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一十九章钧天仙灵:我不做人啦!(第一更)

第二百一十九章钧天仙灵:我不做人啦!(第一更)

  青玄大道君道化而去,有八枚青玄珠落入幽世辟八大净土。分别为玉宝、玄真、太妙、玄上、度仙、好生、太灵、无量。

  任鸿推算天数,明白齐王鬼军背后的真相,果断带二鬼前往南方玄真净土。

  玄真净土远比西方太妙净土距大蓬山远,但南方玄真净土是昆仑打理。

  到净土门口,远远望见金河道君化身降临,金光天河缠绕乾青神火悬于天空。

  神火、天水横扫邪鬼,纵是鬼王冥君亦不敢轻易靠近。

  净土上空涌动红金色云雾。乾元峰弟子们正在净土中积极布置仙禁阵法。

  任鸿把米远成、狄秋山往门口一扔,留下信函扬长而去。

  因为信函附着玉清法力,更有一缕青玄珠的道印。很快被弟子们送到金河道君面前。

  金河道君打开信函,里面详细描述阴司龙庭的勾当。

  “倒像是那些皇帝的作风。比起他人的利益,自然还是本家的力量更实在。”

  先帝以幽世逼迫人间,欲谋求“庙号”。

  金河道君一点都不意外,只是信函后面的话,让他大皱眉头。

  “地府开辟,龙庭收编。我欲入阴司屠龙——鸿钧留。”

  鸿钧,当今谁不清楚这指的是任鸿?

  而任鸿跟钧天玉尺在一起的事,昆仑上下已闹得沸沸扬扬。

  为此,九仙峰面对各方指责,若非徐阴阳快刀斩乱麻处置,怕不是昆仑内部就要吵起来。

  “任鸿送来的信?”金河道君依着上面的信息推算。任鸿本人天机被莫名力量遮掩,无法推算。

  紧接着,金河道君推算米远成二人。的确察觉龙庭鬼帝和齐王乱军间不清不楚的联系。甚至在他推算中,此事还跟阎魔天宫有些牵扯。

  “跟魔道有牵扯最好。这样我们才能名正言顺把龙庭重组。倒是可惜灵阳县那些幽魂……”

  在道君推演中,那些被送去阎魔天宫的幽魂,下场可不好。

  “若任鸿得知,怕又是一场大闹啊。等等——”

  金河道君猛然琢磨回神:“任鸿不是在幽都?”

  “文南北跟妙玉师叔还在那边对峙,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想了想,道君对妙玉仙姑传讯,免得她在幽都浪费力气。

  “那小子竟然从我眼皮底下跑了?”

  妙玉仙姑得知这消息,也很意外。联想任鸿可能找龙庭麻烦,赶紧跟金河通消息,让他们小心看护,别让任鸿折在幽世。

  不过任鸿不傻,前番大闹人间靠的是玉虚上人遗留的仙箓。如今任鸿虽手持诸多仙宝,但无法镇压龙气,他才不会直接去龙庭福地触霉头。

  任鸿在幽世没多作停留,悄然返还人间去寻钧天仙灵转世。

  仙灵转世的目的,是转生为人身。哪怕资质鲁钝,凭借他遗留的各种仙药,重入仙门并不难。

  但前提是,必须为人身。因为任鸿跟他推演的两部道书,都是以人身为基础。

  任鸿坐在沉香辇内,手持钧天玉尺感应转世身的方位。

  眼看自己从闹市往深山老林来,任鸿心中一叹:“果然事情不会那么轻松,道兄第一世真不是人。”

  来到山林偏僻地,任鸿见到一头苍鹰捕食一窝蛇。

  其中有一条刚出生两天的小蛇,被苍鹰抓死。

  少年面色一沉,屈指弹出金灵剑气击杀苍鹰,上前检查蛇窝。

  几个蛇蛋都已被苍鹰啄破,而好不容易孵化的三条小蛇也都断了生机。

  任鸿捧起仙灵转世的那条小白蛇,随着生机断绝,元神再度脱体。

  因为转世之后的“胎中之迷”,此刻元神浑浑噩噩,已失去灵智。

  任鸿抓住元神,感受里面的纯阳之气。那一道不灭灵光潜藏元神深处,唯钧天仙灵筑基后,才能自我开启。

  “这就麻烦了。随着一次次转世,钧天玉尺跟道兄的联系越来越浅。几次之后,我也不方便找他。”

  想了想,任鸿划破手指,将一滴精血打入元神,并以“勾陈灵官”进行加持。

  勾陈紫气缠绕元神,将钧天仙灵自身的纯阳气息隐去,并与任鸿建立联系。

  九世之内,仙灵转入人道,他可立刻得知。

  “希望能顺利吧。”

  任鸿放元神归入幽世。在刚刚落入幽都的那一刻,立刻顺着纯阳通道进行第二次转生。

  任鸿闭目凝思,等了一会儿后摇头:“算了,回家。”

  钧天仙灵第二世,转生成一头家豚,显然也不成。

  “来日方长,且慢慢来。”

  这时,任鸿突然理解那些仙家转世后,好友同道从旁护持是什么心态。

  种族不对,重来。

  境遇不好,重来。

  根骨太差,重来。

  为了好友能在转世后有一个好的起点,诸仙需要花费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时间来守候。

  “说来,紫阳洞天那边转世的几人,怕就是这种吧?为了转世之后混一个更高的起点。”

  如今修成金丹,眼界开阔后,任鸿已经清楚“坎元道体”三个条件的深层含义。

  那三个条件说白了,就是为培养自身和北斗群星的联系。如果先天联系强,修炼紫阳功法事半功倍。如果和星辰道法联系弱,纵然后天塑造坎元道体,修炼进度也一般般,不被那些紫阳洞门徒放在眼中。

  “吕师妹命格高贵,出生时有群星庇佑。本来也适合,但她已经得到太元仙府。”

  想到诅咒,任鸿又开始纠结。

  他此刻总算明白,当年紫阳夫人为什么那么痛快答应自己的建议,让自己帮忙找传人。

  “夫人根本不指望我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因为这天底下,没多少人对北斗群星的感应能超过我。”

  打从一开始,紫阳夫人就是瞄准他了!

  “也是,我对星辰道法亲和力高,长得又帅。继承紫阳洞天,恐怕会成为天下第一仙女,为紫阳洞天争光多彩。所以,夫人才用诡计引我上钩。”

  想到这,任鸿摇头叹息。

  都怪自己天赋太强,长得又帅,所以才有这种祸事。

  “不过紫阳洞那几个门人转世重修,苦苦追寻星辰缘法。应该会有人跟北斗群星的亲密度媲美我吧?”

  在这件事上,任鸿决定相信昆仑道派的安排。

  昆仑早就准备扶持一位紫阳洞主,他们能没有准备?

  “嗯,必要时可以去玉虚宫催催他们。反正,他们不能眼睁睁看我去继承紫阳洞。”

  ……

  钧天仙灵转世事宜告一段落,任鸿返还莲花山。

  此时莲花山气象已大不一样。

  灵山被一重重烟霞包裹,似含苞的青莲迷离朦胧。

  任鸿驾沉香辇入莲花山内,落在寒潭之畔。

  寒潭水面浮着一座无根仙府。十数位花仙正奔波打点,在水面布置新的禁法,建立连接岸边的栏杆浮桥。

  云嘉暂住在任鸿的石屋,见他回来,遂抱猫猫过来招呼:“你现在回来,可是事情办妥?”

  “嗯,一切已经结束。接下来,就看道兄自己的运气。”任鸿观察云嘉,云嘉身上浮动仙气,显然法力开始恢复。

  “你怎么样?”

  “还好。”云嘉抱着白色小猫。那猫在她怀中翻了个身,抓了抓胡须继续睡觉。

  “这几天我吃了一些灵药,经脉修复,只是丹田……”

  云嘉丹田被破,无法容纳真元。哪怕任鸿在云海大市找了许多灵药,也无法治愈这种问题。

  “所幸经脉治愈,我已经可以按照《天元剑指诀》运转五气。”

  她伸出左手,纤细的手指骨节分明,指尖附着一层莹光,在任鸿眼中分明就是五道缠绕的玄气。

  任鸿同样伸出手,顺着五指贴上去。

  被人这么触碰,云嘉脸上一红,但少年专注检查她的修炼进度,并未察觉。

  任鸿的手指同样很长,随着手掌接触,一股真元涌入云嘉五指。

  “唔……五行之气归入五指灵窍,已凝聚剑种,相当于源根境界……快接近真火了吧?回头只要好好祭炼,恢复金丹不难。”

  任鸿自得一笑:“而且按照我的这门指剑修炼,回头你十指灵窍凝聚十枚剑胎金丹,法力远胜一般修士。”

  “我知道。”云嘉低声说了一声,默默收回手。

  “公子——”菡萏仙子从仙府走出来,任鸿转身扭头,过去招呼菡萏。

  菡萏走到任鸿边上,开始汇报这几日的情况:“仙府初步清扫完毕,我们在仙府中安置了不少花卉。但公子清楚,咱们莲花山没有多少灵植,只是一些普通花草。”

  “无妨。回头把我带回来的仙果果核种下,等长出来也就够了”

  任鸿从西昆仑拿回来那么多仙果,随便找一些果核就够了。

  菡萏仙子:“还有杯盏玉器这类常用物件。莲花山虽然有些玉石,但恐怕不够。”

  “不用莲花山的。回头我找机会去外头找处矿脉。咱们自己炼制玉器。”

  甚至任鸿都想好了,就把自家玉器铺当年用过的玉矿脉抽走,炼成玉器。

  “不止玉器,回头镇守仙府大门的两头镇府石兽,我也打算挑选玄石自己雕琢。”

  任鸿挑着仙府中的一些物件,跟菡萏仙子商量:“不用现在讲究,回头咱们慢慢填补,争取换一套好的。”

  商议一阵,菡萏仙子提及一件事。她颇有些不好意思:“公子,我有意让妹妹们住在仙府,你意下如何?”

  仙府乃玉虚上人开辟,大道所成,灵气十分充沛,对诸花仙修行有益。

  “这是自然,回头让她们住在仙府左侧的灵苑。随便她们折腾。至于咱们,你跟我一起住在天莲宫。”

  一起住?

  菡萏仙子心中一突,只见少年滔滔不绝,继续说着自己的构想:“天宝宫是前殿,日后待客就在这里,云嘉姑且住在这里。天莲宫是仙府中枢,除却你我之外不可让其他人擅入。至于天清宫,是我传承玉清衣钵,祭祀老师的地方。回头辟一间屋子留给钧天道兄。然后再建几间静室,用来闭关。牡丹、芙蓉她们住在左侧灵苑,把右侧腾出来当炼丹演武的地方。”

  “南极仙鼎回头放到右边。还有我那些道书、屏风还有文宝,统统放到那边去。”

  “对了,我那尊苍山龙王玉,要放在天宝宫左侧的偏殿……”

  任鸿一一吩咐下去,菡萏仙子记下后,差遣妹妹们开始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