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五帝垂相,紫极天皇

第一百一十四章五帝垂相,紫极天皇

  龙虎在静室腾跃,钧天仙灵突然冒出来,盯着龙虎看了看,将一篇九百字的《龙虎丹鼎术》传给任鸿。

  “这是玉泉峰那边的内丹法门,据说是九转玄功拆出来的,你看看合不合用。”

  九转玄功在三清道脉各有版本。玉清版就跟内丹法结合,要修成大道金丹,丹成九转。

  任鸿参考《龙虎丹鼎术》,刚修成的白虎剑胎和清微雷丹之间升起金木灵光,彼此遥遥共鸣。也间接让地煞外丹以及离火丹随之感应。

  青龙、白虎、朱雀、腾蛇四道幻灵纷纷没入外丹,四道截然不同的法力在气海丹田中翻滚。

  “接下来,就差最后的真武丹了。”

  在玉楼剑音刺激下,任鸿明白《灵音真武经》该如何修炼。

  这篇经文阐述阴阳动静,是以动静之道化为天地灵音。

  他依照自己推算的玄功,以玄武之形炼成一枚真武丹。而玄武戒内的傀儡,也被任鸿重新改造。

  傀儡表面浮现十五道玄武禁法,在任鸿指挥下相互重组。灵龟傀儡变作龟壳,玄蛇傀儡化作丝线穿梭在龟壳间。

  天道之数,七七四九而遁其一。

  玄蛇以蛇身为弦,共四十九缕。随后星光合拢,合成七道星律之弦,演奏四九天道之音。至于龟壳本身,则阐法最后一道静寂之音。

  玄武戒灵光一闪,龟壳琴飞到他手中。任鸿抚摸七根蛇脉琴弦,爱不释手说:“此琴就叫做七星灵武琴吧!”

  玄武成琴,外丹水到渠成。只是五枚外丹大小层次不同,其中以太白剑胎最弱,离火丹最强。

  仙灵感应任鸿的状况,提点道:“剑胎培养最麻烦。回头若能找到先天太白精气,可把剑胎不足圆满。”

  “不用,现在就足够了。”

  任鸿沉定心神,将最后的玄武幻灵融入真武丹。当外丹内浮现龟蛇相缠的神兽形象时,五色灵光透体而出。

  仙灵连忙出手将印象遮掩,静静看着任鸿身边浮现的五大神兽。

  他抱怨道:“在玉传观修行有一点不好,这里房间太窄,练功动静难以遮蔽。”

  任鸿没有回应,此刻任鸿专心在丹田中演化五枚外丹。五大幻灵和外丹融合,间接促使最后的勾陈神兽和大道紫极神箓融合,形成一主五外格局。

  五颗外丹犹如五颗星辰,逐渐迎合天空中的五帝内座。

  “不对!”钧天仙灵脸色大变,察觉星光和任鸿共鸣开始,他不敢打断。直接施展大挪移之术,将任鸿无声无息间从玉传观挪走,出现在远方的一处山林。

  幸好赫胥晨只是化身前来,没有察觉仙灵的动作。

  幽静山林上空,五色星华从天空垂落,披在任鸿身上并凝成一尊帝座。

  “五帝座。”钧天仙灵变作仙童形象,神情古怪起来:“他怎么炼成这玩意?”

  五帝座,乃星空三垣二十八星宿中的太微垣核心,象征青帝、赤帝、黄帝、白帝以及黑帝这五方帝君。

  “但这种理念绝对不是紫极书中记录的五行循环之理。反倒跟我们昆仑的五老君理念融合了。”

  当年紫极神图融合各派尊神时,专门为五行道神展开好几场辩论,最后以昆仑五方五老君为五行化身。但其他几个派系的五行理念并非禁绝,而是融入五老君内。

  比如有几个小门派传承天皇阁的五帝论。

  “五行之帝,居太微中,受命之君,必感其精气而生。东方木帝曰灵威仰,南方火帝曰赤熛怒,中央土帝曰含枢纽,西方金帝曰白招拒,北方水帝曰叶光纪。”

  这是当年流传的五行之帝,源自天皇阁的《五帝昊天经》。传闻修成五帝圆满,能演化真正的五帝大神通。

  但天皇阁千年之前就已断绝道统,五帝经零落在外,早不成体系。连带“五行之帝”的说法被昆仑五方五老君吸收。就连“感生帝”的五德论法,也被玄都宫把持,视作人间帝王轮转的依凭。

  “任鸿练功是怎么弄出来五行帝的?”仙灵抓着头发,抓破头也想不出来《紫极书》中的六合神兽跟五行之帝有什么关系?

  天空中,太微垣中的五帝座不断垂下五色星光。任鸿体内五枚外丹内的五方神兽形象,也逐渐变化为人形帝王。

  而伴随这一变化,任鸿身边的五帝星座也升起五尊神帝。而这五尊帝王跟紫极神图上的五方老君倒有几分相似。

  “是了,我昆仑五方老君融合五行之帝的理论。本就是一体两面。出世则为仙老,入世即为帝君。”

  五方帝君站在拱卫五帝座,分站四方和中央。

  东方安宝华林青灵始老,号曰苍帝,字灵威仰。头戴青精玉冠,着青羽衣,持青旗,驾苍龙。

  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号曰赤帝,字赤熛弩。头戴赤精玉冠,着丹羽衣,持朱旗,驾赤龙。

  中央玉宝元灵元老,号曰黄帝,字含枢纽。头戴黄精玉冠,着五色衣,持杏旗,驾黄龙。

  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号曰白帝,字白招拒。头戴白精玉冠,着白羽衣。持素旗,驾白龙。

  北方朔单郁绝五灵玄老,号曰黑帝,字叶光纪。头戴玄精玉冠,着玄羽衣。持皂旗,驾黑龙。

  五帝拥簇帝座,不断吟唱道音,和昔年的南斗六星君、北斗七星君类似。只是当年那十三星君是紫极神图的三等道神,而如今的五方五行帝是二等道神,仅次天地星雷四大道相。

  “又是道相垂贺?”仙灵心中一颤,隐约想到一个可能,看向任鸿头顶。

  任鸿本命法宝如意正立在头顶,随着星光共鸣而进一步洗练。

  五彩霞光如泉水潺潺流淌而下,将五帝座彻底凝为实体,让任鸿端坐于帝座。

  “太微宫有五帝者,自是五精之神,五星所奉。各司一时一方,为天之佐。天皇运行五宫,以定时序。”

  钧天仙灵喃喃念叨:“任鸿这五方神兽变化五行之帝,唯独勾陈不变。但按照六天对应,莫非……莫非是天——”

  忽然,任鸿发出一声长啸。头顶勾陈神兽蓦然腾空,撞击自己的本命如意。

  “五帝拱卫,天皇独尊。如今才知我之道途所在!”

  话音一落,他体内的紫极大道真箓陡然一变,凝成一道天皇真箓。

  天皇,位列紫极神图一品大道相。三千年来,从无一人真正定道“天皇”,成就紫极。

  “居……居然是天皇吗?”仙灵结结巴巴说:“这绝对不是紫极书中的内容。老爷传下的紫极书,绝对不会传承一品大道相。”

  再联想紫极书内的五行循环跟五行之帝对不上,仙灵忖度:莫非,这是任鸿自创的道路?不过要走天皇之道,开辟六天上境,恐怕不容易啊。

  三千年来,自合道之法传于玄门,就没有一个人能定“天皇”大道相。

  天皇、地母,被视作天地的本相,悬空不立,从没有人能合天化地。

  人王天子号称垂应天皇,也只是“天皇帝子”,感应太微宫内的五方帝君,应五德轮转变化罢了。朝廷的七帝一君御使道君之力,也只是利用朝廷数百年积累的万民愿力而已。

  “天皇吗?”仙灵隐约觉得,任鸿前路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坎坷。

  “五帝座放光,这是哪位星辰修士在炼法?”玉传观内,一位带着面具的少年抬头望着天空。

  不仅他,所有在玉传观内的大修士们都有察觉。但少年相信,那些人的感触远不如自己。他能清楚感受到,那股纯净气息引动群星之力,隐约有帝王之相。

  “看上去不是星宿宫,也不是北斗派,紫阳洞也对不上……难道是我的同门?不对,不对,我这一脉单传,我都是机缘巧合,哪有什么同门?但御使五帝座的星光,莫非要练‘五帝大华盖’还是‘五飞龙帝座’,再不然是‘五方星天旗’?”

  想了想,少年摇摇头。继续自己的花粉行动。他用自己携带的玉瓶,不断为玉楼水榭内的花圃授粉,将一些特殊粉末附着在花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