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琴仙宗(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琴仙宗(第一更)

  天琴仙宗乃天皇阁余脉,传承天皇阁的琴乐之道。通过天琴妙乐,能感应天道之力,让修士陷入悟道之境。

  任鸿来到天琴仙宗的会场,看到一座伫立于莲池中的水榭。在上面,数十位花花绿绿的仙娥正演奏琴乐。

  而莲池以青萍、红荷为座。修士们蜂拥而至,纷纷掏钱买下座位,然后来到花叶上聆听妙音。

  任鸿站在岸边,隐约听到一点淡淡的琴乐,但并不清晰。

  “道友,这座潮音仙池有普陀峰的平波绝音禁法,隔音效果极佳。”旁边看守的两位昆仑弟子提醒道:“想要聆听妙音,最好入内,而且座位越靠前,效果越加。”

  任鸿望着莲花池中的座位。青萍、红荷加起来,共有五百位。

  “这跟凡间唱戏听曲的茶水雅座没什么区别。”

  不舍得花钱的,坐在青萍荷叶上的二等座。舍得花钱的,距离更近,而且荷花莲蓬中有仙茗、点心。

  那昆仑弟子笑道:“道友难道不知,大俗便是大雅?”

  说话间,眼看座位越来越少,任洪掏出云币:“罢了,要一个好一点位置。”

  五百座位,有花座四十八尊。任鸿花八百云币买下一个荷花座,暗里对钧天仙灵吐槽:“普陀峰主持的会场可真够贵的。区区一个座位,就要八百云币。”

  “叶座三百,花座八百,这是几百年的规矩。老爷当年在世时也是如此。天琴仙宗演奏,然后普陀峰出场地服务,最后五五分账。”

  入座后,任鸿眺望水榭上的仙娥。他这花座因为买的晚,比较靠后且偏。但坐在荷花内,清晰悦耳的琴声从荷花莲蓬中扬扬传出。

  “这玩意竟然还能传音?”少年手指戳了戳莲蓬。

  仙灵:“花座与叶座可不单单是位置的远近,果盘点心的多少。更重要的是设施。”

  “叶座没有独立奏乐的设备,是聆听从水榭逸散出来的妙音。而花座自带回音装置,能提升琴乐道韵的效果。”

  荷花座内别有乾坤,任鸿和变回童子身的钧天仙灵一起坐,仍觉得空荡。

  随着琴声响动,任鸿眼前恍惚看到巍巍高山。自己站在山下,感受这自然雄峰的玄奇。

  随后有流水自山而下,洋洋之势绵绵不绝。

  在这琴乐演绎的自然景色中,任鸿渐渐放下诸般红尘浊念,将意识放空。

  等座位全部坐齐后,琴声戛然而止。

  水榭平台上,为首的红衣仙娥站起身:“今日我天琴仙宗预备三曲。一曰‘红尘’,一曰‘问仙’,一曰‘朗空’。请各路道友欣赏。”

  说罢,她坐下拨动琴弦。

  随着一声清脆的琴音,红尘曲奏响了。

  霎时间,任鸿眼前看到的高山流水景象纷纷崩碎,取而代之是杂乱无比的红尘之音。

  数十位仙娥同时演奏,滚滚烟尘扑面。任鸿仿佛来到人间闹市,看到凡人喜怒哀乐……

  “这些人的曲子竟然完全不同?”

  任鸿本以为,数十位仙娥是合奏一首曲子,顶多段落参差,篇章不同。但随着此起彼伏的琴声从莲蓬传来,任鸿能感受到,这数十位仙娥弹奏的曲目截然不同。

  有人弹奏的谱子欢快轻扬,表达凡人喜悦之情。有人弹奏悲伤哀怨,仿佛一个被人抛弃的深宫妇人。还有人专门弹奏婚乐、丧乐。

  总之,这形形色色,曲调截然不同的乐曲组合在一起,则是真正的“大千红尘曲”。

  “在彼此干扰,甚至彼此冲突的情况下,竟然能完美演奏整合,这就是真正的音修?”

  任鸿望着水榭上面的红衣仙娥。这位仙娥修为不逊色自己,在浮黎铜镜观照下,竟也是一位二品金丹的得道仙子。

  仙灵听着琴乐,也露出一些钦佩:“音修入道难,高深处更难。能凝结二品天音金丹,绝对是天琴仙宗的得意门人。”

  大千红尘曲的笼罩下,在场五百修士皆能感受自己道心所受到的洗练。

  在红尘仙音中,原本一些郁结和执念,随之放下。

  任鸿想起自家的苍山玉,想到自己父母。

  “回去之后,是时候把这件事了结了。”

  自取回苍山玉龙后,任鸿还没真正看过这件玉雕。一直留在钧天仙灵处,免得引起自己的回忆。

  但在一曲大千红尘中,看到人世悲欢离合,他的心态逐渐从人世间超拔,能以更加平稳冷静的心态面对自己这一生经历。

  人,贵在知足。

  闭上眼,任鸿仔细感受红尘曲中的灵韵。而旁边不少修士在这红尘曲目中,自己身上原本遗留的沉疴道伤竟渐渐痊愈。

  这便是音修的妙处。

  不仅可以体悟心境,感悟大道,更可帮人疗伤治病。仙道称之为“仙乐疗法”。

  “中土五大音修门派各有专长。天琴仙宗擅长引动天道之力,大希楼偏向于自我修行,潮音斋擅长乐疗。灵音魔道擅魔化堕落之术,而霹雳魔道则是天地雷霆杀伐之音。”

  任鸿回忆五大音修门派的特点:“这便是天琴一脉的感道之力?”

  突然,任鸿肩膀一疼,整个人直接跳起来。

  扭头一看,身后有一位荷花仙子跪坐在荷花中。

  “这是……”

  “给你按摩的人。”钧天仙灵吃着点心,不以为意:“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真是个土包子。”

  任鸿再度坐下,那荷花仙子慢悠悠上前,为任鸿按摩肩膀。

  “这荷花仙是普陀峰仙术幻化而来,没有意识,只是依托荷花而生,在听曲的同时为贵客按摩身体。”

  “当然,更进一步的事情不能做。”仙灵扫视其他荷花座:“虽然荷花座自身都是一处处隐秘空间,但仙家清净之地不可惊扰。”

  “进一步?”任鸿好奇问:“进一步什么事?”

  看到他纯真正直的眼神,钧天仙灵哑然。

  是哦,一个十二岁上山修行,六年专心结丹练功的人,这些话根本不明白。

  别说他,龙首岩上许多弟子还单纯以为,生孩子是父母睡在一起,然后仙鹤晚上过来送子呢!

  “记得大东子当初就以为生孩子是土里蹦出来的。直到徐阴阳专门带他去人间走了一趟。”

  当然,这种黑历史钧天仙灵肯定不会乱说。但他在昆仑千年,不知记录多少仙人的黑历史。

  钧天仙灵闪过种种念头,最后含含糊糊应付过去:“你别问那么多,专心听曲子吧!”

  大千红尘曲终了,突然琴声一转。那演化万千红尘气象的乐曲陡然变作问仙之音。

  好似一历经红尘的风流公子突然顿悟尘世,跨入仙道超脱之境。

  那一刻,任鸿以及在场所有修士,都感受到自己的心境随着琴声而变化。

  原本是“身处红尘而道心不染”,但现在是“身居青山而问天道”。

  求道问仙!

  随着琴声,他们心中这一份渴望渐渐被唤醒。

  任鸿回忆自己这六年修行经历,从龙首岩第一天开始,一点点回忆这六年的修行。

  原本任鸿缔结一品金丹,心境尚有些许浮躁,有些许自满。但随着这一曲《问仙》,任鸿打磨道心,再度坚定未来道图。

  “一品金丹之后,接下来是一品元神。我可不算从九品元神外相一点点磨砺,我一证道便要演化元神三花,站在道君门前。”

  问仙途,而这就是任鸿的仙途仙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