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子请自重 > 第五十三章 国王与国师

第五十三章 国王与国师

  李青麟登基了。

  一个连西荒入侵都不过问,让儿子去处理的国王,可想而知对军队的控制力度薄弱到了什么地步。李青麟甚至没有进行任何逼迫,只是因为自身出了问题才短暂控制王宫避免意外,仅仅如此,国王就已经很是识相地宣布退位。

  李青麟还在家中发脾气时,诏书都已经传开了。

  国王再不顾国事,也是个标准政客。他知道不主动一点,恐怕连活命都难。主动这么做,反而可以做个安乐太上皇,修他的道去。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没几天可活了。

  国王的主动退位倒是让李青麟的法理好看了不少,避免了许多可能发生的暗涌和动荡。在京师一片搜索“西荒妖道东华子余党”的喊杀声中,李青麟正式登基。

  秦弈坐在屋中修行,没去掺和这场盛会。

  李青麟二话不说地登基,意味着他真不会放弃王位。

  秦弈对此也是有些矛盾感的,真正对李青麟眼下状况最好的路就是放弃王位去修仙,但这条路对李青麟好,对李青君就不太好了,她要困守金殿去做个根本不想做的女王,承担能把人压垮的重任。

  那李青麟要登基,就登去吧……只要他没死,李青君起码还有一定的选择权。

  曾经以为自己出山的敌人是东华子,直到如今才知道,东华子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参与了什么,体验了什么,收获了什么。

  这毕竟不是游戏,打了BOSS就有经验。

  这是人生。

  哪怕流苏可以把这红尘也当成游戏来看待,秦弈自问没法那么超然。必须承认,他真的在担忧李青麟的心态、李青君的未来,以及南离的命运。

  如明河所言,入戏太深,坠于迷梦了。

  现在最大的期盼是明河师门回信,能把一切扭转,那便皆大欢喜,免了多少事情。

  在此期间,想什么都没有用,还不如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修行。

  至少在这件事上,打了BOSS还真有经验值可以升级的。

  穿越三个多月,从第一天开始就在练武了,用的还是流苏的指点,显然比原主自己按秘笈摸索的练得好。还搭配了各种锻体药材和滋养真气的药材泡药浴,本该突飞猛进的修行,实际效果却很一般,先天壁障怎么都破不开。

  自然是因为此身怨念太浓,无论修武修道都很不利。这回亲手敲死两个杀身之仇、并且东华子的败亡也算是有自己的功劳,这报仇彻彻底底,原身的怨念一扫而空。如果不是因为李青麟的情况扰乱了成功的喜悦,其实在东华子死亡的那一刻,自己本就该有所突破了。

  如今也没问题,只需要凝神静修,把李青麟之事带来的杂念驱散就行。

  混混融融之中,一股热力从丹田散开,行遍周天星辰,从脊椎上下奔涌,下抵涌泉,上冲天灵。如同天门洞开,神桥相连,自身的小天地彻底张开,与外界天地融为一体,成就大循环。

  仿佛所有生机自动从周身渗入毛孔,漫遍肌肤,深入骨髓,秦弈觉得自己就算不要呼吸,都能活很久……

  先天之境。

  秦弈睁开了眼睛。

  静室的石门,门上的颗粒纹理都清晰可见。

  身周的灰尘,就像是在暗室之中被光照过一样,原本看不见的微尘,此时看去却纤毫毕现。

  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晰起来。

  这种感觉甚至会让人有种发自内心的感动之意,那是对世界本源又贴近了一步的感觉。

  修炼的人,无论修武修道,都是想和凡人不同吧……这种对世界清晰的感受,岂不就是一种超凡?

  秦弈试着挥出一拳。

  真气汹涌而出,带来虎啸般的声音。

  终于体验到了李青麟的等级,这对身躯的改善、力量的增强、精神的蓬勃、乃至于生命力的旺盛都是质的飞跃。秦弈敢肯定,李青麟若不是这样的境界,恐怕这场衰老会让他连路都走不动。

  也如之前预料,这场突破同时也让法力受益,原先只是一小缕纤细的法力,如今已经如小草般壮大。

  识海中忽然响起流苏的声音:“达至先天,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感受到神识存在了。如果纯粹的武者修行,目前还无法动用神识,但你如今兼具法力,或者可以取个巧……”

  秦弈心中一动:“你的意思……”

  “我授你一篇法诀,你试试能否用精神跟我沟通,也就是把你想说的话用意念传达到狼牙棒上。仅仅只图做到这一点的话,估计是可以办到的。”

  秦弈大喜过望。自己不会精神沟通,每次自言自语般和棒棒说话实在傻屌,有外人的时候经常还说不了话,憋得难受。如果真能做到不动声色和流苏沟通,这比力量翻倍还让他高兴。

  细细感受,果然可以感觉神识如海,浩渺无垠,只是不知道怎么动用。遵循流苏的法诀驱使,则好像有点实质的样子,似乎可以很勉强地做些什么……他尝试往手中狼牙棒输送一个意念:“棒棒?”

  “……”流苏不语。

  “失败了吗?”秦弈不死心,继续发送意念:“再试试……”

  “不用试了,懒得理你。”流苏道:“在明河面前不要卖弄你这点浅薄的法门,几乎是瞬间就会被她发现你在跟你手上的棒子交流,丢人现眼。”

  秦弈继续玩意念:“我倒是觉得你越来越敢在明河面前说话了,是现在魂力有所恢复?”

  “嗯。”流苏淡淡道:“实际上这三个月来我每天都在恢复,只是这种自我恢复很缓慢,我需要一些能养魂的东西。”

  秦弈奇道:“你需要养魂的东西跟我说啊,之前我让太子府的人给我找药材的时候都可以顺便找来。”

  “那时候我不想说。”流苏道:“那时候你还很提防我,一旦被你发现我在试图寻找养魂的东西,平添猜忌。”

  “好吧。反正今天就开始帮你找药。”秦弈站起身来,伸展伸展手臂,挥舞了一下狼牙棒:“以后也要元气满满哦棒棒。”

  流苏气结。

  门外响起太子府侍卫的声音:“秦先生,王上派人宣旨。”

  王上……秦弈愣了一下才想起现在的王是李青麟。他按下心中不习惯的感觉,开门而出。

  面前站着一个太监,冲着秦弈献媚地点头哈腰:“恭喜国师,贺喜国师……”

  秦弈皱眉:“你是不是喊错人了?东华子在菜市口呢。”

  “没有没有。”太监展开圣旨,也没有去细念那些骈四俪六的,直接道:“王上今日登基,大封群臣,第一个就是封秦弈为南离清微弘法至圣国师,原长生观一应留存全部转赐国师,连这座原太子府都赐予国师为第……”

  秦弈抽了抽嘴角,想骂句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可话到嘴边却心中忽动,问道:“原长生观里的东西,有些什么?”

  太监赔笑道:“妖道东华子多年搜刮,当然有无数宝贝,都封存库中,只等国师验收……”

  秦弈看了看手中狼牙棒,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来,终于叹了口气:“替我谢过王上。”

  忽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转头望去,李青君站在不远处,安静地看着他。

  秦弈有些蛋疼,正不知如何解释,却见李青君微微一笑:“收着吧,也只有你才知道怎么善用。你也是想要帮哥哥对不对?”

  这妹子才值得疼啊!秦弈感动得差点没当众抱住她恶狠狠地亲一口,郑重回答:“你放心。我不是东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