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七十六章三光洗灵胎,玉清演浮黎

第二百七十六章三光洗灵胎,玉清演浮黎

  三时堂,菡萏等人围着昆仑镜。

  忽然,宝镜化作流光飞到门口,诸女扭头望去,任鸿和董朱前后进来。

  “公子,您回来了?”莺莺燕燕们立刻围上任鸿,解下外衣检查他的身体。

  董朱耸耸肩,自己站到一旁。

  “嗯,去幽世转了一圈。看了一场好戏,然后就回来了。”

  关于前世之秘,任鸿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而此刻,他也没想好如何面对天皇阁。

  但这一路上,任鸿回想自己修行,的确解开了不少疑惑。

  《紫极书》的“紫极帝君”和天皇上帝息息相关,但自己能缔结一品天皇金丹,绝对脱不开前世的遗泽。

  此外,若没有前世根基,自己凭什么修行这么快?都快赶上人家转世大能的速度。

  因为我也是转世身……或者说在这个世界上修行有成的,有几个不是转世身?

  恐怕屈指可数吧?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转世身,任鸿回想“颛臾”的只言片语,再翻阅自己的记忆,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太昊九世之末,发生过一场倾世之战。

  那场大战的结局就是人族文明毁灭,无数仙神坠入轮回,同时“天皇”被囚天外,只能通过一道天之痕,把天目送入人间。

  所谓神策时代的无数神通秘法,三清宗引领的玄禁仙道体系……说白了,就是古老时代的仙神重修。

  但没等这些仙神恢复全盛期,“天皇”通过九阴绝日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清算。

  这时候的仙神实力本就孱弱,虽然“天皇”也未恢复万分之一的力量,但也足以在这方天地间重新把仙神送入轮回。

  “‘有关父亲大人’和万千仙神间的理念冲突,恐怕要去天渊走一趟了。”

  关于那一战的缘由和真正情况,任鸿根本记不得。

  因此,他动了心思,要找机会去一趟天渊……不过天渊在哪来着?

  任鸿记忆破损严重,根本想不起来“天渊”在哪。

  他只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去过天渊,从中获取古老时代的一些秘闻。

  “唯一记得的,当初去天渊时不是我一人,还有一个女孩跟我一起?”

  “等等……如果我有前世的话,那父母亲友怎么算?我当天皇阁主那一世,貌似有老婆的!”

  任鸿看着自己身边这群美貌花仙,思绪越飘越远。

  忽然,菡萏仙子身子一颤,冥冥之中有道气机入体,让她下身不稳,扑到任鸿身上。

  任鸿赶紧扶住她:“菡萏,你没事吧?”

  菡萏双目紧闭,头顶仙气充盈,五色莲花托莲子徐徐升起。

  “咦?”在菡萏头顶的莲子中,任鸿感知到一股生命波动,那颗凝聚自己精血的莲子,仿佛已注入灵魄,而那道灵魄很眼熟,仿佛前不久在幽世见过……

  “不会这么巧吧?他刚刚转世,就跑我这了?”

  “但也对哦,我是他师叔,他转生成我儿子,也没什么伦理问题。”

  三光灵水一动,那颗莲子飘至任鸿手中,而菡萏仙子在莲子点化生机时,整个人领悟生机奥妙,三光灵水进一步升华。

  菡萏本是云英之身,母性未生,不明造化奥妙。

  随着莲子孕育生机,菡萏仙子感悟造化仙道,已入道途。

  任鸿略略一想,屈指点在菡萏眉心,将天皇阁一道《大明天王咒》传给她。这是日月星三巫觋传承的合击之术,祭炼日月星辰之光为法力。

  “日月为明,群星为明,所谓天之三光,本相如一!”

  任鸿以这道密咒,指点菡萏将本命灵水升华为三光神水。

  女仙头顶,三色水光陡然一变,有日月星辰之光升起,凝聚三枚宝珠。

  然后三枚宝珠轻轻一撞,又有新的三光之水迸发。此刻的三光水,已有神水之相。

  也正是这一刻,任鸿感受到菡萏仙子体内的一股玉清法力。在她体内有一道深藏的三光神水自动浮现,和她自己祭炼的三光神水融合。

  “这是老师当年赐下的那道神水?”

  当年,菡萏听玉虚上人讲道,上人曾赐她一道三光神水。正是这道三光神水护身,菡萏仙子才能把三光灵水当做天赋神通,也正是玉虚上人所赐,菡萏仙子才能升华一品金丹。

  如今三光神水升华,菡萏体内亦有三昧真火涌现。

  烈火神水相交,她的坎离金丹得阴阳水火点化,一举跨入灵胎之境。

  董朱在旁吹起口哨:“任鸿,菡萏大姐很牛啊。这么快便进入灵胎之境。而且还是九大神水之一,以她的天赋在灵胎层次也是强者。”

  “正常。”任鸿攥着莲子,挥袖遮蔽三时堂的晋升异象:“道君转生的契机,配合大明密咒。当然,菡萏本身就有千年道行,修行也接近这一步。”

  菡萏睁开眼,微微一笑。头顶三光神水和身边三昧真火盈动,化作勃勃生机春风席卷三时堂,令百花争艳,万物复苏。

  牡丹、桃花等五位花仙乃草木之灵,感受菡萏仙子身上散发的勃勃生机,体内法力自然精进。

  菡萏欠身道谢:“多谢公子相助。”

  “好说好说。咱俩之间哪来这些客套?”任鸿赶紧把莲子递过去:“回头你多多温养这颗莲子。等他出生后,咱们好处可大了。”

  这可是道君转生啊,道君给自己当儿子,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执掌昆仑道统吗?

  哎,我明明只想要一个别府,可偏偏造化弄人,非引得我去当昆仑掌教。

  菡萏再度接过,以孕育造化玄机的三光神水滋润莲子。

  任鸿又道:“眼下虎啸关没有战事,回头你们几个继续开店,咱们正常营业。菡萏,你要是无事,就陪我去幽世走走,争取从东华派弄到‘三帝君’法门。”

  得知天皇大道的问题,任鸿可不敢继续修炼。眼下他连打磨“天皇金丹”都不敢了。

  生怕自己天赋过人,天皇金丹直接蜕变灵胎。

  如今任鸿当务之急,是三天书合一,争取再度回归玉清道统,以避免天皇意志降临。

  听闻“三帝君秘术”,菡萏抿嘴一笑:“公子,你得玉虚仙长道统,岂不知‘玉虚三宝奥妙’?何必再寻旁者道术?”

  说着,她头顶有澄静水光化作灵云,日月星光交织,凝成一柄玉如意。

  三宝如意,昔年玉虚上人运化大道的证道之宝。

  演天地人三才之法,取天之三宝日月星,地之三宝水火风,辅以人之三宝精气神。

  菡萏仙子修行便与此类似,以天之三宝象征的三光神水,辅佐自身孕育的精气神之真火,演化天人合一。

  如意腾空,随后又有精气神之火在如意周边点燃,进一步演化三宝如意。

  这枚如意,是菡萏回想昔年玉虚上人所持法宝,以自身手段演化出来。

  虽然大道真谛远不如真品,但看到如意的那一瞬间,任鸿道心跳动,顿时明白菡萏仙子用意。

  是啊,东华派有三帝君法门,可演化三帝君合一,成就东华妙谛。但我昆仑不也有三宝秘术?难不成,我家昆仑秘术办不到的,他们东华派就能办到?

  昆仑镜自动在任鸿头顶升起,照映如意解析三宝大道。

  董朱瞧了一会儿,把诸花仙一并带走:“让他们俩自己领悟吧,咱们去应付外人。我瞧着,好像有个老头要过来?”

  “那是任老爷子,董公子,稍后麻烦你应付。”

  “好说,好说。”

  董朱也是灵阳县人士,得知是任家忠仆,立刻明白如何应对。

  他假称同乡人,任家故友,把任兆应付过去,让任鸿二人专心悟道。

  修行之道艰难坎坷,本就是相互扶持,相互激励。

  如今任鸿指点菡萏仙子升华灵胎,跨入元神三境。菡萏仙子亦用自己参悟的三光神水演化如意,助任鸿领悟“三宝秘术”。

  一个时辰后,任鸿哈哈大笑,头顶亦有仙光凝成“三宝如意”之相。

  “三宝合一,浮黎开天!”

  丹田中,三枚丹胎轰然破碎,三道不灭精气交织在一处,演化如意之宝。

  旋即,勾陈如意进入丹田,吞掉三枚丹胎精气后对气浪翻滚的丹田一划。

  无数法力精气自动汇拢,以先天灵宝如意为核心,演化一枚先天浮黎道胎。

  此乃先天之源,一方乾坤天地的根基。在道胎中,有一小人手捧勾陈如意打坐。

  这小人就是任鸿的阴神,未来演化元神的依仗。他头顶万神图,脚下有六神拥簇,身边悬浮一道万宝如意神通符箓。

  虽然道胎仍是金丹,但已非金丹可以比照。

  这枚道胎内成乾坤,他手中如意,是开天法器。任鸿灵神便是道胎中的开天之神,号称玉清浮黎天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