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九十章云都宫,离鸳殿(第二更)

第二百九十章云都宫,离鸳殿(第二更)

  隐元城以星光为砖,一块块堆砌而成。从外面看,规模不过与一般县城等同。可进来后别有乾坤,八车并行的街道以及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宫阁,比凡间京城犹有过之。

  云嘉看着东方傲风和石金巧没入人群,她默默收回目光,拉着任鸿衣袖,为他讲解:“北辰山麓的九皇天城在北斗派全盛期,一城便有万万人口。”

  “一亿人?”任鸿愕然:“这城市固然不小,但也无法容纳这么多人口吧?”

  “我第一次来时,也这么问过父亲。父亲说,九大天城下各有一座洞天。”

  “隐元城下有一座隐元大陆,上面有北斗派扶持的人间王朝。正是通过这些洞天人界,他们才能源源不断培养弟子,不受玄都宫制约。”

  一方大陆有一亿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凡人有机缘修道筑基,那也是一万个筑基修士,足以为北斗派传承道统。而类似的洞天共有九座,可想而知北斗派的真正实力。

  任鸿暗忖:不愧是曾经制霸仙道,镇压九州道统的顶级门庭。便是我三清道统加起来,仙门弟子人数都比不过人家。

  不过三清道统的门庭别有玄妙,不逊北斗九皇天城。

  昆仑派的大昆仑山,是本界第一灵山,号称万山祖庭。

  玄都宫的天外仙天在第九重清宇,日夜承清灵仙气滋润,为当世碧落第一天。

  碧游宫的仙岛,是玉宸上人自龙神手中夺来。将那万丈海龙王手中宝珠打落,重新化作一方漂浮于海外的仙岛。此岛内有鸿蒙之气,宛如另一片宇宙洪荒。

  任鸿和云嘉依循令牌,找到他二人的住所。

  北斗派之豪奢较昆仑紫极大会更甚。任鸿和云嘉开启住所后,眼前星光漫漫,一座宫殿浮沉在云海。

  云嘉伸手拿起宫殿门口的图纸。这上面有云都宫图纸以及九十三位仆从名单。

  “房屋三十八间,仆从九十三人。却仅仅是用来招待你我?”任鸿感叹道:“我在玄都宫、玉传观甚至在昆仑待过,没有哪家如北斗派这般豪气。”

  宫殿倒好说,一个乾坤叠加之术即可,可关键是那些仆从。一座宫殿有仆从百数,上千座宫殿同时开启,便是十万数的仆人。

  云嘉的华山派虽然把满山仆从加起来,也有十万人。但这些仆从是五大世家仆从,而不是如北斗派这样闲置,仅仅用来侍奉这些客人。

  但想想看,客人们都需要十万数的仆从。那么北斗派弟子自己用度呢?

  任鸿感慨万千:“北斗派繁华豪奢,堪称当今之冠。他们这里不见半点飘渺仙灵,反倒有种厚重的尘世味道。”

  二人开启宫殿,召来仆从定下规矩,任鸿二人挑了主殿居住。

  只是看云都宫的布局,任鸿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天皇阁一系的风格。

  “三清宗、天皇阁、骊山派毁灭,有北斗派执玄门牛耳。难不成,这北斗派和天皇阁有什么渊源?”

  任鸿和云嘉安顿后,自己在屋内潜心研究天皇精血。

  今天上午,他和吕清媛入宫,获得天皇精血。下午和四女收拾行李,一起赶来北斗派,一直没空研究天皇精血。

  如今得到空闲,任鸿观察先天浮黎道胎,体悟那一点精血变化。

  天皇精血融入浮黎道胎,让道胎更具道韵。勾陈如意缠绕一条紫龙,渐成神相。

  同时,还有一些有关天皇的传承涌上心头。

  比如,如何开辟天眼,在额头孕生第三只眼。

  比如,如果施展盘天镶命之术,逆转生死阴阳,排布命数。

  “虽然我前世记忆没有恢复多少,但这滴天皇精血直接把天皇传承弄来。这是摆明让我去当‘天皇容器’啊!”

  尤其是上午,“天皇”留下的那句话,更让任鸿明白他的目标。

  “‘父亲大人’要执掌天道,成为这方天地的主宰,然后重立太昊文明?那时候,他打算让我来当人皇天帝?”

  也就是说,在天皇意志夺舍或者同化任鸿后。天皇不会抹掉他的意识,会让任鸿作为“天皇帝子”再度降生,以统治人族。

  “不过我好端端一个修仙者,干嘛要去治理人族,去当皇帝?”

  任鸿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我前世还有这等野心?

  任鸿在屋中待了许久。收功后出来找云嘉,见同行女伴张罗一大桌菜肴正等自己。

  少女见任鸿出来,露出笑脸,请他入座:“这是我自己做的,你看合不合口。”

  任鸿挥手让仆人下去,奇怪问:“师妹,你怎么来了?”

  任鸿和云嘉入城时,是易容变化。可如今顶着这张脸的人,是吕清媛。

  “刚才云嘉寻我,我俩在城内交换了身份。”

  “你俩换了令牌?”任鸿难以相信:“这么简单就进来了?”

  他们入城后的星牌,有一缕星光纠缠他们命格,锁定法力真元。如果星牌丢失或者和自身真元不匹配,就会引发天城攻击。

  “我又不傻。”吕清媛笑道:“我施展《太元仙典》中的秘术,模拟云嘉的真元气息。毕竟,我的五气莲台真元最擅模仿。”

  这时候,任鸿才恍然想起。自家师妹筑基也是上等道基,是五行筑基法门同修,难度比自己更大。

  “五行恒动,师妹的功法的确擅长拟化五行玄功。对了,那云嘉眼下在洞明城?”

  “不,她也在隐元城,不过刚才她出去了。”

  “出去?”任鸿豁然起身:“糟糕,师妹,你没问她去哪?”

  吕清媛将一封信递给任鸿:“我没拆,她说留给你的。”

  任鸿眼前一黑,生怕云嘉留下什么绝笔书,然后去找东方渣男报仇。

  赶紧扯开,他看到里面有一行字:“放心,我不去找他们麻烦。眼下,先去买丹药。”

  “买药?吓我一跳。”任鸿舒了口气,再度座下。

  吕清媛为他盛满羹汤,笑眯眯问:“师兄这么着急,莫非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你俩发生了什么?”

  “她那个东方渣男来了。”任鸿把今天下午看到的一幕告诉吕清媛。

  吕清媛脸一沉:“那人渣竟然来北斗派?而且让那女人假扮云嘉?”

  “对,不清楚他们有何盘算。不过——”

  “搅掉!”吕清媛接口,为他布菜:“师兄赶紧吃,吃完我们出门。云嘉不愿让我们管,但我们能不管吗?”

  任鸿点头。自家仙府的人,可不能随便被外人欺负了。

  他快速吃完,和吕清媛一起出门寻东方傲风。

  任鸿天衍算经修为不足,难以算出东方傲风下落。但他顺着石金巧进行测算,很快找到二人落脚的离鸳宫。

  “师妹,你在这里守着。”

  任鸿摇身一变,化作蜂虫钻入离鸳宫。

  离鸳宫布置重重禁法,除却北斗派秘法外,还有华山派太华禁法以及另一种禁制。

  “太华一系出自太元道统,北斗派的星光禁法也难不住我。但为什么第三种禁法,也这么眼熟呢?”

  天皇一系的神禁!

  “离鸳宫格局和云都宫不同,看不到天皇道统的建筑风格。所以,这神禁可以排除是北斗派所留。那么,是东方渣男和石金巧?”

  星光和罡风相互交错,任鸿运转“万宝如意神通”,轻松来到离鸳宫正殿。

  远远望去,东方傲风和石金巧正在宫殿里接待一位北斗派真传弟子。这时候的石金巧,已经变回本来模样。

  “长得也不怎么样啊?比云嘉还差一筹,这渣男怎么就喜欢她了?”

  任鸿暗中施法偷听,东方傲风敬酒道:“葛兄,不知离玄前辈眼下可有空?”

  “师叔正在天玑仙城。但你来意我已告诉师叔。师叔说,如果你想让石妹子拜入北斗派,可去尝试隐元界的入道试炼。”

  隐元界,指的是隐元仙城下面的人间洞天。

  北斗派收徒,都是从九大洞天中挑选弟子。纵然九州人士要入北斗派,也要尝试九大洞天试炼。而且北斗派只把隐元、洞明两座仙城对外开放。

  “依我派规矩,洞明城试炼针对九州凡人,隐元城针对带艺投师。石妹子修为已有金丹,只能走隐元界。”

  “这我明白。”东方渣男之所以带石金巧来隐元城,便是为了隐元界试炼。

  “葛兄,何时可以开始?”

  “因为这段时间,各路仙家到访,人流量大,隐元界仅在每日子时开启一个时辰。贤弟若心急,稍后就可以去。”

  任鸿听罢,正欲离去。

  突然他心神一跳,仔细观察东方傲风的脸。

  “嗯,垃圾货色,这脸比我差多了。”

  他的目光落在东方渣男眉心,恍惚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谁——”东方傲风额头灵光一动,有神光罡风射向任鸿藏身之地。

  任鸿悄然化作清风离去,只留下三人在原地探查。

  那姓葛的弟子见暗中之人离开,不禁脱口而出:“难不成,是星魔那家伙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