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五十六章紫阳夫人的诅咒

第五十六章紫阳夫人的诅咒

  任鸿和仙灵穿过门户,眼前是浩渺无际的紫色云海。天光从云海散落,挥洒向浩土神州。

  “好浓厚的灵气!”任鸿进来后,顿觉神清气爽。这紫阳洞天内部充斥的灵气,比莲花山、太常山脉强多了。

  纵然昆仑龙首岩也无法跟这里媲美。

  “那是。这里接近天极,是东天之上的最大一处仙天。其灵气之充沛,唯有昆仑墟内围可比。”

  任鸿观赏云海气象,复又看向大地。仙天圣境有灵土八万里,莽莽郁郁的仙木树林广布大地,俨然是一方独立的世界。

  “这就是大东天紫阳府,紫阳夫人独立开辟的仙境。”仙灵虽然随着玉虚上人来过几次,但都是直接进入府邸,而没有在外围逗留,没有宏观俯瞰这座仙天胜境。这次观望洞天,他也被这座洞天所震撼。

  “这里的美,跟我们昆仑截然不同。”

  昆仑号称天柱,是大气磅礴,雄伟巍峨。七十二峰孕育群山祖灵,乃神州根源。

  但大东天紫阳府是清灵,是灵秀,雍容华美中带着几分脱俗。

  “任鸿你看,中央天域有九颗元辰,其星光笼罩之地,便是紫宸宫。”

  任鸿站在飞辇上抬头眺望,大东天紫阳府的这座仙天中央悬浮九颗大星。

  九颗大星难测径圆,在云海中央卷动风云,宣泄星光,聚成磅礴星河环绕下方紫宸宫,然后淌在八万里浩土,最终流入世界边陲。

  “任鸿,我们去星河边缘的天门。那里是进入紫阳仙府的门户。”

  仙灵施展遁法,带任鸿来到紫阳府的门户前。

  星河环绕紫宸宫,形成紫阳府的一道防御屏障。

  “任鸿你小心,星河之水浩瀚莫测。你要是跌进去,我都救不了你了。”

  任鸿低头望着脚下星河,星河清澈明净,能直接看到河底的泥沙。但每一滴星河之水都蕴含星光元磁,沾染一点就足以害人性命。

  在星河之上架起八座仙桥门户,钧天仙灵带任鸿到来的,正是东边的大门。

  白玉雕琢的仙门上,龙飞凤舞刻着“紫阳”两个道篆。

  大门紧闭,但从这扇门户后能看到一座横跨星河的北辰桥以及东大门。

  “我们只能到这了,你试试能否开门。”

  仙灵对此不抱期望。

  任鸿捧着如意走过去,尝试以如意上的北斗星光之力接引天空九辰。

  紫阳一脉涉及星辰道统,炼北辰菁英修行。任鸿以如意感应,被五彩霞光封禁的门户荡漾涟漪,似有所动。

  “有门!”任鸿面色一喜,赶紧加大法力输出。霞光不断荡动,一枚枚符文从门户跃出,在他身边不断游动。

  看到这些符文,任鸿灵光一闪,运转浮黎镜魄将符文记下。

  “这似乎是大道赤文?但跟昆仑玉箓不同,想来是紫阳府特有的星纹?”

  任鸿悟性高,他以镜魄和算经推演,从这些文字中琢磨出一道修炼口诀——《水玄诀》。

  这门口诀吐纳水精修行。当筑基境后,便可尝试开启门户。

  “这是方便有缘人来到此地,开启仙府门户的钥匙?”

  至于如何寻找水精……

  眼前这不就是一条星光大河吗?

  “夫人为门人着想,可真是贴心。”任鸿张口一吸,滔滔星河之力纳入体内,运转《水玄诀》炼化水玄真元。

  他是真火境的修士,根本无需从头开始,只要琢磨出一缕水玄真元的属性,便可用本命真火炼化星河之水,打熬水玄真元。

  仙灵在旁等候,他看到任鸿开始着手炼法,暗忖:“倒是忘了,他的紫极书有统御万气之能。虽然玉虚和紫阳两脉功法路数不合,但是在玉虚真元统御下,那一点水玄真元翻不了浪。”

  何止翻不了浪,等任鸿开门之后将水玄真元吞噬,反而壮大自身紫极真元。

  随着水玄真元成型,突然门户内部传来莫名摄力。任鸿眼前一晃,便出现在一座秀丽玉阁中,而眼前站着身穿黛色宫装的妇人。

  ……

  仙灵在外不知等了多久,任鸿悠悠睁开眼。

  “情况如何?”

  任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挥手以玄武之力凝成一篇道文。

  “我等无门可入,但得夫人恩典,的确参悟了一篇紫阳洞天法门。只要我能为紫阳洞天找到继承人,便可助其继承洞天。但——”

  “但是什么?”

  任鸿缓缓摇头,刚才他在洞天禁法中看到紫阳夫人的一缕投影。

  得知任鸿来意,要寻一个“坎元道体”的女子继承洞天,夫人并不反对。

  这也是玉虚上人和紫阳夫人这等大能的态度。

  他们才不在乎谁继承道统,只要道统传承下去即可。只是那些曾经的弟子,总有一份香火情,占据先机。

  但如果任鸿能找到一个坎元道体的女子,并能通过紫阳洞天的试炼,夫人也不会反对。

  当然,任鸿二人心意不诚,另有意图。所以紫阳夫人的投影对他下了一个咒,虽然传授他《北宸坎元天书》的筑基篇,但也有告诫。如果办不成这件事,那惩戒下来……

  想到那个后果,任鸿不禁打了个哆嗦。

  为了不落到那一步,他必须赶紧为紫阳洞天找到一位传人。

  只有在六十年内让紫阳洞天得以继承,他的那个诅咒才能化解。不然,他就只能把自己填进去了。

  想到这,任鸿也顾不得宅在莲花山修行,果断对仙灵说:“回去之后,咱们准备入人间游历,寻找紫阳传人。”

  “这么着急?”

  看到任鸿一反常态,主动要求离开莲花山,仙灵先是惊讶,但随后大喜,趁此机会敲定这件事。

  能让这家伙多活动活动,总归是好事。

  二人从紫阳洞天离开,刚一到外界突然愣住。

  “咦?怎么冬天了?”

  “你该不会是走错路,走到北荒的通道了?”

  进入紫阳洞天,从昆仑墟的通道走最便捷。但如果从这里出来,异象动静必然引起碧灵道君注意。

  所以,任鸿和仙灵商量后,打算从并没有走昆仑墟的通道,而是选择东海紫阳岛。

  紫阳岛通道虽然有人看守,但紫阳岛修士实力不济,仅仅是一个家族基业。钧天仙灵作为真人大圆满的高手,足以隐匿二人踪迹,从东海顺利飞回大陆。

  可一出来,看到飞雪连天,岛屿覆盖素银,二人齐齐一愣。

  仙灵不确定道:“莫非是仙人斗法?但也不对,这天气好像……”他推算时日,愕然道:“真入冬了?”

  他们去紫阳洞天时,还是炎炎夏日。可出来时,已是隆冬雪景。

  “咱们在洞天内部也没待多久啊?”任鸿狐疑道:“按照时间算,连一天都没到。怎么就过去半年?”

  “难道你不知‘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仙灵一琢磨:“想必是紫阳洞封闭后,时速与外界不同。”

  任鸿一番沉思:“既然来到紫阳岛,不如在这瞧瞧,看看那位女弟子是不是转世归来。”

  虽然任鸿打算自己找一个人继承紫阳洞。但如果自己找不到人,下下之策就是帮那五位女弟子继承洞府。至少自己不会被那个诅咒坑。

  想到那个诅咒,寒风中任鸿又打起一阵寒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