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五十一章仙影无踪,星魔凌空

第五十一章仙影无踪,星魔凌空

  看四人定下灵契之术,章华一脸释然,心道:果然如此。

  他就是猜到这一点,才主动放弃寻找坐骑。

  而此刻,老仙一脸和煦地对陆压道人说:“你来此一遭,不能让你空手离去。贫道观你修行已至瓶颈,但你身上道法自成一系,想必大有来历。贫道不便传你本脉仙法,就把当年修行心得手札赠你,希望助你早日突破。”

  陆压道人闻言,顿时躬身道谢。而旁边贾昱也有几分为他高兴,暗想:道兄想要求一份突破境界的丹书,没想到竟在这里碰到机缘。

  看到他的神情,仙灵心中好笑:正要你做这个见证,好让我们为“陆压道人”提升修为找借口啊。

  这一次和五人同行,任鸿把陆压道人的人设进一步完善。

  沉默寡言的热心肠,得到前辈指点有望突破元神三境,手中又有一座飞速不慢的法车,疑似某古仙传承。

  通过这几位仙家弟子的口,将陆压道人的身份进一步砸实,方便任鸿二人未来在人间行走。

  仙灵传授手札后,又装模作样说了几句场面话,便跨上獬豸离开。

  獬豸四足生云,御空奔腾,远远看去好似祥瑞麒麟载老仙离去。

  望着道人离去的西方,贾昱若有所思:“西方……我倒是听师门长辈提及。昆仑之外,西荒大地上有一位玄门大仙。据说其执掌长生大道,有仙根镇压一方气数。”

  “咦,西荒之地还有玄门前辈吗?”一人惊讶问:“西荒贫瘠之地,不是只有佛宗?”

  “佛宗能东传,我玄门为何不能西去?那位大仙定西荒传播仙道,反而是我仙道难得的大贤。”

  贾昱没有多言,转而对陆压道人说:“道兄,这次道兄相助,我等无以为报。还请道兄随我等前往云墟,设宴款待。”

  陆压道人沉吟后,微微颔首。

  “那我回去等你们。”

  说着,他驾驭神鸦车离开。

  这次任鸿没有放缓速度,甚至刻意加速飞行。而后面贾昱四人虽得到坐骑,但照顾章华的情绪,却放缓了速度。

  趁此机会,任鸿跟方才离开的仙灵、獬豸汇合。不过他并没有露面,而是借秘术隐藏一侧。

  獬豸得纯阳赤符,此刻已幻化人形。是一个面相粗犷,浑身肌肉的光头大汉。

  “多谢上仙相救。”

  “无碍。”此刻仙灵摇身一变,变作任鸿的本相。他继续装模作样,勉励了獬豸一番,送獬豸前往人间。

  等獬豸离开后,仙灵立刻变回仙尺,飞到任鸿袖子里。

  “这件事,总算完成了。”

  任鸿:“接下来,还有一点收尾。到云墟后,帮贾昱一行点评灵兽。等吃了这顿宴席,咱们就回山修行。”

  贾昱四人中,唯有那条大蛇的品级最高。回头将赌资转交汤岚,任鸿这一行就彻底圆满。

  又回去?

  仙灵弱弱问:“不如,咱们趁此机会在外头转悠下?”

  “免了,咱们身份不同寻常,还是安心修行吧。今年出来这一次,我觉得已经够了。”

  仙灵正要劝说,但任鸿已经开始催促赶路。他只好施展禁法,带任鸿回到北天云墟。

  到底是仙器出手,不过眨眼功夫便回到北天云墟。但此刻,云墟一片慌乱。许多修士纷纷驾驭云雾,向恒山派山门赶去。

  “星魔来了!快走,快去看看。”

  “什么,他居然真敢来?”

  修士们仨俩结队,甚至恒山派的巡山使者们也不再运营店铺,而是纷纷关闭店铺,赶回山门。

  末了,连整个云墟都被关闭。

  当初在经阁碰到的那位使者看到陆压道人站在云墟前的悬崖,过来嘱咐:“道友,我北岳派有事,云墟暂时关闭三日,”

  说完,跟一群同伴离开。

  “这……这是什么情况?”不仅任鸿,仙灵也摸不着头脑。

  看着眼前大树被一片金光锁禁,二人只好等贾昱五人归来。

  没一会儿,贾昱五人回来,看到云墟被封后询问究竟。

  “北岳派有事,据说要封三日。好像跟什么星魔有关。”

  “原来那张星魔贴是真的?”风狐背上的顾晓雯激动起来:“星魔真来北岳派了?”

  “咳咳……”汤岚在旁轻咳两声,顾晓雯马上闭嘴,但还是一副兴奋的模样,恨不得也跑去恒山派见一见星魔。

  “星魔是谁?”任鸿目光转向贾昱。

  贾昱听到星魔,露出几分古怪神情:“道兄久居山林,对玄门之事了解不多。这所谓的星魔,是近几十年出来的一位风云人物。他与玄门各派为难,但在为难之前会提前送上一张星魔贴。”

  “北岳派前几日接到星魔贴,调集各路门徒返还山门。”

  “和玄门为难,莫非是魔教中的人物?”

  贾昱默默摇头。

  章华说:“星魔跟各派为难,并非斗法论道之争,而是跟凡间大盗类似,要盗取各派的传承珍宝。”

  “盗宝?”

  贾昱:“星魔号称天下第一大盗。道兄走得早,却不知南岳道派的事。咱们当初在南蛮之地,其实星魔也在。他为南岳道派的那件至宝而来。南岳派出动那么多人,不仅仅为捉玉音妖王,更是为抓捕星魔。后头甚至来了一位南岳真人,但仍被其从容离开。”

  “没想到,我跟他是真有缘。从南岳又到了北岳。”贾昱话虽如此说,但自家心里明白。自己不就是在南边得到风声,听闻星魔下一站是北岳道派,才趁此机会来抓坐骑吗?

  恒山派被星魔之事耽搁,哪有功夫管他抓獬豸?

  旁边顾晓雯虽然被自家师兄拘着,但还是忍不住道:“星魔虽然盗取各家宝物,但只是借赏,后来不是还回来许多?”

  “大部分还回来,但是小部分呢?”汤岚对星魔感观不佳,斥责自家师妹:“师妹,你别忘了。咱们遁甲宗的五气乾坤幡都被人家偷过。”

  “但后来还回来了……”顾晓雯在遁甲宗跟星魔还有一段因缘,小声辩解“再说,星魔从来没杀过人,仅此一点就不知胜过魔教多少。”

  只偷宝,不杀人的星魔?

  任鸿不由心生好奇。

  贾昱察言观色,趁机说:“道兄有心,不如我们去看看?”

  “此刻各路人马都赶过去,我们去了也没什么用,能看到什么?”

  虽然任鸿好奇,但还是懒得折腾。他将几件赌品递给汤岚,招出神鸦车便打算告辞。

  可就在这时,远方北岳主峰方向射出一道银光。整个主峰晃动几息,然后银光迅疾向北天云墟驰来。

  “诸位,不陪你们玩了。北斗星锁暂借我观赏一月,事后奉还!”

  “小贼哪里走!”北岳主峰,一道道仙光纵横冲出,紧追那一道银色星光。

  秋飞鹤眼神一动:“星魔往咱们这方向来了?诸位,咱们不妨拿下这星魔,卖恒山派一个好?”

  汤岚的遁甲宗和星魔有冤,如今自家师妹又对星魔有好感,他当即响应。不仅自己出手,更请麟山大蛇一起夹击。

  秋飞鹤亮出法剑,也施展门中秘术,以剑光阻拦银色星光。

  还有贾昱,招来五雷之法阻拦。

  “咦,这星魔被黄符之术攻击,还真不是玄门人士?但看起来,有点星辰道统的味道。任鸿,你要不要……”仙灵没说完,就见任鸿早把朱雀幻灵唤出。

  朱雀幻灵这一次没有拟化为火鸦,而是以火鸟形态变成一把赤焰缭绕的神弓。

  双翼为弓角,火焰为弓弦。

  任鸿持弓遥望,另一只手再度招来一只朱雀幻灵。这只朱雀啼鸣三声,凝成箭矢被任鸿按在弦上。

  接着,对星光东南方向射出!

  星魔从恒山派逃出,也看到半道阻拦的贾昱等人。不论是雷网也好、剑光也罢,他轻轻松松施展“星天遁法”绕开。

  “喂喂,好歹来几个金丹大修士啊。难道凭这些刚筑基不久的小修士,就想抓到我吗?”

  可就在避让麟山大蛇毒雾,向东南方向稍微暂避时,蓦然心生警兆,星魔赶紧用斗篷一挡。

  嘭——

  火光在星篷表面溅射,那一支朱雀箭的威能被这件斗篷尽数挡下。

  “这是……自爆箭?”

  没等星魔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有一道箭矢接踵而来。同样在靠近之后爆炸,迫使星魔用斗篷抵挡。

  “还真有一位金丹修士?”星魔抬头看向坐在神鸦车内的陆压道人。

  看到车内道人又要准备第三箭,星魔果断对那个方向射出一指。

  “哈哈,你也接我一招!”

  星魔手指迸射罡气,劈面而至。

  绚烂多彩的星光在任鸿眼前化作霄汉天河,以煌煌大势压下。

  任鸿不假思索,用天元剑指诀回了一击火灵剑气。

  “哦?竟然是剑指诀?”星魔停下来,正要说话。

  突然背后恒山派的人追杀而至,他当即用遁光再度逃开。

  “陆压道兄,快拦下他。恒山派追来,千万别让他逃了。”

  任鸿射出三箭,被星魔回了一道星光指罡,正要继续动手时。背后冲过来的那位恒山真人丝毫不收敛自家气势,浩大仙光震动虚空,从任鸿旁边冲过去。

  这一冲,顾晓雯差点从风狐身上摔下,而任鸿脚下法车也险些被碾碎。

  “任鸿,用如意镇住法车。”

  这法车可不是实物,而是道韵凝聚之物。受到仙光冲撞,差点支离破碎。

  如意落在车内,两极星光之力稳稳镇住神鸦车。

  “这位恒山仙人未免太霸道了。”

  汤岚将自家师妹拉到身边,神色颇为不悦。

  虽然你们丢了宝物,但我们也是帮忙。你们不道谢也就罢了,从我们身边快速猛冲,竟差点让师妹摔下悬崖?

  好几位恒山派真人紧追不舍,后面还跟着恒山派的一群金丹修士。

  众人彻底歇了帮忙的心思,任鸿不愿在此久留,跟贾昱等人说了几句,转身驾驭神鸦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