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815回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第815回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路上,有人看到农伯年帮忙提的篮子里有几枝绿萼梅,调侃两口子真恩爱,会浪漫。

  哈哈,两口子笑笑,默认了。

  事实上,农伯年是笑在脸上,心里吐槽。

  什么浪漫,眼见未必为实,送花在外人眼里代表浪漫,在他这里绝对不是,这花的下边八成内有乾坤。

  小青老说他是钢铁直男,她自己又好到哪儿去?

  他好歹还送过花,她除了送过领带、帮他买过牙刷、毛巾之类的,再无别的。

  当然,他不是埋怨,送她东西纯粹是因为想送。她送不送无所谓,肯和他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就行。

  “五行丹?”在办公室,农伯年拔开瓶塞一闻,蹙眉瞅她,“有什么不妥?”

  “木头人做的,怕各种成分不均匀。”罗青羽解释。

  木……农伯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可妹子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望他,似乎在说:不要问我,问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

  得,农伯年放弃追问,省得她伤脑筋找借口:

  “行,我现在去验,你先跟阿盖他们回去,不要到处跑,天气预报说今天要下雨。”

  罗青羽嗯了声,不啰嗦,把他喜欢的绿梅往艺术花瓶里一插,转身离开办公室。这艺术花瓶是空的,纯装饰用。他送给她的,药室的二楼还有一大堆。

  她年哥不在乎这些小细节,甚至认为他的办公室不需要花瓶。推开窗户,一眼看到林木绿植,装饰用的鲜花哪有大自然的环境漂亮?

  可家里的空瓶子太多,与其搁在药室碍地方,不如物尽其用。

  农伯年把她送出门口,然后拿着瓶子到实验室,把里边的丹药倒出来打量一番。据目测,这些药无论是味道、颜色和大小都跟以前的一样,看不出毛病。

  但,谨慎一点是对的,就怕里边有些成分不同,影响胎儿的发育。

  这也是他欣赏她的地方,小事小作,大事从不糊涂。孰轻孰重,她心里门儿清,使人放心。

  木头人炼的?

  啧,农伯年全神贯注的开始分析药丸,唇边不自觉的掀起浅浅的弧度。

  她这挂开得,有点意思……

  尽管年哥说要下雨,不急,天气预防的雨一定会姗姗来迟,趁还有时间再到附近走动走动。

  比如山脚下,村边的耕地,一眼看不到边际。

  她们三个走在田野上,显得那么的渺小。

  春寒料峭,草木萌发,早稻育秧,蔬菜播种。村里的乌甘草田已有无数细小的嫩芽在地里探头探脑,长势喜人。

  “阿青?回来了。”

  “哎,回家煮饭啊?”

  “是呀,孩子就要放学了。”

  乡路上,偶尔遇到从地里归来的村民,互相打着招呼。没走几步,又遇到村长文叔。村长也要吃饭干活的,他也刚从地里回来。

  看到她挺着肚子,不由笑问:

  “阿青,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

  “哟,看着不太像。”大很多嘛。

  “哈哈,不止一个。”罗青羽笑道,没说几个,让大家猜好了。

  “哦,和你哥一样是双胞胎?啧,你们家好福气。”文叔笑呵呵道,“对了,你回来多久了?之前好像没见你出来过。”

  “有一阵子了,”见对方似乎有话想说,罗青羽便问,“文叔,是不有事找我?”

  “哎,也不是什么大事。”文叔踌躇片刻,最终道,“就想问问你,听过可可树么?”

  “可可树?”罗青羽蹙眉。

  “啊,我知道。”跟在身边的汤圆见她貌似不知,,“可可粉的原型,可以做巧克力哦。”

  “对对对,就是做那个什么力的。”没想到真有小年轻人知道,文叔心中略喜,“还有那个什么加……飞?豆?”

  “咖啡豆?”阿盖疑惑的补充。

  “对对对,就是这个……”见他又懂,文叔心情更好了,“原来你们年轻人都知道……”

  那他就放心了。

  “……文叔,您问这个干嘛?”罗青羽被他问得一头雾水,“您想种?”

  “嗐,我一个乡下人哪懂这些?”文叔无奈长叹,“阿峰和村里几位年轻人打算种这个……”

  事情是这样的——

  前年下半年,村里年轻人受阿青、顾一帆和谷妮等人言语刺激,豁出脸皮再次到谷展鹏的公司打工。

  经过一年多的拼搏,优胜劣汰。

  有业绩的年轻人留在公司继续打拼,没有业绩的深感没脸呆下去,便又回到村里。阿峰是最早回到村里的,游手好闲了一阵子,见有伙伴归来,高兴万分。

  他是高兴了,其他年轻人并不高兴,无论男女。

  瞧,大鹏的生意越搞越大,还推出女童扶助计划;再看罗家,承包的山头越来越多;顾一帆继续当他的二世祖大少爷;丁氏祖孙成天云游四海,不愁吃穿。

  别人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自己家只能啃老本。

  眼看父母逐渐老去,将来家里要靠自己撑起,心里岂能不急?可外边的世界太残酷,赔着笑脸、陪酒、拍马屁,拼了半条人命仍拉不到一份订单。

  可他们尽力,又能怎么办?

  败退回村的年轻人深感疲惫,于是决定重操旧业,像谷展鹏当初那样搞种植。

  种乌甘草是没希望了,这草讲究年份;种农作物同样没戏,大鹏企业在国内的市场名气不小,且在多个地方拥有农场,斗不过。

  更过分的是,大鹏在国内还有果园。特么的,几乎所有赚钱的路子均被他堵死。

  不过还好,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他们在城里打拼过,平时爱喝咖啡、吃巧克力(女孩居多)。男生多半爱喝茶,可国内的茶园到处都是,谷展鹏也有一个,拼不过。

  所以,他们决定种可可豆和咖啡豆,利用家里原有的山地。

  家里没有山地的,甚至想承包一片被人荒废的果园改成可可豆种植园。

  “啊?这太鲁莽了吧?”罗青羽替他们担心,“咱们这地方好像不太适合种这个,他们不怕将来亏钱?”

  自家有地的,前期要付出的钱可不少。另外承包的,亏损的风险更高。

  “本来是怕的,”文叔呵呵一笑,“可年前听说你家的榴莲开花结果了,一帆到你家看过……”

  那什么飞豆他不懂,可榴莲还是晓得的,他老伴和孩子都喜欢吃。

  顾一帆得知她家榴莲树结果了,兴冲冲的向宁姨讨了一枚落地的果实。回家和老婆围着桌子边观察大半天,闻一闻,觉得香气浓郁,算是成功了一半。

  同志仍须努力,同时让村里的年轻人看到一丝希望。

  如若又失败了,大不了搞养殖。

  谁给的勇气?哈哈,当然不是梁静茹,而是谷展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