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虚天尊 > 番外:昆仑往事(一)

番外:昆仑往事(一)

  昆仑,玉虚宫。

  “我说了,我要转世——”

  钧天仙灵在玉虚宫中打滚。

  上首,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带着几分苦笑,静静看着钧天仙灵在殿内胡闹。

  而掌教之侧,有九仙峰大师兄碧灵道君随侍。这位道君经钧天仙灵三个时辰的撒泼打滚,早就不耐烦了。

  反倒是徐阴阳苦口婆心说:“道友,你是师尊所留仙器,关乎魔教一桩隐秘。那些魔头岂能放你随意转世?待九阴绝日度过,我昆仑再掌玄庭、万魔皆灭时,自然有你入世的……”

  “不听……不听……我不听……”钧天仙灵见说服不了徐阴阳,转而化作纯光灵光溜走。

  离开玉虚宫,他没回瑞光阁,而是径自跑到昆仑大门口。

  仙童站在昆仑守山阵法前,对天空大喝:“你如果不答应,我现在就离家出走了?”

  徐阴阳虽坐在玉虚宫内,但凭借他的天仙道行,自然听到昆仑边上的呼喊。

  不过他没理会钧天仙灵的喊话。

  仙灵本体躯壳还在瑞光阁,仅仅是一道元神出窍行走。纵然离开昆仑,也没办法自保,更无法自行转世。

  旁边碧灵道君不禁道:“师尊,不如我把钧天道友‘请’回瑞光阁?”

  徐道人摇摇头:“让他自己待会,等他冷静了,自己也就回去了。”

  在昆仑山门口喊了半响,见无人回应,仙童只得悻悻然回去。

  不过半途,他来到龙首岩。

  这日,是任鸿和齐瑶等五人上昆仑的第一天。

  张丰驾驭霞光,将五人送到昆仑山脚。

  “这是龙首岩,也就是你们未来修行的地方。”

  龙首岩是昆仑东方的一处灵峰,高有三百丈。峰顶被抹成光华的平地,搭建诸多屋舍。

  “任家哥哥,你看这山倒真跟龙头一样!”

  钧天仙灵听到女孩的话,下意识低头。

  不错,在他眼中龙首岩就是一颗朝向玉虚峰的龙首。而龙身则是昆仑向东流出的水脉,那条银素长河从龙首岩下奔向神州大地。

  张丰:“传说,龙首岩本是一条妖龙。当年徐掌教初成真人时,以神印砸碎妖龙,取龙首化作仙岩。”

  年仅十二岁的任鸿心中一震,吃惊问:“这……这仙岩是活物?”

  “你们别听他瞎说。”几人说话时,有仙家弟子从龙首岩飞出,踏彩云来到三人面前,笑骂道:“张丰你又在坑人。这龙首岩天地造就,来历比我们祖师都早。何况我家师祖年轻时候虽然杀性大,但也还不至于拿妖龙当山头用。”

  “我可没说谎,这是我听碧灵大师伯跟几位师叔闲聊时,无意见提及的。据说,龙首岩就是掌教斩杀的妖龙之首。”

  但南宇摇头失笑,显然不相信张丰的话。

  昆仑祖师玉虚上人两千年前得道,后来收徒四十八人建立昆仑道派,执玄门牛耳。而这座龙首岩的来历,怕是比太师祖得道都早呢!哪可能是自家师祖干的?

  “行了,先帮这几位师弟师妹安排住所。方才九仙峰传讯,已经把事情始末说了。”

  南羽扫视张丰带上山的五个弟子。三男二女,三个男孩皆十二三岁,而两个女儿似乎只有十岁大小。

  而这五人为何被张丰带上山,刚才九仙峰传讯也已经提及。

  想了想,南羽放缓口吻,尽量不惹几个孩子紧张:“我跟张丰先送你们上龙首岩,改天要看景,我再带你们下来。”

  他们俩带五小飞到龙首岩上。而钧天仙灵想了想,也没返还瑞光阁,而是又跑到乾元仙峰去找青玄道君。

  ……

  龙首岩顶,平地立起屋舍,远方升起袅袅炊烟。

  南羽:“说来,快到晚膳时间。先帮你们准备屋舍,然后带你们吃饭。张丰这家伙,肯定在路上没让你们好好吃饭吧?”

  张丰挑挑眉,没有反驳。

  带这几个年少失怙的孩子上山,这一路的确没好好让他们休息吃饭。

  五小上山,左右张望龙首岩。

  中间那个身穿锦衣的男孩默默看着西方云海。

  龙首岩之西,有一方圆台。圆台西侧的茫茫云海间,有十二道云光虹桥落在龙首岩这一侧。而彼端,探入远处几座飘渺仙峰。

  “这是我昆仑十二仙桥。当你们筑基有成,可踏入仙桥寻找自己的仙缘。”

  张丰解释说:“我昆仑有十二道脉,各传玉虚真法。诸弟子筑基有成后,可入仙桥寻找适合自己的法门。”

  南羽:“那十二仙桥之后就是我昆仑十二仙峰。我便是拜入九仙峰掌教师祖名下。目前也是师祖奉祖师法旨,执掌玉虚教统。”

  张丰目光闪烁,对同门的话没有反驳,淡淡说:“我是乾元峰弟子,乃青玄师祖嫡传。”

  当年玉虚上人收徒四十八人,其修道有成位列真人者不足半数,其中十二人道业有成,跨入大乘三境,在昆仑山脉择十二仙峰修道。分别为九仙峰、太华峰、双龙峰、飞云峰、乾元峰、元阳峰、云霄峰、九宫峰、普陀峰、玉泉峰、金庭峰以及紫阳峰。

  在玉虚上人飞升后,命十二弟子镇守山门。于是这些弟子便立十二仙桥择门人修行本峰的玉虚真传。

  低阶弟子们在龙首岩筑基,然后跨入仙桥前往十二峰进修。

  听二人解释后,任鸿陷入沉思。

  十二真传?那适合自己和齐瑶的又会是哪一峰?到时候自己二人是不是要分属两峰?还有董朱他们三个……

  齐瑶也想到这一点,下意识拉着任鸿的衣袖。

  而董朱看看任鸿、齐瑶,再看看另一侧的苏家兄妹,一时间也有几分落寞。

  张丰笑道:“你们慢慢修炼,不用担心分在各峰,关系生分。昆仑十二峰皆是玉虚真传,外出自称师兄弟。只不过大家离得远近不同。有空了,来回串门也没什么。如果你们真想见面,到时候请师命,来龙首岩这边驻守,也能碰面。南羽就是驻守龙首岩的弟子,你们有事可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