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六十六章千年前因,故剑随主(第三更)

第一百六十六章千年前因,故剑随主(第三更)

  剑光一划,星光如同敞开的画卷把任鸿拉入其中。

  茫茫白雾中,任鸿看到伫立在岁月中的天元殿。

  千年之前的天元殿和如今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定海大圣的痕迹。

  殿前有两道背影,二人一高一矮,左侧青年要比右侧的浪荡青年高一头。

  “你确定不用我帮你?”左侧男子穿着藏青色剑服,他的声音带着不食烟火的清冷。

  任鸿听来,直接联想到不久之前的剑意。

  清冷、淡漠,但在平静的表象下,是磅礴浩瀚的深海。

  任鸿暗想:“难道这就是真正的剑仙,锋芒内敛?”

  右侧青年笑嘻嘻说:“道君劫数,哪能依靠别人帮助?”他穿着白衣,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从声音就让人平添三分好感。

  “但你现在伤势未愈,恐怕……”

  “那也要拼一把。你应该知道,我寿命不久,如果现在不拼,恐怕再过百年就会化作一具枯骨。”

  “所以,你为什么不吃不死药?”

  “不是说了吗?那药被盗走。”白衣青年耸肩说:“我前几年喝醉酒,然后药被其他人盗走。”

  等等,不死药?

  任鸿看着两尊背影,眼睛越瞪越大。他想到一个可能,但随后推翻:或许这仅仅是一个巧合?

  “胡说——”定海道人打断颛臾的话:“当今天下,如果你不想,没人能从你手中盗走仙药。”

  “当初那药是你冒险从骊山秘境带出来。以你的性格,如果被人盗走,你早把这天倒翻过来找。”

  “果然是骊山秘境?”这下,彻底证实任鸿猜测。

  骊山秘境号称玄门第一玄奇之地,有无数仙家异宝和造化神药。其最有名也最有诱惑力的传说,是一位修士得到不死药,然后被侍女窃取。

  “那个修士就是颛臾前辈?”

  据传闻,那个修士被美色所迷,侍女盗走不死药飞天。

  如今看来,好像别有隐情?

  “行啦,行啦……这种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要再问。你就当我是为给自己压力,故意把不死药送出去吧。”

  “反正那药最后也便宜不了别人。”

  白衣男子故作轻松,抬手拍拍好友肩膀:“所以说,你长这么高干嘛?还是玉华的身高舒服。”

  “因为他比你还低?”盯着好友,定海叹了口气:“回头你出来,我们去找太华喝酒。”

  “切——什么太华,要叫玉华姑娘。”

  “你这么叫他,小心他回头弄死你。到时候我看谁来就你。”

  “当然是你了!我好歹帮你炼制一口仙剑,这钱你还没给。”

  “……”定海:“那你要不要算一算,我这些年帮你弄死的那些妖王魔君?”

  “看你这话说得,咱们俩什么关系!”白衣青年义正言辞:“帮朋友打架,你居然要报酬?为兄弟两肋插刀,你不懂吗?玉华帮我打架,从来没要过钱。”

  “说的我要过……还有,不要老提太华前世。你一直拿他前世戏弄他,当心他再拿太华玉剑追杀你。”

  “怕什么?不是还有你?我帮你炼制腾影剑,可就是为了对付太华玉剑。有我的腾影剑,纵然玉华修为比你强一点,也很有限。打平手,足够了。”

  “当然,钱还是要照给的。”青年把手摊开在好友面前。

  定海道人扭头盯着他:“可以,你出来之后我给你。”

  “到时候我们再去一次骊山秘境,找不死药帮你续命。”

  “……”青年沉默半响,才突然笑道:“成啊,回头再去一次骊山,我相信凭我的运气,能从娲皇大人手中再弄一副不死药。”

  “行了,不聊了。回头见!”说完,颛臾往天元殿走去。

  “等等——”定海道人叫住他:“真不用我帮你?”

  “帮我什么?别以为你先我一步证道君就飘了。区区道君而已,我又不是没打死过?”

  他冲后面的定海道人挥挥手,随着天元殿大门关闭,消失在定海道人的视线中。

  “但是这次证道,恐怕颛臾失败了。”任鸿观看千年前的幻境,暗道:“然后定海大圣划下剑痕?”

  他站在幻境中,看着定海道人默默站在门前一动不动。

  天元殿上空,一股恐怖天威降临,随后强大的道君劫数余波散开。

  但道君劫数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可颛臾却一直没有从天元殿出来。

  定海道人在这里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另一位身穿帝袍的男子走来。

  他抱着一壶酒来到定海道人身边。

  “百年前,他从玉华府把你拽走,说要让你护法,助他证道君?”

  定海道人没有回头,盯着眼前的门:“不错。”

  过了会儿,他反问:“他又是怎么给你说的?”

  帝君:“他说自己命不久矣,拉你给他选墓地。”

  “果然,他早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你不也早就猜到?”

  太华帝君将酒坛塞给定海道人,又自己拿出另一坛酒:“他要我百年之后再来。他说你静候百年,心绪已经平复。这坛酒,权当为他送行吧。”

  “……”

  定海道人抱着酒坛没有回应。

  太华帝君神情复杂,也在旁边静静等候。

  突然,没多久又有人来了。

  “不好啦,不好啦!颛臾大哥又来我们清虚府,把我们清虚府的玉桂仙琴盗走了!”

  银色月衣的仙女匆忙赶来。

  “这女孩长得挺不错啊。”任鸿看到少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从她的魔性魅惑中脱离。

  “这丫头也就比我差一点点了。”

  定海道人和太华帝君对视一眼。

  太华帝君苦笑:“冷月丫头,我俩还能不清楚他?放心,我们能看开,你用不着故意假造他的消息安慰我们。”

  “哎?”看着眼前二人,少女脸颊一红,她结结巴巴说“你们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我们能不清楚?你这消息是幽月告诉你的?她怎么样?”

  “大师姐哭了一场,然后……然后就闭关了。”

  “那厮折腾人的本事可不小。他这一走,不知多少红颜知己为他流泪。”定海道人淡淡道:“风如月要是得知这消息,怕不是以为他跟玉黎殉情了?”

  “他惹人的本事不小,同样也惹出不少祸事需要有人帮他收尾。”太华帝君试探问:“幽月现在已经闭关,如意阁那边无人打理,恐怕……”

  “那就关了。玉黎死后,他本来就没打算继续经营。如今他也不在,只剩我跟风如月,我是没心情继续折腾。”

  “那他的仇家?我记得他说过,善莱妖鸟会在千年后复苏。”

  “仇家?”定海大圣轻蔑说:“就算千年返生又如何?也不过是一剑弄死的货色。放心,他那些仇家我来解决。既然他不在了,那群人都去陪葬吧。”

  定海道人端着酒坛一口饮尽,然后把酒坛往地上狠狠一摔。以腾影剑在地上划出一道剑痕,并刻上任鸿知晓的那句话。

  然后,他继续盯着大门。

  这时候幻境破碎,任鸿没有看到后面的情况,不知道定海大圣又站了多久。

  但在画卷的末页,任鸿恍惚看到即将飞升的定海道人再度回来太元仙府。不仅加固剑痕,更把腾影剑扔入天元殿内,然后转身飞升。

  从幻境中脱离,任鸿盯着星棺中的玉骨。

  “人生得一知己,何其幸也。颛臾前辈能有好友为他做这么多,实在让人羡慕。”

  因为星魔已经收敛骸骨,任鸿没其他可做的。便以青龙元灵点化仙木,在星棺上落了一串花环。

  然后转身离去。

  出来后,他将里面的大概情况告知弇妃。

  听到腾影剑后,弇妃沉默了。

  她看看剑痕,再看看闭合的天元殿大门,最终掐灭自己那点想法。

  此时,仙灵幽幽道:“幸亏你不知道,不然你可能抵挡不了诱惑,然后被定海剑气弄死。腾影剑,是天下九剑之一。我本以为此剑跟随定海大圣飞升,没想到还在人间?”

  他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跟进去,要不然他自己恐怕都会一时头蒙,撺掇任鸿去拿腾影剑。

  到时候,任鸿唯死而已。

  弇妃听到任鸿讲述的那个故事,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都是名人!

  幽月仙子,清虚府如今的主事人。

  冷月仙子,天底下最自恋的女仙。

  太华帝君,昔年玉华仙子转世之身。

  风如月,当今三大机关仙师之一。

  “倒是玉黎和颛臾这两个名字没有听过,仿佛被人故意隐去了?”

  想了想,弇妃不得究竟,索性放下这件事,对任鸿问:“紫极大会将开,弟弟有没有兴趣去昆仑玉虚顶,看看这次的紫极论道?”

  玄女弇妃已证道君。接下来就是将自身凝练的大道神相铭刻在紫极神图。让人间传唱的玄女娘娘真正成为玄门祭祀的正统道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