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市井之徒 > 第1302章 根本问题

第1302章 根本问题

  在这里等待,所有人的电话都已经调成静音模式,因为任何人都不想因为一个电话铃声而成了别人关注的焦点。

  之前的注意力都在尚丸身上,听到声音,这才转过头。

  当看到站在远处的人影。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别人,正是尚扬。

  没有向尚丸这样穿的西装革履,很休闲,一身宽松的亚麻布衣,只是脸上因为伤病还没痊愈的惨白清晰入眼,任何人都能看到他的病态,他出现在这里让所有人大惊失色,还以为不能来,毕竟这么严重的伤,怎么能轻易出院?

  “尚…尚总!”

  “尚总,您来了”

  “您的伤…”

  站在附近的几人开口问候,即使当下情况尚丸已经占据上风,可县官不如现管,这几年尚扬给他们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不得不考虑。

  尚扬露出一抹微笑,微微点头:“我回来了”

  说完,接起电话,正是冯玄因打来的,接起电话,放在耳边告诉她自己就在门外,随后挂断,盯着正前方的尚丸一步步向前。

  走廊内的气氛再次变的压抑。

  尚丸站在原地,要不是此时不方便暴露身份,自己必须得表现出与他是同一级别的对手,尚扬算是个什么东西?

  “你让我很失望,竟然敢霸占老子的股份!”尚丸装成很生气的样子:“野孩子,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教育你什么是孝道、什么是长幼准备!”

  所有人都看着,并不说话。

  尚扬终于走到尚丸面前,距离大约一米左右停住,两人身高差不多,看向彼此是平视,尚扬又笑出来:“我说了,要在我出院之前乖乖滚蛋,否则就会对你不客气,看来你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并没往心里去…”

  尚扬确实警告过他。

  尚丸咬咬牙,更气愤道:“畜生,抛开当下的争论不谈,这就是你对于你父亲的态度,我一生走的正,行的直,怎么会有你这样不伦不类的畜生!”

  周围人不敢多说,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父子之间的争斗,事实上,抛开争论不谈,也确实觉得尚扬当下的表现很不好,毕竟是他父亲….

  “呵呵”

  尚扬又笑了,缓缓抬起手,放在尚丸肩膀上,拍了拍,古井不波道:“好自为之吧,从今天开始,你想好死都难…”

  说完,放下手臂,从他身边越过。

  尚丸懵了。

  倒不是因为尚扬的话,而是他的动作,这个小瘪犊子居然敢抬手拍自己肩膀?他活腻歪了?不想活了?放眼整个地球,有资格拍自己肩膀的不过是尚家的老一辈人而已,就连光阴会的那些人都不敢,而他,竟然拍自己?

  猛然转头。

  近乎恶毒的盯着尚扬离开的背影,要不是需要在这些人面前装成尚垠,尽力保持当下该有的形象,会毫不犹豫冲上去,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告诉他,拍自己肩膀是什么后果!

  冷冷道:“你个不孝的畜生!”

  尚扬没转头,没回应,当成没听见。

  “你怎么样?”冯玄因从对面迎过来,看到尚扬的样子还有些心疼,可生活就是这样,在必要时刻,身体情况显的无足轻重。

  “问题不大…领导在会议室里?”尚扬问道。

  冯玄因点点头:“在里面,正在休息,刚刚…”

  她本想把刚才的所有情况都讲述一遍,奈何这里人太多,不适合讲述,也就只能停住。

  “我大概能知道,没关系”尚扬抬手把她散在前面的秀发放到耳后:“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冯玄因心里一暖,眼里泛起一阵流光,她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对这个小男人竟然产生了依赖,自己不再是冯姐,而是玄因…

  咬着嘴唇点点头。

  尚扬随后推门走进会议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冯玄因并没跟着进去,站在远处没等到回应的尚丸同样没进去,事情结果已经注定,这时候再进去显得心虚,反正还有十分钟约定的休息时间就结束,到时候再进去享受胜利果实也不迟。

  走向属于自己的休息室。

  而会议室里。

  坐在最前方位置的国字脸看到尚扬吓了一跳,倒不是以为他的出现,而是没想到受伤之后的他竟然是这幅状态,瘦了很多,脸上的颧骨已经出来,之前与尚扬有很多次交集,为了表示尊重,也站起来。

  问道:“伤怎么样了?”

  “谢谢领导关系,好了大半…”尚扬笑着回应,随后坐到旁边:“领导,关于新尚氏国际的股权问题,我相信您是以维护稳定的大局出发,也是秉承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对吧?”

  国字脸微微皱眉,这些路人皆知的事情根本不用说,而现在尚扬说出来,怎么听都有种讽刺的意味,难道他的出现就是来挖苦的?

  没等他回应。

  尚扬又道:“您别多想,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领导,关于新尚氏国际的股权之争,最根本的问题应该并不是争夺,而是是否有争夺的资格对么?我的资格是有目共睹的,而外面那位,你能确定他是人们口中的尚五爷,名字叫尚垠么?”

  此言一出。

  国字脸眼睛不由瞪大,恨不明白尚扬是什么意思,门外那位不是尚垠是谁?长的一模一样,并且在国外回来,最关键的是影响外资,这点只有大家都在猜测的尚扬背后的神秘家族能做到吧?

  退一万步来讲,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长的一样的同时,还敢来招惹尚扬?

  “你到底什么意思?”他以为尚扬是需要自己配合,搞那些乌七八糟的手段,毕竟近些年来就有很多奇葩证明出现,比如怎么证明你爸是你爸,怎么证明你就是你。

  “我国历来是谁主张,谁举证,我说他不是,自然是要拿出证据…”

  尚扬对旁边的记录员挥挥手,让他把电脑拿过来,接过电脑,登录自己的邮箱,随后把屏幕转向国字脸:“请看,这是我收集的证据,门外的那个人叫尚丸,是尚垠的孪生兄弟,两人的面部

  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不过从医学的角度上还能分辨出其中差别,这里是具体部位的差别”

  “还有他们生活习惯的差别,下面是尚丸来到永城之后的生活轨迹,然后是我总结的尚垠的行动轨迹…”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实质性证据,接下来才是,第一份是尚垠住院期间留下的身体各项指标样本,有虹膜、指纹等等,下面是门外的尚丸,你可以进行对比,他们之间并不一样…”

  尚扬开始滔滔不绝的解释。

  之前他的思维陷入误区,认为尚丸和尚垠长的一样,又拥有无可匹敌的实力,那么他就能以假乱真,却忽略了事情最本质的东西,假的真不了,只要证明他是假的,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何必与他纠缠?

  之前再如何与别人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即使把证据摆在被人面前,他们也不会相信,反倒认为是自己作假。

  毕竟,尚五爷在省城生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听说过他是双胞胎,尚扬说,只会认为强词夺理,刻意伪造。

  眼前这个人不同,他必须得严谨、认真、一丝不苟。

  事实上,要不是尚丸想要快刀斩乱麻,逼迫这一层面介入,尚扬还真不好让他们参与。

  果然。

  国字脸看到尚扬拿出这么多证据,脸色变得忽明忽暗,甚至表情都开始僵硬,他也不相信,可这么多证据,又让他不得不深入思考。

  与此同时。

  “事情最快今天,最迟三天之内就会有结果!”尚丸拿着电话。

  “很好…”电话另一边的沈叔道:“把他处理完就尽快回来,最近原油价格近一步下挫,光阴会没有任何防抗迹象,这让情况越发诡异,老爷子昨晚说过,等你回来,这次危机由你主导!”

  “唰”

  尚丸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对抗光阴会可不是小事,可以说是尚家最大的事情,如果由自己主导,就相当于近一步放权,提前一步练兵,只要把光阴会的危机处理很完美,那么还愁不能继承位置?

  陡然间,他变的豪情万丈。

  “请沈叔转达给老爷子,让他放心,我会让尚扬清楚背叛尚家的代价!”他说话间,脑中已经想出几十种后续办法,每一种都能让尚扬生不如死。

  “处理完快回来吧!”

  沈叔说完,挂断电话,暗暗叹了口气,尚扬也太不禁打了点,这才短短几天?照这么下去,尚家真的是尚丸的了。

  尚丸深吸一口气,脸上笑容洋溢,来之前就有预感,老爷子的天平已经开始向自己倾斜,现在看来,真的是向自己倾斜了,当下不是思考这么多的时候,抬手看了看手表,休息时间已经到。

  站起身走出去。

  看到走廊里这些人仍然在焦急等待,心中嗤之以鼻,这些小蚂蚁,这次恐怕使他们这辈子唯一看到自己的机会吧?

  享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