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包大明 > 第九百零九章 第一赘婿

第九百零九章 第一赘婿

  虽然经过这一番问策,万历非常欣赏曹恪,但曹恪不可能比肩郭淡在万历心中的地位。

  万历再怎么欣赏曹恪,也只是基于君臣关系。

  而郭淡可是万历的知己啊!

  这个是无人取代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郭淡没有做官,导致万历也从未将他当臣子看待,反而出现一种比较特殊的关系。

  在与曹恪谈过之后,万历立刻就召见郭淡,并且将曹恪的策略告知郭淡。

  毕竟曹恪也只是认为郭淡行,究竟行不行,还得看郭淡自己。

  郭淡听罢,不禁心中一凛,“陛下,这...这是曹员外郎说得?”

  万历点点头,笑道:“他还说他最近几年一直都在研究你。”

  靠!一个男人去研究另一个男人,还研究好几年,特么真是一个变态啊!郭淡暗骂一句,被人琢磨透的感觉可不是那么好,他真得没有料到,曹恪竟然已经分析出城市化必将瓦解小农经济。

  郭淡沉吟一会儿,道:“回禀陛下,卑职非常认同曹员外郎的策略。”

  万历立刻问道:“那你有没有把握?”

  郭淡自信道:“卑职绝不会令陛下失望的。”

  “朕也相信你不会令朕失望的。”万历开心一笑,又叮嘱道:“但是你要记住,此事一定要慎重,朕可不想因此伤及到一诺牙行。”

  他敢于迈出这一步,最大的支持就是一诺牙行,一诺牙行若是倒了,那改革必然失败,因为失去了替代者。

  郭淡抱拳道:“卑职明白。”

  万历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道:“你的增股计划还没有准备好吗?”

  他来到皇家马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这里离奖池大厅比较近,他最近非常迷恋股份,天天让宦官帮他盯着股份交易。

  郭淡愣了下,回答道:“都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此次增股会在许多地方发售,以及要配合我们的人去游说那些大总兵,让他们就加入大峡谷,故此要晚上几日。”

  万历问道:“你对此有多大的把握。”

  郭淡道:“卑职有十足的把握,因为事实会证明,股份就是比种田更加赚钱,而且是完全私有的,是理所当然可以传给下一代的,而他们的下一代不见得能够继承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卑职预计那些大总兵多半都会两边下注,但这已经足以,至少他们不会公然反对陛下的改革。”

  万历稍稍点头道:“如此朕就放心了。”

  这军队是一定稳住的,士绅的话,可以慢慢跟他们耗。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郭淡一边往自己的小院走去,一边低头思索着,其实曹恪的策略跟徐姑姑的差不多,他也是有把握得,关键还是曹恪这个人,令他感到有些不安,若是看得太透,对他来说,可以算是一个隐患。

  “郭淡!”

  忽听得一阵叫喊,郭淡下意识抬起头来,迎面就是一个拳头飞来。

  “哎呦!”

  郭淡当即被打得是眼冒金星,“有刺.....小伯爷?”

  正准备大声叫喊时,突然发现袭击者竟是徐继荣,不禁一脸懵圈,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暴怒道:“小伯爷,你是疯啦?”

  “我是疯了!”徐继荣指着郭淡,悲痛万分道:“一直以来,我将你当做我最好兄弟,你...你竟然想做我姑父,我真是信错人了。”

  那该死的女人,竟然还不肯罢休,还利用小伯爷来对付我,妈勒个巴子,就凭这一拳,老子要不睡了你,老子就誓不为人。郭淡立刻反应过来,不禁想起当初朱翊鏐被这厮暴打的场面,解释道:“我没想做你姑父,我只是想娶你姑姑而已,但我们还是兄弟啊。”

  “你.......!”

  徐继荣气得浑身颤抖,话都说不出口,这家伙比朱翊鏐还要可恶,还侮辱我的智慧,“你你你再说一遍。”

  郭淡真怕这小子发狂,赶紧退后一步道:“小伯爷,有本事咱们就讲道理,先别动手。”

  徐继荣立刻道:“讲道理就讲道理,当我怕你么。”

  那你完了!郭淡问道:“难道你希望你姑姑一生不嫁,孤独终老吗?”

  “我当然不希望,但你可配不上我姑姑。”徐继荣哼道。

  “我是配不上。”

  郭淡理直气壮道:“我也认为天下间就没有男人可以配得上你姑姑。”

  “那是。”

  徐继荣傲娇道。

  郭淡突然双手一摊道:“基于大家都配不上的情况下,我是不是最配得上的?”

  徐继荣眨了眨眼,这绕得他有些昏。

  郭淡轻咳一声:“这么说吧,在我和潞王之间,如果你非得选择一个人娶你姑姑,你是会选择潞王,还是我?”

  徐继荣立刻道:“那我当然选你。”

  郭淡道:“朱公子与我呢?”

  徐继荣道:“我可从未将枝枝当男人看。”

  我特么一定要告诉朱立枝。郭淡道:“刘公子与我呢?”

  “别提那厮。”徐继荣一挥手,又道:“你可千万别提小胖子,那是对我姑姑的侮辱。”

  郭淡道:“那如张嘉贤、李守錡之流呢?”

  徐继荣哼道:“他们就更比不上你了。”

  郭淡道:“我认识得人就这么多,你来说吧,除你自己之外,还有谁比我更好。”

  徐继荣认真思索了一番,道:“除我之外,我还真想不出一个比你好的。”

  你也真不要脸!郭淡道:“这不就结了,这天下间就没有人配得上你姑姑,那只能矮个子选个拔尖得,你们是姑侄关系,那当然不可能,我虽然勉强了一点,但也还是能够接受的。总不能说你自己就妻妾成群,儿孙满堂,你姑姑却每天晚上都孤零零得一个人,连个说话得人都没有,你这可就太自私了。”

  徐继荣当然他姑姑孤独终老,这是左思右想,突然也觉得这天下间,还真的就淡淡看着顺眼,勉强还能配得上,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他如今是当之无愧的逼王,他谁都看不上,这脸色顿时缓和不少,道:“可你已经成婚了呀!总不能让我姑姑给你当妾吧。”

  “当不可能!”

  郭淡立刻道:“谁让你姑姑当妾,那得短多少年寿,就你姑姑得才貌,就你姑姑的气质,那可真是千年难出一个,光这一点,你就不能怪我对你姑姑动心,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你姑姑的魅力。”

  徐继荣点点头道:“那倒是的,但你已经成婚,难道你与你夫人离婚么?”

  “我是那种人吗?”

  郭淡道:“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心里补充一句,虽然这个答案还没有想到。

  徐继荣鄙夷道:“怎么满意,我姑姑都不喜欢你。”

  不喜欢也要躺下,这是规矩。郭淡笑道:“你姑姑要不答应,我怎么可能会强求。你是不知道,其实你姑姑对我也有些意思。”

  “呸......!”

  “先别呸,你想想看,除你和伯爷之外,你姑姑在谁得身边待得最久,不论男女。”

  “那应该是你。”

  “自信一点,把应该去掉,就是我。”

  郭淡点了下头,道:“只不过是你姑姑心地善良,不忍破坏我与我夫人的感情,故而一直忍着没有表露出来,但是我一定会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

  心里却在嘀咕,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决,这年头也只准娶一个妻子,情人和妾侍都行不通,这...这怎么操作啊!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恶气,非得让那老赖履行契约。

  徐继荣挠着头道:“这你咋完美解决,你可还是个赘婿。”

  赘婿?

  郭淡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呀!我怎么从未想过逆向操作,她不愿意让我躺她,那我可以让她躺我,躺在下面还不用动,多么轻松惬意。念及至此,他乐呵呵道:“不瞒小伯爷,其实我也没有办法解决,但是...但是我相信一点,我京城双愚只要在一起,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是呀!”

  徐继荣道:“这可糟糕了,我们京城双愚是不可能会失败的,到时姑姑会不会怪我呀。”

  说到后面,他是一脸不安。

  京城双愚威力太猛了,挡不住啊!

  “什么怪不怪。”郭淡啧了一声:“小伯爷,你再看看我,仔细看看,你就说,除我之外,还有谁配得上你姑姑。”

  徐继荣打量了下郭淡,是挺顺眼的,摇摇头道:“没有了。”

  小子,算你有点眼光。郭淡耸耸肩道:“虽然我配不上,但是你也没得选,万一你姑姑到时自暴自弃,或者脑门一热,选了其他人,你会更痛苦的。”

  徐继荣认为确实如此,一定要选,他绝对会选郭淡,叮嘱道:“但是你可不能亏待我姑姑,妾侍是绝对不行的,我姑姑若是不答应,也是不行的,而且事先还得我点头才行。”

  “必须得呀。”

  郭淡眼眸一转,笑道:“对了,小伯爷,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还得拿些资料给陛下送去。”

  徐继荣忙问道:“对了!陛下有没有说要奖赏我。”

  郭淡愣了下,道:“奖...奖赏你?”

  徐继荣激动道:“可是我尿擒哱拜的,这不该论功行赏吗。”

  “哦...赏,当然会赏得,只不过...只不过陛下还未正式论功行赏,再等等吧。行,你先坐会,我先去拿资料,可不能让陛下久等了。”

  “行行行,你去吧。”徐继荣道。

  郭淡入得房间,随便拿了几张白纸,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而万历对于郭淡的去而复返也感到非常好奇,可当他见到郭淡的时候,不禁惊讶道:“你的嘴角怎么青了一块,是谁干得?”

  郭淡抹了下嘴角,道:“多谢陛下关心,这是让小伯爷给撞得,那小子走路就没有长过眼睛。”

  “是他呀!”

  万历呵呵笑得几声,又问道:“你是漏了什么事忘了跟朕说么。”

  郭淡讪讪点了下头,道:“陛下,您之前不是说,要赏赐卑职么。”

  万历稍稍愣了下,旋即非常大方道:“你想要什么,直说便是。”

  因为他知道郭淡肯定不会要钱。

  郭淡道:“陛下,是这样的,卑职是一个赘婿,这赘婿有个比较麻烦的地方,就是无法纳妾......!”

  万历惊奇道:“寇家还敢不让你纳妾?”

  郭淡道:“寇家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卑职向来就遵守契约,当初契约上就是那么写的,卑职不愿意违反契约,因为这可能会让卑职的信誉下降,从而影响到一诺牙行的信誉,尤其是在这关键时刻,但是...嘿嘿,卑职也是一个男人,也想纳妾,还希望陛下能帮卑职这个忙。”

  万历听着好像也有点道理,但又非常好奇,问道:“这朕如何帮你?”

  郭淡道:“卑职希望陛下赐卑职第一赘婿的名号。”

  “第一赘婿?”

  万历吸得一口冷气,旋即道:“第一赘婿不还是赘婿么,有何区别?”

  人家赘婿都不好意思开口,你还要当第一赘婿,你也真是与众不同啊!

  “有一点小小的区别。”

  郭淡道:“普通赘婿只能入赘一家,第一赘婿可以无限入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