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意外频出(三更)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意外频出(三更)

  杨进雄点到即止,也没多说,聊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张小权的话,一般人可千万不能当真,张小权那是有恃无恐,自家有权有势,这小子性子也直,看问题也就简单,实在不行揍你一顿。

  张家偌大家产,却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估么着张忠民也很发愁吧?

  商场如战场,张小权这性子,当个纨绔绝对不吃亏,可要是掌舵滨江集团,估么着要被人吞的骨头渣都不剩吧?

  当然,这是张家自己的事情,杨进雄也不操心。

  也只有杨进雄才知道伍家的可怕,伍开云能把生意做的这么大,又岂是好惹的。

  当然,杨进雄也知道,方寒的人脉不小,这件事方寒占理,只要方寒不冲动,出什么昏招,伍家吃亏是肯定的。

  只不过伍家的一些事是明面的,方寒的一些事是暗中的,方寒的人脉不少,可方寒真要和伍开云磕起来,几个人愿意出头,这事就不好说了。

  人情毕竟是人情,随手能还,大多数人也就还了,可要是伤筋动骨,不少人估么着都要犹豫一下。

  就说张家,别看张小权和方寒关系好,可在方寒的事情上,张忠民什么想法,杨进雄也猜不准。

  杨进雄正打算走,病房门口,郭文渊进来了。

  “郭老!”

  杨进雄急忙打招呼。

  “老师!”方寒也急忙打招呼。

  病房里面海燕和田甜激动的不行,郭文渊啊,师公啊......

  郭文渊向杨进雄点了点头,走到病床边上,问:“人还没醒?”

  “没有,又服了一剂药。”

  方寒点着头,道:“从脉象和症状看,还算平稳,可就是不醒。”

  “我就是怕你着急,所以才过来看看。”

  郭文渊说着,给老方同志做了一个检查,道:“嗯,看来治疗效果不错。”

  说着,郭文渊站起身子,对方寒道:“这才十个小时,不着急,平常心即可。”

  “嗯!”

  方寒点了点头。

  郭文渊又道:“医不自治,牵扯到自己的亲人,难免乱了分寸,如果患者不是你父亲,你觉得现在的情况算是好还是不好?”

  方寒一愣。

  “很好!”

  这一刻方寒知道郭文渊为什么来了,这是怕他着急。

  就事论事,老方同志的情况确实在好转,只是因为患者是自己的父亲,方寒的心中着急,这才胡思乱想,各种担忧。

  正如郭文渊所说,患者要不是他爸,而是别的患者,用了药方寒肯定去忙别的事情了,再次复诊搞不好就是第二天早上了,只要患者病情不恶化,家属不叫,医生不会这么盯着一位患者不放的。

  也正是因为方寒操心,一直在老方同志边上,这才时不时摸一下脉,时不时做一下检查,总觉得恢复的太慢,人怎么还不醒。

  “药吃的有些急了!”

  郭文渊道:“按说第二剂药要晚上吃才合适,明天早上患者差不多就能醒,十个小时吃了两剂.......”

  "老师,不碍事吧?"

  方寒急忙问,这一刻他真的好像是个孩子,一身本事好像也用不上了。

  老方的情况和当初龙雅馨的情况还不同,龙雅馨当时是手术,方寒摒弃杂念,又用了模拟卡,手术顺利,可老方同志没做手术,车祸之后一直昏迷,方寒就有些焦躁了。

  “下午可以再做一次针灸,今天就不要再用药了,明天看情况。”郭文渊叮嘱道。

  “嗯,我记下了。”

  方寒急忙点头。

  “去睡一会儿吧,我在这儿盯着。”郭文渊看了看方寒:“这么长时间没休息,再这么下去,伤了元气就不好了。”

  “没事,我撑得住。”

  方寒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方同志,他哪儿睡得着啊。

  俗话说关心则乱,老方同志不醒,他这心中始终是七上八下的。

  “还信不过我?”郭文渊脸一沉。

  “没有,我就是睡不着!”方寒苦笑。

  他自然是信得过郭文渊的,只是心里不放不下,睡觉也不踏实,偶尔趴在边上打个盹,脑子里也是胡思乱想。

  田玲女士心疼的看着儿子:“小寒,你去睡会儿吧,有妈在呢。”

  “是啊,去睡会吧,我和田姐在,郭老也在呢,你去睡会儿吧。”龙雅馨也劝道。

  “行,我去找赵主任要个房间。”

  方寒点了点头。

  来到急诊科值班室,没见到赵士朝,而是遇到了周主任。

  “方医生,您父亲醒了没有?”

  周主任也累的不轻,正在交代一些东西。

  今天医附院的很多专家都是超负荷运转了。

  “还没醒,赵主任和冷主任手术做完了?”方寒问。

  “手术做完了,患者已经送进ICU了。”周主任道。

  方寒也没多说,他不插手,却也不会真的去诅咒伍豪杰,伍豪杰能不能扛过来,那就看伍豪杰的命了,人要是救活了,该承担的责任那是必须承担的。

  “周主任,能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会吗?”方寒问。

  “没问题,我也打算眯一会儿呢。”

  周主任给面前的医生交代了几句,然后道:“走,咱们一起去,我也撑不住了,赵主任也累的不轻,去病房转一圈,也准备回去休息了,医院还要有人值班,今晚赵主任值夜。”

  昨天的事故,今天急诊科的患者不少,赵士朝哪怕要走,也要转一圈,了解情况才能走人。

  方寒和周主任进了一个房间,房间不大,架子床,是晚上值班医生们休息的地方。

  “方医生,你睡上铺,我睡下铺,白天事多,估计我也睡不了多大一会儿。”

  “嗯。”

  方寒点了点头,上了上铺,躺着准备睡觉,周主任也在下铺躺着,刚躺下,周主任的电话就响了。

  接通电话,周主任听了两句脸色就是一变:“行,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说着话,周主任就急忙坐起身开始穿鞋。

  “来急诊了?”

  方寒躺在上铺问。

  “赵主任晕倒了,现在还不清楚什么情况!”周主任一边穿着鞋一边道。

  “赵主任?”

  方寒也急忙坐起身来:“我和你一起去吧!”

  赵士朝,赵士朝昨晚一夜没睡,上午又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这会儿晕倒了,情况不明,方寒自然也睡不住了。

  在燕京医院,他可是经历过祁学敏猝死一幕的,只希望赵士朝只是单纯的劳累过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