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二十一章勾陈圣诞(祝任鸿诞辰快乐!)

第二百二十一章勾陈圣诞(祝任鸿诞辰快乐!)

  是夜,五莲仙府举办宴席。

  和往年不同,这次生日宴在仙府内的天宝宫。

  充作迎客接待的前殿张灯结彩,诸花仙皆在仙府内朝贺任鸿十九岁生辰。

  任鸿坐在主席上,对身边菡萏仙子说:“还是要设法扩张仙府。如今仙府狭窄,咱们这几人姑且罢了。等日后人多了,这可住不下。”

  云嘉坐在另一侧,她端着酒杯说:“不仅住不下,等开府后更无法接待诸仙。”

  眼前这仙府规模,比华山派仙府还小。

  “是。”菡萏仙子应下这件事,扬起右手酒杯。

  一道水光从仙府洒出,寒潭水面涌动洪波,一条条水龙从黑水拱起,围着仙府飞舞,闪耀琉璃光华。

  这也是应有之意。

  任鸿生日赶在初一,正逢新月。每逢此日,月光黯淡,自然需要其他照明。

  水龙照耀寒潭,宣明如白昼。躲在封印深处的老魔看到这一景象,静默不语。

  自从在任鸿身上察觉到什么后,老魔便一直进行沉思,根本没心思再做折腾。

  没有老魔折腾,仙宴顺利进行。

  诸花仙起舞,任鸿弹琴奏乐,众人玩着玩着,任鸿突然想到:“今夜月光黯淡,但我记得道兄在时,曾以大法力引动月华,将清虚府投影至寒潭。如今我不妨也来一次?”

  抬头望着天空那一抹弯弯月牙,任鸿出手擒拿月华。

  天空中那一点月光逐渐合成一道光线射入寒潭。

  叮——

  众人眼前一晃,太阴元气滚滚而动,已然坐在一片月桂林中。

  一颗金桂树下,有黑衣仙女在树下起舞。

  任鸿取来灵武琴,忽起兴致,随着对方舞蹈伴奏。

  “那是……”菡萏仙子和澹台云嘉对视,云嘉暗暗传音:“那女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幽月仙姑?”

  仙佛两脉收集香火手段不同,佛宗立庙,多宣扬佛陀慈悲度人。而仙家玄门则将神灵和自然结合,把自然万象神格化。当凡人崇拜自然时,信仰自动归入紫极神图,壮大玄门。

  关于月亮,玄门有太阴元君这尊道神。而在人间神祠祭祀时,还有一个关于太阴元君的神话。

  元君乃太阴至妙之气所化,为月神,幽夜之主。因她司掌姻缘,座下姮娥仙女多是人间苦情女子飞天。

  她命诸女每夜轮值,更替月相。其中以幽月仙姑名声最广。

  幽月仙姑每夜在月宫起舞。月末时,其神力遮掩整个月亮,让大地失去月光。然后每夜收敛一点神力,从新月渐渐转变为满月。

  满月之时,幽月仙姑收拢神力,入月宫朝拜老元君。从初十六开始,再度于月宫起舞,让圆月一点点被黑暗吞噬,出现下弦月,最后进入晦日。

  可以说,月相变化尽在幽月仙姑掌控。

  看到月桂树下的跳舞女子,菡萏云嘉第一时间想到幽月仙子。

  ……

  清虚府。

  弥月仙子正跟冷月仙子饮茶。

  弥月动手洗茶煮茶,而冷月仙子则端着一面镜子,痴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她捂着胸口:“不行,不能再看下去。我太美了,今天的我比昨天更美,美到我自己都受不住。”

  “……”弥月仙子一脸冷漠。将茶备好,推到她面前:“师姐,请用茶。”

  青玉杯内并无茶水,而是一团氤氲冰气。在玄冰之气中央,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真火。

  此乃“玄阴赤火茶”,可补益法力,提纯太阴仙气。

  但冷月端着镜子,眼神都没回一个。

  弥月心中气恼,正要把茶倒掉,冷月快速出手把茶盏端走。

  “嗯……不错,不错。妹妹的茶道越发精进了。”冷月这时才放下手中镜子,看向弥月的脸。

  这一看,她立刻扭开。

  弥月手指动了动,默默暗念:不生气,我不生气。

  可冷月仙子幽幽一叹:“虽然妹妹长得不好,但有这份煮茶手艺,回头嫁个好男人却也使得。”

  弥月额头青筋一冒,差点把茶壶砸过去。

  她忍住抽死眼前这人的冲动,闭目呼吸。

  不就是脸比我们好看一点吗?成天炫耀什么!在人间,我也是绝世美女!当初我还差点被人掳走当小妾呢!

  忍住怒火,弥月问:“师姐,幽月大师姐怎么出关了?这些年排布月相,不是她用一道黑幡弄的?眼下怎么又开始跳舞?”

  “她要闭关就闭关,要出关就出关,我哪管得了她?”冷月不以为然:“大师姐闭关久了,自然打算出来走走。”

  “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头。”幽月仙子出关,早不出晚不出,怎么偏偏现在出来?

  冷月目光一闪,端着青玉杯,忽然她笑了。

  那一笑,纵是弥月这等看惯她美颜的人,都忍不住失神。

  “别说大师姐,你又如何?你找恩公报恩,事情怎么样了?”

  “还没找到。”

  “那就尽快,早点报恩,早点回来闭关。省得跟白素那丫头似得,落入情劫差点出不来。”

  真武阁白素仙子昔年乃一小小白蛇,因入世报恩还债,把自己都赔进去。若非真武阁道君出手相助,压入玄武伏魔塔清修二十载,恐怕至今都走不出来。

  姐妹前车之鉴在此,弥月当然要慎重。

  “师姐放心,这事我清楚。我要报恩,当然另寻他法。总不至于跟白素那傻丫头一样,非要给恩人生孩子。”

  “是啊,她也不想想,父母两个相貌普普通通,生下来的孩子能好看吗?多对不起孩子?”

  照你这么说,天底下除你之外,就没人能生孩子了!

  弥月心中腹议,脸上也露出一点不耐,讽道:“依姐姐所言,师姐你生得这么美,神惊鬼叹,天地动容。那岂非这辈子都找不到配得上你的男子?那么,你这辈子注定单身喽?”

  “是啊,我长得美,让女子自惭形秽。”

  “呵呵……”

  “让男子痴狂而无法自拔。”

  “这句话倒是不假。”

  “这辈子恐怕都找不到合适的良人。”冷月照着镜子,好似一朵孤芳自赏的琼花仙葩。

  “我也只能抱着自己和镜子,过一辈子了。”

  “……”

  不行,不行,忍不住了。我想揍她,可惜现在打不过。

  “对了——”冷月突然回过神:“我倒是想起来,这天底下有一位男子的容貌不逊色我。只可惜,他人死得早。”

  摩挲宝镜,她脸上露出些许追忆。

  若那位在,恐怕当下会截然不同吧?

  弥月懒得跟她扯皮,最终直奔正题:“师姐,我想借用你的法宝。”

  “借我法宝?哪件?”冷月漫不经心道:“你前世那些法宝不够用吗?”

  “护身法宝即可。恩公一家如今只剩任鸿一人,他又持有纯阳仙器,引天下群魔追杀,我想帮他。”

  “原来如此,难怪你问大师姐为什么出关。”冷月嘲笑问:“你是担心大师姐出手阻挠?你这丫头,难不成真打算带他来清虚府避风头?妮子,你动春心了?来来来,让我瞧瞧,你看中的男子到底长什么样。”

  太阴清虚府有规矩,不许男修进入。若幽月仙子不曾出关,冷月和弥月做做主也就是了。可幽月出关后,弥月哪敢在大师姐面前坏规矩?

  “是有这个想法。如果人间待不下去,我打算让他来清虚府暂避风头。”弥月老老实实说:“不过大师姐既然出关,那我就去人间帮他,助他避开魔劫。”

  冷月闭目想了想,去后头取来一对寒玉冰月轮:“这是一套顶级法宝,双轮联合不逊仙器。我帮你注入法力,能发挥三道仙器之威,姑且能应付人间魔头。”

  “多谢师姐!”弥月面色大喜,收起冰月轮,又为自家师姐斟茶。

  冷月含笑享受小师妹的伺候,正端着茶盏准备喝茶,突然察觉幽月仙子失去踪迹。

  “怪了,她怎么往人间去了?”

  任鸿摄月华演化清虚月宫之境,隔着人间月宫和幽月仙子和舞奏乐。

  终于,引幽月仙子临凡。

  仙府中,云嘉和诸花仙一起听任鸿弹琴。

  忽然,她们看到金桂树下那位黑衣女仙飘至任鸿跟前。女仙带着忧愁,满脸哀伤,然后在他脸颊轻轻一吻。

  铮——

  任鸿被这一吓,琴声戛然而止。

  那女子深深望了任鸿一眼,和月宫仙境一起消失。

  随后,众女重新回到天宝宫。菡萏等花仙面面相觑,她们哪能想到,幽月女仙居然这么孟浪?

  当众献吻?

  任鸿摸了摸脸,悠悠长叹:“果然,长得帅就是麻烦。窥视我男色的痴女,日后肯定越来越多。云嘉,好好练剑,回头我等你保护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