桌案,摆放赐福天官神位。

  他心中明白:想必,这是为增加炼丹成功率?

  董朱和任鸿席地坐下,老者打开窗户说亮话:“你二人找我,是为买火丹?”

  “对,就您手边这套。”

  “老夫今日才刚刚炼成,你二人从何处得知?”

  任鸿道:“是我们认识的一位高真帮忙推算。”

  高真?元神层次吗?

  季永泰炼丹之法已入道境,但本身还只是一位金丹宗师。他这种金丹大修士,战斗力极其低下,且不通卜算推演之法。

  在他想来,能推算自己情况的,必是元神层次。

  季永泰沉吟说:“老夫手头这套火丹,是研究‘三真集火丹’的失败品。”

  “三真集火丹?”董朱疑惑问:“这不是一道四转丹方?难道您连这种丹都无法炼制?”

  任鸿一听这话,暗中戳他:这话说得,不是故意惹人家生气吗?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区区一副集火丹,自然难不倒老夫。老夫要的,是改良集火丹,削弱集火丹副作用,并且将材料进一步删减,成为让天下修士都可轻易炼成的正方。”

  三真集火丹,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壮大三昧真火,增加修士结丹的成功率。

  但用三真集火丹结丹,会因为火煞的缘故,使自身金丹品质受到损害。

  季永泰所研究课题,是如何抹除三真集火丹副作用,以便于天下修士更方便结丹。

  不然,以季永泰的技艺,怎么会瞧得上区区一道四转丹方?

  任鸿赞叹道:“前辈悲悯诸修,真不愧是仁心仁德。若改良集火丹方,我仙道势力必然大增。”

  而三真集火丹培养三昧真火,在九阴绝日时也能使用,可针对魔道发挥奇效。

  任鸿得到灵寿子丹书,董朱修行火法,虽然不了解季永泰具体的进度,但凭借二人见识还能跟他在丹方改良上聊上一二。

  而看两位少年能跟上自己思路,季永泰更加满意。

  末了,他指着身边火丹:“你们要这套火丹也好办。老夫也不刁难你们俩小辈。”

  “回头,你们把这套火丹的炼制材料补上,这套火丹便给你们。”

  季永泰取来丹方,大大方方递给二人看。

  丹方,可不仅仅是材料,还有配方的材料配比,炼丹的火候、手法等等。

  季永泰把自己改良“三真集火丹”的资料全部交给二人。

  董朱要伸手去接,任鸿赶紧按住他的手,惶恐道:“前辈,这是您多年经验心得,我二人不敢阅读。”

  “怕什么?知识本就是用来传播的。”季永泰不以为然:“老夫让你们看,你们能记下,甚至传播开,那也是你们的本事。若你们能推动天下同道都能学会三真集火丹,反倒是一件好事。”

  玄门百家争鸣,精研仙术,但同时门户之见极为严格。尤其是玄都宫,对丹方把控之严谨,更确立一尊二品道神把持。

  可眼下,季永泰直接把丹方和自己的研究资料递给二人看。

  任鸿还不待说话,董朱一把接过翻阅。不过他没看后面的配方比例,仅仅看到上面记录的四十九种材料。

  “四十九种?好多。”

  “好少。”任鸿和董朱态度截然不同,他惊讶道:“我听人说,三真集火丹需要一百三十二种材料。怎么现在,只要四十九种?这就是前辈您改良的?”

  “不错。”季永泰自得道:“老夫花费五十年时间研究,已经能把三真集火丹的材料缩减至五十五道。目前的研究课程,是争取只用四十九味材料,炼成三真集火丹。”

  毕竟,这味丹药针对真火境修士。低阶修士出不起太多名贵药材。

  任鸿阅览上面林林总总的材料,暗暗皱眉。

  要是凑钱,他好弄。可凑炼丹材料……四十九种丹药,现在去买也很麻烦。

  董朱想了想:“前辈,不知能否用丹方来换?”

  “正方?秘方?”

  “秘方,但对前辈研究集火丹,可能有帮助。”董朱南昆仑道统中,有几张火丹秘方。他拿出其中一张进行交换。

  可季永泰看到丹方后,眼睛顿时一亮。

  “这是六转的华光王神丹吗?”

  华光王神丹,一种采集日光炼制的丹药。十分简单,但其手法精妙,可视作一篇心法口诀。

  季永泰兴致起来,拉着董朱探讨火丹秘要。而任鸿见两人谈话投机,索性暂时告辞。

  反正看季老先生的态度,这套纯阳火丹肯定会给董朱了。

  他从丹阳宫出来,返还茶楼去寻菡萏等人。

  在弇妃撮合下,菡萏仙子和白龙女君重新结拜,以姐妹相称。

  本来菡萏仙子不愿应允,但弇妃说了一句话:“菡萏,你便应下吧。你因她而重修,这人情大如天,可不是区区一篇道书,一个仙缘便可化解。若不能还了这份恩情,她日后如何证道?”

  菡萏可不知道道君生死关的隐秘,听到这,为了不阻挠白龙君道途,便认了这位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妹妹。

  任鸿回来,隔门听到四女在里面聊天。

  “也罢,且让她们聊着吧。菡萏多一个真人妹妹,也算是好事。”

  他转身离开,自行在洞明城溜达。

  没多久,因挂念吕清媛和云嘉,又跑去隐元城试炼殿打探情况。

  此时,隐元幻境已过去三十年。

  东方傲风被隐元王朝的皇帝立为太子,一道龙气冉冉升起,化作紫微帝君星象镇压中天。

  而大陆北方,亦有凤凰背负北辰。那颗八角垂芒的大星定在北天,镇压一方气运。

  这些年,吕清媛的反抗军渐渐成了火候,占据大陆北方,国号“晋”。

  “这修炼斗姥星象的女子果真不简单。”

  试炼殿中,李云师、葛流云等弟子陪在离玄道君身边。

  李云师:“本以为这女子承负斗姥星象,命格为后而不在王。却不想她竟能凝聚帝气,和东方傲风遥遥对峙。”

  正是吕清媛的举动,导致隐元王朝气运分流,才让幻境无法加速演化,让试炼者们只能挑选一方加入。从和吕清媛、东方傲风平齐的地位,转变为他们手中的棋子。如今这处幻境虽然还剩下不少试炼者,但真正的焦点只在东方傲风和吕清媛身上。

  “此女虽然体质不如石金巧,但聪慧才情远胜石金巧。”

  离玄道君盯着幻境,观察吕清媛建立的国家制度。

  比起隐元王朝传承数百年的制度,吕清媛这边从无到有,体制很不成熟。但一个女孩花了十年时间打造王国,其才情足以让人惊叹。

  远胜过东方傲风身边,只顾情情爱爱的石金巧。

  离玄道君心下感叹:“若此女有坎元道体就好了。”

  葛流云和东方傲风交好,瞧见离玄师叔神情,心道不妙。他连忙道:“师叔,我看此女天分不错。虽然无缘紫阳道统,但也可以收入门墙。日后石金巧继承紫阳洞,或许可以让她过去帮忙打理,当一个副洞主?”

  离玄道君神色有些意动,可李云师讥笑:“让她去紫阳洞?眼下幻境局势未明,岂能以斗姥星象盖棺?万一她炼就北辰,星入紫微,怕不是掌教亲自收徒,传承《北极紫宸书》。”

  不错,要是吕清媛赢了东方傲风,夺了紫微帝气,便是执掌北斗派道统也合格了。

  任鸿站在试炼殿外,暗中以大衍天盘观测幻境。他对吕清媛的成就也倍感惊讶。

  “师妹天赋才情居然这么高?她命格从凤命后位转入帝王相,日后神相抉择,怕不是能挑选星主大道相?”

  但吕清媛的抉择,让任鸿彻底消了念头,再不把吕清媛往紫阳洞推。

  “以师妹这份才情,让她兼修继承紫阳洞,反倒是耽搁她。”

  “姑且让她继承太元府,修天仙大道吧。”

  外人如此,幻境中的两位鬼王更加惊骇。

  她二人投身京城勋贵名门,如今已入东宫,成了太子爷东方傲风的侧妃。

  “幻星,找机会动手。不能拖下去了!东方傲风靠不住,石金巧那女人更只会拈酸吃醋,什么忙都帮不上,就是个花瓶。”

  望月、幻星两位鬼王商量后,化阴风从京城离开,前往北方刺杀吕清媛。

  吕清媛在晋国王城处理国事。这些年,她受鬼王阴气侵蚀,修为固定在筑基层次无法增进。

  但在两位鬼王进入她的国家那一霎,她立刻有感,传讯云嘉。

  “来了?也好,那就趁此机会杀了吧!”站在高山之巅的澹台云嘉,她遥遥对两道阴气一指。

  “破!”

  五道剑气蓦然升腾,自虚空斩向鬼王。

  两位鬼王飞到王城上空,还没等她俩行动,便有剑光遥遥劈下,把两女鬼身重创。

  “是那个女剑修!”

  幻星鬼王身边浮现点点星光,罗睺魔光迎上五曜星光剑气。

  “望月,你去对付她。”

  “好!”望月施展计都魔功,漆黑幽夜笼罩王城。

  “计都罗睺魔星?此二女手段不错啊。”

  试炼殿中,诸仙暗暗点头。

  “还有那个女剑修,气合五星,炼五行剑道,资质也是不凡。”离玄道君评价道:“这次幻境中,当以五女和东方傲风资质最高。”

  “东方道友真是好福气。一口气娶了三位,若能击败晋国,把这两位女修一并娶了。他这齐人之福可真让人羡——哎呦——”

  说话之人下盘不稳,突然摔倒地上。

  “齐人之福?也不嫌恶心。”任鸿站在试炼殿外,冷冷扫了那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离玄道君往四周张望,他隐约察觉一缕法力波动。但定命之术乃天皇秘法,算无可算。

  任鸿甩给那仙家一个“霉运当空”,便起身走出一段距离。

  忽然,木迎春赶来找他。

  “公子,不好了!”木迎春气喘吁吁:“董朱……董朱他……”

  “董朱怎么了?”任鸿心中莫名闪过不祥预感。

  “董朱他杀人被北斗派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