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谍影 > 第九章 师父,不好啦,佛经被妖怪抓走啦!

第九章 师父,不好啦,佛经被妖怪抓走啦!

  “哪里来的和尚,多管闲事!”

  玉兔精本来吃着萝卜唱着歌,多么惬意,冷不防一个**和尚飞了出来,满胸肌都是脑子,呸,满脑子都是胸肌,顿时勃然大怒。

  “哼!执迷不悟!”

  三藏见这群妖孽态度强硬,知道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原本蓄势以待的大威天龙,立刻狂轰下去。

  先下手为强。

  不过他也没有下死手,毕竟这群妖孽目前对天竺国还未造成伤害,等擒拿下来审问,再根据情况定罪。

  三藏本身就是金蝉所化,自然不会对妖族抱有歧视偏见,也希望妖族能有一座自己的家园,但来到人族国度兴风作浪,身为佛门弟子,他绝不容许。

  “贼秃可恶……不是骂你啊!”

  然而玉兔精也不是易于之辈,当漫天金龙落下,一部分修为稍弱的躲避,另一部分则结成一座太阴之阵,为首的玉兔精更是手持捣药杵,直冲天宇,向着三藏抽去。

  百忙之间,她还对黄尚解释了一句,可见心中对于驸马的满意。

  也能看出,她对于这突然出手的三藏,并不畏惧。

  果不其然,接下来那捣药杵撑开万千金龙,逆流而上,直直轰出。

  轰隆!

  雷霆炸响,两股清晰的元气澜流彼此冲击,争锋相对。

  紧接着,三藏手中出现九环锡杖,举重若轻,点在捣药杵上。

  嘭!

  劲气再起!

  这说明赤手空拳,三藏还真的没把握活捉玉兔精,因此当机立断,动用武器。

  “嘿!”

  玉兔精骄傲一笑,捣药杵展开万千变化,娇俏的声音吟道:“仙根是段羊脂玉,磨琢成形不计年,混沌开时吾已得,洪蒙判处我当先,源流非比凡间物,本性生来在上天,一体金光和四相,五行瑞气合三元……”

  一听就是有背景的。

  凡间的妖怪,念诗时都是介绍自己多么多么牛逼,天上的却能把自家兵器给吹嘘一遍。

  此时这捣药杵就泛出四象五行神光,直直轰在九环锡杖。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碰撞声响起。

  双方比拼的,不单单是兵器之利,神通之威,还有背后的气数所在。

  玉兔的捣药杵,是广寒宫神器,三藏的九环锡杖,是大雷音寺的佛器。

  虽然它们都无法完全调用彼此势力的气数,可却一定程度上运用。

  战十数合,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玉兔精原剧情里也是能跟悟空过上几十回合的存在,自身实力不弱。

  当然她还不是大能,大能者没那么泛滥,大部分拦路的妖怪都是达不到的,是靠着外物法宝亦或是奇门神通,将悟空打败。

  玉兔精就属于兵器之利。

  而三藏是大能中垫底的修为,作为四大菩萨一个档次的存在,拿下玉兔精本不成问题,可惜穷,没什么法宝,也只有这传经时如来赐予的锦襕袈裟和九环锡杖。

  从实战中来看,九环锡杖和九齿钉耙一样,都是礼仪器,可九齿钉耙有天河支持,九环锡杖则比较悲惨了。

  再加上下方的太阴神阵支持,将此处化作月阴之地,玉兔精驾驭灵气得心应手,此消彼长之下,双方才能暂时打成平手。

  “神通变化蕴于神兵交锋之内,我的生死道果若要凝聚,当参悟变化极致,超脱生死,此世正合适。”

  黄尚观战,从邪王的角度来看,有了不少全新的体验。

  黄裳和石之轩是人类中的佼佼者,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天资最为出众的存在,到了无名,天赋则完全超出人类,酒剑仙比起无名略逊,仙剑六界的支持却大,再到混世四猴,那就完全不做人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了齐天大圣的神威,再看邪王,顿时平平无奇。

  但黄尚并没有被巨大的反差打败,更不会因为大圣的强横,就盲目让其他化身疯狂冲刺,以最快速度突破神魔逆境。

  邪王依旧按部就班,稳步提升,汲取仙道大世界的精华,补全自己的不死印法。

  这个世界对于邪王是很友好的。

  邪王的核心就是一个变,以无穷的变化,达到迷惑人心,以虚化实的境界,而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神通变化,目的则是欺骗天劫,以避三灾,两者对比,是不是有那种莫名的相似?

  欺人→欺天!

  易人→易天!

  不死一百零八幻参上!

  当然,真要一百零八幻,那就是仙侠译古武,直接抄袭。

  对于战斗力肯定有帮助,但实际境界却不会得到质的提升。

  所以还是以不死七幻为目标。

  若能将可以躲避天地灾劫的天罡地煞神通变化,融入到七幻之中,邪王对于天道都有了抵御的能力,将真正超脱生死,正是成就神魔逆境之刻。

  明悟来得就是这么突如其来,又理所当然。

  这边厢黄尚负手而立,清晰自身的道路,那边看着师父与玉兔精斗得难解难分,八戒眼珠子一转,嗡嗡嗡飞到兔子群里,突然摇身一变,也成了宫女。

  女装穿得极为自然,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猪。

  来到一群莺莺燕燕里面,八戒是很紧张的,生怕被认出来。

  但事实证明,五百年过去,兔子还是当年的模样。

  地府时,猴子混在里面,兔子们一无所觉,现在八戒混在女生群里,依旧没发现突然多出来一个伙伴。

  只顾着喊口号了:

  “大姐大姐,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打爆光头!”

  八戒摸了摸自己反光的脑袋,觉得这应援语不太友好。

  但也顾不得了。

  他用鲁智深的声线,尖着嗓子来了一吼:

  “大姐大姐,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打爆光头!!!”

  “(๑ŐдŐ)b”x  2

  好家伙,半空的玉兔精都给吓了一跳,三藏也一惊,双方都中了对方的招,险些两败俱伤。

  虽然敌我不分,但这一嗓子险些震慑了一群兔子们,她们哇的一声,看着八戒宽阔的后背,露出了敬仰之色。

  大概就是看啦啦队长的表情。

  叫得真销魂。

  八戒目的达成,很快锁定了一只看上去最呆的兔子,靠了过去:“妹妹,你还记得宫里的翠娥仙子吗?”

  那兔子不疑有他,点点头:“记得啊,眼睛不好使的那个。”

  八戒直当没听见:“翠娥仙子后来怎样了,你们下凡的时候,她还在吗?”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别看这些兔子精在天竺国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但换算到天界的时间,怕不是才几天。

  那些下凡的坐骑宠物常常都是这个理由,哎呀,菩萨没看见,哎呦,我佛不知道,反正就是各种睁眼瞎。

  然而令八戒没有想到的是,兔子答道:“翠娥仙子,她下凡了啊,比我们早了十几天呢!”

  八戒一震。

  早十几天?

  不就是下凡了十几年了?

  他被玉帝贬下凡尘,也只不过二十年不到,还是一头小鲜肉,照这样计算,翠娥仙子是前后脚下去的?

  这是受到了牵连?

  由于举报玉帝心腹天蓬元帅,左脚先进瑶池,也被王母贬下去了?

  “活……该!”

  八戒心中发狠,眼眶中却有些晶莹,咬了咬牙,追问道:“她下去的时候,痛苦吗?”

  兔子回忆了一下:“容光焕发,欢天喜地,一点都不痛苦!”

  “活该!”

  八戒心中大怒,这是宁愿倒霉,也要把自己整下去?

  真就这么恨我?

  “你想要见翠娥仙子吗?去问大姐啊,她知道这些下凡的嫦娥,都在哪里!”

  眼见八戒沉寂下去,兔子误会了,踮起脚,想摸一摸她的头,以作安慰,却只摸到圆滚滚的肚子。

  “见面吗?又有什么意义?”

  八戒摇了摇头,心丧若死地走向了一边。

  原来都是一场梦,醒了还是不敢动。

  他还是跟九齿钉耙过吧!

  “和尚,我们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你为何要来寻我们麻烦?”

  正在这时,半空中的打斗,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双方都看出了对方的不好惹,三藏神情坚毅,毫不动摇,逐渐占据上风,玉兔精却是有点服软了。

  她感到莫名其妙。

  要抓也该是太阴星君来抓我们啊,关佛门什么事?

  “天竺属南瞻部州,乃我灵山治下,岂容尔等图谋不轨?”

  三藏的理由则很充分,同时加大力度,看是你妖高一尺,还是他佛高一丈!

  “怕你不成!”

  眼见和解没了希望,玉兔精也被逼得使出了杀手锏,一声娇喝,下方的亭台楼阁突然一震,然后四分五裂,一道清冷如明月的光辉升起。

  “丹炉?”

  黄尚看去,发现这是一座十分漂亮的丹炉,形如明月,阴晴圆缺,变化不定。

  从气息上判断,这座丹炉的品质,十之八九还在昔日六耳猕猴所使用的纯阳真鼎之上,怕是广寒宫之宝。

  确实,此炉名为太阴炉,与捣药杵是一体配套,都是炼药的上好神器,广寒宫的太阴丹也是一等一神丹,阴极阳生,妙用无穷。

  玉兔精下凡,带了不少好东西。

  黄尚十分满意。

  而这座太阴炉的入场,让三藏建立起的优势,也荡然无存,甚至被那无孔不入的太阴之气钻入金身之中。

  “师父莫慌,俺老孙来也!”

  好在正义一方,都是有后援的,猴子早就准备多时,金箍棒升起,重重落了下来。

  玉兔精哪里受得住这前后夹击,匆匆招架了几招,往太阴神阵内撤去,准备借助阵法之势抵挡。

  “喂,快进来!”

  百忙之中,被揍得泪眼汪汪的玉兔精,还不忘对黄尚伸出小手,拉着他躲进阵法内。

  “放心,没事的!”

  黄尚对她笑笑。

  这不是安慰,因为下一刻,沙僧焦急的声音突然从宫外传来:

  “师父,不好啦,佛经被妖怪抓走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