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四十三章凤麒之缘 (第三更)

第一百四十三章凤麒之缘 (第三更)

  善莱鬼王身陨,独角鬼王死亡,九头雉鸡精伏诛,事情告一段落后任鸿返还玄都观。

  和许观主聊天后,任鸿得知幕后的一些事。

  “道友还记得那两位玉传观弟子吗?”

  “记得。”任鸿心中一动:“莫非他们跟善莱鬼王有关?”

  “正是。他二人去年寻谋境界突破之法,被善莱鬼王寻到。鬼王传授他们一门外道修行的秘术,又给予不少金丹修持的秘宝,换取玉龙楼的机关奥义。”

  任鸿猜出后面的事:“那俩弟子本就是看守玉龙楼的护法弟子。因此,善莱鬼王潜入玉传观,将闭关演法的小楼真人重创?”

  许白点点头:“根据师兄清醒后说,善莱鬼王根本打不过他。奈何那时候师兄已经跟玉龙血肉融合,成就半龙之身。而善莱鬼王带着八根伏龙金锁进入地宫。”

  “这也是那俩玉传观弟子泄密?”

  “不错,那俩弟子跟善莱鬼王说,夜里看守玉龙楼时常能听到龙吟。鬼王猜出师兄的修炼进度,刻意用伏龙之宝将他擒下。”

  好坑啊!

  要不是那俩弟子泄密,善莱鬼王纵然进入玉龙楼,也未必打得过小楼真人。

  “真人眼下身体如何?”

  “据赫胥师弟说,目前已经能活动。而且他参悟道君剑意,只需静养百年就能尝试突破。这次师兄真真是因祸得福了。”

  许白神色带着些许羡慕。自己连灵胎之境都没把握,可人家已经快要进入道君之境。

  “那玉传观二人?”

  “据他们供述,事情发生后,他们隐约觉得不妙,猜出自己闯下大祸。”

  “但他二人不敢外传,打算假手昆仑弟子兵解。”

  “他们就不怕转世后,玉传观再去找他们麻烦?”

  “既然投入昆仑,送上投名状,玄都宫又如何好追究?”许观主叹息道:“道友,你当昆仑不晓得那些修士故意撞死在自家门人手中吗?但昆仑有意顺水推舟,拿这些人的转世壮大昆仑神威。”

  死在昆仑弟子手中,由昆仑弟子点化转世之身,届时可以跟昆仑进一步拉关系。而昆仑也能顺势用替代之术,把自家弟子们的劫数转给这些人。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一个要借昆仑的势,一个要拿转世身当打手棋子。

  “不过出了这桩事,恐怕他们俩的盘算也就彻底歇了?”

  “何止。小楼师兄救出来后,玉传观主事的几位师侄勃然大怒,已经把这俩弟子废了功法,打入九幽。”

  也就是弄死了。

  “说来,小楼飞仙图这次也算安然还回去。这还是星魔的功劳?”

  “小楼师兄放话,日后哪派若能抓住星魔,并安全送到玉传观,就当他欠下一个人情。”

  小楼真人这么说,自然不是找星魔报复。而是在星魔被抓住后,给他一个逃跑的机会。

  别人抓住并送到玉传观,然后小楼真人放走,还星魔这次的人情。

  “那玉佛手呢?”

  “听闻昨天夜里,玉佛寺僧侣在巡查时,佛宝重新出现在塔楼,”

  任鸿抿了一口香茗:“到头来,星魔竟成了见义勇为的好人?”

  “是啊,这事之后,赫胥师弟气得跑去重新研究有关星魔的案卷,估算他下一场行动的目标。”

  这时,江焽走进来。

  许白面色一动:“情况如何?”

  “师叔走之前专门吩咐,我们按照师叔布置,已经把东峣城内的所有魔人抓出,共计五人,随后我便送去府司。”

  末了,江焽又说:“师叔刚才跟我传讯,让我去寻找善莱鬼王的秘库。可我去的时候,秘库已经空了。恐怕那些东西,已经落入星魔之手。”

  任鸿哑然:“敢情这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

  “对了,道友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许白:“雷凌子师兄弟已经回山。就算再出来历练,恐怕也要过几年了。道友是留在东峣城,还是往别处去?”

  这段日子下来,任鸿的来历已经得到考证,并非魔门人士。这件事,有赫胥晨帮他背书。

  “我打算去京城看看。”任鸿道:“下山几个月,还没见过本朝的都城。”

  “京城?”许白面色一变,忙提醒说:“道友,京城不同其他地方,那是道君皇帝的道场。在那里,未得朝廷敕封的修士皆会受到龙庭力量压制。”

  玄都九州府,原本当以京城为中心。可实质上,京城内的玄都势力反而最弱。魔门擅颠倒之术,遂借龙气遮掩,避开玄门追杀。

  “我知道。”

  前往京城,任鸿心中也很忐忑,但这一行必须去。

  一来诛杀九尾狐,二来破坏玉皇计划,三来为父老乡亲报仇。

  只有这样做,他才能了却所有心结,顺利跨入金丹大圆满。

  任鸿跟许白聊了一会儿,回青枫院思索下一步计划。

  “回头前往京城,眼下在东峣城就把后续一些事情扫扫尾吧。”

  接下来几日,任鸿先是传授李璠一篇武经,把《天凰炼神诀》交给他,并给他一枚丹药洗经伐髓,成就先天武者。然后跟秋玉道别,借口继续游历,暂缓加入清微仙府。

  最后是吕清媛。

  在二人相约的第九日,任鸿察觉张府传出的异动。夜空星光灿烂,少女体内玄阴内劲以及水玄真气相融,形成一道先天玄水灵阴真气,顺利进入四大境十二品的第二个小境界——胎息。

  胎息一成,气返先天,如母胎婴儿闭气内息。而《玄阴秘箓》以及《水玄诀》皆适合女体,受真气滋润,吕清媛仪容越发温润盈动,眉宇间隐露道气。

  吕清媛刚刚收功,便见道人出现在自己的闺房。

  “恭喜师妹修行有成,跨入仙门。”

  看到任鸿进入自家闺房,少女先是一惊,然后脸色微微泛红。

  见男子面色如常,她压下自己的少女心思,细声细气说:“胎息之境,只是十二道境之二,怎能说跨入仙门?”

  “四大道境,十二小境。说白了就是如何筑基,如何结丹,如何元神,以及如何飞仙。”

  “炼精、胎息以及筑基,是凝练天门道基的过程。”

  “源根、真火以及结丹,是孕养大道金丹的阶段。”

  “灵胎、紫府以及元神,是蜕变纯阳元神的道路。”

  “最后神相、渡劫以及大成,则是飞仙得道的最后三步。”

  “因此,下三境以筑基为称,中三境以金丹为称,上三境以元神为称,而最后三境则被称作大乘,指大道圆满。”

  “师妹胎息已成,气返先天。这一道先天真气便是命本,是大道根源,理当庆贺。”

  任鸿取出一枚飞凤白玉镯。玉镯晶莹剔透,雕展翅飞凤,首尾结环。

  “师妹,此镯内有一方乾坤,可供你容纳些许物什,算是庆贺师妹入道的见面礼。师妹以精血浸染,即可认主。关于你这一门的修行法门以及修行丹药,都留在这枚乾坤手镯内。”

  这枚飞凤镯,是任鸿用飞凤玉的那小块玉璞炼制而成。其中有一套白凤翔天禁法,若演练到十二重,可晋升为法宝。

  这份人情不可谓不大。

  更别说,任鸿专门准备一些丹药和修行物资。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准备。

  如果吕清媛能早日完成筑基三境,自己便可带她前往骊山胜境洗练道体,继承紫阳洞天。

  “玉镯?”吕清媛双手接过,在任鸿指点下认主。

  略略尝试一下乾坤玉镯,收摄桌面上的茶盏杯具后,她冲任鸿嫣笑:“多谢师兄。不久之后我要回京,正愁一些东西没地方装。有这东西,就方便多了。”

  “你要回京?”

  任鸿眼睛一亮:“直接回相府?”

  “是。”

  “那倒巧了,我不久之后也要去京城,兴许你我还能碰面。不过到时候,我不会用这幅面容。”

  自家真容已经被魔教认出来,再用这张脸,恐怕京城就有杀局等着自己。

  “到时候我换一个身份跟师妹见面,顺带也能指点一下师妹修行。”

  而且,吕清媛乃宰相之女,或许能借相府入宫拜见道君皇帝。

  任鸿想到这,面上笑容更加灿烂,指点吕清媛收拾一些大件行李。

  而当吕清媛打开木柜,取出一尊玉麒麟后,他目光一顿,讶问:“这玉麒麟不是在东元斋?啊——当初是师妹买下的?”

  “是我买的。怎么,师兄看中此物?”

  “……”

  任鸿盯着玉麒麟看了看,缓缓摇头:“师妹且留着吧。”

  他打算收回自家旧物,以作为念想。

  但任鸿心中也清楚,逝者已矣,将遗物留作执念反而不美。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将飞凤玉的那小块玉璞弄来给吕清媛做法器。

  但吕清媛看他神色,抚摸玉麒麟想了想:“这玉麒麟我曾经一面之缘。见它放在东元斋,便打算拿回来收入箱底,若师兄喜欢便拿去吧。”

  说着,她把玉麒麟摆放到任鸿跟前。

  “正巧省我带回京城,免去这一路颠簸。”

  “我收下此物,不也要带去京城?”任鸿开了句玩笑,伸手轻轻拍着玉麒麟脑袋:“也罢,暂时让我收下吧。回头开一个店铺,就拿这东西招财镇运。”

  一块飞凤玉换回玉麒麟,任鸿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看着夜色,他打算告辞。

  “等下——”少女犹豫着上前,轻声问:“我听姨母说,她想请您牵线表妹和李家二公子的姻缘?”

  “确有此事。不过李璠并非良配,我没打算插手,一切随缘。”

  犹豫下,吕清媛说:“其实嫁给李璠,对表妹并非坏事。至少比入宫要强。”

  “依本朝规矩,四月开始往宫内进女。表妹不出意外,恐怕逃不过这一次。”

  不仅是张清兰,吕清媛恐怕都有些麻烦。

  “若嫁给李璠,至少表妹不用入宫。”

  本朝官宦家的女儿为了避免入宫的命运,很多人都会以婚约为借口,避免入宫。

  李璠再怎么花心,也比道君皇帝强多了。而且人家帅啊!

  比起宫里头那几十岁的老大叔,明显李璠更得少女欢喜。

  “师兄,我打探表妹口风,对此事并无太大反感。且两家联姻还有深层目的,纵是为了结盟,李家也不会薄待表妹。”

  吕清媛这一番劝说,再加上李张二人跟自己的缘法。

  任鸿勉强颔首:“也罢,我离开东峣城前,先帮他们撮合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