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二十四章地宫失踪事件

第一百二十四章地宫失踪事件

  玉龙泊,夏凌带着一众门人尝试将九重玉龙楼挪回玉楼水榭。

  “大家随我演练玉霄禁法,将玉龙楼升起。”

  星魔一个人拉走玉龙楼,可到玉传观这边,夏凌仙子带着上百门人联手,才勉强以咒术禁法将玉龙楼缓缓挪回水榭。

  朵朵青云托起仙楼,缓缓飞回原地。

  看到玉龙楼之下的地宫入口,夏凌仙子蓦地心中一冷,不祥预感涌上心头。

  “你们先等等。”她来到地宫入口。原本地宫入口在大厅主座屏风背后,从地砖下延伸出一条通道。可玉龙楼连同地基一并拔走,裸露出地宫的白玉门户。

  门上刻画仙桃、飞霞图案,两侧各有一对玉雕童子。

  赫胥晨静静立在门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小师叔,你有什么发现?”

  “我在想,楼师兄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他陷入闭死关的关键时期,法力难以自控,应该会无意识外泄,引发种种异象。而如果他能自控,玉龙楼挪移这么大的事,他一点表示都没有?”

  刚才跟星魔打斗,赫胥晨时刻都在担心,小楼真人怒意勃发,一剑把星魔连带他们都斩了。

  “夏凌,你修炼玉传观心法,试着感应一下。”

  夏凌上前几步,以自家秘法感应地宫。

  突然,她脸色大变:“小师叔,这里面没有师父的气息。”

  “果然吗……”赫胥晨略略思量,出手推开地宫门户。

  夏凌本想阻拦,可想到地宫情况诡异,还是按耐下来,任由赫胥晨进入。

  进去之后,二人发现地宫内一片狼藉,除却血祭和斗法痕迹外,根本没有一道生灵气息。

  “师父……师父他不在这里?”

  ……

  宋观主带一众玄门修士追杀星魔。

  星魔可没任鸿的福气,能跑回莲花山安心疗伤。他抱着受伤手臂,不断在山林中逃窜。

  “这些家伙不会那么蠢吧?这么半天,竟然还没有发觉?”

  星魔一边嘀咕,一边往嘴里塞丹药。

  “幸好嫏嬛阁那俩鬼王走了,不然两个元神三境的鬼王过来,我可撑不住。”

  而更幸运的是,赫胥晨并没有追来。

  过了一会儿,宋观主接到消息,慌忙带人收队,返回玉传观。

  “看来,还是赶上了。”趁外面无人,星魔狼狈逃回自家临时据点。

  ……

  小楼真人失踪了!

  很快,这个消息随着宋观主回归而在玄门修士中炸开。

  小楼真人,当今赫赫有名的剑仙,也是玄都宫最有望晋升道君的三真人之一。

  但是他竟然在自家地盘上失踪?

  玉传观众人手忙脚乱,宋观主带着同门下去翻查线索。

  赫胥晨站在一侧,暗暗思忖:所以,那家伙闹这一出的目的,是暗示我们,小楼真人失踪?

  赫胥晨跟星魔交手多次,了解星魔的行事作风,深知他从不做无用功。

  星魔不杀人,只盗宝。是为了在得罪玄门各派的同时,不把各派往死里得罪。

  而且他盗走的宝物间隔一段时间就还回来。有些法宝品级跌落,而有些法宝完好无损。仿佛他在利用法宝进行什么行动。

  依赫胥晨研究,那些品级跌落的法宝,都使用过星宝辰精一类的材料。而那几件至今未曾还回来的法宝,也都是星辰一系的法宝,且来历古老,能追溯到三清宗之前。

  而除却星辰法宝外,其他属性法宝在一段时间后归还。

  “小楼飞仙图不是星辰系法宝,他应该只是借用。但这件法宝有借用之处吗?他有大周天剑,小楼飞剑图的天外剑意对他意义不大,难道这道剑意有特殊之处?有什么事,唯有小楼飞仙图才能办到?”

  ……

  天色明朗,旭日东升,弥月仙子和一群昏迷的修士才悠悠醒来。

  看着左右,弥月抓住云罗郡主:“长青子呢?”

  “长青子昨夜跟星魔对拼一掌后便突然消失,可能是疗伤了吧?”

  云罗郡主对长青子安危也很担心。

  偷袭得手,还没等拦下星魔,长青子自己便匆忙离开。到底长青子对她有些恩情,她也挂念这位同道的情况。

  “疗伤?”弥月低头沉思,心中忍不住替他担忧。

  如果长青子真是任公子,他修行才不过六年,能有多少道行?会不会出事?

  “对了,弥月你什么时候被星魔调换的?”

  弥月大致说了一个时间,郡主掐指一算,讶道:“那这几天岂非都是他缠在长青子身边?我还以为他是昨天才换人。”

  “他一直纠缠任……长青子吗?”

  “是啊。这几日星魔假扮你纠缠长青子,长青子道友神情异样,都开始避着你走了。我跟白素还说,你什么时候转性,居然对男修这么感兴趣。”

  清虚府三月女,向来对男修不感冒。

  冷月仙子不必说,天下第一自恋的美人,怎会看上旁人?

  弥月前世心高气傲,一心修持大道,无心儿女私情。

  至于幽月仙子传说是千多年前的老前辈,历经千年魔劫,她更不会随便动凡心。

  “我看,回头还是跟长青子解释下,免得大家尴尬。”

  “是啊,的确要好好见一面。”弥月若有所思:“但不是现在,有些事我打算再查一查。”

  记得东峣城那边有一位乾元峰的道友在入世修行,不如去找他问问?

  ……

  在赫胥晨搜寻星魔,探究小楼真人失踪案件时。在任鸿本尊演化万神图,奠定天皇道基时,他的腾蛇化身卷着噬心红衣外加心脏木匣来到坟山。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坟山这段时间历经诸多劫难,被赫胥晨等人翻了个底朝天。但今夜大家都在城内防备噬心红衣,无人来坟山探查。

  腾蛇伏在坟山深处的阴窟,尝试蜕形化体。

  但凡异类化形,有两种方式,一种变化,一是炼身。

  变化之道,不过皮毛外相,五脏六腑仍是异类,且异气难消,很容易被窥破跟脚。

  不过变化之道乃外道小术,最好修不过。一般筑基小妖都能耍弄一二变化,拟化俊男美女迷惑凡人。

  炼身之法,则是将皮肉骨骼统统炼化改造,变成人的形态。将妖气异力藏入血肉之下,纵然再高明的修士过来,只要不露妖气,便难察觉身份。

  而人妖结合的唯一办法,也唯有这类修成“炼身之法”的妖精才能为凡人传宗接代。以变化之术与凡人交合,纵有一时欢爱,但内里还是妖怪,无法跨种族结合。

  任鸿的地煞腾蛇伏在坟山,便尝试炼身之术。借三月十五的圆月阴气,完成炼身蜕变。

  整个炼身过程,无异于换血易骨,剧痛无比。但幸好任鸿是化身进行形炼,他隔绝一部分痛感,本体没有太大反应。

  腾蛇身上冒出黄气,地煞之力将他全身裹住。然后骨节咔嚓作响,从腾蛇扭转为人形。

  炼身后的腾蛇是一个粗狂大汉,浓眉大眼,外貌憨厚,和任鸿本相千差万别。

  但就在这时,腾蛇体内气血逆流,来自本体那边的真元暴动也影响至化身。

  腾蛇在一瞬间炸开,黄蒙蒙的地煞裹成一团,里面不断形成种种神魔异象。时而人身蛇尾,时而牛头鹿蹄,时而背生八臂,时而颈生九首……

  过了好一会儿,才定格在七臂蛇尾的魔神形象。也正是此时,这尊魔神形象传递至任鸿本体,参悟后土之道。

  随着万神图炼成,任鸿册封的第一神,便是自己的化身。

  华光从冥冥虚空乍现,任鸿敕命自己的腾蛇之体为六合护法灵官中的腾蛇灵官,与紫极神图中的腾蛇星君呼应。

  得本体敕封,七臂魔神再度变化为黄色大蛇,背上浮起一对羽翼。

  “接下来,就是处理噬心红衣这件事,外加正式传授吕清媛仙术。”

  此刻任鸿本体已经完成修行,正从莲花山赶来。

  腾蛇化身率先吐出噬心红衣以及心脏木匣。

  幻灵本就是任鸿操控,一心二用。见噬心红衣打算反抗,一尾巴拍死女鬼,并口吐地煞毒雾将噬心红衣炼死。

  一缕缕阴邪精气融入心脏木匣,最后整道灵魄封入其中。

  “嗯,这就成了。回头想办法扔给玄都观,让他们去操心。”

  就在腾蛇打算收起木匣时,突然看到女鬼消失的地方,出现一张残破的书页。

  泛黄的书页模糊写着文字,但这种文字并非本朝的文字,任鸿辨认不出,至少暂时收起,等回头询问钧天仙灵。

  很快,仙灵带任鸿回归东峣城。

  他所用的手段并非飞遁,而是地遁之术。

  金光一闪,任鸿眨眼功夫便来到峣山地脉。

  看看四周,任鸿惊讶道:“道兄的遁法速度仿佛更快了?”

  “这算什么,若是我本体全盛期的速度,便是道君都比不上。现在这只是昆仑的‘纵地金光法’。”

  跟任鸿的这三年,钧天仙灵也不是混日子的。他把昆仑几门道术重新研究了一遍。

  垂手白光、庆云金灯、纵地金光……只要他自己不暴露器灵身份,假扮一位昆仑真人易如反掌。

  看着身边渐渐散去的金光,任鸿好奇问:“这就是纵地金光法?”

  纵地金光,是依托大地,以自身化作金光,依附地脉遁行的手段。

  地脉纵横错节,遍布整个神州。这就如同一张繁杂的蛛网,能便捷顺达每一处山岳。

  只要修士把握节奏,以地脉的一处节点为起始,以另一处节点为终点,自身这一道金光便可顺遂穿行。

  “没错,不仅是纵地金光法,还是我研究的黄符版本。”仙灵神秘一笑:“我在这里面加了一点老爷的玉清道韵。”

  玉清敕命诏封三山五岳之神,以玉清道箓施展纵地金光,能更顺遂地打通地脉,进行地遁传送。

  仙灵大大方方将诀窍交给任鸿,任鸿默默记下。

  随后,他跟坟山中的腾蛇化身汇合,将残页递给仙灵:“道兄,你瞧这文字可认识?”

  一开始,仙灵笑容满面,沉浸在自己指点任鸿这传经弟子的得意事上。可当他看到残页上面的文字,整个人便是一呆:“这是金吕赤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