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六十七章玉虚宫事(第一更,五百月票加更)

第一百六十七章玉虚宫事(第一更,五百月票加更)

  去紫极大会?

  任鸿愣住了。

  紫极大会是百年一度的玄门盛会。玄门仙道未来百年的兴衰,各门派的地位高低,都可以从这次盛会一窥究竟。

  平心而论,任鸿很好奇,他很想去。

  但紫极大会的主场地是昆仑墟,是曾经他被撵下山的地方。

  三年过去,哪怕任鸿缔结一品金丹,继承天书道统,但心中仍没有放下。

  “这次大会上,姐姐要定大道神相。而且你也可以看一看,其他道君大圣的风采。”

  任鸿听后,心中蠢蠢欲动,暗忖:这次以玄女姐姐师弟的身份去,大可遮掩身份,不必面对尴尬。而且还能回去看一看齐瑶董朱他们。

  想到这,任鸿点头应允:“只有我们俩?师妹她们……”

  “清媛妹子道行太弱,现在露面没好处。云嘉身份尴尬,不便碰见华山派,倒是菡萏可以同去。”

  “我就不去了,我在这里修复太元神禁。”菡萏主动退出,让任鸿跟弇妃一起前往昆仑山。

  二人商量后,没多久便乘弇妃的七香车往昆仑赶去。而在昆仑玉虚宫,也有一场不小的动静。

  ……

  昆仑山,玉虚宫。

  徐阴阳、青玄道君等围坐一团,联合祭炼紫极神图,为这玄门黄符根本道图增加全新功能。

  昆仑道君们的想法和玄都道君类似,都要为玄门修士订立仙籍。但凡修士得道,便有一道根本仙籍,以便查清身份和施展黄符道术。

  随着紫极大会即将开始,他们的祭炼行动终于有成果。紫极神图嵌合天地大道,感应九天八荒之地的无数仙家。

  茫茫紫气自九天盈动,收拢天下仙道修士气息。凝成一道道仙光流转于宝图,形成每一位仙家的名讳烙印。这些烙印按照根基境界,自筑基而起,分列九天格局。

  筑基境第一天,源根境第二天,真火境第三天,金丹境第四天,灵胎境第五天,紫府境第六天,元神境第七天,神相境第八天,渡劫境第九天。

  在紫气与雷霆交织的第九天上,更有一片无上仙光,铭刻徐阴阳、青玄道君等一众大成境仙真的道痕。仔细一数,这压制法力不肯飞升的大乘仙真,竟不下二十人。

  蓦地,神图光出五色。第三天中荡开祥云,有龙吟虎啸相伴,凝成莲座升入第四天。

  妙玉道君美眸流转,喜道:“神图光出五色,龙吟虎啸,想是我玄门仙道又多一位上品金丹的弟子。”

  旁边白发道士双目流转青气,以仙目观望:“气作五行,丹成混一,竟然是上一品?不知是哪派门人——咦,居然是我们昆仑的?”

  金丹异象所携带的玉虚法力做不得假,那引动的玉清符篆也无法冒充。

  显然,这是玉清嫡传,昆仑道派诞生了一位金丹宗师。

  只是再进一步推算,便被一股无形巨力遮掩,再也无法算出。

  徐阴阳颔首:“在我昆仑山门大阵笼罩中,师弟天目无法勘破。但既然是我们的人,不论哪一峰都是大喜事。”

  青玄道君也道:“我等祭炼紫极神图大功告成,远胜三位老师之时。眼下又有金丹弟子得道,想是天佑我道,天地为昆仑庆贺。”

  几位道君听后,纷纷点头称是。

  他们花费多年苦心,为紫极神图增添玄妙。刚一成功,便有金丹宗师诞生,而且是昆仑弟子,这不是天佑昆仑是什么?

  “掌教师兄,此弟子应和昆仑大兴气数而得道,不可不赏。”

  “自然。”徐阴阳招来童子:“去库房取一瓶蕴火丹。再拿两壶五行玄气和一枚千年玉髓送去。告诉碧灵,让他好生奖励那个刚刚得道的金丹弟子。”

  这时候昆仑派再添一金丹宗师,且丹成一品,不久后的紫极大会,昆仑派面上有光。

  然而童子一脸茫然:“金丹弟子?”

  他怎么不知道最近有昆仑门徒修成金丹?

  但诸位道君所言,他哪敢反驳。在玉虚宫门外接旨,前往宝库所取灵物。

  但他把东西送去碧灵道君处,道君神色精彩不已。

  此时正是任鸿证道金丹,把道君皇帝揍了一顿的当天。

  几位长老聚在一堂,正讨论如何应付玄都以及朝廷责问。

  听闻玉虚宫下旨,说昆仑山内有修士得道,几位长老亦是一脸疑惑。

  他们相互看看:“最近有哪一峰弟子得道了?”

  “没听说啊。若有金丹异象,咱们应该能感觉到。”

  “再去各峰看看,可能不在十二主峰,而是龙首岩之类的地方?”

  诸位长老正要巡查,碧灵道君叹气道:“罢了,不必去了。那人不在昆仑之内。”

  他往东土看了看:“这偌大动静难道你们就忘了?”

  “但掌教老师不是说,是我昆仑弟子?”邱玉子心存侥幸:“或许是刚才哪位弟子得道了?”

  “老师们入定坐关,哪能清楚感知外界的事?恐怕是紫极神图有感,他们才得知有昆仑弟子得道。但并不清楚,那人不在昆仑山,而是在外头。”

  按照常理,昆仑道派金丹弟子才能下山。缔结金丹不在昆仑墟在哪?

  “诸位师弟无需理会,稍后我去玉虚宫请罪。你们且大开山门,迎接各路仙真吧。”

  碧灵道君又对道童说:“师弟去告诉老师,此事另有隐情。稍后我去玉虚宫通禀。”

  “我就说嘛,最近没看到金丹异象啊。”童子嘀咕几句,返还玉虚宫复命。

  道宫中,徐阴阳和诸位道君得知消息,心中诧异。

  青玄道君施展《天衍算经》卜了一卦,顿时神情古怪,频频看向二代掌教。

  二代掌教心中一突,也赶忙分心推算。

  但任鸿此时在太元仙府,又因为玉清仙箓遮掩,他算得模模糊糊。只知道此人的确是昆仑传承,但却又好像并非在昆仑派内晋升。甚至如今在何地都不清楚。

  “莫非是哪个弟子在外头偶有机缘?但我派有律,非金丹不可随意下山。”

  “师弟,你帮我搭把手!”徐阴阳对旁边太华峰主相邀,两位仙家联手推算天机。

  这一次,徐阴阳全力演算昆仑诸门人情况。

  但凡入门十年之上者,都被纳入天机推算。可这些昆仑门人进度有迹可循,非此时得道凝丹之人。

  太华峰赤明道君:“这就怪了。十年前记录的所有嫡传门徒进度可喜,虽有二三人晋升金丹,但并非这个时候。”

  青玄道君见二人疑惑,似笑非笑道:“掌教师兄,你奉师尊法旨执掌道统,本该光大我派。但打压异己,害得杰出门徒出走,这算哪门子事?”

  他伸手一指,以太乙神算点破天机。顿时两位道君色变,而妙玉、青锋等道君见了,神情渐渐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