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枷锁去,麟腾九霄(第二更)

第二百一十七章枷锁去,麟腾九霄(第二更)

  不仅是青玄大道君化道的天尊本源,纯阳钧天尺的本体也在元灵离开后,主动飞入幽都,冲到任鸿怀中。

  青光、红光接踵而至,任鸿一手抓着玉尺,一手托着宝珠,脸上带着茫然。

  “道兄也就罢了,师兄的本源青玄珠怎么也跑我这?”

  不知何时,土伯再度来到任鸿身边。阴影中飞出一个锦盒,砸中任鸿脑袋。

  “给你的。”

  说完,他再度离开。

  “等等……”

  任鸿正要询问,那锦盒因撞击开启,一道蓝光飞入任鸿眉心。

  扑通——

  任鸿瞬间倒在沉香辇昏迷过去……

  青玄大道君以道化奠定百年地府大计。阴阳屏障处,诸道君默默不语。

  桑道君摇头说:“倒真是这位的性格。”

  论狠绝,徐阴阳那平和温厚的君子之风,可比不上青玄大道君。

  金灵圣母低头沉思一会儿,吩咐身边道人:“师弟,你去把云师妹找来。然后你二人坐镇幽冥,去守青玄道化的东方净土。”

  然后,她目光看向其他道君。那些道君们纷纷开口:“正好分出化身,便下降净土为青玄道兄看守净土,守护归回希望。”

  青玄大道君道化,本源一分为十。只要本源重聚,即可重塑仙体,由死返生。而根据百年间的地府开拓进度不同,大道君回归之后的成就也截然不同。

  若玄门地府横扫幽世,大道君回归之后就是幽冥主宰,地府之主。

  若地府仅占据一隅,大道君回归后仅仅恢复法力,不得不失。

  但若地府计划崩毁,八座净土破碎。大道君回归后,甚至可能丢了天仙道果。

  天外仙天,伊道人和辛郁华对坐推演。

  看着二人中间的阴阳鱼,辛道君沉吟:“百年大计,当以昆仑为主。”

  “师弟晓得。昆仑已安排妥帖,我们随他们心意去吧。”

  纯阳钧天尺器灵转世,青玄大道君主动道化。

  昆仑在这地府计划中下了血本。而既然对方打算主导这次百年大计,玄都宫随他们折腾去。

  “我玄都只需一个大一统的玄门地府,压服阴司龙庭,演化后土体系即可。”

  “至于其他,且让昆仑去吧。”

  青玄大道君道化而去,只留下九头青狮守在纯阳通道处。

  妙玉仙姑看看左右,遥遥望着远处潜伏的文南北:“怎么,老魔还不离开吗?”

  文南北不言语,盯着幽都猛瞧。

  可接连几日,根本没人从幽都出来。

  “老魔头还要等吗?”

  三日过去,不断有仙家顺着纯阳通道降临,在道君化身们的带领下,前往八方净土布局地府计划。

  “我留在这,至少能拖住你。加上青玄自裁,至少你们昆仑少了两位天仙。”

  文南北就不信了,任鸿那小子能在幽都待一辈子!

  ……

  幽都向西五千里,任鸿站在一处兵营中央。在他身边,熊熊烈火吞没这处兵营中的战鬼。

  “怎么,齐王那厮人格魅力这么强,你们都不肯告诉我,他跑哪去了?”

  “仙长明鉴,我们真不知道啊!”

  两位鬼将跪在任鸿面前,不断磕头求饶。

  文南北堵在幽都门口,但任鸿有八宝沉香辇。此飞辇乃三清宗主座驾,有飞天遁地之能。任鸿只将飞辇隐身,大摇大摆从幽都出来。

  不过此刻的任鸿,与进入幽都时相比,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原因很简单,钧天仙灵转世了。

  没有钧天仙灵在,任鸿再也无须顾忌旁人,可以肆意展露本性。

  放到凡间说,就是那些少年皇帝身边的辅国老臣病故,皇帝真正掌管大权,肆无忌惮宣示皇权。

  钧天仙灵帮自己获得仙缘,该不该尊重?

  当然应该。

  钧天仙灵指点自己修道,口称一声“道兄”对不对。

  当然对。

  但主弱臣强,向来是乱国之根。

  当初冲动跟仙灵下山,任鸿心中就有些后悔。

  一个连筑基都没有的小修士,以及一个祖师仙宝器灵。任鸿根本没有跟钧天仙灵抗衡的资本。

  万一器灵使坏,任鸿必死无疑。

  幸好玉虚上人赐下天书,得了这位天仙大能恩典传承,才让任鸿握着一张保命符。

  但这张保命符只能确保任鸿性命,却无法保全他的仙途未来。

  万一钧天仙灵跟他性格不合,二人闹翻。只需把他送回东昆仑,别说继承仙府,恐怕任鸿要在昆仑看一群人脸色。

  思量再三,任鸿选择不跟钧天仙灵冲突。

  以自己这暴脾气,与其事事冒头跟仙灵争执,还不如忍让退避。

  事事寻求器灵意见,展现自己对他的尊重。这也是许多少年皇帝们常干的事。联姻老臣女儿、孙女,以拉拢人心。再加封虚衔,以彰显尊崇。

  说白了,这种种举措都是安抚以及自保的不得已之策。

  当然,钧天仙灵并非难相处的人。

  几年下来,任鸿跟仙灵间倒真培养了不少感情。仙灵也成为约束任鸿脾气的一把枷锁。

  如今枷锁消失,就凭菡萏仙子那软和性子,哪能劝得住任鸿?

  这不,大摇大摆从幽都隐身出来后,任鸿根本没回人间,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齐王鬼军,清算当年的恩怨。

  别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把齐王这一系灰飞烟灭,任鸿根本无法放下灵阳县的恩怨。

  朱雀在兵营啼鸣,振翅催动离火,毁灭齐王这一路鬼军。

  任鸿脸上毫无半点同情,轻飘飘一掌拍下:“既然你们不清楚你家殿下的下落,那便随袍泽上路。”

  任鸿一掌拍下,二鬼将当场魂飞魄散。

  阴魂破灭后,任鸿看到点点荧光散入大地。

  这是幽世轮回之理。

  当凡人魂魄归入幽世,分解为最基本的“灵子”,然后在冥土孕育新的灵魂,再度转生回人间。周而复始,在“后土”两侧来回穿梭。因此,后土运化阴阳,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

  “道藏有载: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这便是魂魄分解的过程。”

  所谓:“视之不见曰夷,听之不闻名希。”

  希,指的是听不到。夷,指的是看不见。

  其所言者,是幽魂从“鬼”,转变为无形体的“聻”,然后转变为听不见,看不到的希夷。最终分解为灵子,在九幽浩土中孕育新的灵魂。

  “本来幽魂毁灭,需要经过好几个步骤。但我辈仙家出手,直接从幽魂分解为灵子,跳过好几个阶段。”

  随着这处兵营被毁,战魂埋入冥土。

  不多时,便有全新的灵光从大地射向天空,顺着后土转入人间。

  这就是新的灵魂,新的生命开始。

  不过此刻的灵魂尚不完整,在进入阳世的那一霎,承接太清阳和之气后凝聚天魂,才拥有真正的三魂七魄。

  “齐王近些年折腾阴阳通道,按理说动静应该不小。如今地府计划要启动,他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任鸿闭目掐指,以天衍算经推算齐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