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七十九章仙家盛宴(第四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仙家盛宴(第四更)

  玉虚宫,仙道最顶级道宫之一,昔年玉虚上人修道之所。

  随着宫门开启,澎湃的仙霞滚滚涌出。

  伴随着金光,任鸿往内眺望。玉虚宫并非他想象中的宫殿,而是一片茫茫云海。

  徐阴阳率先入内,随后各路道真分两列进入。

  弇妃跨入大乘三境,已经成为仙道最顶端的一批人。加上她又要在这一次定下自己的神相,是新贵。所以她的位置极为靠前,仅次于诸位道君。任鸿伴在其侧,坐在弇妃背后的一个蒲团上。

  然后,任鸿打量玉虚宫内部。

  茫茫云海中竖起一根根赤金盘龙柱,最中央有七色祥云盘结而成的宝座。

  这宫殿比起修行者的道宫,更接近传说中的天宫。

  诸位道真按照早前安排的位置落座。虽然任鸿修道日短,不识各派高人,但凭借他们身边席卷的仙光灵云也有几分揣度。

  “那些银光闪耀,神合北斗的几位仙人,想必就是北斗派吧?”

  “那几位红袍道人身边逸散阳精和雷霆,应该是东华派。”

  然后,任鸿看到昆仑一脉的众多仙真。

  昆仑不愧是玄门正宗,单单位列在座的元神真人便有上百位。白洛以及曲师道等四大真人,皆在真人末位。

  昆仑派、玄都宫外加碧游宫,足足数百位元神上真坐在云海左侧。只是碧游宫那群元神仙真的护体仙光,没有昆仑和玄都两脉清灵纯净。

  任鸿一眼望去,瞧见不少碧游真人的仙光混杂妖气,甚至不少真人身上还有鳞羽毛角特征。

  “妖仙?”

  但不得不说,正是这些妖仙壮大碧游宫声势。单单碧游宫的元神数量,就足以媲美玄都、昆仑两脉。

  而右侧,是其他门派修士的位置。数百元神真人分成无数个小阵营。

  “三清势力何其恐怖,几乎占据玄门半壁?”

  三清之下,其他四大派联合其他仙宗道派的气势,才勉强跟三清道统并列。

  至于上首七彩锦云上,昆仑掌教徐阴阳和两位天仙上真同坐。

  不用说,那两位大成层次,已有飞仙气象的道真是玄都、碧游两宫掌教。

  三清宫主之下,左右两侧祥云上,是玄门各路道君。左侧道君们一个个喷涌仙光,头顶演化一重重仙家天宫妙境。而彼此间,道君们气息连成一片,那一重重仙家妙境再度结合,成就三座天宇圣境。

  相较而言,右侧道君们虽然也是仙光祥瑞不断,但彼此道法迥异,仙光混杂,根本无法形成三清天这等宏伟仙境。

  徐阴阳扫视在场诸修,对身边二人道:“百年过去,我玄门气运更胜一筹,道真人数更胜上次。此全仰赖两位道友教化镇压之功。”

  伊道人含笑道:“师兄坐镇中天,运转造化,才是我玄门真正的顶梁柱。如今紫极神图圆满,亦是昆仑师兄师姐们的功劳。”

  “罢了,你俩何必在这吹捧?先说说彼此的情况。”碧游宫主是一位面相肃杀的美妇人,她干脆利落,毫不含糊:“东海龙族这些日子动作频繁,疑似和魔教勾连。”

  玄都宫主也道:“魔教和幽世鬼王们有牵扯,恐怕要有大动作。”

  徐阴阳目光闪烁,暗中推算一番,然后跟左侧道君席位上的青玄大道君交换眼神,顿时有谱:“关于魔教,我们昆仑有计划,稍后请二人相助。”

  他暗暗传音两位宫主,商议三清内部的策略。

  而其他门派的道君齐聚一堂,也彼此交头接耳,或传音入密,商讨本门利益。

  待玉虚宫内所有仙人入座,徐阴阳轻敲如意,有无数宫娥仙子托果盘、丹盒开宴。

  任鸿和弇妃同来,坐在一张桌案前。

  在桌子上,不仅有他们从西昆仑讨来的仙果。还有玄都宫提供的金丹玉膏以及碧游宫送来的龙肝凤髓。

  任鸿摆弄自己面前的丹盒,里面有一整套“七心度仙丹”。从补益精元的丹药,到增强法力的仙药,甚至还有化解体内丹毒、避免走火入魔的玉丸。

  总之一整套下来可以让修士毫无半点后遗症的,把自身修为法力提升一截。

  任鸿盯着丹丸瞧了瞧,一口把七颗丹药玉膏全部吞下。

  七道法力在体内炸开,但万神图蓦然发动,把所有法力吞噬炼化,吐出一股股紫极天皇妙气补益金丹。

  弇妃随后也把自己跟前的金丹、灵果推到任鸿面前。

  “弟弟,这些金丹灵果都给你,直接炼成法力。”

  她清楚,一品金丹不单单品级高,未来炼化法力和晋级所需的法力也多。

  任鸿把自己二人面前的这些全部吃掉,也不过勉强把晋级灵胎的法力道行,补足三分之一。

  宴会开始,宫娥仙子们在殿中央的云池起舞。这些宫娥都是昆仑护法神之属。其中有天女一部,专司歌舞撒花之事。

  甚至任鸿看到昨日那刚刚蜕变为天女的天琴仙宗少女,正在一群天女仙伶中负责奏乐。

  “可怜好好一个修士,最终仅落得一个附庸的下场。”

  任鸿没心思听乐,专心打磨法力。

  而其他道君真人彼此交流,商讨这次大会的事宜。

  弇妃人缘好,没一会儿便开始跟上方的凰公主闲聊起来。

  凰公主是南离真母之女,传说南离真母曾是极地妖洲的公主。后来被人带到中土,成为五大元君之一。她飞升后,偌大真母宫只有凰公主一人,除却镇守炎谷驱逐妖魔外,凰公主平日没有其他事可做。

  弇妃时常过去拜访,倒是凰公主少有的密友。

  “你弟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晓得,你俗家凡尘还有血亲?”

  “他是我认下的干弟弟,跟我家道统出自一脉。”

  凰公主听后没多想,转而询问:“姐姐,你可知道一个叫陆压的散修?前段时间,他来我炎谷炼法,看他修行倒也是玄门仙道。”

  “妹妹也问此人?”弇妃奇道:“我在西昆仑时,那瑶池中的妹妹也问此人。这陆压到底跟你们有何干系,你们都要问他?”

  凰公主脸一红:“只是略有些好奇,他把一件法宝落在我家,我想给他送去。”

  ……

  徐阴阳看着下方诸仙饮宴协商,他对身边两位道友说:“如今我三派再论紫极,不如先定下章程。师弟和师妹到底要改哪几尊道相?”

  这高坐三人,是如今玄门最顶尖的三大高手,也是能身化三清,把持玄门至高法度的玄都、昆仑、碧游三脉掌教。

  玄都宫的伊道人含笑说:“我玄都一脉对紫极神图没有意见。百年法度,如往即可。”

  碧游宫主面色严肃:“我们要争星主之权。”

  她面上带着些许冷厉,颇有几分生人莫近之感:“我上清道统欲重塑星主法相,定坎宫北辰,演周天星斗之神。”

  此言一出,徐阴阳和伊道人频频皱眉。

  “碧游宫要争星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