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第二十章月下花娥,起舞弄影(上)

第二十章月下花娥,起舞弄影(上)

  钧天仙灵拍着胸脯应下。

  他拉任鸿来到寒潭边,施展纯阳禁法在寒潭水面铺上一层纯阳灵气所化的紫雾。

  紫雾袅袅升腾,配合玉虚禁法封印进一步压制魔头,防止寒潭老魔捣乱。

  然后水面紫雾中冒出一片又一片碧色莲叶。

  “去!”仙灵手一抖,将云兜散开,一盘盘珍馐落于碧叶,闪烁五颜六色的光华。

  最后仙灵在烧尾宴周边升起十五个莲座。

  “你先入座。”

  仙灵请任鸿坐在烧尾宴的主座,对他道:“今日你筑基成功,不怕那些花妖动歪心。咱们正大光明请她们来做客,日后好拉入五莲别府。”

  说完,仙童打扮的器灵风风火火冲出去,自称任鸿随侍道童,前去各花妖修行之地请人。

  花精们自得任鸿指点道法后,日日夜夜潜心修行。

  芙蓉仙子运行紫极书上的五行筑基法门,正式完成青木篇筑基,乃中品下等道基。

  此等道基虽在昆仑不受看重,但放眼玄门百宗千脉,中品道基已经是正经的修仙者。

  仙灵到来,直接说明来意:“我家小老爷今日功法有成,要在寒潭设宴,请仙子务必赏脸。”

  “上仙设宴?仙童放心,我稍作准备马上前去。”

  芙蓉仙子重塑道基,从下品道基升华为中品,有望金丹大道。这份恩情如同再造,对任鸿很是感激。

  随后仙灵去通知其他花精,芙蓉仙子来到花海泉眼处,依水扎起凌虚髻,取来两朵红花作饰,略作梳妆后,又从花海采摘一篮娇艳绽放的季春时花,起身赶往寒潭。

  路上,她碰到其他几位花精。

  牡丹仙子一身大红团云服,盘着牡丹花髻,手持姹紫千红的牡丹花篮。旁边是翠裙荷衣,头上顶着一朵大红荷花的红荷仙子以及双螺髻、白羽衣的木槿仙子。不过这两位仙子和芙蓉仙子类似,目前花期未至,仅仅采了一些时令鲜花。

  芙蓉仙子走过去:“姐姐美艳脱俗,无愧国色之誉。”

  牡丹历来受名士追捧,牡丹仙子在诸花仙中美貌也是一等一的。

  “妹妹也不差。”牡丹仙子略略捧了芙蓉仙子几句,暗暗观察芙蓉仙子道行。

  瞧出芙蓉仙子顺利重塑道基后,她心道:我们这一年来,承上仙恩情,大多已重塑道基。少数几位妹妹虽尚未重塑道基,但相信也快了。

  没走几步,碰到联袂而行的桃花仙子和杏花仙子。

  如今季春时节,正是二花绽放斗艳之时。二花仙一着红妆,一作粉黛,也不比牡丹仙子、芙蓉仙子差多少。

  桃花仙子以花枝为簪,盘双刀鬓,怀中抱着花瓶,里面是刚刚折下的两支桃枝。

  杏花仙子也大抵如此,怀中拿着杏花。

  瞧见大家手持花篮、花枝,牡丹仙子抿唇一笑:“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处去了。”

  芙蓉仙子:“上仙道行精深,神通莫测,咱们手中没什么仙家宝物上供。只能采些花朵,为上仙大宴稍作点缀。”

  木槿仙子看到桃杏两位仙子手中的花枝,感叹道:“只是我和红荷不比几位姐姐花期来临,只能寻些连翘、紫藤稍作表示。”

  “这尴尬又不是妹妹你一人!”不远处,菊花仙子和桂花仙子赶来。

  桂花仙子抱怨说:“芙蓉那边好歹有片花海,找些时令花也就是了。可我这丹桂林哪有什么花卉?还是跟菊花妹子一起弄了些海棠花来。”

  二人各提着一篮海棠花,也走到诸女中。

  芙蓉仙子哂然道:“你们要花,怎么不来寻我?我这边不少花植正在花期。”

  说来,她这芙蓉花的时节也不对。只是花海中的品种多,能挑选合适的时令花。

  不多时,山茶仙子、凌波仙子、石榴仙子以及兰花仙子也都赶来。

  兰花仙子稍好,兰花百种,花期各有不同,其中就有春兰。

  凌波仙子花期已过,轻叹道:“可惜晚了些时候,若再早几月,我可以弄些水仙花来。”

  石榴仙子也说:“妹妹嫌晚,我还嫌时间稍早了些。若再晚两月,我这丹若花便要开了。”

  山茶仙子咧嘴一笑:“我的好姐姐,你也不想想。你那石榴花开时,牡丹姐姐的花期未过。你拿石榴比人家的牡丹花。两者在上仙跟前一摆,也不怕羞!”

  “就你这丫头多嘴!”石榴仙子瞪了她一眼:“我花不好看,但我数量多。而且花落结果,你们这些小丫头哪知道果树的好处?”

  桃、杏两位仙子纷纷点头。

  果树和这些以花为本的花植还有些不同。她们修行有成,不仅可以采摘花枝,还能孕育灵果。如今桃花仙子就有感应。自己若能催生果实,每一颗果实都蕴含一年修行法力,可为修士增进法力。

  “对了,怎么不见梅花?”桃花仙子看了一周:“她花期已过,梅林那边又没有其他花木,我本打算分她一些桃枝。”

  “是啊,怎么不见梅花姐姐?”木槿仙子:“刚才我们路过玉雪峰,也没见她出来。”

  想到自己等人准备花篮花枝,但梅花仙子空手而去,诸女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礼物有点烫手。

  菊花仙子忧道:“梅花心性高傲,恐怕想不到送礼之事。”

  桃花仙子眼珠一转:“姐妹们,不如咱们把前几年闲暇时排练的舞蹈跳给上仙过目,以表心意?”

  “舞蹈?”

  众花仙一番琢磨。的确,她们身家比任鸿还穷,除了给任鸿供奉百花玉露外,似乎也只能自己这些许花身姿色,可供上仙赏玩装饰。

  而且梅花仙子作为领舞,纵然没有送花,也能在上仙面前露露风头。

  见大家意动,桃花仙子大手一挥,豪气道:“那就这么定了。稍后我和牡丹负责抚琴吹笛,你们几个跳《霓裳曲》,然后让梅花来领舞。”

  诸女合计妥当,岂料行至寒潭时,梅花仙子已在等候。

  梅花仙子气质冷艳,手中花瓶插着两三支含苞红梅。

  对此,诸女好奇不已。杏花仙子快人快语:“怪哉!姐姐花时已过,莫非这是以法力催生的花枝?”

  梅花仙子轻轻摇头:“法力催生,伤及我们根本,岂能随便施展?虽然那些花植并无灵智,但我怎么忍心伤害同族?”

  花仙们纷纷点头。她们正是有所顾忌,舍不得伤害花植根基,才没用法力催生花朵,而是在山中寻找季春时节的时花。

  “那这梅花?”

  “山中气候变幻,百花晚开迟凋。我走遍诸峰,有幸在寒泉洞附近找到这株刚刚开放不久的红梅。”

  寒泉洞?

  众女顿时了然。

  寒泉洞是莲花山阴面的一处山洞,洞内有一口冰泉,常年涌动寒气。那里地方阴寒,若说保留一二梅花处于花期,倒说得过去。

  桃花仙子走过去,将自己等人商议的“献舞”计划告知。

  梅花仙子自无不从:“上仙对我等恩同再造,理应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