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四十七章飞针之道(第一更)

第一百四十七章飞针之道(第一更)

  相府生活和东峣城不同。

  因为龙气镇压百邪的缘故,京城没有妖邪出没,用不到修士降妖除魔。

  玄都观的工作,就是打醮作法,帮凡人测算八字。

  任鸿化老翁而来,不能使用“长青子”玉牒。目前这老翁之态连玉牒都无,只是一个行脚医生,所以八字测算也轮不到他。

  几日下来,任鸿安心在相府生活,时不时出门转悠,寻找“五公七侯”十二修行世家的线索。

  但各家府邸皆有气运神兽守护,任鸿根本靠近不得。

  “这些仙鹤、麒麟怎么这么麻烦?看上去跟龙气倒是一脉相承?”

  仙灵:“龙气本质,是太清大教主昔年取万民愿力,为人王凝造的一道帝王紫气。此气奥妙无穷,承天皇本源,能施展不亚于仙神的力量。开国之初内宫常有妃嫔行巫蛊邪术,开国皇帝专门以天子帝气施展禁制,屏蔽所有仙家法术。”

  “至于那些麒麟、仙鹤等气运灵相,皆是官运贵气显化而来的业位。”

  “文官气运呈禽鸟之相。有锦鸡、孔雀、鹌鹑等九品,其中仙鹤清贵,位列一品。武将以虎豹等走兽为品相,开国时曾以麒麟为一品,后来仁宗时改成白虎为一品。后宫妃嫔以坤德应合乾道,故以凤凰匹配真龙,皇后乃‘万凰之主’。至于那些勋贵、驸马则以麒麟、白泽等神兽为相。”

  “此上种种,皆是万民愿力显化出来的变种,跟天子帝气同源。正因天子统率天下,百官妃嫔朝拜,才形成龙道真形,迎合‘万兽朝苍’之意。”

  “咱们寻找的十二修行世家都是开国之初的元勋贵族。自然是麒麟灵相,而其中一些人在朝为官,哪怕只是虚衔一品,也有仙鹤之相。”

  “在京城,这些府邸有气运神兽庇护,反而可以避开龙气的镇压,在这些府邸中修行。”

  开国之初,有诸多修行世家。这些世家居住在城内,乃开国元勋。为了让他们安心修行,开国皇帝在龙气禁制中留下一个后门。

  只要有官气、龙气护身,就可以在京城中进行修行。

  当然,只能练功吐纳,在自身体内运转真元法力,无法调动外界灵气施展法术。

  任鸿所在的相府上空便有仙鹤盘旋,赤霞翻滚。正是在相府中,任鸿、吕清媛才能安心修炼。

  “为今之计,只有先把这些修行世家的位置标记。然后摸索十二家的弟子,瞧瞧哪一家是魔道人士,然后想办法在城外抓住询问。”

  这是一个漫长过程,任鸿只能按耐下来,静候观望。

  回到相府,任鸿来后面寻吕清媛和云嘉。

  远远望去,吕清媛正拉着云嘉在花园赏花,为云嘉排忧散心。

  吕清媛乃相府千金,为人落落大方,颇擅交际。听闻云嘉的情况后,刻意设法拉拢,不过几日功夫便跟云嘉姐妹相称。

  任鸿晃悠悠过去,二女见老翁过来,吕清媛扭头对侍女说:“玉蝉,你跟玉娟去拿些点心和茶水。”

  二女看着老丈,应声下去准备。

  若真是一个美少年在此,她俩自不敢让姑娘和少年私会。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还需避讳什么?

  任鸿见二婢神情,更觉自己扮作老翁是英明之举。

  当然,沾云嘉些许便宜,让她喊几声“爷爷”,那纯属意外。

  “你二人在讨论什么呢?”

  “我在询问云嘉,关于剑道修行的事。她告诉我,剑道有十二门,其中‘飞针’比较合适我修炼。”

  剑道十二门,有剑、刀、枪、戟、棍、叉、戈、轮、尺、钩、针、指。

  听后,任鸿道:“‘剑仙’只是一个概称。因剑为百兵之首,所以修持武器而炼法的武道仙人,都被称作剑仙。”

  “以剑气提炼本命剑罡,炼剑胎而证道。用刀修炼本命刀罡,炼成一枚刀胎,本质上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斗法风格的差异,皆是斗法征战之仙人。”

  “飞针之法,我也曾听闻。针,因其形与剑相似,许多剑诀剑术都可用‘针’施展。而且神针修炼到极致,能细如光线,微不可察,是暗器类的绝佳手段。”

  云嘉点头说:“就是此意。在京城之地,飞针之术也可充当暗器。”

  “在京城用?”任鸿眼睛一亮:“凡间武道?”

  “正是。”云嘉一袭素衣,长发束盘,面色清淡,显然是为给父亲守孝:“这几日我观察京城龙气。发现龙气只能压制我们法力外显,却无法阻拦凡人武艺。若学一些剑术、刀法,在京城亦可防身。清媛行走在后宅,不方便带武器。飞针便于携带,更适合她。”

  末了,云嘉还补充一句:“不止她,你也可以。”

  “学针?”任鸿面色犹疑:“你们女孩子家学学也就罢了,我一个大老爷们,练习什么针法?平白让人笑话?”

  但转念一想,他恍然明悟:是啊,自己目前假称行脚医生,随身携带银针不足为奇。纵是到了皇宫,也可以带一套银针治病。

  仙灵听到这,也暗暗交流:“任鸿,云嘉说的不错。针法小巧轻便,可能适合眼下的情况。”

  “咱们昆仑派就有一门‘飞鹤仙针法’,老爷当年曾用十二枚仙针刺杀九头渡劫妖王。”

  昆仑派的飞鹤针法,被视作天下第一速针。

  “紫阳洞天就有一门“元磁天星跗骨针”,借星光元磁伤人。入体之后跗骨相随,最狠毒不过。”

  “还有‘水元定海针法’,当年定海道人以一套定海针镇压四海妖魔,是玄门赫赫有名的大圣,位列‘九道’之一。就连老爷也对他赞誉不已,那可是真正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孤身入四海,伏手压群龙。

  如今四海海眼,还留着当年的定海神针铁。

  “老爷当年跟定海道人有约,昆仑门下有一弟子若能将飞鹤针法修至大成,未来能获取四根定海针之一。”

  “四根定海神针压着海眼,震慑四海群魔不说,更镇住地肺毒火,是一件功德之举。未来你若能得到一枚定海针,自身气运无忧矣。”

  这就是昆仑派在海域的机缘之一,当初钧天仙灵就谋算让任鸿去争一争这份机缘,取得一根定海神针。

  说着,钧天仙灵将“飞鹤仙针”传给任鸿。

  “这门针法乃天下最速之针,同时也能借玉虚真元帮人疗伤。”

  针法传给任鸿,紫极宫内浮现一只翩翩起舞的仙鹤。仙鹤振翅间有祥云袅袅,演化一枚枚大道赤文。

  任鸿默默记下,问云嘉:“你既建议她修炼针法,不知手中可有针谱?”若没有,任鸿打算将飞鹤针法传给吕清媛。

  “自然有。华山派别的不说,剑谱还是不少。”云嘉:“我手中有《太元七截针法》残篇,虽然只有前五篇心法,但应该也够用。”

  “哦?”任鸿冲吕清媛一笑:“看来师妹这个姐妹没有白认。”

  吕清媛赶紧起身,对云嘉道谢。

  “不忙,我把这篇针法送你,还有一个条件。我要见一见他的真容。”

  几日下来,云嘉已经清楚,救下自己的“老翁”并非真正的老人家。

  跟吕清媛师兄妹相称,又亲手传授吕清媛仙术,怎么想也不是什么大前辈级别的人物。

  “我的脸?”任鸿摸了摸脸上的褶皱:“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家中剧变,情绪低落,是最无助的时候。万一看到我的脸,突然移情到我身上,日后见面多尴尬?”

  听后,吕清媛连翻白眼。虽然这便宜师兄的确长得好看,可着实有点太自信。

  而云嘉听到后,直接抬头望天上瞧了瞧。

  “奇怪,这天上没有牛在飞啊?”

  “你别不信,我这张脸肯定比你家未婚夫要帅。加上我人品不错,对你还有救命之恩,你见了后保不准就会爱上我。”

  “这话说的更离谱。那负心人虽人蠢心黑,可到底是东方家的大少爷,修行界少有的美男子。”

  脑中回忆起来,云嘉面色一冷,立刻将杂念斩断。但如此一来,也没跟二人说笑的心思,她把针法留给吕清媛,淡淡道:“我累了,先回去练功。”

  吕清媛瞪了任鸿一眼,赶忙追上去:“姐姐,我送你。”

  “这俩丫头,倒真搅和到一起了。”任鸿摸着下巴望着二女背影,问钧天仙灵:“道兄,你觉得那东方小子比我如何?”

  任鸿可不是盲目自信。

  浮黎铜镜有观照大千之妙,他这几天专门跑去城外一趟,调查华山派上的事。那未婚夫的模样,他俩已经在浮黎宝镜中看过。

  仙灵幽幽说:“虽然我很想说假话,打击一下你的自信,可他的确比不上你。”

  别家修行到高明处,还会刻意修改容貌。但任鸿根本不在乎,用他的话:容貌是天生的,父母给的,哪需要改?

  仙灵暗暗腹议:也就这小子仗着脸好看,才能说出这种站着不腰疼的话。他若是女子,恐怕又是一个冷月仙子。

  “是吧?我这脸岂是东方渣男可比的?如果苍天有脸,或许就是我这般模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