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五十三章天外星煞(第三更)

第二百五十三章天外星煞(第三更)

  邓全三人率勾陈天兵自成一系。他们三人战力强横,便是灵胎魔修到来,也敢搏上一搏。因此,一直在后面掠阵,颇为安逸。

  “这是地魔?”

  眼见地气勃发,九地之内的邪魔闯入人间,他们三人同时动手。

  邓全手持勾陈雷幡,催动八百辆雷车。每一辆雷车有驭手一人,战兵二人。金雷紫电伴随雷车涌动,只需轻轻一撵,地魔当即被无数神雷炸成齑粉。

  秦子建召唤勾陈雷司的六大雷神,以诸雷神围困金丹魔头,排布勾陈六星之阵。手持雷印对下一敲,勾陈雷光神雷灭绝生机,把魔头统统炸成浊气。

  白素仙子则施展剑诀,化作一道白练杀入地魔群。剑芒与雷光交错,转眼便是数十魔头殒命。在她身后,有六百天兵跟随,配合她迎击地魔。

  “你们三个注意些,璇玑魔道已经破开第五地,可能有灵胎地魔出来。”

  忽然,一道阴神灵识传音三人,让三人同时一振。

  邓全:“司主,你也太神出鬼没了吧?难道你一直在暗处?”

  “嗯,我在保护你们。”任鸿闭着眼,利用昆仑镜跟他们联系。

  幸好昆仑镜原本功能无损,还能施展遍观三界的能力。

  “稍后有灵胎地魔出世,你们三人注意些,不要上前,让陆压和昌侯来应付。”

  “可是……”白素到底是真武阁门人,担心自家同门安危。

  “放心,他们出不了事。倒是你,佛宗那二人的事,我瞧见了。他们的请求,你大可不必理会。极地妖洲又不是什么好去处。”

  “极地妖洲?”

  “佛宗在赤县神州受仙道打压,发展不起来。加上定光道人欲演化佛陀真身,因此想要率佛宗弟子前往极地妖洲重立佛道。”

  “这事跟玄门高层通过气,大家默许他们去极地妖洲,以削减妖洲对赤县神州的压力。”

  “寻找当年的琉璃金钵外加请白素过去,都是为此做准备,打算以佛法净化妖洲。”

  任鸿一边跟三人解说一边,一边从玄冥殿走出来。

  赤火炎炎的朱雀在他身边升起,化作长弓握在手中。

  嗖的一声,火箭射向九地入口。

  轰隆隆——

  南明离火在入口处爆炸,无数地魔卷入烈火,当场被火鸦们烧死。

  “你们继续围剿璇玑魔道,地魔交给我。”

  陆压身形闪过,孤身一人杀向九地入口,拦住从九地逃出来的地魔。

  和九天世界被清扫的神兽不同,大地之下的九地魔头众多。随着九阴绝日一年年逼近,浊气运化的魔头数量只会越来越多。

  而且南荒魔道大昌,不同于中土地界,哪怕仅仅是第一地,便有无穷无尽的魔头。

  任鸿催动离火,一头头火鸦在身边飞舞,催动离火海笼罩入口。

  “可惜,我把朱雀丹给了董朱,如今再想弄出一场大火,更要花费手脚。”

  目前“陆压道人”双手空空,只是勉强借助法力镇压地魔罢了。

  不过任鸿法力浑厚,在万神窟走一遭后,道体更得玉清法力祭炼,他的肉身便是一具人形法宝。

  伸手从烈火中一抓,七只火鸦纠缠在一起,化作三尺长的火鸦宝剑。

  剑光闪动,一头金丹地魔当场毙命。火鸦飞快扑上去,利用地魔尸骸点燃离火,再度形成火势。

  随后,任鸿孤身进入第一地,以大法力强横镇压,把所有从地下冲上来的地魔焚灭。

  “一人镇地魔,倒是可以幻想他一人焚灭血神道的威势。”昌侯坐在玄冥殿内,伸手轻轻拨动禁法。

  仙府从上方九天聚拢火气,转化为雷火狠狠砸向九地入口,配合任鸿点燃离火焚烧地魔。

  在火势下,筑基层次的地魔根本无法冒头,直接被离火焚死亡。

  至于金丹三境,在任鸿持剑击杀下,也无多少地魔可以逃入人间。

  另一方面,白素仙子等人掉头杀向七星殿,二十八路大军同时行动,不过半个时辰就把所有魔徒逼入七星殿。

  “看样子,璇玑魔道覆灭,用不了多少时候。”任鸿目光盯着地下幽暗之地。“届时,璇玑魔道只是一个埋葬在历史中的名字。”

  银光乍现,莫名的诡异力场笼罩任鸿,竟和元神道域有相似之处。

  “哦?阁下还是忍不住了吗?”任鸿身边火势一震,从诡异力场挣脱。

  嘭——

  他手中火鸦宝剑炸开,七只火鸦迎向星光,迫使璇玑魔道的大长老现身。

  老者阴冷看着陆压道人。

  “唔……七星殿内有两个灵胎修士,你应该就是最后一个。九地真魔是你放出来的?”

  任鸿手中火焰聚拢,再度形成一把宝剑。

  商海叹了口气,运转星煞之力,身后蓦然升起十二道星光宝剑,似展翅开屏的银色孔雀。

  “陆压道人,我璇玑派跟你无冤无仇,但既然你苦苦相逼,那也只好得罪了!”

  十二道星光如雀扇张开,剑光交错飞舞,不给任鸿半点喘息之机。甚至任鸿在不及防下,硬生生吃了几道星光宝剑的斩击。

  不过他肉身堪比法宝,除却一股奇异的星煞侵入肉身,并无其他感觉。甚至那股星煞入体不久,就被体内隐藏的勾陈如意炼去,转化为他自己的法力。

  “星煞号称天外煞,是不同于七十二地煞的特殊力量。难道我的真元也能炼化?”

  不仅如此,任鸿还能感知到对方星辰道法的破绽。

  银雀在自己面前飞舞,但他心中有一股冲动,更直接看到绚烂星光的破绽。

  任鸿忍不住挥动火焰神剑,一瞬间击中星光后面的商海。

  噗嗤——

  一片血水在火海溅射,然后被离火焚灭。

  “果然,我跟星辰道法有缘,星辰法门对我而言破绽百出。”

  商海出手捏起法诀,正要以星光凝成龙蛇。但任鸿快速出手,火焰直接打断施展。一声朱雀啼鸣,以南明离火剑砍下对面的头颅。

  “我感觉自己天克星辰道,但星魔那厮怎么就克不住?”

  这时,九地深处传来一阵阵声响,一头十二臂的魔神缓缓从地下深处冒头。

  昌侯坐在玄冥殿内,隐约察觉不对劲,暗忖:“灵胎层次?不对,似乎快接近紫府层次。陆压道人是帮手,岂能让他涉险?”

  他不敢怠慢,赶紧驾驭太室府压下:“道友可前去寻璇玑魔道三魔,这地魔入口交给我!师弟们,速速过来帮忙!”

  如今,璇玑门徒十不存一。昌侯招呼二十八路天兵大军杀向地魔入口。

  而白素仙子则率领勾陈天兵,配合陆压道人清剿璇玑门徒,已来到七星殿门口。

  察觉里面两位灵胎魔修,邓全喊道:“司主,这是咱们勾陈雷司展露风头的时候,你还不出来帮忙?”

  群仙去杀地魔,灵山顿时空出一大片,只有三千天兵在三位修士率领下面对群魔。

  白素仙子也开始左右环顾,寻找风灵武的踪迹。

  “我就在你们身边啊!”

  任鸿和昌侯换位,飘然来到七星殿前。

  站在勾陈天兵不远处,他连翻白眼。

  “你们认不出来我,我有什么办法?”

  想了想,任鸿悄然放出腾蛇化身,以腾蛇幻化人形躲在地下弹琴。

  随着琴声震响,一缕缕天音在空中交织,七根星光蛇弦排布灵音,以琴谱笼罩整个灵山,净化邪祟浊气。

  “伏空净天曲?”血河魔君身子动了动:“当今竟还有琴巫传人吗?”

  张子彦小心翼翼说:“天琴仙宗传承《伏空净天曲》,而要说当今音修之道最高明者,应该是风灵武。他是七大宗师之一,比真武阁昌侯略胜一筹。”

  “风姓?”血河魔君神情古怪:“姓风的比姓昌的厉害,这倒是正理。不过若是男子,难道是……”

  天皇传人?老大?

  血河魔君沉默一会儿,忽然问:“说来,你母亲也应该姓风吧?”

  张子彦愣了一下,摇头说:“弟子失忆,这倒不清楚。”

  血河魔君随口一提,见他不知道,也没去深究。

  虽然脸很像,但老大转世怎么可能这么废?

  魔君盯着魔镜,他演化的魔镜只能看,不能听。但《伏空净天曲》太熟悉了,空中琴谱一动,他马上认出这篇曲子。

  当年他几乎都能倒背下来,甚至在自家老大压迫下,他们几个谁不会弹?

  哦,对了,焦顼那个音痴不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