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二十章足不出户,遍知天下(第二更)

第二百二十章足不出户,遍知天下(第二更)

  本站域名更换为ow 玉虚天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tent>

  仙府入主后,渐有生气。任鸿再度恢复练气修行的宅仙生活。

  只在初一十五时,于仙府大门口几丈外的仙岩基座讲道。

  任鸿修成金丹,天皇真箓奠定大道之基,已经走出自己的道路。他对玉清仙法有自己的理解感悟。加上从离渊火窟得到的玉清部经典,任鸿此刻不逊色人间修行数百年的金丹宗师。

  他讲解道藏仙术,让诸花仙以及云嘉获益匪浅。就连任鸿的宠物白虎猫猫都在他的指点下,跨入筑基之境。

  时间流逝,转眼便至来年春日,二月初一。

  “金丹者,大道之根,一元之本。我辈成道,莫不以金丹为根基。”

  任鸿盘坐莲台,讲述金丹精要。

  “打磨金丹,无非坎离金木之法。金木者,木公金母,木在东为生,主阳,金在西主死,主阴。参木公,拜金母,便是生死阴阳法度。坎离者。坎水为阴,离火为阳,调和龙虎,乃刚柔并济之理。”

  仙府上空彩云烟霞凝成华章,诸尊天官宝相若隐若现,不时天官挥洒天露甘霖,以灵雨滋润在座花仙,为她们增进法力。

  云嘉专心听任鸿讲述金丹秘要,参照自己目前的状况,突然动了别样心思。

  “一直以来,我寻找灵药仙丹,以外力修复金丹。可如果我用自身道力,借金丹之机选定大道根基时,能不能把丹田修复呢?”

  然而剑气锋锐,最重杀伐,云嘉虽然琢磨以五行道力修复丹田的法子,却无法用剑气修补,依旧只能寄托外力补助。

  叮——

  任鸿轻敲如意:“今日讲道完毕,尔等专心修炼。”

  任鸿扫视在场诸花仙。

  菡萏仙子和自己一般,皆是一品金丹,距离灵胎境尚有一段距离。

  云嘉恢复真火境,身边飞舞十道剑芒。单论战斗能力,已不逊色外道金丹之流。

  而其他花仙们,此刻已全部迈入筑基境,桃花仙子和牡丹仙子进度最高,已经接近源根层次。

  “她们散功后修炼我《紫极书》的附带法门,妖灵之气尽数转化仙气。日后开府时总不至于丢人。”

  莲花别府出世,任鸿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名正言顺把仙府过明路,得天下诸仙认可。

  按照他的想法,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开府大典,广邀天下群仙,开辟昆仑别宗。

  那时候,要跟昆仑做过一场,把自己的身份真正敲定。

  命众人散去,任鸿返还天莲宫。

  又是一年过去,任鸿一品金丹慢慢打磨法力,未有多少精进。倒是《九转玄功》借助九窍灵丹自身携带的千年灵力,已跨入第二转。

  此时,任鸿肉身的强度不逊法器。纵是云嘉以剑气出手,也难在他肉身留下一道伤痕。

  运功几个周天,任鸿掏出浮黎铜镜。

  戳了戳镜子里面的美男子,任鸿开始用镜子观察大千世界。

  浮黎鸿元镜号称观世之镜,映照乾坤世界一毫一尘。

  宝镜变化,镜子里面的美男子消失,取而代之是六壬门建设山门的景象。

  “他们倒是努力。”

  六壬门,江白彦的宗门。按照当初勾陈雷司的安排,他们宗门转型为勾陈雷法为主导的门派。如今正按照任鸿推演的勾陈禁法,重新排布山门阵法。

  忽然,任鸿心有所动。察觉六壬门内,有一位弟子尝试筑基。而他筑基的目标,正是引勾陈雷力加身。

  “这人修行的是《勾陈六神藏》?”任鸿屈指一动,有一道至纯雷精从第四天引动,射入六壬门内,帮他洗经伐髓,顺利筑基。

  六人门内,两个少年焦急在屋门前踱步。

  突然,天空乍现银光,然后屋内冲出仙气,他们师兄大笑着从屋内走出。

  “成了,终于成了。今天我王化海也算真正跨入仙途了!”

  同门见了,立刻上前恭贺。

  “师兄跨入筑基境,想必那场赌约必可顺利拿下。”

  王化海咧嘴大笑:“不错。渠正仗着自己有师长庇护,手中拿着一件防御法宝。明天看我怎么破掉他的法宝,将他们听风院踩下去!”

  “要知道,我炼就的可是最上等道基。”

  一个小弟子筑基成功,本来无法引起江白彦注意。但勾陈雷力一动,江白彦察觉“风灵武”出手。他阴神聚拢在半空,凝成一道化身遥遥拱手。

  “司主,你怎么来了?”

  “过来瞧瞧。见六壬门有人突破筑基,就顺手帮一把。”

  江白彦垂眉一扫,王化海正跟同门炫耀自己的上品道基。

  “司主助他一臂之力,道基奠定第一等。怕是这小子心浮气躁,有段时间不能安生。”

  “区区一品道基而已。”任鸿不以为意,他以雷霆传音道:“明日他跟同门赌斗,你趁机找个由头把他扔到南荒战场历练。过些日子,心性自然稳了。”

  “顺带,还能帮一帮秦子建他们。”

  提及南荒,江白彦脸色一正:“我听闻,这些日子魔教行动越来越大,南荒那里很不安定。”

  “八大净土开辟,阎魔天宫如何不急?此刻,他们正联络魔教各路高人,要在南荒之地展开行动,迫使我们放弃幽世回救人间。”

  任鸿一边通过雷霆传音,一边变化铜镜,映照幽世景象。

  此刻下降幽世的道君化身已有二十余位。大家足不出户净土,于净土中主持阵法,化解幽世上空的邪气,已初具成效。

  再把镜面转向南荒,南荒深处一道道魔气翻滚,渐渐向战场方向逼去。

  “依司主之见,我们六壬门去参与玄都宫的善功体系,还是去昆仑派的地府体系?”

  玄门两路开花,玄都宫把持人间,号召仙家前往南荒参与斗法。昆仑派则以八净土为号召,请仙家下降幽世。

  不论哪一方,两大仙家门阀都拿出丰厚的报酬。

  “两面一起呗。很多仙家去南荒,白天帮忙看守战场,牵制魔头。晚上下降幽世,清扫恶鬼。你若愿意,大可把六壬门搬到南荒,然后两面行动。”

  一听这话,江白彦不断摇头:“六壬门除却我这个老祖宗外,哪有什么高手?两面同时开道,怕不是找死。”

  六壬门上下,除却他这灵胎境修士外,只有八个真火境修士,十七个源根境修士,然后就是一群筑基三境的小弟子。碰到一个金丹敌人,这点子人立刻死绝。

  “我瞧王化海身上有些气运,你可试着培养一二。若无法两面行动,暂时选择南荒战场,去玄都宫讨要善功,好换取仙丹练功。”

  说完,任鸿关闭联络。

  伸了伸懒腰,任鸿正要休息,菡萏仙子进来。

  穿着粉衣罗裳的仙子进来,正看到任鸿合上镜子。

  她心下一叹,暗道:果然,仙灵说的不错。公子纵有千般好,唯独自恋这个毛病不好。每天他早中晚都要照镜子,比传说中的冷月仙子还爱美,这可如何是好?

  “菡萏,你找我有事?”

  菡萏仙子收起心思,柔声问:“公子,今日是你生辰,我们怎么庆祝?”

  提及诞辰,任鸿沉默了下。记得去年,也是在莲花山,那时道兄还在。

  “跟去年一样,大家聚一聚。只可惜,道兄不在,少了份热闹。当然,人数不变,毕竟多了云嘉,原样准备也就是了。”

  说到仙灵,菡萏好奇问:“公子和他有着感应,可知他当下的情况?”

  提及钧天仙灵如今的情况,任鸿笑了:“白白胖胖一头小肥猪,每天好吃好喝,还没送上餐桌。怎么,咱们现在去把他买下来?然后助他转世?”

  菡萏听懂任鸿的笑话,也露出笑意:“那公子记得帮他留点,免得他回来后找我们打闹。”

  帮小肥猪转世,不就是把他送上餐桌吗?加上今日正逢任鸿诞辰,用意不言自明。

  不过二人只是玩笑,都没当真。

  不久,菡萏仙子差遣两个花仙去人世买了一桌宴席,然后诸女配合任鸿一起庆生。</tent>

  玉虚天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