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四十章养蛊成魔(第一更)

第二百四十章养蛊成魔(第一更)

  嘭——

  七雀焚天,五魔证道。环绕灵山的血河在火海和地震的相互撕扯下,顺着地面裂口流入地下。

  腾蛇缩成一团,和无数九地阴魔一起躲在暗处,观察五魔证道。

  同时,他偷偷摸摸汲取山河精气。

  莲花山灵脉品质差,唯有抽取其他山河地脉的精气才能补足自身。

  中土之地皆是仙家同道,任鸿不好下手。可在南荒魔宗之地,毫无半点顾虑。

  一开始,腾蛇化身还有些拘束,下手隐晦。但看到九地阴魔从幽泉爬出,贪婪地吞噬山河精气后,他索性放开手脚,化作大蛇之相不断吞吐地脉,并且把跟自己抢“食”的阴魔拍死。

  “我倒忘了,阴魔乃地浊之气而生,地脉灵气是他们天然的补品。我在这里并不显眼。”

  腾蛇横扫四方,时不时观看一下证道的五位血魔。

  “我本以为自己下手已经够黑,却不料这些魔头彼此算计,比我更狠。”

  腾蛇持有五道敕封,本打算一口气把五魔封神,引动他们的魔君劫。

  但元神真魔到底不同,他们跟宋栖那等废物点心不一样。在血光护体下,任鸿的敕封连入体都做不到,更别提引动劫数。

  最后无奈之下,腾蛇将五道敕封同时打入血焰元魔幡。将九大阴阳血魔中的五位敕封,让魔宫主人出现一丝破绽。

  可即便如此,对魔宫主人仍无影响。

  原本,腾蛇已打算放弃。却不料中央魔宫的血魔突然出手,抓住破绽推同伴一把。间接促使九头阴阳血魔融为一体,逼迫同伴在这一时刻证道。

  而东侧那座魔宫内的化血剑主人也跟着出手,诱导另一位同伴证道。

  最后,化血剑主人和赤血丹阳策主人联手把第三位血魔推去渡劫。

  “丹阳子,你什么时候把老钱给炼成化身的?”

  三魔被强送去渡劫,等回过神时才发现,化血剑主如今早已经是赤血丹阳策主人的化身。

  丹阳魔宫内传出低沉笑声:“诸位师弟,圣君难证,还是先请诸位师弟探路。”

  待三人引动劫数,以魔器祭炼道果时,丹阳子配合化身一并证道。并借化身和其他三人构成阵势,削减自己的天地灭劫威能。

  五人同时证道,迫使血河入地倒灌,血神道防御禁法全消,九地幽泉冒出无数阴魔吞噬山河精气。

  腾蛇就随着阴魔一起收拢山河精气。

  但没多久,腾蛇心生警兆,主动潜入九地。随后,霸道魔威扫过阴魔。

  “我家山门地气,也是尔等可以窥伺的?”

  丹阳魔宫血光喷涌,成千上万阴魔死亡,一缕缕地浊阴气被血气收拢,直接汇入丹阳魔宫,成为他证道的养分。

  “哼,这小儿倒是见机快。”

  丹阳子早就窥见腾蛇的小动作,只是关乎证道,懒得理会罢了。

  “也罢,我那延杰徒儿的仇,待证道之后再说。”以三个同伴为自己分担劫数,供自己成就血魔真身。但能不能逃脱魔主道染那一关,尚在两可之间。

  “而且,还要小心提防我那道主师弟——”

  忽然,丹阳子魔识破空,传讯血神道主:“师弟,我这边已经开始。你还不准备准备?”

  如今山门大火已成规模,不逊真人之威。琉璃火光笼罩灵山,纵然六大真魔联手约束,也只是将火海压制在灵山上部。可无数山石在离火中焚毁,山峰凭空削去一大截。

  血神道主遥遥躲在一旁,不敢靠近天劫笼罩的山门。

  但听到丹阳子这话,血神道主眉头一挑,盯着火海中的六大真魔。

  “我又没有传承圣器,你打算把哪件圣器借我?”

  “血焰元魔幡最适合师弟你证道。不仅如此,我再把化血剑借你……”

  血神道主:“你那徒儿死的不是时候。”

  “没事,他的本源被其他六人吸收,此刻还没转化完毕,尚可一用。”丹阳子好言劝说:“眼下山门被毁,血神道声势跌落,本就难以振作,不如成全你我。”

  说着,丹阳子忽下杀手。化血剑主自爆,主动引劫数攻击其他三人,将化血剑以及血焰元魔幡挑飞,送到血神道主手中。

  旗幡卷着赤玉魔剑来投,血神道主幽幽一叹。

  他望着出手灭杀七大朱雀的龚玥等人:“徒儿啊,不是为师心狠。实在是尔等残害同门,为师心中怕啊。”

  站在血神道主身边收拢门徒的那位元神真魔心中一动,想到某个可能。悄然分出一缕血神子,依附在某个低阶门徒体内。

  做完这一切,他猛地抬头,看到血神道主似笑非笑的表情。

  樊空苦涩一笑,主动上前行礼:“只盼老师留我一道生机。”

  “放心,你跟他们六人不同。你主动投入元魔幡,血神分神幸免于难,日后自有你好处,血神道由你执掌。”

  血神道主震动魔幡,九头阴阳血魔再度分离,其中七道冲向下方火海,而另外两道一个吃掉樊空,一个卷起化血剑杀至黑云平原。

  黑云平原,血神道长老和玄都真人对战,忽见远方血云飞来。

  “师弟,我来助你!”血神道主传音同门,就在同门稍作放心时,化血剑化作万道血丝缠住同门,转眼把这同门炼成法力,滋养阴阳血魔。

  对面玄都真人现身,面色凝重:“老魔,你要证道?”

  血神道主没理他,化血剑杀了同门师弟,阴阳血魔快速回转山门。

  此时,灵山被血河道主所化的漫天血水淹没,离火海和所有火鸦朱雀尽数死于非命。

  “师父,不要啊!”龚玥等人在血海中苦苦支撑,可在血神道主的无尽血力中一一镇压。然后六道阴阳血魔吃掉龚玥六人,又有第七道阴阳血魔从同伴处,把魏延杰的精气回收。

  “虽然差了些,但大概够用了。”

  血神道主卷起魔幡,九大血魔归体,也引动自己的魔君劫数。

  “好凶的魔头!”任鸿躲在暗处,心中惊骇:“魔道征伐内斗,我本以为龚玥之流残杀同门已经够狠,却不料这俩老魔下手更毒!”

  血神道十七真魔,如今在丹阳子和血神道主出手下,只有两位躲在魔教总坛的护教长老逃过一劫。

  九道阴阳血魔回到血神道主身边,他屈指一点,破去五道血魔身上的万神敕封。

  “哼,我那好师兄果然不坏好心。元魔幡被人做了手脚,他岂能不知?怕是故意暗算于我,要借我迈出最后一步吧!”

  清理元魔幡上的手脚,血神道主以自身法力灌入元魔幡。很快,元魔幡内的三十道魔禁一口气冲开,九道阴阳血魔合在一起,炼就两界阴阳大魔主真身。

  五道敕封被破,任鸿受到反噬,不得已在空中显形。眼瞧着血神道主已经开始证道,他二话不说再度冲入血神道山门。

  眼下火海渐弱,再不复刚才焚烧真人之威。

  朱雀丹收走漫天离火后,他又出手夺走一部分山河地脉。

  “小子,别太猖狂了!”

  丹阳子在地底,血神道主在天空,二人虽忙着渡劫,但瞧一小小仙人仍敢在二人眼皮底下行动。

  两位老魔同时射出血光,把任鸿从血神道山门逼走。

  “也罢,今天就不陪两位玩了!”

  任鸿见好就收,化虹向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