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五十七章璇玑盏(第二更)

第二百五十七章璇玑盏(第二更)

  沉香辇划破紫云,任鸿和星魔同时跳入紫微宫。

  紫微宫中,道道天音化作星神守卫。

  任鸿袖子一挥,地煞浊气凝成千万条腾蛇扑向星神守卫,转眼间把星神统统撕碎。

  趁此机会,星魔冲到宫门前,手掌狠狠一拍:“开!”星光元力强行轰开紫微门户。

  刚一开门,里面有漫天剑光射出。

  “你闪开!”任鸿施展太元神禁,一朵朵莲花在手中化作金网,把所有攻击拢住。

  星魔低头,化作幻星蝶绕开攻击,闪过里面的攻击者,直入大殿。

  “遭了!”宫门内隐藏的璇玑弟子心道不妙,赶紧挥剑阻拦,可身后雷光涌动,任鸿凝聚番天印的一拳震碎虚空,把那人一拳砸飞。

  “难为璇玑道还留下一个金丹弟子。看起来,倒是正经的北斗根基。”

  任鸿收起沉香辇,一步步上前。

  “咳咳……”璇玑弟子从地上爬起,忽然眼前一黑,任鸿一巴掌将他打昏。

  环顾四周,任鸿没找到其他埋伏的人手。

  “看来就是他一人?是他察觉贪狼宫出事,主动展开传送?”

  幻星蝶飞入天星殿,在大殿中央悬着一盏七枝玉烛台。七根枝桠高低不一,承应北斗七星相。如今已经有四朵星焰烛火熄灭。

  “果然,他们是用星焰作为能源传送……啊啊——浪费啊!”

  星魔现身,赶紧以自家星光元力感应琉璃盏。

  任鸿解决门口那个璇玑弟子,走进来:“怎么样?能停下吗?”

  “能,我祭炼璇玑盏就能停下,只是可惜那朵天火。那团星焰之力可不亚于道君之力。”

  星焰?

  任鸿瞬间联想星宿劫火,对此颇有兴趣:“你的意思,这是星辰之焰,难道是星宿劫火?”

  星魔摇头:“星宿劫火是星辰生灭间孕育的火种,象征世界开辟与毁灭的命运,是劫运生灭之火。唯有用星辰为祭,才能从星核得到一缕。而这道星焰是以北斗七星为源,点燃的星光焰火。”

  随着他祭炼,七枝玉烛陡然收拢,变作一朵玉莲花。其花心处有呈现北斗七星状的花蕊,故名“璇玑盏”。

  璇玑,即代指北辰。

  “不过若有人修持星焰,应该可以通过星焰的反复生灭,祭炼为真正的星宿劫火?只要能领悟星辰生灭之理……”星魔一边说,一边陷入沉思。

  随着星魔停止传送,白光吞噬的几座宫殿正逐步还原。见此,任鸿立刻转身返还文昌宫,研究七星魔棺的咒法。

  “这家伙,就把我一个人扔这了?”

  星魔回过神,见任鸿已经消失不见。暗中抱怨一句,他以璇玑盏祭炼紫微宫,着手将这座仙境宫廷挪走。

  “既然星焰已经被消耗,那不如我修改一下传送位置,传送到我的隐秘据点。”

  这次对他而言,找回自家太一道统的璇玑盏,又得到一处北辰仙宫,收获极大。

  ……

  一个时辰后,腾蛇化身从陨石内钻出,回归任鸿本尊身边。

  原本任鸿这便是一心二体,通过腾蛇化身收集“七星魔棺”秘法,已想出破解之策。

  “七星棺,是以北斗星力形成棺椁,将人打入‘死亡状态’。但只要逆转星棺密咒,反转密咒即可解开棺椁,释放里面的人。”

  “不过让风灵武这个身份解咒,不如玩点更高端的。”

  任鸿略略一想,腾蛇假扮的“风灵武”返还地表。

  七根星弦在天空升起,然后一曲全新的灵乐响起。

  逆转“七星魔棺”秘法。那么用琴乐演绎咒术,把七星棺化作一首曲子,是不是也可以?

  七星咒文化作音符,一一组合在天空星弦。先是再度演化“七星魔棺”秘术,北斗诸星被任鸿的琴声引动,又在空中凝聚一尊棺椁。

  “又来?”太室仙府中,白素等人大惊。

  邓全一脚踹向兜道人:“老贼,你们还有人?”

  璇玑道主和兜道人也愣了。天空中出现的七星棺的的确确是他们这一脉秘术。但师兄已经死了,他们俩又被抓住,还有人会这种秘术吗?

  “不好,难道是……”璇玑道主想到自己藏起来的那几个弟子,忧心忡忡。难道那些傻孩子用这种秘术,打算救自己二人?

  昌侯以法力强压七星魔棺的生死咒力,见天空又浮现星棺,连忙道:“师妹,你快带勾陈雷司的同道去找风道友离开。眼下你们不能留在这——”

  “不必!”风灵武声音顺着琴声而来:“我在尝试七星棺咒,这咒术还真挺有意思。能开,就能关,原来就这么简单。”

  空中星弦一震,由七星魔棺咒演化的琴谱直接倒过来,从末章开始演奏。

  而解咒之法也无需祭品,十分轻松。

  悬在半空的星棺翻倒,原本布满山门的银色棺椁随星光反转,一道道星光元力被星棺收走,转眼就把诸仙放出,重新“复活”。

  “竟然这么快便领悟了?”璇玑道主呆呆看着空中星棺。

  星棺收走星光元力后再度闭合,被风灵武沉入地魔裂缝。

  噗嗤——

  星光炸开,化作北斗禁法把地魔入口填补,再也无须担心地魔冲入人间作乱。

  “姑且如此吧。”腾蛇化身飘然来到太室仙府,他对昌侯打过招呼:“此间事了,我勾陈一系暂时离开。江翁、厉天,咱们赶时间。虎啸关那边,还有一场苦斗。”

  看诸仙悠悠醒来,江白彦有心为自家司主捧场,和陈厉天一左一右站在“风灵武”身边。

  风灵武再度告诫白素三人:“你三人随昌侯道友南下,虽初战失利,但只要把持大义天数,便无惧魔头。”

  “昌侯道友,切记。你这次南下扫魔只有三日,三日之后务必返还虎啸关。”

  说完,他带二人离开,乘云赶向虎啸关。半道,风灵武又遥遥对云空施礼。

  过了一会儿,风灵武三人离开,云空才露出一位身着玉冠皂服的道君。

  “他竟然发现我了?这小子的确道基雄厚,难怪能压下我们家昌侯,成为七大宗师之一。而且将咒术化为琴声,这种乐道天赋着实不错。道友说呢?”

  远方,血光蓦然升起,血河魔君来到真武阁道君对面。

  望着归入虎啸关,相助永纯真人抵挡天魔宗攻势的“风灵武”,血河魔君陷入沉思。

  以术法化作曲乐,他并非第一次见。

  ……

  “玉璇玑,你就这点本事?不把你家师兄喊来,我看你今天走不了了。”

  白衣少年面前摆着一张玉琴:“我也不欺负你,星宿劫火就不用了。只用这张琴,我就能破你所有北斗咒术。”

  “琴?区区十绝曲?真以为我没手段?北斗佑灵,四圣镇世!”

  天空中,四道灵光幻化神圣,把白衣少年团团围住。

  “老大!”

  “阁主!”

  少年不慌不忙,轻轻拨动琴弦。一缕缕银光闪过,悦耳琴声回荡天际,北极四圣被强制送还。

  “哈哈……玉璇玑!我用琴克敌,可没说一定要用十绝曲。以星光化作灵音,我用你们北斗咒法演化曲目,难道不行吗?”

  “以北斗七星化作七律,比其他咒法更契合琴谱。你大可试试,看看你的那些北斗星咒,有几道不能被我化作曲目。”

  ……

  以咒为曲,倒真有老大的作风。也因此,才配当天皇阁传人吗?

  血河魔君陷入沉思,真武阁道君收起身前的茶具,慢悠悠问:“眼下昌侯他们顺利拿下璇玑魔道,道友要不要出手跟我做过一场?”

  “区区璇玑道,还不值得本座下场。等他们把玄姥峰拿下再说吧。”

  血河魔君缓缓退去,再度回归魔宫。

  血光转瞬消失,真武道君暗忖:“看来想要逼他出手,还真有些麻烦啊。”

  本来,玄门道君们商定,借昌侯一行人失利,自家道君有借口出手,逼血河魔君展露手段。

  但如今血河魔君韬光隐晦,不肯轻易动手,自然无从察觉他的底细。

  “看来,还是要逼一逼魔教,把他们打疼了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