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零二章三皇神策,皇朝七世(第三更)

第二百零二章三皇神策,皇朝七世(第三更)

  “定下了,咱们出来就已经拍板。目前各位前辈在商量的,无非是地府建成后各自占据的位置和比重。”

  地府,目前是打算以地官清虚大帝为首。但到底还要不要设立其他帝君鬼王?地府权力机构有多大?要册封多少鬼神?到时候佛宗阎王、人道龙庭放在哪个位置?而玄门各派的阴庭要不要废掉?

  这里面扯皮的地方多了去了。

  “到时候,咱们要做的无非杀入幽世,把阴魔一脉剿灭干净。总不能敌人未灭,咱们自己先大打出手吧?”

  “那倒是。”任鸿夹了一筷子龙肝。

  龙肝味道鲜美,没有异味,且配合香料还带着些辛辣。

  任鸿连忙喝了一口龙眼酒。这酒是用赤龙双目酿造的火酒,酒劲很大。

  任鸿喝了一口,频频皱眉。

  “哈哈,道友。这西荒龙眼酒辛辣无比。你不如就着汤喝,这血豆腐挺不错的。”

  这龙血豆腐和猪血、鸭血做法类似,但龙血本身蕴含霸道元气,可补益精元。

  “不止。”白素仙子道:“龙有龙元,据说在熬煮龙血汤的时候,专以龙元浸泡。使得汤内杂质全消,可滋阴补阳。”

  任鸿拿汤匙舀起一块血豆腐。微微一晃汤匙,软嫩鲜红的血豆腐随之晃动。

  “还真挺软的。”任鸿一口吞下,在嘴里自动化开,口感比豆花还嫩。

  “说起来,道兄你怎么没说话?”任鸿暗暗传音:“按理说,这种宴席你应该很喜欢?”

  “吃腻了。”钧天仙灵懒洋洋回应:“这几日我自己过来吃过几次。”

  “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吃平伙?

  任鸿想了想:“跟其他人搭伙凑份子?”

  “不是,我用千变万化之术,自己变出一百个人,包场吃了几条龙。”

  “千变万化?”任鸿心中暗暗同情:道兄可真惨,连一个陪他吃饭的朋友都找不到。亏这里还是他昆仑老家。

  仙灵可不知道,任鸿脑子里盘算这些,他对任鸿道:“不得不说,雷雄那家伙厉害啊,一个人硬生生把龙肉价格压下来。不管是全龙宴还是龙肉平伙,价格都比往年要低。”

  “他?他干什么了?”

  “他在东海砍了一百条海龙,硬生生把龙肉价格压下来。放在往年,这一顿平伙龙宴少不了十万云币。”

  “是吗?”任鸿抬头看向会场上方的投影。

  天龙楼不愧是西荒大户,早就跟昆仑擂台那边商量妥当。在擂台战的同时,自家为客户进行转播。

  目前七个投影有一个已经停止,剩下六个擂台还在斗法。

  过了一会儿,有小厮进来,捧着一半云币还给昌侯。

  “老板说了。您和风先生来我们天龙楼吃宴,这是小店荣幸。因此,老板直接打五折。”

  “哦?那替我谢谢你们夫人。”昌侯也不在意,收下云币后继续跟同门聊天喝酒。

  赤龙入锅猛火大煮,哪怕仙家真火相助,也用了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

  整条赤龙按照头肉、颈肉、胸肉、前后腿等等切割,然后依人头分别端上来。

  当然,最重要的部分,是那一块块龙段肉。把各个部位的肉切割下来后,再把整条赤龙按照人数分断。

  每人面前摆放一块巨大的龙段,在两侧肋骨中间,包着其他各种肉块、肉条。

  因此,每一个人能品尝一条赤龙所有部位的美味。

  边吃边聊,甚至凤琴仙子还特意施法,让仙琴自动奏乐,为众人助兴。

  当然。凤琴仙子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任鸿奏乐。

  毕竟按照天皇阁传统,琴巫就是要为“天皇阁主”奏乐助兴的。

  奈何任鸿年纪轻轻,脑子里根本没有那根弦,对凤琴仙子的好意一点都没感受到。

  此刻任鸿正专注观看空中大屏幕,观看其他几个擂台的斗战。

  赫胥晨和雷雄这俩不用说,自然无人敢去挑战。但樊玉春在一次次斗法中,渐渐暴露自己的不足。比起旁边那俩道君亲传,他虽然也是昆仑培养的精锐,是未来昆仑七子之一,但手段多以防御为主,依仗仙器之利。

  因此,被一位东南大荒出来的修士抓住机会,把他整个人甩出擂台!

  “好!”任鸿忍不住一声大叫,将手中的龙骨掰断。

  旁边几个吃肉就餐的人纷纷看向他,白素仙子露出疑惑,凤琴仙子也吓得没办法弹琴。

  “没事,没事,我看斗法入迷。”任鸿转移话题:“这第五擂台的守擂主挺厉害啊。纯阳剑派的人几乎都被打下去了。”

  昌侯闻言,颔首道:“是啊,这个从妖洲过来的小子的确不简单,纯阳剑派估计要吃亏了。”

  第五擂台,仍是那个白泽少年守擂。

  不论谁上台攻擂,没几招就被他算出功法破绽,以相应的神通破之。

  昌侯:“传说白泽通晓天文地理,知过去未来。他应该是精通推算占卜之术,能快速找出对手破绽。但我至今瞧不明白,他怎么能施展种种神通道法,把一个个对手击败。”

  “应该是他修炼的功法很奇特。”

  任鸿看到,每当少年出手破敌时,身上都会浮现一道光影。而光影内,出现各种精怪鬼神的模样。

  《万灵通神策》……

  莫名的,任鸿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他是用这部神策,召唤诸多鬼神,以御神之法借用各路鬼神精怪的神通克敌。

  凤琴仙子见任鸿沉思,主动开口:“依我之见,他修炼功法兴许不是仙法,而是更古老时代的神策。”

  “神策?”昌侯听了后,也道:“我倒听老师提及,在三清宗的玄禁仙道前,炼气士修炼神策,以某一尊古神为本相,将自身修成古神法体。”

  “其中,以《三皇策》最尊,即羲皇、娲皇、农皇。”

  昌侯只是听自家老师言语几句,也只知道这点内容。

  但任鸿听到这,脑中自动闪过念头:“羲皇怕不是跟天皇阁有关?娲皇莫非是骊山派?至于农皇,难不成是当年人族大兴的祖神?”

  八千年前,人族在农皇带领下崛起,建立第一个王朝。后来农皇被尊为神,要说后人以他为本相修行,并不意外。

  而神策之法的化神之路,兴许就是如今神相道君法门的前身。

  他询问钧天仙灵,钧天仙灵沉默良久,才回应说:“你猜得不错,天皇阁传承羲皇策,骊山派传承娲皇策,而农皇策的确在人族王朝中流传。在第一王朝崩毁后,第二王朝烈山皇族,第三王朝姜氏,第四王朝朱氏都传承农皇策。但是在赫胥天下时,农皇策失传。不仅如此,天皇阁和骊山派也先后断绝道统。”

  这是玉虚上人跟碧游宫玉宸道人闲聊时提及的。

  “仿佛在那个时间点,这些神策尽数绝迹。”

  “因为神相道君之路,替代了神策化神之法?”

  “应该。”

  任鸿望着投影中的白泽少年,此刻他正召唤陆吾之灵,将一位西荒修士击败。

  “神策吗?若以真正身份交手,兴许能看看他这通灵万神的神策,跟我的万神图谁更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