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八十七章胭脂百美,嫏嬛鬼蜮

第八十七章胭脂百美,嫏嬛鬼蜮

  狂风在雅室内肆虐,吹得李璠睁不开眼。但任鸿手持如意,仿佛看跳梁小丑在自己跟前蹦跶。

  “你认为我布下的青枫玄禁那么容易突破?”

  诚然,青枫禁法是他为配合散修身份,刻意弄出来的一套禁法,只能修炼到第八道法禁。

  但这可是他为“长青子”量身定做的。

  手一招,青龙幻灵飞出窗户,融入青枫八印:“变!”

  注入青龙之力,八道禁法彻底活了过来,一片片枫叶组成龙蛇,构成一座八方青枫阵,把逃出去的那道魅影抓住。

  魅影身子一扭,化成白玉灵光绕开八卦青枫阵,继续往外跑。

  “瑶池一脉的九玄白玉光法?”仙灵诧异道:“怎么还有瑶池一脉的人?瑶池可是封山了啊!”

  先是清虚府,后是西昆仑,任鸿真正认真起来:“护法天神何在!”

  如意对天空一指,一群护法天神显化,将魅影裹住,重新摔回室内。

  魅影露出真容,也是一位美人。

  “紫棠?”李璠爬起来:“你你也是鬼?”

  随后他对任鸿解释:“仙长,她是对面天海楼的花魁。”

  晓月楼和天海楼常年对着干,结果两家的花魁都是鬼魅?

  任鸿盯着女鬼,双眸浮现镜魄,似笑非笑:“更有趣的是,这女鬼身上也有一卷图轴。”

  紫棠面色大变,色厉内荏说:“你要动我,胭脂鬼王不会放过你的!”

  “你盗学昆仑仙法,昆仑道派也不会放过你。”任鸿提着如意,死死盯着紫棠姑娘的表情。

  紫棠面色惧恐,默默不语。

  所以,果真是偷学的?

  任鸿虽不满昆仑山上那群人,但三年下来被仙灵时刻唠叨昆仑声誉,哪怕是西昆仑的道法也不容许外人随便偷学。

  当即拿如意对她脑门砸下,将她魂飞魄散。

  仙灵在他脑海大叫:“等等你杀了她,我们去哪问情报?”

  “问什么情报?这等久经风尘的女子骗人经验丰富,谁知道她的话是真是假?”

  所以,任鸿干脆不去听,回头自己慢慢查就是。

  一卷新的美人图掉落,此乃玉海紫棠图。同样的,当女鬼死亡后,画中美人面目朦胧,再难见音容。

  “这两卷美人图绝对有问题。”

  先把李璠送回李府,然后任鸿手捧两卷美人图返还玄都观,拜访许观主。

  老观主正在书房翻阅道书,任鸿进来打招呼后,直接进入正题

  “观主,你可知胭脂鬼王?”

  “鬼王?幽世之鬼?”

  幽世就是阴间,九幽一向秩序混乱,众多鬼王、鬼神林立。几年前鲁王、齐王造反身死后,便在幽冥化作鬼王继续征战。

  不过胭脂鬼王

  老观主仔细回忆一番,摇头说:“幽世鬼神林立,倒没听过这位鬼王。道友为何如此问?胭脂,听上去倒像是女鬼。”

  “今天偶然得到两卷美人图,据说是胭脂鬼王座下。”任鸿将自己今日去李府,晚上又帮李璠捉鬼的事情一一告知。

  当他将美人图拿出,老观主目不转睛盯着画上的美人,整个人仿佛痴住了。

  任鸿等了一会儿,忍不住轻轻推了他一下,老观主才恍惚回神。

  他抚摸紫棠图,眼神带着些许怀念:“道友猜测幽世,虽有几分牵扯,但这人皮图来历恐怕不在那。”

  “这是人皮?”任鸿悚然一惊。他在昆仑修行三年,又在莲花山修行三年,纵然法力堪比金丹宗师,但阅历浅薄。如今十八岁的他,哪里晓得这些画纸材料?更分辨不出人皮兽皮。

  老观主轻轻抚摸美人图,沉吟问:“道友初入人世,想必没听过嫏嬛阁吧?”

  “琅嬛阁?”

  “也可以用这个琅,但因为嫏嬛阁内俱是女性,我们习惯称呼嫏嬛。”

  “传说,嫏嬛阁是一处仙家福地。在玉阁中摆放诸多宝书图卷。七大宗门、十二仙阁,甚至五元九道十四位天仙上真的功法都应有尽有。”

  五元九道?

  任鸿眼皮一跳:“那三清大道呢?”

  “也有。”老观主神情复杂:“我年轻时曾有机缘入内一观”说到这,老观主沉默半响。

  然后才幽幽说:“后来也是在这里得到仙缘,学了一门太上仙法。然后遇见师尊,拜入玄都门下。只是我师提及,嫏嬛阁并非善地,乃女鬼盘踞的阴宅。”

  “阴宅?什么阴宅能有三清五元九道人的功法传承?”

  三清五元九道,指的是千年前合力对抗魔道的玄门十七位天仙上圣。

  三清教主自不用说,五元指的是玄门五大元君,而九道是当年纵横天下的九位道人。南昆仑的祝道人、东华派的倪道人皆在其列。

  收藏这些大能上真的功法,居然是鬼蜮阴宅?

  不过这倒解释,那俩女鬼凭什么施展清虚府和瑶池宫的仙法。想必是嫏嬛阁吗?

  任鸿继续问:“不知嫏嬛阁和胭脂鬼王有何干系?”

  “胭脂鬼王我不晓得,但我记得嫏嬛阁内有一卷被烈火损毁大半的胭脂百美图。内有百美画像,各具仙姿,倾城绝代。”

  “你这张人皮美人图,便是我曾在胭脂图中所见的一位美人,名叫紫棠。”

  至于旁边的木樨晓月图,老观主没有印象。

  “想必是曾经损毁的那一部分吧?”

  嫏嬛阁?胭脂鬼王?百美图?

  任鸿一时间陷入沉思。

  晓月楼斗法动静不大,但两位花魁失踪还是引起一番波澜。

  尤其涉及美人图,很快在某处隐秘地室内,几位美人聚在一起。

  “姐姐,紫棠、木樨失手,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紫棠没有救回木樨,又把自己陷进去,我们要不要跟大人禀报?”

  五位美人齐聚一堂,那位身材高挑的红衣女性道:“大人在齐王殿下处做客,商议攻伐龙庭事宜。纵然此刻通知,也难赶来夺回胭脂图。”

  持有春阳牡丹图的美人道:“正巧几日后,独角鬼王欲冲入阳间。我去请他帮忙,让他早日出兵分散修士注意。然后咱们再往玄都观夺回胭脂图。”

  就在这时,忽然桌案上的香炉吐出白烟,袅袅升腾,在空中结成一副云图。

  在云卷内,有一重重美轮美奂的楼台宫阁。身着红裳,肤若凝脂的绝世美人就坐在楼台最高处。

  明眸轻阖,柔美而多情的丽人似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美女。

  不,她就是画中的仙娥神姬,是胭脂百美图所孕育的精灵。

  “木樨、紫棠出事了?”清悦的声音如泉水叮咚,渗入心脾。

  五位女子诚惶诚恐:“今天有一位修士来到花楼,将妹妹们打杀,并将美人图夺走。”

  “难怪本宫身感不适,原来是玄门之人?”

  胭脂鬼王是百美图中的精灵,她将图中上百位美女宫娥制作为一张张独立的美人图,送给凡间女子。

  面貌丑陋之人得到美人图,立刻变作倾城美女,受万人追捧。

  红颜衰老的美女得到美人图,立时重返青春,红颜不老。

  只是美人图并非机缘,而是陷阱。得到美人图后就需要不断以阳气滋润,借男子精气滋润美人图,才能确保美人图上面的画不会褪色。

  百美图涉及胭脂鬼王根本道途,绝不容有失。

  “她二人根基浅薄,难成气候。牡丹,回头你去把美人图拿回来。以你修持的碧游仙术,想来玄都观也可去的。”

  “是。”牡丹虽然心中忐忑,但还是乖乖应下。

  “放心,本宫不会让你轻易冒险。”再丢一卷美人图,那不是更亏吗?

  “独角鬼王欲征伐人间,你们去助他一臂之力。”顿了顿,胭脂鬼王道:“本宫再赐你一件法宝玉钗。”

  玉钗?

  牡丹心中一突,脸上带着几分恐惧。

  “放心,不是飞鸾的本体,仅仅是十八道分灵之一。本宫提前告诉她,不让她把你吃掉。届时,你付出些许法力也就是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