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世农民工 > 第0690章 各有心机

第0690章 各有心机

  余敏故意把头一低,然后小声的说:“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放心好了,我是不会给我姨夫说的”

  杜红娟猛的推开了楚北的搂抱,她从床上跳了下来。她先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红着脸对余敏说道:“我和你姨夫之间是怎么一回事情,你心里是清楚的,所以这件事......”

  “姨!我不会乱说什么的。再说了,姨夫算什么东西。要不是姨和我的这层关系,我认得他是谁啊?”

  余敏打断了杜红娟的话,她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看了一眼楚北。

  此时的楚北脸色铁青,非常的难看。他心里清楚,这是余敏故意来搅局,就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哎!余小姐,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不知道狗子把你的工钱付清楚了没有?有没有少付”

  楚北压住了心中的怒火,他微微一笑问余敏道。

  余敏呵呵一笑说:“一分不少的全给了我楚老板,就是时间太短了,只有一个月,这要是能长期跟着你干,那我就开心了”

  余敏说这话时,还看了杜红娟一眼。杜红娟立马会意,她瞬间便明白了余敏的意思。于是她微微一笑说:“余敏!虽说我们是亲戚但关系疏远了一点,可姨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现在姨这里需要一个帮工,工资是少了一点,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长期在这儿干?”

  “姨真是说笑了,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不愿意呢?如果姨不嫌弃我,那我就在这儿跟你干了”

  余敏说着便大笑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楚北才明白了余敏的心思。他还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余敏会有这样的心机,她等于是逼着杜红娟把她留了下来。

  达到了目的余敏忽然看了一眼楚北,她笑着说道:“楚老板!其实我和姨属于远亲。可姨一直对我都特别的照顾,有时候我真不想叫她姨。我觉得叫姐更为贴切一点,因为她才大了我几岁”

  “是吗!那你就叫她姐吧!”

  楚北的话音刚落下,只见杜红娟的老公一脸怒气的冲了进来。他一看到楚北在他的卧室里,这家伙的两只眼睛都快冲出来了。

  “前面一个人都没有,全跑在后面干什么呢?”

  杜红娟老公说这话时,两只眼睛紧盯着楚北。楚北心里一虚,他呵呵一笑说:“我们今天下午就要走了,来找杜老板结账”

  “哎呀!你吵什么呢?你这个态度把客人吓跑了,我姨可饶不了你。你还是去打工吧!这旅馆的事还是少参与”

  余敏说着,便把杜红娟的老公推了出去。

  杜红娟长出了一口气,忙给楚北使了个眼色。楚北赶紧的转身就走。

  回到房间里时,王小娟和狗子已把所有的东西全收拾好了。楚北又检查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后,他才一咬牙说:“走吧!回去了”

  下到一楼时,服务台坐着杜红的老公,楚北没有看到杜红娟和余敏的人影。

  等他们三人走出小旅馆时,王小娟再也忍不住了,她冷声骂道:“杜红娟是个非常会做生意的女人,怎么嫁了这样一个二百五的老公?咱们在他们里住了这么久,走的时候他竟然目睹无视,这是做生意的料吗?”

  “赶紧走别说他了,别让他听到了咱们连天北市也回不去了”

  楚北说着,有点心虑的拉了一把王小娟。

  王小娟这女人还真是贼精,她立马笑道:“你是不是觉得睡了人家的老婆心里觉得有愧才这样怕他?”

  “胡说八道什么呢?上次他和杜红娟不知道因为什么吵架,这愣头青竟然端起一暖水瓶热水,朝着杜红娟的头上倒了下去,还好杜红娟躲的快。想想多吓人”

  楚北说着忽然停止了脚步。

  原来巷子口站着余敏,这女人手里提着个大大的塑料袋。她一看到楚北便笑着说:“这点东西记着车上吃,下次来NN记着找我”

  “嗯!和家里好好的过。在这里上班还是防着哪个男人好一点,他这人脑子有问题,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楚北还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余敏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毕竟他们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因为在大路上,所以两人不能有太过亲密的表示。

  当楚北朝前走了两步,忽然间回头,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叠钞票塞进了余敏的口袋里,他知道这个女人好吃懒做。

  在他们拦了一辆出租车刚要上车时,狗子忽然对楚北说:“杜红娟!”狗子说着朝着身后一指。

  楚北回头看去,只见杜红娟站在很远的地方正朝着他们挥着手。楚北长出了一口气,他朝杜红娟挥了一下胳膊,便动作迅速的上了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楚北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今年都二十七八岁了,可身边依然没有一个向他问寒问暖的人。前段时间领了个余敏回去,让他第一次体验到了男人身边有个女人的好处了。

  可惜的是,这余敏已经结了婚,否则他一咬牙干脆娶了算了。反正余敏非常的聪明,从不干涉他私人的活动空间。

  楚北紧闭双眼不说话,坐在他旁边的王小娟也不敢吭声,就这样三个人一句话不说的到了NN火车站。

  楚北和王小娟看行李,狗子去卖票。这个时间往大西北走,这火车上还是挺空的。没一会儿时间,狗子便买回来了三张六点钟开往天北市的卧铺车票。

  这车票一搞定,他们便拖着行李进了候车室。由于离开车时间倘早,他们便坐下来等时间。

  狗子昨天晚上为了等梦北,可以说是没怎么睡好。现在有时间,长椅上又有空,于是他便睡了起来。

  王小娟紧挨着楚北坐,她小声的问楚北:“你是不是对余敏玩出感情来了?千万别有,否则会害了你们两个人”

  “怎么会呢?我楚北从来对女人都不会动真感情”

  “你撒谎,刚才你就动了。否则你不会给她那么多的钱”

  楚北看了一王小娟说:“你想多了,没有多少,只有八百块,不信你问狗子,是他今天早上给我的”

  “北哥说的没有错,是八百块”

  睡的迷迷糊糊的狗子忽然朝着他们说了一句。

  王小娟和楚北相视一笑,两个人再没有说话,一直等到火车来。

  一路上还算走的平全,可能是因为坐的卧铺的原因。不过楚北没怎么睡着,因为他的心装着两件事。一是李红玲骗走两万元的事,另一件是如何才能顺理成章的把王小娟弄进生财果品贸易公司。还有她这次一个月的工资,这两件事对于他来说,还是有点麻烦。

  两天后,楚北他们三个人终于回到了天北市。一下火车,他们便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天北市。首先是感觉气温低了好多,其次便是眼前的景象。

  他们记得,离开天北市时还是一片绿,这才一个月的时间,街道两边的树叶竟然全黄了,而且黄的是有点离谱,感觉就像是早早进入了冬天似的。

  回出租房时,王小娟先回去。而楚北没有进去,他把行李直接放进了停在路边的车上。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动车,这车脏的真是无法直视。楚北先是开着洗了个车,这才带着狗子回了公司。

  楚生财一听儿子回来了,当然是非常的高兴。

  楚北一走进老爸的办公室,楚生财便哈啥大笑着对冯芳说:“冯总监!喊个人过来,沏两杯。他们今年的表现不错,看来我还是后继有人嘛!”

  冯芳犹豫了一下,她并没有去找什么人,而是亲手为楚北和狗子沏了两杯茶放在了他们面前的茶几上。

  人家父子一个多月没见面了,自然会有很重要的话谈。于是沏好茶的冯芳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她临出去时,还把办公室的房门严严实实的关了起来。

  楚生财非常满意的冲着门口处一笑,然后收回眼神笑道:“你们这次NN之前,可为我们生财果品贸易公司立了大功。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到财务去把账结了,我要给你们开表彰会”

  “爸!这表彰会就算了,这都是儿子应该做的事。不过这次之行,虽说过程颇为曲折,但是结果还算可以。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还有一件令人不高兴的事”

  楚北说到这里,有点怕老爸骂他,他慌的把头低了下来。

  楚生财一看儿子这个表情,脸色不由一变说:“什么事?你不会说你在NN参加了大赌博,把我的苹果钱给输掉了吧!”

  “这个儿子不敢。只是这件事也跟钱有关,老爸还是安静一点,听儿子给你慢慢讲来”

  楚北这样一说,楚生财的眉头拧的就更加的大了。他冷声说道:“赶紧说吧!别绕这么多的弯子”

  楚北把牙一咬,便把李玲如何帮他们销售苹果的事从头到尾给楚生财细讲了一遍。讲到最后李红苹赊欠苹果时,楚北不敢讲了。一旁的狗子便大胆的把这事给说了出来。

  楚生财气得猛的坐直了身子,他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太嫩了,这种当怎么上呢”

  “爸你放心,这钱丢不了,我保证给你要回来”楚北非常有信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