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朝天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北方有病

第五百六十八章 北方有病

  引而不发,谋时而动,顺势而为!”

  覃啬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看向韩子实的表情都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韩子实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会下棋的人心都是黑的,弓良的棋术是老头子教的,我的也是,老头子心最黑,我继承了一小半,弓良继承了一大半,所以弓良永远都在摆大局,永远都觉得小恩小惠不够他吃,一旦他要吃,那么就要吃大龙!”

  覃啬点了点头,“话是没错,不过道理也是如此,韩师兄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多说了!今日一见,希望韩师兄能帮着阁主多照看一眼少阁主,不然纵横阁可就真的没有后人了!”

  韩子实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我愿意,但是他愿不愿意我也说不上来,况且这都是你们自己教出来的,他未来会如何,我想你们应该都已经清楚了吧?”

  覃啬直接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笑了笑,直接告别,“韩师兄,告辞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和你好好聊聊这天下之事。”

  韩子实点了点头,“好走,不送了!”

  送走覃啬之后,韩子实直接回到了弓良身边。

  弓良直接开口询问道:“走了?你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他想让我稍微照看你一下!”韩子实回道。

  一听到这话,弓良直接露出了一副嘲讽的笑意,“多管闲事,你觉得你能照看的了我?或者你觉得我需要你照看我吗?”

  韩子实没有在这个方面继续多说什么,直接说了另外一个事情,“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会帮你的,半年后,大汉出兵!不过到时候可就只有你一个人去了,我要替大汉去争取云舟,汉王如此和我说,刚好这就是代价!”

  “好!这个代价绝对不会让他们失望的!分崩离析的大周,停滞不前的大秦,两个愚蠢的王朝,刚好适合大汉在这里练练兵!”弓良格外满意的说道。

  韩子实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你若能打赢,那么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好事情,对于大汉更是如此,还能从几方处多争取一下云舟的数量!”

  “嗯,未来有了云舟加持,大汉先天可就要比其他几方势力更强!大汉的未来可期!”弓良直接大笑了起来,仿佛他已经看到了未来的一切一般!

  韩子实没再多说什么,转身也就离开了。

  .......

  北境的冬天很冷,背靠北域雪山的大汉更加的冷,往年因为这寒潮都会冻死不少人,但是今年的寒潮来的格外的早,死的人可就更多了。

  大规模的南迁,也是慢慢的发生了。

  出了大汉之外,大商也是波及到了一小部分,不过人数相比于大汉来说,少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过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的大商人来说,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其中好像不光是寒潮,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传染病,直接从北方而来,顺着南迁往南方而去。

  大商北界城。

  一个身穿蟒袍的,头戴紫冠的男子站在城头之上,呆呆的望着下面从北方而来的难民。

  难民的长龙直接从远处一直蔓延至此,只不过如今的城门依然关闭,这些难民就这么随便的围坐在了一起,几人一团,生着篝火,在那里烤着火,祛除着寒意。

  只不过篝火的温度并不能让寒意真正的被祛除,这些人依然感到极为的寒冷,除了冷,他们还饿,大多都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这些情况都被男子看在眼中,他直接露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格外的不忍。

  大商皇室亲王辛言,商王的胞弟,也是皇族之中唯一的宗师,在大商的地位可以只在商王之下,身后还站了一个年轻人,此人便是被给予厚望的四皇子辛迪,此时也是皱着眉头站在那里。

  “皇叔,我们当真是不开城门吗?现在天要黑了,这一夜之后,下面这些人可能又要被冻死一小半。”辛迪颇为不忍的说道。

  辛言表情同样也是不那么的好看,但是让他开城门,他好像有点做不到,毕竟这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现在城门一开,那么北界城以南的所有人可都要被那中奇怪的病所感染,这也是他没办法的办法。

  转身看向城中的繁华景象,所有人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城中的笑声直接让辛言恍惚了起来。

  一墙之隔,两种不同的生活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皇叔!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辛迪急的再次询问了一句。

  辛言摇了摇头,有点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不急!破宗营还没有到,等他们到了再说吧!今天这个城门绝对不能开,开了,北界城可能也保不住了,修士虽然能稍微抗住一会,但是普通人绝对没办法抗住那种传染病,到时候死的可不就是这些人了,整个大商都可能会被遭殃!”

  辛迪面露难色,头一次感觉这个事情竟然是如此的为难,“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这些人死在我们面前吗?”

  辛言点了点头,除此之外,他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这堵墙不能破!

  入夜。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安静的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丝困意,一直待在城头上观察外界的辛迪同样也是如此,眼睛不知不觉的眯了起来。

  不过一旁的辛言却不是如此,他整个人都是格外的精神,或者说是格外的谨慎,他一直都在观察城外的那些难民。

  所有人几乎都挤在了一起,都是围坐在了篝火的附近,想要借此来祛除这个寒意。

  但是好像并不管用,城外莫名想起了几声凄厉的哭喊声,有人被冻死了。

  一直目视远方的辛言突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忍,眉头微微一抖,但是依然没有半点动静,仍是安静的看着城下的惨状。

  凄厉的哭喊声在安静的夜空中显得是如此的刺耳,第一个之后,便是第二第三个

  ,没一会,这群难民几乎都被弄醒了过来,一个个都是拉扯起了自己身边的亲人,之后便是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惨嚎声,又有人被冻死了。

  此起披伏的响动瞬间让城头上的辛迪惊醒了起来,脸上逐渐布满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皇叔,这是怎么了?他们在哭喊什么?”辛迪慌乱的询问道。

  辛言看向了远方,望着不停飘落下来的雪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被冻死了!”

  听到冻死两字,辛迪整个人都是僵住了,一脸不忍的望着远处,天天在上的感觉,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那么好受。

  此时那些难民终于开始动了起来,不再是和之前那样的平静,而是充满了对于活下去的冲动,他们想要涌入北界城。

  看到这里,辛言的表情逐渐变了起来,脸上的同情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对于生命的那种冷漠。

  “破宗营到了吗?”辛言冷冷的说道。

  辛迪直接张望了一圈,然后摇了摇头,“好像还没有!”

  辛言点了点头,冷漠的表情逐渐变成了狠辣,“既然他们还没有来,那就只能我来动手了!辛迪,转过身去,这一幕不应该是皇族子弟该看的。”

  辛迪顿时就是一愣,表情直接傻住了,但是出于对于辛言的尊敬,他依然选择了答应,直接转身了过去。

  转过身去的辛迪直接感受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真元的涌动,甚至于连脚下的城墙都是为之颤动了一丝,这就是宗师的威严吧?

  还没感慨完,他便感受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如火般的热浪,让人不由自主的往前的走了两步,身边的一切景物好像都亮了起来。

  已然走到城墙处的辛迪,内心突然感到了一阵惊恐,就好像是面对那些人一样的惊恐。

  心跳的更快了,眼中的瞳孔也是急速收缩了起来,因为他感受到了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

  没等他反应过来,这一瞬,气浪和响声直接传了过来,整个城墙都是疯狂的抖动了起来,就好像城墙要塌了一样!

  慌乱直接从内心冒了出来,瞬间就让他的双腿打颤了起来,他很想转头看看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有点不敢!

  长久的折腾让他有种极为恐惧的感觉。

  “啊...”

  一声惨叫哀嚎的声音突然划破了天空,直达辛迪的心灵,瞬间让他原地一颤,下意识的想要转头望过来。

  “别动!”

  辛言平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瞬间让呆了一下,这个想要转过来的脑袋瞬间停住了,就这么在那里静静的听着身后传来的哀嚎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热浪逐渐消失,惨叫的声音也是一起消失了,唯独多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这味道异常的腥臭,长期身处皇宫之中的辛迪自然是从来没有闻过这种味道,一闻到这个味道他直接泛起了恶心,实在是让他感到异常的不适应。

  “这就受不了了?”辛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言语中带着一丝淡淡的不适应。

  辛迪这才小心翼翼的转了过来,发现辛言整个人也是同样的不对劲,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血丝,瞳孔紧缩,看着格外的麻木。

  “都结束了?”辛迪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辛言点了点头,“差不多吧!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可能也都死了...”这话听着好像不是那么的平稳。

  辛迪甚至都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颤抖声,他急忙起身来到了城墙边,直接往外面望了出去,这一看,顿时让他的心都颤了起来,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

  城墙外所有的东西都在冒着热气,地上的燃烧着灰烬这个时候也还在燃烧着,并没有全部燃烧殆尽,一团又一团闪亮的火光不就意味着这是一个个的尸体吗?

  城墙外,放眼望去,尽皆是没有燃烧着的火团,一个个就这么安静的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想起之前的那副景象,辛迪整个人都是一愣,然后眼睛瞬间收缩,喉道中逐渐涌现出了一丝丝胃酸,之后表情开始抖动了起来,疯狂的开始干呕。

  辛言就站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因为连他都不知道因为如何说,面前的这番景象说实在的他都有点发怵,同样的他也在犹豫,这竟然会是他做出来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他直接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惨淡一笑,他竟然下得去手?竟然真的屠杀了这么多人!

  一声轻叹证明他此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北界城虽然是大商南北交界的地方,以北为北方,以南为南方,虽然地理位置极为特殊,极为的重要,但是这座城以北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战乱,所以这座城从来都不是重要的要塞。

  而且恰恰相反,这里风景秀丽,周围往往能看到北方之峭,又能欣赏到南方之美,两种截然不同的景物聚在一起,吸引了不少的文人墨客,这座城颇为的繁盛。

  这座城从来没有战乱的城,自然他的城墙可就不是那么的高,所以这一切可能都是定数吧!

  现在北方涌过来的数以万计的难民,如果强行冲城,一旦城破了,那么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可就不存在了。

  本来以为这是破宗营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他来做,这数以万计的孽债可就压在他身上了!又是一个麻烦事!

  如今古怪的传染病从出现到现在也就两个多月而已,但是因此而灭的城池竟然已经有十几座了。

  在没搞清楚事情之前,谁敢放这些北方人进入南方,一旦突破北界城,道路四通八达,这些人可就算是长驱直入了,整个大商,甚至于整个北境都是他们能去的地方了,这如何可行呢?

  这种恐怖的传染病,辛言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别说听说过了,但是面前的难民可都是在述说着这一切。

  “皇叔

  ,这个传染病真的这么厉害?一人发病,整座城的人都会死绝,除了修士?”辛迪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虽然他依然还在大喘气。

  听到这话,辛言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这番话,但是从他现在知道的情况来说,情况就是如此,这个病只对修士免疫,普通人得了根本就来不及救治,几乎每个人都会感染,感染之外并不会立刻死亡,而是逐渐溃烂而亡。

  北方的那些城池都是小型城池,人数没有南方这么多,不过那些人的同样也是如此,第一例开始,那么之后整个城就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了!几乎都会得病,之后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内,全部爆发,根本就是防无可防!

  至少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去阻拦。

  这也是辛言出现在这里的目地,他要阻拦这个传染病的扩张,但是现在看来除了杀之外,他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杀得过来呢?北界城以北的城池少说都是有着上百座城池,虽然都不大,但是这些城池的人口加起来可也有着上千万不止,怎么杀?

  想到这个数量,辛言整个人都是发毛了起来,实在是有点头脑发胀!

  普通人来了只有死路一条,那就只能靠破宗营了,破宗营里面可都是修士,最起码不需要担心士兵被感染的可能,但是破宗营也就只有上千人而已,面对上千万的人口,想要全部将其阻拦在外,好像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吧?

  一旦做了这个事情,那么大商也算是青史留名了,如此狠辣的手段,多半会惹来不少的非议吧!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还是打算将这些人全部拦在北界城之外,他可不想大商就这么覆灭,为了保险起见,他还将这个事情和某些人通报了一下,他甚至在怀疑是不是地府搞的鬼?

  可惜让他失望了,府君并不知道这个事情,甚至同样异常的惊讶,如今也是派了人过来,估摸着也应该快到了吧?

  辛言刚刚想到这里,身后便是出现了一阵轻微的空气波动,一团灰色的雾气直接出现在其身后。

  “辛亲王,好久不见!”

  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直接在辛言耳边响了起来。

  辛言直接转头看了起来,一个格外妖娆,但又格外冰冷的女人站在了他的身后。

  莫凉,身材和性格一个截然相反的存在,让人一看就想要接近,但是却被她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所打败,虽然是让人感觉异常的古怪。

  不过绝大多数人对于这个女人都是保持着一股极为尊敬的表情,自然便是因为莫凉身上的这股灰色雾气,这在大商就是身份的象征!

  碰到灰衣没有宗师级别的实力,还是别去招惹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辛言看到莫凉也是感到了一丝惊讶,他没想到来的人竟然如此的郑重,“莫凉,好久不见!”

  一旁的辛迪看着如此貌美,但是身上却有着一股让人感到心悸的气息,当真是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辛迪,这位是莫宗师,还不快点拜见!”辛言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一旁的辛迪赶紧老实行礼,格外的恭敬。

  莫凉丝毫没有理会辛迪的拜见,而是直接走到了城墙边,看向了外面的那边焦土,嘴角露出了少许的惊讶,“辛亲王还真是有魄力,你就不怕被人知道吗?大商皇族竟然屠杀平民百姓!”

  “废话少说,有这个功夫在这里调侃我,还不如好好想个办法,或者好好调查一下原因!”辛言也是被这话给激怒了!

  莫凉笑了笑,“别急,这里的人都被你杀完了,你想让我调查,总得有人给我调查吧?不然你让我调查什么?”

  “你自己来干嘛,你自己都不知道吗?现在竟然还来问我?”辛言直接追问了起来,他的确是有点烦躁,尤其是刚刚做完这么一个事情!

  莫凉平淡的说道:“辛亲王莫急,这个事情虽然很麻烦,但是办法还是有的,就比如亲王现在想的办法,就是一个好办法,等破宗营来了,直接将这里的城门封死,在这里堵上两个月,等到北方的所有人都死完了,那这个问题不就结束了吗?”

  “你在耍我?”辛言眉头瞬间一皱,一股怒气直接冒了出来。

  莫凉笑了笑,随即说了第二种可能,“既然亲王不想如此决绝,那就换一个方法,破宗营外加大商军队全部都叫过来,顺便将大商所有的医师都喊过来,然后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救治的问题,你觉得呢?”

  辛言眉头已经冒出了几条黑线了,他这个时候算是听出来,这个莫凉一直都在打趣他,这让他有点忍不了,“莫凉!既然你不想来这里,那你可以别来,既然府君让你来了,那就请你好好做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那你给我提个建议?”莫凉直接就是一声冷哼。

  怼的辛言哑口无言,一旁的辛迪更是不敢多说一句,只敢在一旁瑟瑟发抖。

  “辛亲王,我说的话可都是好建议,如果你不想将这个事情继续闹大,那么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这些人都扼杀在北界城之外,等破宗营到了之后,北界城就可以开始撤了,先清空再说吧,破宗营这千把个人可是有点不够看呀,我劝你还是连夜给商王写个信,让他多派点人过来吧,不然的话,这些破宗营的人干完这个事情,指不定魂都要留在这里了!”莫凉冷漠的说道。

  辛言顿时就是一副哑口无言的表情,他知道莫凉说的是对的,但是这些是事情还需要对方来教他?他早就已经想到了,那对方来不来,还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来这里,是打算干嘛?”辛言不满的询问道。

  “自然是找一找这个源头,看看是雪兽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当然也可能是北域雪山的问题,如果亲王已经帮我找出来了,那我马上就可以走了!”莫凉回道。

  辛言冷哼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