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七十七章相依相生

第七十七章相依相生

  任鸿仓皇溜走,仙灵路上还不断提醒:“任鸿,小心点,咱们换一个地方。刚才舍利子突然落到你我面前,绝对有人故意栽赃,引你我跟佛宗争斗。”

  少年下意识点头,他也这么想。不然舍利子怎么好端端落到自己的茶杯里?

  随后,仙灵又是一声长长叹息:“也是你我心虚,不然把舍利子送到玄都宫去,说不得还能得到些好处。”

  任鸿:“毕竟我没获取道箓玉牒,现在去找玄都宫,恐怕不方便。”

  中土玄门有出世、入世两脉。出世一脉尊昆仑为首,入世一脉以玄都为尊。

  但凡修士出世,行走群山之间,当持昆仑颁布的“山符”,又称“五岳真形图”。

  此图依附五岳帝君真形,可引紫极神图之力傍身。玄门修士佩之,能避山中鬼魅精灵、虫虎妖怪及一切毒物。

  而且佩戴五岳真形图,也会被山中隐世道派感知,不会当做敌人被守山大阵攻击。

  当然,这规矩虽然早就确立,可真正落实下来颇有难处。

  仙家不受拘束,虽说昆仑道派本意是好的。利用五岳真形图辨别敌我,但仙家真正佩戴此物出行者很少。

  毕竟佩戴昆仑山符,也就真正承认对方确立的三山五岳体系,很多道派都不甘心。

  可入世历练不同,玄都宫花费数百年时间接手北斗派对人世间的统治。但凡修士入世历练皆要跟玄都宫打招呼,和人间王朝疏通关系,得玉牒宝册方可行走人间。

  任鸿刚下山不久,假扮书生往扬州游玩,根本没来得及去玄都宫讨取玉牒。

  从扬州离开,任鸿二人才琢磨不对劲。

  自己二人怕什么?纵然佛骨舍利在手,转手把麻烦送给玄都九府之一的扬州府,让他们去解决就好。

  可这一跑,反而失去立场。

  “罢了,咱们先去讨要玉牒,然后再做计较。”

  只是出了扬州城,不好再去玄都九府的扬州府,索性任鸿骑着勾陈神兽,一路往北而行。

  两日后,一人一尺来到东峣城附近。

  “峣山派属出世道派,受昆仑五岳符命。不过峣山靠着城镇,因此也有一处玄都观。”

  玄都宫驻扎人世,有九府三十三司七十二观。东峣城外有一处玄都观,在这里便能挂单录牒。

  只要任鸿取得玄都一脉颁布的传道玉牒,即可自在行走人间。即便官府找上门来,传道玉牒还能当做身份凭证,免除许多麻烦。

  “任鸿,务必小心昆仑弟子。入世历练的昆仑门人绝对不少,你身上的玉清法力尽可能遮掩。”

  “放心,我有分寸。”

  任鸿将勾陈神兽一抖,神兽变化为一层透明披风裹在身上。瞬间,他身上的法力气息晦涩隐匿,再难察觉半点和玉清道脉有关的痕迹。

  然后他把百鳞青蛟剑拿在手中。将青龙幻灵注入青蛟剑,他身上法力立刻变作生气勃勃的木灵之相。

  而且,任鸿刻意把修为维系在真火境,假扮成一尊修行《长青玄功》的普通散修。

  “这样如何?”任鸿装模作样,虚作稽首:“贫道长青子,在某处灵山修行百年,参悟《长青玄功》。如今入世寻找结丹机缘,望请玄都观主行个方便。”

  看他行礼稽首,仙灵笑了:“倒有几分门道。至少那些玄都观里的金丹观主察觉不来。”

  想要察觉任鸿隐藏的气息,至少要玄都三十三神司的司主们亲临。

  随后,仙灵琢磨问:“你要创造五个假身份,就是为对应六合神兽的五方?”

  陆压道人擅长离火,对应司掌南明离火的朱雀。

  灵音法师一体双魂,象征玄武神兽的龟蛇法相。

  眼下这位长青子,明显对应东方青龙。

  “至于鸿钧,我倒看不出来你是何意。”

  “那个称呼,我是打算充当自己道号。而且那个身份很明显,如果曲师道那群人察觉,恐怕会立刻联想到你我。”

  所以,鸿钧身份排除在外,不列入五个假身份。

  “也就是说,剩下还有一个白虎,一个腾蛇。”

  “你忘了咱们曾经扮演的西方老仙?还有东海那道黑影?”

  “西方老仙对应白虎,那道黑影擅长隐匿,对应腾蛇。”

  任鸿隐约有一个想法,那个黑影运作好了,或许能当做大杀器。

  拿出浮黎铜镜又把自身检查了一遍,任鸿打算前往玄都观。

  轰隆——

  忽然,城郊雷云滚滚,阴霾遮蔽晴空,隐隐然形成一尊雷神法相。

  任鸿脱口而出:“神霄雷法?”他手中就有一部《玉清雷策》,瞬间认出这尊雷神法相是三十六神霄雷法中的玉枢雷。

  雷神手托玉尺,脚踏星云,在穹空第四重元气潮汐凝聚神雷。

  “没错,正是玉清神霄雷法。”

  灵寿子随昆仑玉虚上人飞升后,雷法并没有独自形成一脉天门道统,而是留给昆仑派,让十二脉仙峰修习。

  任鸿心中一动,拿铜镜观照。看到不远处有两位昆仑弟子跟另外二人斗法。其中一人周身缠绕银光,和天空雷神法相共鸣。

  “那另一人……”任鸿仔细辨认:“金光闪耀,清气莹然,但毫无半点斗法手段,仅仅站在一边解说,是金庭峰的人?”

  仙灵:“没错,这俩弟子是金庭峰和玉泉峰的人。”

  两位昆仑弟子刚修成金丹不久,被师门派遣下山历练。但在他们来到这座城市时,看到两个道士利用道术迷惑凡人,一时气不过就上去找他们评理。

  结果说着说着便打起来。

  “师兄,这二人出自玉传观,修行法门为《玉楼问心经》。”

  金庭峰出身的弟子站在战圈边缘,身上五色氤氲香雾弥漫,一边以法宝护身,一边为同门解说对手的来历底细。

  当对方道士举起桃木剑时,他马上道:“师兄,对方要用火咒,你用雷法引开三昧真火。再用神霄雷法对准他膻中穴。”

  玉传观的《玉楼经》脱胎于玄都宫鼎鼎有名的《小楼飞剑经》。这门玄功大半根基都依托膻中穴。若是被人重伤膻中穴,怕不是立刻跌落会凡人?

  两位道士气得破口大骂:“小畜生心肠歹毒,我二人在人间稍稍用了些许道术,左不过坑凡人几两银子,轮得着你们二人下杀手吗!”

  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枚法印。

  金庭峰弟子掌心流光转动,施展大衍算数后又道:“师兄,此物以千年玄铁铸造,并非他亲手炼制,而是一妖王遗留之物。内有妖丹御使,可发挥金丹级战力。不可近身迎战,远远施展雷君法相灭妖即可。”

  另一位玉泉峰弟子爽朗大笑:“多谢师弟,晓得了!”

  他法诀变化,天空乌云中的雷精银光陡然一转,玉枢雷先是化作银色大网罩住两个道士,然后密密麻麻的雷球在大网生成,在道士祭起玄铁印之前将妖气磨灭,抢先废掉对方一张底牌。

  任鸿和仙灵赶来,正瞧见两位昆仑弟子压着对方打。

  仙灵托着任鸿隐藏在第六重云空,笑道:“你瞧瞧金庭峰的风格,是不是跟一般仙人大不同?”

  金庭峰弟子根本不出手,仅仅在一旁指点同门,解析对方破绽。

  任鸿:“金庭峰专修道行,多培养传经弟子。想来是他战力不佳,只能凭借这张嘴对敌。”

  “不错,金庭峰战力弱小,一般外出游历都是跟其他仙峰弟子结伴而行。”

  顿了顿,仙灵又道:“虽说昆仑诸峰各自为政,但老爷还在时,诸峰各司其职,结伴下山游历,反而留下不少神仙传说。”

  昆仑各峰传承天书不同,引来诸多争执。虽然是坏事,可凡事要从两面看待。

  各峰司掌不同,只需专精一道,彼此团结一心,相互补足,反而能把昆仑道派经营得蒸蒸日上。

  昆仑隐隐然拥有天下第一道派的威风,十二峰间的互助和竞争也有一定功劳。

  “任鸿,倘若你执掌昆仑。是抹掉十二仙峰各自培养的特色,命令十二峰全面发展?而是继续保持特长,让十二峰专一修行,统合在昆仑大义之下?”

  “这……”望着下方二人,任鸿沉默不语。

  昆仑是一颗苍天大树,唯有在这颗大树上才有金庭峰这类专修道行,不修战力的弟子门人存在。

  若换一个门派,哪能让门人们这样荒废斗法搏杀之术?

  但好处明显是不假,但弊端呢?

  没有斗法手段,万一金庭峰弟子落单呢?

  而且十二峰的内斗,是让任鸿最恶心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