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六十五章莲花指法(第三更)

第二百六十五章莲花指法(第三更)

  鬼书生作为阴魔道统的真魔,他欲在诸天魔道之外以怪异再开一道,成就荒诞之主。

  如今诸仙下降幽世,他得阎魔天宫大力支持,以荒诞怪异扰乱人世,以减轻幽世压力。为此,他培养的怪异不下千数。这些怪异散入人间,便是他都不清楚,具体哪只怪异跑去哪户人家。

  前番九尾猫鬼被灭,因其接近结丹层次的力量,让鬼书生感叹几句可惜。

  可“蛇妇”这种怪异太过粗浅,鬼书生根本不晓得灵蛇魔道那群人把“碧蛇酒”“青蛇衣”送去那里。

  直到任鸿杀来,他才恍然大悟,知道灵蛇魔道那群人犯到任鸿手中。

  “一群蠢货,你们行事前不会先查查背景吗?非要把这小子惹来?”

  鬼书生虽然把任鸿的消息卖给诸位魔君,但他可不希望自己对上手持钧天仙尺的任鸿。

  他的性格,更喜欢在幕后操控。

  见任鸿咄咄逼人,驱使纯阳真火隔空烧来。他把画笔在水中一落,漫天碧水形成珠帘挡住真火。

  “臭小子,你不去争七大名头,不去安生修行,竟跑来我这里找死?”

  纵然鬼书生不擅打斗,可他也是正经的真魔级高手啊。区区一金丹,竟然主动来找他寻仇?

  任鸿寻觅过来,看到锦绣画舫和周边的诸多无面女。他冷冷一笑,再度驱使纯阳真火烧去。

  炎炎赤火转瞬倾扫百里,把整个湖泊团团围住。

  “这厮好烦!”鬼书生提笔划出一道墨痕。

  忽有魔光纵横千里,镇压纯阳真魔。又将千里之地的流言蜚语聚在一处,化作流鬼蜚怪布满天空。

  这些鬼怪俱是凡人平日夸张谣传的种种怪异。

  什么,明明路上自己跌了一跤,非说是鬼怪所为。明明自己偷了家里的钱,非要推脱是大仙所为。还有那些拿鬼故事吓唬孩子的家长。

  随着他们各种胡诌诳言,那些流言蜚语受鬼书生的法力扭曲,成千上万的流鬼蜚怪横空出世。

  且这些鬼怪依托流言,只要流言不灭,便可生生不灭。

  任鸿持玉尺护身,朵朵纯阳金花在身边飘舞,冷眼瞧着主动送死的鬼怪,。

  “这造化鬼怪的神通,与我地魔腾蛇之躯的造化地魔类似。果然,真魔之道便是以自身为‘真’,万物为‘假’,行他化虚幻之举。”

  任鸿一手握着钧天尺护身,一手祭起如意:“玉清敕命,我道护法何在?”

  空中蓦然闪过紫雷,有神霄天兵乘云而至,和一众流鬼蜚怪厮杀。

  随后,任鸿如意又是一点,召唤好几位玉清灵官围在自己左右。

  “这小子,真以为区区黄符请神之术,就能对付我?”鬼书生正要再度提笔,忽然反应过来:“不对,是神司之主!”

  书生蓦然醒悟,收起画舫女鬼,作黑气遁走。

  他刚一离开,有清气从九天甩下,如蛟龙腾空,紧追而去。

  任鸿见状,持钧天玉尺立在云空,暗中更把沉香辇祭起,警惕四周。

  可过了一会儿,不见沙天楼刺客偷袭,反倒是玄都宫一位真人传音而来。

  “看来,他们不打算此刻下手?”

  任鸿一边想,一边对玄都真人招呼。

  云鹰真人所化的清气施施然现身:“多亏道友出手,才找到这魔头踪迹。”

  他便是此地玄都神司的驻世真人。察觉魔气冲天,过来查看情况。

  “好说好说。”任鸿以本相行动,本就有意跟玄都宫打交道。也是他特意引来玄都宫对付鬼书生。

  “我家友人出事,一时气愤不过,出手找他算账。如今冷静下来,我区区一介金丹,跑来找真魔麻烦,恐怕转手被他拍死。”

  “道友说笑了。有仙器护持,道友纵然遇见真魔,也可自保。”

  那可是纯阳钧天尺啊,昆仑三大仙器之一。这玩意还能护不住任鸿?

  任鸿在空中和云鹰真人聊了几句,询问鬼书生情况。

  “那厮跑得快,我用身外化身都追不上他。不知他用什么怪异,从我的‘太清定云咒’中脱身。”

  任鸿含笑不语。

  这也在意料之中,要是鬼书生那么容易抓,反而要怀疑是不是陷阱。

  “来日方长,日后幽世有的是机会。”

  说完,任鸿准备离去。

  云鹰真人忽然道:“道友若有空,不妨来我玄都宫做做客?”

  “有机会吧。到时候我去天外仙天拜访伊宫主。”任鸿脚下云光化作麒麟,驮他返还白鹿阁。

  ……

  白英得任鸿嘱咐,请吕清媛入寝室帮自家娘子祛除蛇蛊。

  走入内屋,看到床上小憩的少妇,吕清媛悠悠运转灵目。

  在她眼中,那不着寸缕的少妇身上,有一团青气凝聚的蛇鳞衣。而在雪白肌肤下,还有一团诡异的蛇形阴气不断爬行,布作密集的蛇网。

  至于少妇的脸——

  看到少妇脸上的疤痕,吕清媛略带诧异:“尊夫人的脸?”

  “她几年前因为救人,被大火烧了左脸,来我家医治。”

  一来二去,段玉环跟白英结识。白英也不嫌她毁容,便结为夫妻。

  听到这,吕清媛用赞赏的眼神看向白英,心道:到底是师兄的故人,这心性果然不错。

  白英年少多金,精通医术,又长相俊朗,什么样的人家找不到。可他偏偏娶了一个毁容的孤女,可见的确是一对有情人。

  “你放心,我不仅解开她的诅咒,更会帮她祛除疤痕。”

  吕清媛走上前,掀开帷幔。少妇身上的青气立有所感,化青鳞大蛇扑向吕清媛。

  女孩不慌不忙,抬手施展《天元莲胎指》。这门指法十分诡异,当一缕莲胎劲气击中青蛇幻影,忽在幻影身上绽放莲花,将整条大蛇精气吸尽。

  蛇衣转瞬失去力量,化作灰烬覆盖在少妇体表。而那几朵莲花则凝结一颗颗莲子,被吕清媛收回。

  莲子入体,自动归入体内莲华,炼化为法力。

  然后,吕清媛又一指点向少妇胸口,运转莲胎指法。

  莲花劲气融入少妇体内,在她体内阴气中扎根,转而利用阴气生长莲花。

  “啊——”忽然,少妇痛呼出声,胸口开出一朵紫色莲花。

  外面白英一听,连忙冲过来。看到少妇胸前的花,露出惊色。

  “放心吧,我把她体内阴气聚集在莲花中,只要花开落子,便可痊愈。”

  不多时,阴气全部被莲花吸收。然后莲花凋谢,一枚莲子被吕清媛炼为法力。

  仅仅这一会儿功夫,她法力已经接近源根层次。

  吕清媛心忖:“太元老师的仙法果真玄妙。以他人精元化作法力,相当于拥有无穷无尽的法力储备。若我能在真魔身上种莲,恐怕也能轻松迈入元神三境。”

  蛇蛊祛除,少妇胸口忽然多出一张泛黄的纸张。吕清媛收起:“又是一页怪异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收集齐全。”

  和九尾猫鬼的那一页放在一起,吕清媛取出玉芳阁的灵药为少妇祛疤。

  一番操弄,等任鸿回归白鹿阁,吕清媛也收拾妥当,和白英一起来到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