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二十五章净土大胃王(第一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净土大胃王(第一更)

  “风灵武,恶鬼二十只,鬼将三位,鬼王一位。”

  东岳派鬼仙记录战果,正要修改石碑上的排位时。突然同伴从净土深处接到一张纸条:“等等,消息改了。现在是筑基恶鬼二十五只。”

  青光一闪,又有一道纸条出现,上面写道:“恶鬼三十二,鬼将五。”

  “这位道友下手好快!”

  看到“风灵武”的战果飞涨,二鬼仙对视,看到彼此脸上的震惊。

  “这位速度这么快?难道带道兵了?”

  “在幽世使用的道兵可不多,而且别忘了,他是音修。”

  “琴乐?不愧是‘七大’之一,这手段果然厉害!”

  站在金丹宗师们的顶点,其神通早已超过这两位鬼仙的想象。

  “罢了!”其中一位鬼仙把笔搁置:“先等等,看看他到底能对付多少,回头一并记录。”

  ……

  东方玉宝净土东行一千里,有玄蛇谷。此乃鬼蛇汇聚之地,其首领是一头金丹级别的鬼王翼蛇。

  任鸿站在蛇谷上方的悬崖边,双手抚琴。

  随着琴声响起,他头顶悬挂的七条银色光线随之震动,嘹亮的琴声从七根光弦引出,演绎天绝琴曲,声音响彻方圆十里。

  而十里之内,所有鬼怪听闻琴声,当场魂飞魄散!

  音修乃小道,但在大范围杀伤力方面,绝对不逊色其他专长战斗的修士。

  每当蛇鬼死亡,一颗颗鬼丹自动飞到任鸿面前,落在他腰间的幽冥铁牌中。

  铁牌和东方玉宝净土相连,可将鬼丹传至净土,以青玄仙气净化。

  这就是净化幽世的过程,以鬼丹转化为净土本源。随着净土扩张,玄门在幽世的地盘跟着壮大。而青玄大道君的本源也会随之增强。

  当净土摄取鬼丹后,也会按照鬼丹的等级和数量,为每一位修士进行阴德善功判定,从净土深处自动吐出小纸条。

  鬼丹,等同修士的道基,筑基境即可缔结。然后源根、真火两重境界,不断磨砺提纯鬼丹。当鬼丹凝成碧青,并返生一缕阳和之气时,即为鬼王。

  幽世秩序混乱,未有真正的境界体系。鬼怪只要吞噬同伴体内的阴气,壮大自己的鬼丹,自然可以增强力量。

  按照仙家粗略划分,恶鬼等同筑基,鬼将等同真火、源根,鬼王等同结丹大修士,而大鬼王层次则对应元神大修士。最后鬼帝冥君对应神相道君。

  任鸿以音波灭鬼,效率极快。很快玄蛇谷的邪蛇灵鬼尽数灭绝。

  末了,任鸿从七星灵武琴中抽出一把天剑。

  “蛇王,最后送你上路!”

  天空七弦合一,融入天剑,以天绝剑气戳死藏在不远处青石缝隙中的鬼王。

  凄厉叫声响起,石缝渗出碧血,然后一枚碧色鬼丹滴溜溜飞到铁牌中,被送至东方净土。

  “恶鬼五十八,鬼将九,鬼王二。”

  两位东岳鬼仙老老实实记录,在石碑上为“风灵武”更替信息。

  正巧,一位红袍道人溜溜达达回来,对东岳派二鬼仙打招呼。

  “呦——两位,还忙呢?”

  “陆压道友?”鬼仙对他招呼,笑道:“道友这次收获颇丰,是打算用阴德兑换丹药法宝,还是继续记账?”

  红袍陆压跟任鸿当年的灰袍陆压截然不同。

  灰袍陆压是一位声音沙哑的中年男子,金丹境界。

  而眼前这红袍陆压不仅更加年轻,修为也处于元神三境。

  红衣陆压一脸不在乎:“继续记账。”然后,他瞥见石碑上多出来的“风灵武”之名。

  “这人是……”

  “刚到的一位阳界仙家。他神通广大,出门没多久便杀了两位鬼王。”

  突然,净土又冒出纸条,同伴鬼仙喊道:“天啊,风道友怎么又开始了?”

  鬼仙一听,赶紧过去。陆压道人心生好奇,也跟过去查看。

  在这张纸条上写到:“恶鬼八十,鬼将十八。桃花二妖,已诛。”

  “桃花仙?他在桃花谷?”鬼仙惊愕道:“那可不是野生鬼王,而是两位正经修炼幽冥仙法的桃妖鬼仙!”

  陆压道人盯着纸条,把“风灵武”这个名字记下。他暗忖:“我记得赫胥前段时间从紫极大会回来,提过这个人。以音修夺取‘七大’之位,让他这眼高于顶的凤凰怪都惊叹不已。”

  摸着下巴,陆压道人看到风灵武的排位已经超过自己。他好胜心起来,果断出门继续捉鬼,提升自己的排名。

  ……

  桃花谷,繁茂绚烂的粉红桃林已尽数枯萎。

  任鸿坐在两颗枯木中间抚琴,破败的枯木浮出一缕缕精气,在他面前凝成一颗仙桃。

  “果然,这俩桃妖是度朔山出来的。”

  度朔山,东华派的鬼国阴庭。

  相传,东华洲之民落入冥土,会受感召前往度朔山。在山下,经过东华鬼神们的审判,即可上山生活。

  东华鬼民以山中仙桃为食。随着常年吞服仙桃,他们的鬼体越发清灵,逐渐向鬼仙转化。

  若有机缘转化为鬼仙,即可投胎回人间,重为人道。

  至于无法通过鬼神审判的恶鬼,则会打入冥府水牢,由扶桑帝君的大日神光毁灭。

  善者长生,恶者毁灭。

  这正是东华洲阴司法度。本来在这秩序下,东华阴司井然有序,无有恶鬼作乱。

  可架不住纯阳剑派惹事,祸害东华派势力大损,无暇管理阴司。加上阎魔一脉捣乱,众多恶鬼从度朔山的地狱逃走,散布在幽世东方。

  任鸿面对的桃花谷二仙,就是从度朔山逃出来的恶鬼。他们盗取一卷《幽冥仙书》,夺了两株度朔桃树。

  随后,二鬼将鬼身寄托于桃树,化作桃妖,聚拢一群邪鬼在桃花谷作恶。

  却不料撞上任鸿,二鬼仙连带所有鬼众魂飞魄散。

  “我算出此地有我一桩机缘,莫非就是这颗桃子?”

  任鸿把玩仙桃,此桃虽有“仙”名,但和西昆仑的蟠桃大有不同。

  这种仙桃内部有一缕清气,可改造鬼体,但未有太多妙用。既无长生之功,也不能增进法力。

  “但清气多了,的确可以产生质变,蜕变为鬼仙之体。”

  收起仙桃,任鸿又把二鬼从度朔山盗走的《青华说鬼经》找到。

  这是假托青华帝君之名,阐述鬼仙修行之道。

  任鸿卜算的机缘就在这里。

  闭上眼,任鸿运转大衍天盘,身边浮现丝丝缕缕天道命轨。

  无数命运交织成大网裹住任鸿,而他则小心翼翼从大网中搜寻自己需要的信息。

  不久后他睁开眼,取出自己从幽都得到的青玄珠。

  青玄珠放在地上,面前摆放仙桃,然后任鸿捧起《青华说鬼经》开始诵读。

  随着经文诵读,青玄珠渐有所动。里面传出一声叹气,把仙桃吃掉。

  然后,青玄珠自动吞吐幽冥鬼气,在宝珠中多出一道鬼影。

  同时,也有一道信息传给任鸿。

  “第九净土,其名真皇。”

  “第九净土?难不成我还要寻找东西投喂,将青玄师兄这道化身养成?”

  想了想,任鸿托起青玄珠,注入自己的玉虚真元。

  但青玄珠和南极仙鼎不同,主动屏蔽玉虚真元,反将真元还给任鸿,只是在这一送一还之间,任鸿真元更精纯了一些。

  “毕竟是道君本源,可提纯法力。这倒是一个修行的好法子。”任鸿再接再厉,又注入一道真元,随后真元又被退回,更加精纯。

  反复几次后,青玄珠不耐烦了。

  突然,宝珠从任鸿手中脱出,在他脑门狠狠敲了三下:“增补净土,需要鬼丹!”

  然后,宝珠失去光泽,如同石疙瘩般彻底没有回应。

  “鬼丹啊。”任鸿满脸为难。

  净土壮大需要鬼丹,他当然清楚。可人家八大净土有众多仙家联手供养,还会弄出各种法宝仙丹的噱头。但他随身携带一个净土,怎么供养?

  一个人能养得过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