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七十七章扶摇青冥界,仙体号清微

第二百七十七章扶摇青冥界,仙体号清微

  任鸿睁开眼,伸手拉住菡萏的手,一步跨出。二人从三时堂消失,出现在九天之上。

  第五天,乃灵胎境修士飞云炼法所处。菡萏仙子突破境界,正可在这重清霄吐纳元气。

  还没站稳,菡萏便觉无穷无尽的元气融入体内,让她法力不断飞涨。尤其是逸散在清霄中的日月星光,更在体内转化为全新的三光神水。

  叮

  水光在体表蔓延,菡萏不由自主变化为一株水莲花。莲根玉藕扎于云霭间,莲花吞吐日月星光,而花苞周围有真火焚烧。

  铸仙体!

  这等仙体是以金丹为本,超脱凡类的更高层次生命。

  任鸿站在一侧护法,不时点头。

  和筑基层次的道基、结丹境界的金丹不同,灵胎蜕变的仙体没有品级之分。因为仙体以金丹为依托,是金丹的进一步升华。金丹品质越高,仙体层次自然越高。

  一刻功夫,清霄上方响彻灵音,五色莲瓣徐徐散落。女仙婷婷自花苞中走出,复又把莲花本体当做本命法宝收好。

  这便是妖仙称作“仙”的缘由。在修行到灵胎境时,不论是人族也好,妖类也罢,都可以通过重铸仙体化去凡胎,只保留最上等的灵胎仙体。

  只是有些妖仙蜕得干净,只留清贵仙体;有些妖仙根性不足,难以化脱本相,故受人鄙夷。

  按照玄门公认,草木妖灵成道难,但在灵胎境时比飞禽走兽之流更容易褪去凡胎。

  可想要真正褪去凡胎,不保留一丁点的后天痕迹,唯有一品金丹。

  任鸿盯着菡萏仙子瞧了半响,感慨道:“道兄当初说你重修一品丹,实属多此一举。可如今看来,这一步再明智不过了。”

  将本相脱去,化作自己的本命法宝。此刻的菡萏仙子就是纯粹仙灵,无有一丁点妖气。纵然被打回原形,也只是仙体,不会变成莲花。

  多了一件性命交修的法宝不说,更摆脱诸多降妖之术的克制。

  这买卖,值得。

  女仙面带笑容,把玩手中水莲。时而化作宝剑,时而化作灵珠,时而变作盾牌,时而变作锦帕这株莲花承载她千年道行,已有仙器之资。未来等她飞入七天上境,便可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仙器。

  “公子,第五天罡风凶猛,你不便久留,我们不如下去”

  突然,菡萏发现任鸿似乎比她更加适应第五天的环境,根本不在乎四周罡风的影响。

  “公子,你的道胎难道是灵胎境?”

  “不,还是金丹,只是更加另类一点。”

  天皇金丹、玉清圣胎以及九转金丹,皆是一品之上。三丹胎融合而成的浮黎道胎,更是先天一气所成。

  眼下任鸿虽然还是金丹圆满层次,但已具备种种灵胎境界的特质。

  凌空而立,任鸿感受这一重天宇中的罡风,忽言:“菡萏,灵胎之境已入仙业,你仙体如何称呼?”

  “我以水火炼法,仙体当以坎离为名。”

  “既如此,那我就凝练玉清清微仙体吧!”

  丹田道胎吐出一缕先天浮黎真气流转全身,任鸿心口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菡萏仙子制作的花木器官自动掉落,任鸿身子一转,整个人化作一团玉清气。

  不经意间,玉清气有一滴精血未曾转化,溅落到花木器官,随着器官往下层天宇坠落。

  这是任鸿蜕变仙体的最后一刻,所褪去的凡体。

  “公子褪去的凡体竟然比我更干净?”

  菡萏暗暗心惊。她褪去凡体,本体莲花充当本命法宝。可任鸿化作玉清气,仅仅甩出一滴精血。

  此乃九转玄功之妙,玄功炼就四转,可身化元气。修行仙体法身时,只需一道精血便可褪去凡胎。

  眼看精血融入花木器官,化作一团蠕动血肉。菡萏仙子忙将血肉收起,和自己手中莲子融合,并以一团三光神水温养。

  神水中,莲子无根发芽,探出莲茎并结出花苞。花苞内,隐隐看到一个婴儿雏形。

  花苞外围有九龙环绕,一道金河熠熠生辉。

  菡萏仙子似有所悟:“这便是道君使用的天人降生吗?”

  莲花拟化胞宫,已经不需菡萏体内孕养。只要精心照顾,如同一般养花浇水,即可花开果熟,灵婴落地。

  “而得公子蜕凡精血,更有因果牵扯。”

  菡萏掐指一算,心下苦笑:这孩子哪里是凡人?日后仙资恐怕更胜我和公子。任鸿香火,日后还是麻烦啊。

  任鸿化玉清气在罡风中摇动,凝而不散。盏茶功夫,清气孕育血肉,化生“清微仙体”。

  仙体无有品质之分,适合自己的最佳。但昆仑私底下排名,“清微仙体”乃昆仑十三仙体中,排名第二。比徐阴阳当年的“阴阳道妙身”更胜一筹。不仅青玄大道君,就连玉虚上人当年也是以“清微仙体”转化“玉清圣体”。

  相传三清境中的玉清境,便有“清微天”之说。

  这等仙体有金肌玉骨、声发道音、津液生香、飞游青冥等玄妙。而清微仙体最大的好处,便是避毒瘴风邪,不受杂气侵蚀。

  仙体成就,任鸿御六气而游青冥,拉住菡萏仙子扶摇直上,冲入第六天。

  忽然,他一声厉啸震碎第六天中的罡风,跨入第七天中。

  菡萏仙子脸色一变,连忙以护体仙光遮掩。

  但任鸿哈哈大笑,体表冒出一片澄澈青光挡住第七天的罡风神雷:“放心,有我在!”

  这次入第七天,和以往钧天仙灵护持或乘沉香辇不同,这次任鸿完完全全凭借自己的法力特性。

  他的法力宛如青玉,澄净而精纯。

  菡萏先是疑惑,然后恍然大悟:“仙元?”

  这等仙元,和筑基层次的仙家真元不是一个概念。

  这是高纯度的法力本源,是元神真人自七天上境吞吐而来的道炁。

  任鸿机缘巧合,得到玉虚上人一缕飞升仙元。那道仙元先是融入天皇金丹,后变化为玉清圣胎,最后成了先天浮黎道胎。

  虽然仙元已经消失,但任鸿通过这一缕至纯至净的玉清仙元,已经拥有最次等的仙元法力,媲美真人。

  对眼下的任鸿而言,仙元力的诞生不仅意味着他蜕变为仙家,拥有金肌玉骨的清微仙体,更意味着他能施展一些比较特殊的昆仑仙法。

  而出入第七天,不过是附带的一个作用罢了。

  远方,一团似鸟非鸟,似龙非龙的灵云随雷音荡来。

  任鸿伸手探去,仙元打散元气灵云,帮菡萏仙子收拢一团仙气,打入本命莲花。

  看少年风度翩翩,举止逍遥从容,菡萏仙子不禁感叹:“这一刻,你我才真正称得上一声仙人。”

  有仙体,有护体仙光,能长生不老,能出入九天,这才是真仙人。

  任鸿微微一笑,不曾言语。

  华胥山走了一遭,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奇遇宝贝,但前世记忆的复苏让任鸿渐渐有所转变。

  过去的他,至少是元神大修士层次,何须畏首畏尾?

  第七天?

  他原本当天皇阁主,第九天都上去过。

  “不过你说的不错,如今我们才是仙人。”

  道胎再演天地,玉清道统延续,天皇金丹以及天皇意志的侵染便暂时阻断。

  随着象征玉清道统的如意神通回归,任鸿心中大石落地。

  至少在这一刻,自己暂时摆脱天皇大道的阴影,走出自己的道路。

  不仅如此,任鸿此刻已经把自己的道箓品级升华为五品,不单单能召唤自己的灵官神相,更能动用五品阶级的其他灵官神,比如玉皇?

  因为任鸿拥有仙元,他的五品玉清灵箓称为仙箓倒也使得。

  “公子炼成仙体,眼下也算跨入灵胎?”

  “应该是圣胎之境吧?毕竟我还没有混合先天五气,没有把浮黎道胎挪位。”

  当今四境十二等,是以“前置法”进行划分。把金丹大成之前的“源根”、“真火”,统统划入金丹大境。金丹之后的灵胎、紫府,则归入元神大境。大乘三境更是把神相道君、渡劫道君以及大成道君合在一起。

  可在三千年前,或者更古老时代,用的是“后置法”。

  观神、登天、圣胎、纯阳、化神。

  登天等同现在的筑基,后面筑基到金丹的几个境界,统统归入登天。

  圣胎等同金丹,也就是目前任鸿体内的浮黎道胎。后面的灵胎紫府又或者出窍分神,统统都是圣胎演化的一部分。

  圣胎之后的下一个境界,那就是纯阳真人,元神大修士。

  今天任鸿炼成圣胎,按照古法进行划定,仍是金丹。

  “不过我现在有信心,纵然跟你交手,也有办法击败你。”

  任鸿手一招,万宝如意神禁化作一把飞剑:“来,要不要切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