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二十二章深藏不露的吕清媛

第一百二十二章深藏不露的吕清媛

  张府,吕清媛夜晚睡不着,自己跑到书斋阁楼寻找古籍。

  突然,噬心红衣在她背后不远处的书架前现身。

  噬心红衣藏有心脏的木匣子正放置在张府。被赫胥晨击杀后,红衣女鬼于心脏周围借助流言重现。

  女鬼目光一动,探爪刺向吕清媛。

  虽然按照怪异流言,噬心红衣只吃男性心脏。但如今重伤下,纵是少女之血也能略作补足。

  少女提着灯笼,毫无所觉,仰头查找书架上的古籍。

  腾蛇从外面钻进来,眼看厉鬼要得手,马上调动地煞之力。但吕清媛速度更快,阴风袭来,她迅捷扭身,芊芊玉手狠狠拍向鬼手。

  “哪里来的贼人!”吕清媛下手狠厉,一出手便是杀招。

  来自生灵特有的武道血气冲散厉鬼身上的阴气,一掌震碎鬼爪,反将厉鬼撞开。

  “咦?”看到所谓“贼人”是红衣女鬼后,少女反被吓了一跳。

  但她很快镇定下来:“女鬼?最近城里传说的那个?原来这是真的?”

  瞧女鬼准备再度出击,吕清媛手中扣起一枚符箓。道光布满右手,戒备那阴森阵阵的鬼怪。

  这时,腾蛇蓦然现身。血盆大口张开,噬心红衣被一口吞下,然后蛇尾卷走心脏木匣,从张府消失。

  看到女鬼和怪蛇,少女面带诧异。

  尤其是那条体型庞大的大蛇,分明是妖魔之流。

  “不过大蛇离去,应该对我没恶意?”

  赫胥晨等人紧随其后,吕清媛提着灯笼,给他们指明方向后,立刻把张家众人叫醒,戒备妖魔鬼怪卷土重来。

  不过腾蛇潜入地下,赫胥晨等人搜查无果。

  赫胥晨一面继续请修士追查,一面施展阵法和化身互换,传送到玉传观。

  任鸿给仙灵说完后,最终下论断。

  “我决定了,吕清媛就是我选择的紫阳传人。”

  “啊?确定?”

  “吕清媛身上隐藏武道修为,而且能瞒过你我甚至许观主他们那些人,说明她隐忍谨慎。”

  “能在女鬼袭击时并临危不乱,并设计反击,说明战斗意识上佳。”

  “且武道修为着实不弱,应快进入胎息层次、返还先天。”

  吕清媛不显山不露水,竟然藏着快入道的武道修为。若非噬心红衣惊扰,恐怕任鸿都没发现。

  这足以说明吕清媛身上的武道根底,而且武学心法也非凡品。

  “回去之后,我就跟她好好聊聊。”

  任鸿把目光再度落回玉龙楼。

  玉龙楼第八层,银色星光击穿窗户,一群蝴蝶飞舞而出。紧接着,碧色剑光横贯夜空追出。

  “飞鸾鬼王?”

  但那道剑光和昔时任鸿所见的碧游剑法不同。这一道剑光朴实无华,斩出之后有森森鬼泣,宛如幽世魔域幻化在空。

  “鬼王?”赫胥晨心中一动,他本欲追出去,可看到飞鸾鬼王悍然出手,又停在窗口,静静观望。

  鬼蜮横跨天空,无数鬼泣化作这一剑,将幻星蝶纷纷击杀。

  “好一道黄泉幽冥剑。”幻星蝶趁机收拢,也有一道剑气斩出。

  “你也吃我一剑!”

  剑光斩出,周天星斗徐徐展开,三百六十五颗主星布满天空,只轻轻一震,飞鸾鬼王的碧色剑光统统碾碎。鬼王闷哼一声,带着素梅鬼王快速逃离。

  素梅痴痴看着赫胥晨,被飞鸾一把抓住衣领。

  “蠢丫头,别看了,咱们走了!”身份暴露,再留下来就是被赫胥晨盘问乃至囚禁。

  天空星光绚烂,周天星斗井然有序……

  昆仑四人站在一起,惊叹不已。

  “大周天离幻星神剑。”傅书宝道:“天下九剑之一,无怪他这么狂。”

  天下九剑,每一把都是仙剑之流,是曾经天仙们执掌的神兵利器,是古老时代传承至今的神兵。

  昆仑金阆辟邪剑就是其一,乃昔日三清宗传承下来的无上仙剑。

  而大周天离幻星神剑,号称星辰至宝,乃上古传承之剑,内有一套《周天离幻星神剑法》。但凡执掌此剑,便有剑诀传承。此剑曾被北斗派执掌,也曾被星宿宫执掌。

  孙道人:“不对,我记得门中有载,这把剑已经由紫阳夫人持有。”

  大周天离幻星神剑为星辰至宝,历来受星辰道修士追捧。当年紫阳夫人到星宿宫和当代宫主斗法,将此剑赢走,置于紫阳洞天。

  这件事是昆仑尽知的,因为玉虚上人当年也去帮忙助拳。

  昆仑四人彼此对视:“星魔从哪弄来的?难不成……”他跟紫阳洞天有关?

  星剑一动,便有周天星斗加身。

  飞鸾鬼王一剑即退,随后星光覆盖玉楼水榭,又变成无数幻星蝶覆盖在玉龙楼。

  “观主,你们家玉龙楼我就带走啦!”

  说完,星光暴涨。天空中的星斗阵法变作一只大手,把幻星蝶连同玉龙楼抓住。

  那巨大无比的幻星蝶阵法轻轻一扇,玉龙楼拔地而起,被星魔拉入天空。

  何止是玉龙楼,那仙楼内的诸多仙家,一并被这股星光巨力牵摄。

  “就是现在!”

  星魔刚刚逃离,下方蓦地升起白虎青龙。

  龙吟虎啸合一,白青相交的剑芒狠狠劈来。同时还有龟吼之声震慑大道,朱雀幻灵喷出的无边烈火。

  要不是腾蛇远在东峣城,任鸿都打算把腾蛇一并弄来,让星魔尝一尝自己混合五行神兽之后的全力一击。

  星魔不慌不忙,斗篷再度一卷,把所有攻击收走。

  但玉龙楼再也拿捏不住,被他甩到玉楼水榭之外的湖泊上。

  “长青子?没想到竟漏下你,能逃过外面幻境也不容易。”

  星魔在空中站稳,还没等他反击,突然察觉身后一阵劲风。他赶紧回手一掌,跟催动全身法力的任鸿对拼。

  这一击,任鸿虽仍是以长青子的身份,但内里把紫极真元全部调动。

  五大外丹形成帝座,紫极真元催动紫极天皇真箓,宛如天皇降临人间,赫赫天威碾压而下。

  这一杀招,纵然金丹大修士,灵胎紫府之境,也绝难逃道伤。

  “这家伙要拼命啊。”

  凛然天威扑面,星魔骇然不已,已经察觉右手被天道之力侵蚀,星光法力被天威崩碎,再难聚拢。

  显然,任鸿这是要彻底摧毁磨灭自己的道基。

  “星炼紫微!”星魔吓得不敢留手,慌忙催动星光之力,无数只幻星蝶融入体内。下面那只巨大无比的幻星蝶没入他体内,源源不断的星光之力补足到身体里,召唤星主道相之力。

  “你有天道之力,难道我没有群星之力吗?”

  北辰星光混着紫气升起,星魔同样以全力反击。

  咔嚓——

  任鸿和星魔能听到双方骨骼碎裂的声音。

  二人同时感觉到手掌连同手臂的剧痛。

  二话不说,两人同时收手。

  星魔再度施展遁光,化作流星消失不见。

  任鸿召唤青龙幻灵,催动青光匆匆离开。他也不跟宋观主等人汇合,直接冲出玉龙泊。

  “道兄,赶紧回莲花山。”

  任鸿脸色苍白,体内星主法力散开。冷冽星力和紫极真元碰撞,让他五脏六腑难受不已。

  “快,快回去。这厮用的是星主大道相,紫微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