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四十章两极合参,大道垂象

第四十章两极合参,大道垂象

  任鸿伴随紫极宫中的星斗变幻、天书演法,整个人陷入悟道之境。

  他手指缓慢而有力的在玉胎上刻画,一道道玄禁闪耀灵光,构成法宝的核心本质。

  仙灵:“这小子莫非打算一口气炼成法宝?”

  法宝的祭炼就是玄禁的修行。法器层次有十二都天禁,每一层法禁象征一种道术妙用。

  一般来说。普通的法器禁制在升华为法宝时,十二都天禁化作一道法宝灵禁。然后需要重新祭炼灵禁,培养法宝威能。直至二十四诸天灵禁圆满,可合成一道周天仙禁。再重新开始祭炼,直至三十六周天仙禁圆满。

  可玄门大派另辟蹊径,仿照天地灵宝研究玄禁。高等级的玄禁直接拥有二十四灵禁或者三十六仙禁。用这些高等级的玄禁之法祭炼法器,不仅威能比普通法器要强,在后面晋升法宝、仙器时更无需禁法合一,只要继续叠加即可。

  南极鼎、钧天尺都是用这种方法祭炼而成。

  任鸿以白玉精祭炼法器,同样是凭借昆仑秘传的小如意禁,可以随自己心意增添禁法功能,然后进化为法宝和仙器。

  “若是这小子一口气演化十三道如意神禁,的确可以将白玉精升华为法宝。”

  仙灵在旁踱步,脸上带着某种期待。

  任鸿成就越高,越说明他没有看走眼。间接说明昆仑山那群人都是睁眼瞎,好好一个绝顶天才被他们撵出门。

  日后飞升上界见了老爷,自己私自跑出来的借口也就越让人信服。

  白玉精是千年玉魄,沾染玉虚道韵而成,莫说作为法宝胚胎,便是当做仙器的一味辅佐材料也已足够。

  但当任鸿刻画第九道如意神禁时,身上那一股灵韵玄妙戛然而止。

  他整个人脸色苍白,仿佛再也无法刻画下去。

  仙灵赶紧出手为他补充法力。

  “也是。”看到这一幕,仙灵在失望同时也有几分理解。毕竟第一次炼宝,虽然凭借法宝级别的材质外加如意神禁的妙用,接连刻画数道禁法,但对他本人的损耗也着实过大。

  “可以了,任鸿,暂时停下。九道禁法的玉如意,已经能媲美一些十二都天禁法圆满的顶级法器。接下来——”

  蓦地,白玉如意两端冲出星光,引来夜空两极星辰之力。

  十三道星光在任鸿身边聚拢,形成十三位星君幻影。

  “紫微垣内,中天大圣,虚明湛寂,大道为根……”北斗七星君相貌皆效似青年,口诵北斗星咒。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除却开口道言一致外,后面分别添上天元宫、地元宫分别属于七星君的宫殿。

  而另一侧的南斗六星君类似,六位老者手持玉圭,口诵道:“巍巍赤帝,分灵六曜。赫赫丹灵,岁荣长生……”在他们后面的话里,也分别有南斗六星所属的明德宫、洞文公等六大天宫。

  “北斗七星君,南斗六星君。这是大道朝贺之相啊!”仙灵站在一侧,目瞪口呆看着法宝周边的十三星君。

  但凡仙家炼成无上神通、绝顶仙丹、通天法宝时,都会有各种异象相随。

  在五百年前,这些异象多是天花垂落,璎珞漫天,红霞雾霭之流。各道统功法不一,引动异象各不相同,无法对比相论。

  但在紫极神图炼天地大道为大道神相后,一切就不同了。

  玄门异象经过神图进一步梳理,分为九个等级。什么金花异香、灵兽祥瑞、仙霞翻滚都是中流。不过是紫极神图感应修士炼法,显露的些微灵应。这些异象在紫极神图上,也不过是众多神圣道相身边的点缀。

  在玄门异象品级中,最上等的异象是“道相垂贺”。

  不论你干什么事,只要能引来紫极神图的道相显化,那就是最上乘的异象。

  据仙灵所知,当今这位玄都宫主在三百年前炼成一炉仙丹时,曾引来太清道尊显化。而玄都宫至高无上的九转金丹,每一颗金丹出现在外界,都有骑牛老君之相伴随。

  而北斗派的北斗神君炼法时,曾引动北斗七星君相伴朝贺。

  如今任鸿一口气引来南斗六星君和北斗七星君,无疑是炼宝异象的最高层次,道相垂贺。

  “不过他这件法器竟然是星辰属性?”仙灵心下嘀咕:“先是炼成北斗道印,如今又触动南斗道印。要是不知道的人,怕还以为他是星宿宫、北斗派又或者紫阳派的人吧?”

  但转念一想,自己带任鸿下山,而不是坐看任鸿下山转投北斗派,简直是为昆仑立下大功。

  “这等引来星君垂贺的天才,要是被北斗派瞧见,怕不是道君亲自收徒,以传承道统。然后修持北斗派至高无上的《北极紫宸书》,炼成周天星图?”

  这种星辰道的天才要是培养得当,指不定北斗派又要多出一尊修持星主道相的道君。

  “果然还是我眼力过人,主动将他留在昆仑。”仙灵洋洋得意:“嗯……回头就算见了徐阴阳,我也有话可说,还能气一气他。让他不许我转世。可到头来,真正为昆仑打算的智者,是我!”

  十三星君相随,进一步为白玉如意增添威能。南斗、北斗星光助力,又让任鸿一口气把剩下三道紫极如意打入其中。

  十二道禁法炼成一片,犹如白龙吞吐星光,成就法器圆满之态。

  至于仙灵幻想的法宝……任鸿的小如意禁只有十二重,怎么可能添加第十三道玄禁?

  他炼宝极限就是把这枚白玉精炼成顶级法器,距离法宝只差一线。

  任鸿双手虚捧如意,这件由他祭炼的如意跟他自身血脉相连,根本不用花力气祭炼,灵识自然而然出现在第十二重禁法之内。

  他念头一动,法器核心的玄禁效仿南极仙鼎,也在自家法器中凝练了一座安置灵识的幻境。

  第十二重法禁幻为宫殿,安置灵识变化的帝君法身。第十一重禁法变作宫门,第二重到第十重禁法形成九座朱墙,牢牢围住宫殿。至于最外侧的第一重禁法,则化作天门。

  但凡外人取得任鸿的法宝,都必须从天门开始,一重重破解禁法。直到跨入宫殿内轰杀任鸿的灵识,才能夺取这件法宝的控制权。

  蓦地,任鸿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说来,南极仙鼎有仙禁二十八重,不知道最核心处是不是还留有灵寿子师兄的一缕仙识念头?”

  不过这念头转瞬即逝,任鸿暗暗失笑:我又不打算真正把南极仙鼎当武器用。平日炼炼丹,不需要全部祭炼二十八重禁法。纵然师兄留有仙识,又跟我有什么干系?

  任鸿睁开眼,身边十三星君纷纷消失,面前悬着一根九寸长的白玉如意。

  说是如意,但更似玉钩之形。首端上翘,呈北斗星图。末尾下勾,作南斗星图。而中间部位微微弯曲,模样十分古怪。

  “显然,你这不是打架硬碰硬的法宝。”仙灵瞧了一会儿,笑说:“应该是凭借那些禁法来施展道术?”

  任鸿默默点头。

  这根玉如意炼成后,最大的妙处在于引动两极星斗之力。尤其是南极尾端,可以辅佐施展灵寿子遗留的那个延寿咒法。

  还有紫极书上的道术,以这根如意进行施展,威能会平添三倍。

  任鸿将如意轻轻一摇,烈火从如意冒出,复又在肩膀上幻化朱雀。

  但这头朱雀比他曾经召唤的幻灵,体型大了一圈。身上赤红翎羽更带着点点火焰,已然有幻灵凝实的迹象。

  当然,这是如意加持的效果。

  “你打斗时,这支如意辅佐道术。至于真正斗法,恐怕还需要一把剑。”

  仙灵所指,自然是那柄百鳞斩仙剑。

  这剑用一条金丹蛇妖的骸骨打造,本体材质便是法宝躯壳。只是上面的魔门禁法被一一抹去,效力大减。但只要重新祭炼玄门禁法,未必不能化作仙家宝剑。

  可对魔门之物,任鸿打心底排斥。

  被昆仑逐出来,他从不认为仙道就是正义。但魔道在他这里着实没好感,纵然是魔门器物也带着不少忌讳。

  在任鸿眼中,自己这柄白玉如意或许等级比不上自己从南蛮之地得到的百鳞斩仙剑,但作为如意禁法祭炼而来的法宝,比那件邪门之物更契合自己,根本没打算再用那把剑。

  朱雀吐出火焰:我回头用剑指诀,无须再拿一把仙剑。真要说,我更希望重炼一面浮黎宝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