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029 复国

1029 复国

  12万五千可谓大手笔,罗克马上就心生警惕,赛义德投资这么高,那希望得到一定更多。

  第二件拍品是一幅莫奈的手稿,去年类似的手稿曾经在尼亚萨兰州政府组织的拍卖中出现过,拍出了一万五千兰特的高价。

  这幅手稿是罗克提供的,世界大战期间,罗克在巴黎收获颇丰,别说莫奈的手稿,莫奈的成品都有很多,其中就包括十几幅著名的《睡莲》。

  《睡莲》不是单幅作品,而是一个系列,全部一共251件作品,所有作品都以睡莲为核心元素,不过却有多个分类,其中102件作品收藏于法国圣艾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橘园美术馆等世界各地的博物馆。

  当看到手稿出现的时候,小斯顿时有点咬牙,之前曾经拍卖过的手稿就是被小斯买走了,小斯在这方面有着和罗克相似的执念。

  “你手里到底有多少?”小斯现在也不清楚罗克的家底有多厚,巴黎传说罗克在担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期间,从欧洲掠走了至少25万件艺术品。

  “掠”这个词,生动形象的表现了巴黎人对罗克的感情,不是那种彻头彻尾的恨,而是爱恨交加那种,毕竟罗克率领英国远征军拯救了巴黎。

  “干嘛?你想要?改天咱们可以交流一下,你拿几幅东方水墨画咱们交换,反正你也看不懂。”罗克现在并没有停止收集这些艺术品,欧洲正处于重建期间,很多老贵族或者是老贵族的后裔为了生活不得不将老祖宗从东方抢回来的艺术品从古堡的地下室里拿出来出售,每个月至少有5000件艺术品从欧洲流入南部非洲,其中大部分被送到尼亚萨兰。

  “说的好像你能看懂油画一样。”小斯忿忿不平,他确实是欣赏不了东方水墨画的神韵和意境。

  罗克似笑非笑,莫奈虽然也是印象派画家,但是和梵高那种后印象派不同,《睡莲》系列还是可以欣赏的。

  就在罗克和小斯讨论东西方艺术品价值的时候,场上已经开始叫价。

  莫奈手稿的起拍价是五千兰特,价格一路飙升,很快就来到2万。

  “两万第一次,两万第二次,两万第三次——成交!”拍卖师一锤定音,叫价的是日本驻洛城领事小野申一。

  罗克礼貌鼓掌,南部非洲现在是英国的自治领,不能单独和日本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日本几乎在南部非洲所有州都有领事馆。

  日本现在正处于一个极力脱亚入欧的关键阶段,但是这只是日本人的一厢情愿,欧洲国家并不愿意接纳日本成为文明世界成员,虽然日本赢得了日俄战争,同时也是世界大战的胜利国,但对于日本的国际地位提高并没有决定性作用。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本现在和欧洲的关系并不好,这其中南部非洲也应该负一定责任。

  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希望得到德国在亚洲的所有殖民地,但是因为南部非洲的支持,德国在太平洋上的岛屿全部被东印度获得,日本因此非常不满。

  不过对于南部非洲,日本似乎并不嫉恨。

  反而因为华人在南部非洲的地位越来越高,日本正在向南部非洲示好,不远万里从南部非洲订购各种农产品和工业品。

  对于来自日本的订单,南部非洲并不拒绝,就算南部非洲不卖商品给日本,其实日本也可以从美国获得这些东西。

  另一个时空,1937年日本进口的战略物资中,有54.4%都来自美国,其中包括92.9%的铜、91.2%的汽车及零部件、60.5%的油料、59.7%的废旧钢铁、以及48.5%的各种机械和发动机。

  小野申一并没有像赛义德那样将莫奈的手稿转手送出去,但还是遥遥向罗克致意。

  罗克不生气,日本人挣点钱也实在是不容易,现在还有几百万日本女人在全世界为日本赚外汇呢,南部非洲也有不少。

  对于这个情况,罗克同样喜闻乐见,至少这能降低南部非洲的犯罪率。

  随着拍卖的进行,小斯和克里斯蒂安、安东、汤姆·杜邦,以及阿布都各有所获,汤姆·杜邦以五万兰特的价格买下了一块伊特诺特别定制的腕表,阿布以一万兰特的价格买下了一本赫拉克利特著作残篇,这让阿布惊喜不已。

  菲丽丝也有收获,罗克给菲丽丝准备的支票,被菲丽丝买下了一张照片,照片是《泰晤士报》的摄影记者艾美·巴克耳拍摄的,当时拍摄的是朱蒂为英国远征军捐款的场景,这幅照片曾经被《泰晤士报》刊登过,这一次拍卖的是照片原作。

  一幅照片肯定不值一万兰特,这个价格更多的还是象征意义,菲丽丝出价之后根本无人喊价,拍卖师在热烈的掌声中宣布菲丽丝赢得了竞争,所有人都皆大欢喜。

  有了赛义德和汤姆·杜邦的慷慨解囊,整场拍卖会一共筹集了45万兰特的善款,这个数字让菲丽丝惊喜不已,正常情况下菲丽丝她们组织的慈善晚宴,能筹集十万兰特就算超额完成任务。

  慈善晚宴虽然结束了,但是罗克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慈善晚宴后的第二天,赛义德主动来到鹰堡拜访罗克。

  看在昨天晚上赛义德一掷千金的份上,罗克还是很给面子,在办公室接待赛义德。

  赛义德穿着一件极具奥斯曼风格的军装制服,制服的手臂上用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不过给人感觉这些花纹并不是代表什么特殊含义,纯粹就是为了堆砌价值。

  相对来说罗克穿得就很简单,充满军装风的铁灰色半袖衬衣,同色工装裤,罗克现在依然保留着十几年来的习惯,头发非常短,而且没有使用任何发胶和发蜡。

  “尼亚萨兰勋爵,我需要您的帮助。”不出所料,赛义德是来求助的。

  罗克现在连微笑都欠奉,别以为掏钱买了个钻石然后又转手送给朱蒂,罗克就会答应赛义德的所有要求,钻石的作用只能让赛义德得到和罗克见面的机会,接下来就看赛义德能不能在半个小时时间内让罗克感兴趣。

  “尼亚萨兰勋爵,我希望您能帮助我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赛义德一开口,罗克就想直接拒绝。

  奥斯曼帝国现在已经四分五裂,南部非洲占据两河流域,小亚细亚半岛被英国、法国、意大利、瓜分,巴尔干半岛原本属于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已经全部独立,达达尼尔海峡及博斯普鲁斯海峡两旁的“海峡地区”成为非军事区,协约国拥有对该地区的军事行动权。

  为了实现对黑海出海口的控制,美、英、法、意、日、俄六国组成“海峡管理委员会”,负责区内航运、灯塔管理及领航等事宜。

  就连南部非洲都在博思普鲁斯海峡驻扎着一个连队。

  现在的奥斯曼帝国,实际上上已经被协约国瓜分,但是以基马尔为首的部分将领不接受奥斯曼帝国的命运,他们以旧军队无主组建了反抗军,反抗协约国对小亚细亚半岛的殖民统治。

  两河流域就算了,基马尔率领的反抗军根本不敢进入两河流域。

  “赛义德,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帮助你,你知道的,当初就是我率领地中海远征军征服了奥斯曼帝国,你应该恨我才对。”罗克实在是搞不懂赛义德的脑回路,不知道是谁给了赛义德勇气,让赛义德如此的异想天开。

  “不勋爵,你错了,我们奥斯曼人没有恨你,我们恨的是伦敦和巴黎,我们甚至恨君士坦丁堡,恨恩维尔·帕夏,但是我们不恨你,你是个优秀的军人,在军令面前,你没有选择的余地,相反,在奥斯曼帝国领土上的所有协约国驻军中,南部非洲的军队表现是最出色的,我们有很多人处于你们在博思普鲁斯海峡的那个连队的保护中,正是这个连队的表现,让我相信您有能力帮助我。”赛义德还真不是病急乱投药,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罗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赛义德说的那个连队是怎么回事。

  这很正常,南部非洲这么多部队,这么大地盘,罗克不可能面面俱到。

  “这段时间在尼亚萨兰,我才知道勋爵您带给尼亚萨兰多大的改变,可能勋爵您都不知道,我以前来过尼亚萨兰,二十年前,当时我在环球旅行,那时候的尼亚萨兰还是英国殖民地——”赛义德才是真正的王族出身,看看人家这经历,二十年前就环游全球。

  二十年前罗克还在华勇营服役呢。

  “赛义德,很抱歉,我不能那么做,我是大英帝国的尼亚萨兰侯爵,在我没有下令逮捕你之前,你最好离开鹰堡。”罗克没有把话说死,离开鹰堡,并不代表要离开尼亚萨兰。

  “勋爵,难道您就不听听我的条件吗?”赛义德尽力争取。

  罗克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赛义德,等着赛义德开价。

  “达达尼尔海鲜和博思普鲁斯海峡,就是现在‘海峡管理委员会’下辖的地区,如果勋爵您能帮我复国,我愿意把黑海出海口送给您。”赛义德不惜血本。

  ps:抱歉,昨天下午临时有点事,没有来得及更新,看看今天能不能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