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八十一章神算子秋玉

第八十一章神算子秋玉

  任鸿乘云离去,钧天仙灵笑嘻嘻问:“你怎么不多等等?这少女最易情动,或许你还能有份情缘。”

  少年无语道:“我等修行之辈,哪来那么多情缘?何况天大地大,九州浩土,我们就此一面之缘罢了。”

  “那可未必。”仙灵笑而不语,显然已经有所猜度。

  任鸿遥遥头,也不多言,依循自己推算的结果,前往孙秀才家中。

  孙秀才家中破落,妻子早已改嫁,只有一个小女孩侍奉卧床多时的祖母。

  看着昏迷不醒的老太太,任鸿感慨道:“上有重病老母,下有稚龄幼女,那秀才何等愚蠢,竟打算撒手离去,让她二人孤苦度日。”

  孙秀才若真死了,待老太太两脚一蹬,仅留一个孤女如何生活?怕不是要流落烟花之地或与人为奴?

  任鸿施展隐身术,走入破屋帮老太太诊断。

  他虽然没有专门研究医术,但玄门和医道向来不分家。经脉运行、养气长生原就是仙道根本。

  任鸿帮老太太检查后,为她度了一道真元滋润身体。

  仙灵:“这老太太只是风寒引发的并发症,凡间医师就能治好,你何必多此一举?”

  “刚才你也听见,那官家夫人有意让孙秀才下不来床。六十大板下来,孙秀才能侥幸逃得一命,但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侍奉老母。”

  看了看床边小心帮祖母擦汗的女孩,任鸿怜惜说:“一个小丫头侍奉父亲和祖母,未免重担太大。既然碰到这件事,索性帮一把。反正对你我而言不过,度一道真元只是举手之劳。”

  度了一道真元,老太太面色好了几分。

  “接下来,就让那些医师们解决吧。”

  任鸿做完这一切,悄然离开。

  可他走出房屋,打算前往玄都观挂单时,突然有人喊住他。

  “小友请留步!”

  身后响起声音,而任鸿感受到背后那人的气息时……

  他神色一变,立刻停下脚步,脑中飞快回忆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

  还好,假扮长青子这个身份,没有泄露功法路数的风险。

  于是少年转过身,看到背后有一位手持卦幡的道士匆忙赶来。

  “任鸿,又是一个昆仑的人。”仙灵偷偷传音,心中把昆仑这些修士狠狠骂了一顿:你们这些出世仙家不好好在山里修行,怎么成天在玄都宫的地方转悠?

  那道士貌似中年,留着山羊胡,穿着一件灰大褂。他将卦幡插在地上,拱手道:“在下秋玉,是一位算师。”

  任鸿盯着他看了半响,才道:“晚辈长青子,见过前辈。”

  昆仑修士,游戏人间?是偶然还是故意等自己?

  任鸿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试探问:“不知前辈喊住在下,有何指教?”

  “我今日入城办事,刚才发生的事情全看在眼中。原本我想来这孙秀才家中帮一把,不想小友率先出手。一时忍不住,老夫就把小友喊住。小友,闲暇无事,可否来城西陪我聊聊?”

  任鸿沉吟不语,仙灵“啊”了一声:“想起来了,这家伙是乾元峰的人。我记得好像是青玄的弟子,因为某件事被贬下山。”

  乾元峰?

  任鸿在昆仑十二峰中对乾元峰最亲切,看看天色,遂答应下来。

  秋玉大喜,带着任鸿来到自己于城西的卦摊。

  卦摊在城西柳树下,青青翠柳随风拂过,颇有些意境。

  二人一路走到城西,任鸿面带疑色,秋玉笑道:“我因为游历红尘,封了自身法力。此刻除了这把卦幡外,自身没有丁点战力,更无法施展遁术。”

  任鸿眨巴眼,似乎不明白这位前辈为什么这么大方爆出自己的底牌。

  秋玉见任鸿不吭声,又把卦幡往他身前晃了晃:“这是一件法宝。”

  哦?然后呢?

  任鸿摸不着头脑,默默看着秋玉。

  “听到我说自己没有法力,又拿着一件法宝。你不应该直接杀人夺宝,然后逃之夭夭吗?”秋玉笑着开了句玩笑。

  然后对任鸿问:“小友仁厚纯善,不知师从何处?在哪修行?是哪位道友教导的弟子?”

  “晚辈只是一个散修,无门无派,偶然得了半部道书修行。因为修行遇到瓶颈,所以出来看看世面。”

  散修?没有传承?

  秋玉捏着山羊胡,眼睛越来越亮。

  他主动跟任鸿打招呼,主要是瞧出任鸿资质不错,且为人仗义执言,心地善良,乃载道之才。

  秋玉有心将任鸿拉入昆仑乾元峰。但毕竟二人初见,他也不好马上开口,便拉着任鸿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孙秀才那个女儿。

  “那女孩随她娘,母子二人皆有凤格。据我推算,未来有场大富贵。小友既然结下善缘,不如趁机多帮帮,说不定未来有用。”

  “凤格?”任鸿心中一动:“前辈能否详细说说?”

  坎元道体的三大特征,一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且北斗诸星高照。二是自母体携带一缕先天水气,有水灵之相。至于第三,则是大富大贵的凤格后命。

  “凤格与潜龙命格类似,都是携天命气运的一种贵人相,没什么可珍贵的。人间潜龙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伏凤命格的人就更多了。”

  拥有凤命的女子和拥有潜龙之貌的男子一般,许多人都有这等命格,但潜龙伏凤隐于民间,终此一生都不会觉醒。

  唯有天地大变,王朝更替时,那些潜龙命格的人才会觉醒天命,纷纷踏上争霸天下的道路。

  最终,只有一人能君临天下,开辟新朝,执掌国祚。然后龙脉从这一脉延续,代代传承。

  伏凤命格类似,伏凤命格是羽化成凰,母仪天下,机会比“潜龙飞天”倒要多一些。

  毕竟一位潜龙获胜,鼎立新朝,皇位在本系血脉传承,直到天地再变,王朝更替。但一个皇帝可能有好几位皇后,而且皇后不会限定在一族。

  所以,伏凤命格的成长机会要比潜龙命格有优势。

  潜龙藏渊,数百年出一真龙。但伏凤之命,二十年就可能飞出一只凤凰。

  秋玉道:“朝廷倒是经常挑选凤格女子入宫。后宫如蛊场,一群凤命女子最后只有一二人能坐上后位,成就万凰之凰。我辈观相算命,大抵能看出先天命格气数,却无法真正看破未来。”

  任鸿若有所思,心道:这昆仑修士修持的易数应该也是《天衍算经》,加上我有心寻找凤命女子,从而寻觅坎元道体,不如趁机请教一二?

  他就着如何推算凤命,求教秋玉演算之术。

  秋玉有心拉拢任鸿,便道:“我从师门算经中参悟一门‘算龙盘凤术’,能算天下人的富贵命相,索性教给你吧。”

  他将口诀交给任鸿,还补充道:“东峣城内有凤命女子十人,你若能在十日之内将这十人全部找出。回头我再传授你一门道法。”

  任鸿虽然不缺修行法门,但还是揣摩着散修心态,故作惊喜:“多谢前辈指点。”

  看到任鸿这份惊喜加恭谨的态度,秋玉很是满意,心道:这样徐徐渐进,慢慢考察他,回头自己劫数圆满就带他回山。

  “天色不早,你还要去玄都观挂单,我就不耽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