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世仙医 > 第二十三章 真灵七变(上)

第二十三章 真灵七变(上)

  当海棠和黄灵儿出密室的时候,紫色火光刚刚全部都消散殆尽,看到的只是整个夜空。

  而黄灵儿心情则是十分大好,毕竟自从被这师徒两个拘押了这么久,黄灵儿已经是很久没有呼吸过外面的新鲜空气,更是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夜空了。

  “解决了?”海棠还有些虚弱,但是考虑到这次事情十分重要,所以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事了,不过此地不宜久留,等会我们得赶紧走。”

  叶寒经历一场厮杀,浑身还没有放松下来,转身看着二人,很快就大步赶去。

  同时将自身‘悦水戒’之中的灵丹连忙拿了出来,这次出来历练的时候,叶寒就已经准备好很多灵丹的库存。

  “来,将这个清心丹吞了,虽然不能够完全缓解这迷魂香的效果,但是应该能够抑制。”

  一边说着,叶寒一边将手中两颗拇指大小,浑身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灵丹给递了过去。

  海棠二话不说,连忙吞了下去,毕竟她十分讨厌这种自己没有能力的时候,只能如同鱼肉一样,任人宰割。

  “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位丹修啊大哥哥。”

  黄灵儿眼睛眯着月牙状,十分开心的说道,同时没有任何戒备和担忧,将那清心丹给直接吞了下去。

  这清心丹本就是三品灵丹,放在外面市场价也是不菲,毕竟丹修本就是数量稀少,而能够有实力炼制高品质灵丹的丹修更是凤毛麟角。

  “你们两个赶紧吞了调解一下,我去收拾下烂摊子,然后我们赶紧走,刚才动静闹的太大,我怕会有麻烦来。”

  说完之后,叶寒直接转身回到了那密室之中,毕竟虽然出了一口气,将这师徒恶人直接给杀害了,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节外生枝,有人前来找麻烦,恐怕有理都说不清,毕竟这里是黄梅城。

  “对了,事出紧急,没有留下活口。”到了那密室之后,叶寒突然想起来什么时候,回头轻笑着说道,并且耸耸肩,表示歉意,这个时候,叶寒才开始放松起来。

  进入密室之后,叶寒神色就陡然一变,变冷了起来,随即看着这个密室,叶寒心里火气又来了,之前那对师徒二人,不知道在这里面做出多少令人气愤的事情。

  随后青色火光浮现,叶寒直接一把大火直接将整个密室焚烧殆尽,随后直接将所有的丑陋直接焚烧,但是师徒二人在这里所留下来的罪恶,在一些受害者身上,是永远得不到任何人的洗刷。

  随后叶寒还不太解气,直接在无忧道观找到了起来,毕竟一个这么大的道观,自然是有着放着库存的密室。

  当叶寒找到的时候,看着满房间的宝物时,不免也是有些郁闷起来,毕竟整个‘悦水戒’只能够装那么多的东西。

  而现在时间紧迫,自然是又不能够全部都带走,叶寒虽然如今并不是那么稀缺资源,但是从小的性格,让他还是觉得肉疼不已。

  回到道观门口,海棠和黄灵儿已经在那里等候着,虽然二人还不能够催动着自身的灵力,但是走动已经不成什么问题。

  三人目光相对,叶寒并没有过多的说什么,而是急匆匆的说道,“走,尾巴痕迹都被我处理干净了。” 

  黄梅城。

  城南和城北放眼看去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远远看去,可以发现,黄梅城城北已经是一片黑,而整个城南却是灯火通明,毕竟整个城南都是一些繁华的街巷,和各个大势力的地盘。

  而无忧道观则是介于城北和城南的中间,所以当之前那股通天紫色火光弥漫,并且爆发出那强悍的气息时。

  城南的一些高深修士自然是有所感应,只不过反应是各不相同而已,毕竟那股波动很快就消散不见。

  有的人不在意,有的则是有些警觉,不过大多数都没动作,毕竟这里是黄梅城,已经是安逸了太久,而且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只不过,有一道身影,则是觉得不对劲,立刻赶来,毕竟那波动的地方是无忧道观,而无忧道人才从他这里离开不久,毕竟下午他们两个人才一起喝茶聊天来着。

  无忧道观随后在黄梅城算是后起之秀,但是和各个势力关系不错,但是和他们刘家,却是十分亲密。

  在城池之中动手从来都是不多见,除非是有着重大的事情,毕竟不管是哪个城池,不能动手一直都是潜在的规则。

  出了无忧道观,门前的那条街道,已经是空无一人,毕竟此刻已经是深更半夜。

  黄灵儿和叶寒互相搀扶着,叶寒则是一马当先,冷着脸色,戒备着看着周围,手中的‘残月’依旧是没有收进去。

  不出这黄梅城压根就是不能够完全放心,而黄灵儿这个时候,倒是神色轻松不少,没有过多的惊吓,毕竟这个之前是因为被那对师徒二人吓的不轻。

  叶寒不免有些感叹,这算是什么事情,毕竟这原本来了一趟这黄梅城,是放松来着,可是最后还是祸从天降。

  三人的脚步声在这空荡的夜里,显得十分的刺耳,不过很快叶寒就停了下来,随着他一停,海棠和黄灵儿也跟着停了下来。

  因为这条街道对面,也同时传来了一道身影的脚步声音,毕竟这道身影急匆匆的,自身气息也是十分强悍。

  三人目光同时看了过去,只见对面那人也是缓缓停留了下来,目光神色不善的看着叶寒等三人。

  叶寒轻眯着眼睛,因为他感觉到了压迫感,打量过去,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老者,一身蓝色长衫,穿着十分的随意,甚至可以说有些邋遢。

  魁梧的身材上,有些不修边幅,络腮胡上面还沾染着酒水的水珠。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老人,虽然不过也是金丹境界后期的修为,和叶寒相差无几,但是自身的气势却是十分强悍。

  这种感觉还是叶寒第一次在金丹境界之中的修士身上看见,这让叶寒顿时感觉到了压力。

  老人的气势,不仅仅是叶寒,哪怕是海棠和黄灵儿也是注意到了,二女神色皆是有着巨大的变化。

  海棠只是有些焦急,毕竟此刻她战力几乎是丧失,碰到这种棘手的局面,却压根帮不少叶寒任何的忙。

  三更半夜的,这个家伙还往着这无忧道观里面来,自然是为了无忧道观的事情。

  而黄灵儿则是眉宇之间有些犹豫之色,白嫩的手掌心轻轻抚摸着在一块月白色的玉佩之上。

  之前叶寒已经将她的东西,从无忧道人那里还给了她,毕竟当初如果不是被迷魂香放倒,东西也不至于被无忧道人直接全部收刮而去。

  她来历不凡,秘宝众多,可是被放倒后,哪里还能够有机会使用,不然也不会弄得这么不堪。

  这一次她本事偷偷的跑出来,毕竟以前每次出来,跟着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让她十分厌恶。

  手中的这个玉佩一旦被她捏碎,不管隔了多少距离,自然会有人感应,然后迅速过来。

  虽然那样或许能够化解眼下的这个危机,但是同时也是意味着这次偷跑出来玩耍的旅途也算是到头了。

  一想到回去又要被关在家里不让出来,还要学习那么多东西,黄灵儿一时间有些犹豫,毕竟她不知道这个叶寒,是否还有着能力,应付眼下这个局面。

  虽然黄灵儿年纪不大,但是一些事情不代表想不明白,而她也能够猜测,自己跑出来,必定不少人在找自己,虽然自己来到这柳州,但是相信一定有自己家里的人在这柳州。

  就在黄灵儿有些摇摆不定的时候,原本安静的街道,也是立刻有着话语响彻。

  “黄梅城的修士多半是些武夫,剑修倒是十分少见,小子,一看你就是外来的吧。”

  那个蓝色长衫老者,一手握着一个朱红色的酒葫芦,饮了一口之后,玩味的看着叶寒说道,看着那个架势,似乎压根不把叶寒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

  毕竟他能够作为一家之主,立足这黄梅城,而且别名多年,自然是有着很大的自信和底气。

  “确实不是本地修士,历练来此。”叶寒不动声色的应付着,毕竟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就怕到时候再一动手,来了一个金丹境界修士不算,会吸引着更多的人。

  “难怪,历练再此,怪不得敢这么猖狂,不过既然是历练别处,就该低调点,毕竟不管你什么身份,要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个道理。”

  轻哼了一声,老者继续饮酒,似乎十分贪杯,哪怕他的老朋友无忧道人劝说几次,他依旧改不了这个毛病,所以每次只能够故意邀请无忧道人来家中饮茶,表示自己改了很多。

  很快,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朱红色葫芦之中的酒,立刻就是被一饮而尽,老者还有些意犹未尽。

  “老伙计,出了什么事情,是否要我来替你做主啊。”

  饮尽了酒葫芦之中的酒水之后,很快老者就朝着那无忧道观喊去,之前这里有着动手的灵力波动,他以为是有人找无忧道人的麻烦,所以特地来看看。

  可是,当半天看到道观之中没有动静,老者的神色顿时是就有了几分变化,毕竟他用灵力包裹的声音,道观之中不可能听不到,而自己那老朋友没有反应,只有着一种可能,那就是出的事情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老者神色顿时骤然一变,手中的朱红色酒葫芦都是被收了起来,再次喊了几句之后,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老者立刻就是瞪大眼睛看着叶寒。

  “你到底做了什么,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看你是很难离开这黄梅城了。”

  叶寒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看老者,他自己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毕竟讲道理这种事情在叶寒看来,多半是行不通的。

  不过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叶寒还是简单的将整个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

  可是那个老者自然是不信的,甚至是干脆直接就是破口大骂了起来,“你放屁,无忧道人和我相熟甚久,怎么可能是这种人,我看多半是你谋财害命才对,今天我看你还是留下来给无忧道人陪死罢了。”

  这里毕竟是黄梅城,老者不禁勃然大怒,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在黄梅城做出这种事情!

  叶寒撇撇嘴巴,他都已经猜到多半是这种结果,索性压根豁出去了,看着那个老者的气势已经提升起来,叶寒也是有些不爽起来,打算拼命。

  “丫头,你带着海棠先离开,这里的事情我来应付,等我出了城来找你们。”

  说完之后,叶寒不在理会他们二人,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那个老者的身上,毕竟这个家伙能够给叶寒带来危险的气息。

  面对着叶寒那决绝的神色,黄灵儿这次终于不再犹豫,准备就要捏碎手中的月白色玉佩,但是海棠的话语却是在这个时候响彻。

  “我们先走,相信他,留在这里他还容易分心。”

  海棠和叶寒相伴这么久,自然是都互相了解,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他们先离开再说,不然留在这里,恐怕又会生出什么变故。

  黄灵儿有些不放心,毕竟人家也算是为了救她,但是看着海棠的样子,黄灵儿还是照做了,同时心里在为叶寒祈祷着。

  心里也已经下了决定,如果叶寒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她就让整个黄梅城给叶寒赔罪去。

  看着儿女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叶寒则是稍微少了一个事,终于放心下来。

  而另外那边那个暴跳如雷的老者,自然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离开,很快就直接气息提升动起手来,并且嘴中还在大声的喝道。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一个也别想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