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一十八章真正的幕后黑手(第三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真正的幕后黑手(第三章)

  大蓬山,距阴司龙庭西方边境一千里。

  在这里,齐王鬼军和龙庭大军正打得火热。

  任鸿跨空而来,看到下方二军,挥手引爆三头朱雀。

  轰隆——

  南明离火在战场中央爆炸,三朵朱红烟花绽放,迫使双方分开。

  细细辨认双方要人,任鸿化作清风吹过战场,把双方将领抓走。

  狄秋山和米远成浑浑噩噩间,被清风摔在大蓬山顶。

  “起来吧,我问你们点事。”

  狄秋山晃晃脑袋,观察站在自己二人面前的少年。

  感知少年身上的仙光,他立刻警醒,谨慎问:“上仙招呼我二人,不知有何指教?”

  噗嗤——

  火灵剑光迅疾斩下,狄秋山左臂齐根而断,阴气随着伤口流失。

  “啊——”他捂着手臂,火焰在伤口灼烧,疼得他不断在地上打滚。

  少年嘴角挂着笑容,转头问米远成:“他是齐王叛逆大军主帅,你是龙庭围剿叛逆的统领。现在我们做个游戏,我问,你们答。答案让我满意,不用受刑,且让对方吃我一剑。不满意,那就自己吃我一剑。”

  看到狄秋山的遭遇,米远成心中发寒。

  “第一个问题,齐王眼下在哪?”

  “齐王?”米远成愣了愣,小心翼翼问:“上仙跟齐王有仇?”

  任鸿笑而不语,静静看着他。

  米远成心中盘衡后,谨慎说:“齐王乃叛军首脑。他在何处,末将并不知道。”

  嘭——

  又是一道剑气刺过,金灵剑气将米远成左足砍下。

  “我听说朝廷有一种刑罚叫‘刖刑’,米帅,不知我用的可对?”

  米远成额头冒汗,勉强一笑:“上仙,末将的确不知道。”

  “但我对你的答案不满意。所以,希望米帅能再想想。好了,现在换人了。”

  没给米远成再说话的机会,任鸿扭头问:“狄秋山,是这个名字没错吧?五公七侯的狄家,也是一个世家子。”

  任鸿在看到狄秋山的第一眼,就瞧出他身上的魔功痕迹。而且跟魔教北宗阎魔阴魔一脉,同出一源。

  “说吧,你家王爷在哪?”

  捂着手臂,狄秋山不住摇头。

  又是一剑,同样砍掉他的一足。

  “啊——”惨叫再度响起,听得米远成心中发毛,他哆哆嗦嗦道:“上仙,真不是我们不说,实在是齐王踪迹,轮不到我们这些底下人打探。”

  “是啊。”断了一臂一足,狄秋山再没有帮自家主子遮掩的想法,他拼命喊道:“前些日子,我军被阳界仙光重创。此后王爷行踪神秘,纵是我们这些心腹都不清楚。”

  “哦?是吗?”

  阳界仙光,怕不是自己当初那一击?

  任鸿闭目推演,顺着二人占卜。得知二人没有说谎后,询问下一个问题。

  “那么,你们谁知道灵阳县?灵阳县十万百姓死后,魂归何处?”

  “灵阳县?”

  二人神情一变,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果然有问题。”任鸿面露凶光:“说,你们把人藏哪了?”

  找齐王报仇的路上,任鸿忽然思及父母,施法推算他们的凶吉。

  可这一算,出事了。

  任鸿没有在幽世算出双亲下落,甚至灵阳县十万幽魂,都不在阴司龙庭。

  “……”

  米远成和狄秋山不敢开口。

  “刚才的话,难道你们忘了?看来,你们都很仁厚,打算帮对方抗剑?”

  “我说!我说!”米远成抢先道:“上仙……灵阳县亡魂下落,我们的确没经手,不清楚……”

  见任鸿目光冰冷,全无半点放手的态度,他飞快道:“不过我听到风声。据说灵阳县幽魂以及同时期的部分幽魂,都被齐王军秘密送给一位鬼王——”

  “屁!那明明是你们干的!”眼看任鸿手指再度凝聚剑气,狄秋山连忙爬起来:“上仙,当年灵阳县亡魂入幽世,我们齐王军还没出现啊!”

  齐王在人间叛乱,以魔咒引发瘟疫地震,迫使灵阳县等数个地域遭灾,百万百姓死于非命。

  但死后,他们魂魄不知所踪,只有少数归入阴庭。

  按照时间算,那个时间点齐王还没死,自然没有所谓的齐王鬼军。

  “那时候,你们叛军已经折了几路。虽然齐王没下来,但你们已经有所谓的叛军了!”

  双方各执一词,任鸿懒得听他们叫喊。屈指一弹,剑气从米远成和狄秋山耳边擦过,在冥土大地劈出两道深深的裂谷。

  二鬼呆呆坐在地上,阴魂差点被吓得魄散。

  “我问话,轮不到你们彼此争执。我问,你们答,这就够了。”

  任鸿努力压着杀意,沉声问:“送给鬼王?是哪位鬼王?”

  二鬼纷纷摇头。

  他们的确不清楚,毕竟那件事跟他们无关,他们没沾手啊。

  任鸿眯着眼盘算:“那时候齐王鬼军还没成型。能把一县幽魂送走,区区几千叛乱凶鬼可办不到。”

  灵阳县百姓乃朝廷之民,死后归入龙庭,一路有龙庭军队守护,怎么可能出事?

  要不是一开始就没来幽世,要不就是龙庭内部有人下手。

  “如果跟龙庭脱不开干系……米帅,你家陛下干的?”

  米远成乃阴庭将领,效命于先帝。也就是齐王以及人间道君皇帝的父皇。龙庭七道君之一,如今的轮值皇帝。

  “这……”米远成不敢回话。虽然这件事他不知情,但根据暗里探知的风声,貌似就是自家陛下干的。

  见他神情,任鸿心中有谱,也有了一个新猜测:“第三个问题,齐王鬼军在阴司龙庭压制下支撑数年,这背后是不是龙庭放水?”

  盯着二鬼,任鸿补充道:“更确切说,齐王鬼军是你们家陛下主动养大,用来谋夺龙庭话语权吗?”

  此言一出,二鬼脸色剧变,闭着嘴巴不敢言语。

  “看来,我猜对了?”

  “齐王鬼军叛乱,甚至这几年冲击阳世背后,是老皇帝在暗中差使——啊,他是为昭穆七帝?”

  昭穆七帝,阴司龙庭的底蕴所在。

  按照祧庙之礼,当后世道君皇帝入庙祭祀后,七世祖就要挪入祧庙隔间。至此,失去道君法力,打落为元神真人。

  而唯一的例外,就是在先帝谥号外增添庙号。大功之祖,大德之宗,唯有对后世立下莫大功绩的“祖”“宗”,才能避免被挪移牌位。

  当今龙庭七帝中,有“太祖”“仁宗”“中宗”三位,永享后世祭祀。

  而其他失去昭穆位的先帝,则化作普普通通的帝魂王鬼,仅龟缩在自己的宫殿内享清福。

  “我明白了。居安思危,你家陛下这是打算以阴司干涉人世,迫使人间的儿子给他加封庙号?”

  先帝驾崩不过数载,目前为昭穆皇帝之末,当今轮值皇帝。也就是负责管理龙庭子民,治理鬼国。因为这时候的龙庭子民,多是他生前臣民。

  可先帝居安思危,想到自己未来要被“毁庙”,他当然要设法面对。

  最佳办法,就是让人间皇帝给他定“庙号”。

  “让道君皇帝上‘庙号’,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帝位不稳,为确保自身传承,为先帝父皇上嘉号,以彰显自身合法。”

  “怎么?你家陛下打算当宗,还是作祖啊?”

  米帅沉默不语,不知该如何反驳。

  任鸿这个猜测,他连想都不敢想。

  自家陛下为了谋求庙号,给人间的儿子施压。刻意利用另一个谋反的儿子,暗中放水让齐王鬼军壮大。然后干涉人间,扰乱两界秩序。

  其目的,就是让人间大乱。迫使皇帝儿子给自己加庙号,然后以龙庭大军破灭齐王鬼军。

  这……这简直是疯了!

  但不得不承认,按照陛下的性格,绝对干得出来。

  任鸿:“等庙号上了,他击败齐王鬼军。说不得还能用诏安之法把齐王军收入麾下,增强自己在诸帝中的话语权。”

  大家都是皇帝,都是权谋高手,谁不了解谁啊。

  孝道?

  别闹,本朝皇帝那么多,有几个上位是真正干净的?

  “厉害,你家陛下这手段挺好的。只可惜你家陛下碰上我,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洗好脖子,等待日后再驾崩一次吧!”

  钧天仙灵转世,再无人管束约束任鸿。他行事无需顾忌,大可随心而为。

  齐王?

  如今任鸿打定心思,要把幕后这位视百姓如蝼蚁的狗皇帝,跟他儿子一样从龙椅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