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躺着就变强了 > 938 前进2

938 前进2

  妖魔的血脉在正神们的体内逐渐沸腾起来,他们对人类、对仙人们的仇恨,从来不比对方来的少。

  仇恨混合着登仙册传来的吸引力,让他们的战意不断熊燃烧。

  死疫天君冷静地说道:“要杀了周白,需要先弄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白发动狂者姿态后的模样,那越来越深邃的虚空气息,那将破军打出罗天界的力量,还有空气中不断留下的癸亥黑煞,这一切都让正神们也有点摸不清楚底。

  如果是往日里遇到这样的状况,等于是遇到了能力未知的畸变武器和卦象,仙神们的手段往往是试探、缠斗,弄明白对方的能力是什么,然后不断削弱对手,再想办法绝杀。

  但现在面对一步步走向登仙册的周白,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用来试探。

  那只能换一种方式,更简单,更粗暴,更直接……

  “这里我最弱,那我先来吧。”

  嗖!

  一道雷光窜了出去,雷部伏雷真君来到了登神之路上,身影瞬间消失,接着一个身高上百米的巨人从罗天界中降临,浑身上下布满了炽烈的雷光,手中巨轮模样的畸变武器裹挟着层层叠叠的雷光,狠狠砸向了周白。

  ‘大概5阎……’

  周白漆黑的双目看着眼前落下的雷光和巨轮,一拳击出。

  两股霸道的力量相持片刻,接着周白的身体瞬间被雷电贯穿,眼前的巨人也直接化为实体,寸寸碎裂,消散在空气之中。

  紧接着遭遇重创的伏雷真君无法再维持罗天界,他被打了出来,妖身扭曲着从神体里挣扎钻出,却被闪烁着太阳光辉的周白一脚踩爆,血肉溅射了一路,然后被漆黑的癸亥黑煞所吞没。

  周白皱了皱眉,刚刚的那件畸变武器有些特异,不知道是命中还是穿透类的力量,雷电无视防御地贯穿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大片焦黑的印记。

  而处于狂者姿态的他是没有办法治疗自我的。

  周白当前智慧:96%

  但在伏雷真君死后的瞬间,又一道身影出现在登神路上,然后消失。

  是瘟部的天微真君。

  五彩斑斓的瘴气从罗天界内打了下来,化为一只巨掌狠狠拍向了周白。

  然后粉碎、破裂。

  周白的脸上青筋暴起,畸变武器所注入的毒素竟然顺着元神力在他的体内奔腾,以畸变武器特有的力量不断腐蚀着他的血肉,在他的右臂上浮现出一大片紫色的毒伤。

  周白不知道这件畸变武器的能力是什么,也没有时间去看,他继续大步踏出,走向登仙册。

  周白当前智慧:94%

  于是又一道声音冲向了登神之路。

  大殿内,正神和仙人们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几乎都没有人说话。

  他们就这么看着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从正神中站了起来,冲向周白,宛如飞蛾扑火,一次又一次化为血肉倒在登神之路上,宛如用旧神的血肉铺就新神的道路。

  随着一名接着一名正神的死亡,周白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他的眼睛仍旧漆黑,气势没有丝毫的降低,但他的速度在变慢,他出招的过程被越来越多的仙神所看清。

  而天君直到现在,仍旧没有任何一位出手。

  正神们甚至没有因为眼前的伤亡而露出丝毫哀伤的表情,他们忍耐着,观察着,分析着,就好像一个兽群,不断让老弱的兽冲在最前方,为强壮的同伴赢得机会。

  残忍,狡诈,冷酷,这是兽的作战方式,是妖魔的作战方式。

  “真是眼熟啊……”秦仙人似乎想到了过去人妖大战时,妖魔指挥海量的下级妖魔好像敢死一样地冲向仙神,消耗仙神。

  “果然是妖魔。”屠鬼神叹道。

  而眼前的周白面对这样的攻势却是一往无前,以攻对攻,甚至没有丝毫治疗,没有后退一步,就这么嚣张地走向登仙册,似乎视所有正神于无物。

  道安仙尊忍不住皱眉道:“太不慎重了。”

  卷着兽皮的天玄仙尊看着登神路上不断被消耗被损伤,却一步都没有停下的周白,露出欣赏之色:“这孩子头还真铁……呵呵,我倒是很喜欢。”

  以周白的年纪,在所有的仙人眼中也不过是小孩罢了,但就是这个孩子正在为着整个种族的崛起去搏命,一个人面对正神们一波接着一波的厮杀。

  当第九位正神化为一滩血肉落在登神路上时,周白此刻已经一身是血。

  九种带着各色特殊力量的畸变武器被正神们一一打在他的身上,以扭曲之影的防御力也难以完全豁免。

  于是九位正神以死相搏,终于在他的身体正面留下九处难以愈合的伤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位天君来到了他的面前。

  各种推断在正神的元神力间传递。

  ‘每次出招前说话,似乎会增强战斗力。’

  ‘他在不顾伤势,放弃治疗。’

  ‘他的攻击无法防御,而且似乎被命中就会被击退。’

  ‘元神力会实体化,通过实体化的元神力传递力量,打入罗天界内的。’

  雷部的九霄元帅范明,此刻站在了周白面前,淡淡道:“该结束了。”

  周白当前智慧:86%

  ……

  投影开始前的几分钟。

  雷部,项天敌所在的小院前。

  阎真君和贪狼真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围的布置。

  贪狼真君:“怎么一个守卫都没有?”

  “不知道啊。”阎真君看向小院:“项元帅,你在吗?”

  项天敌:“……”

  贪狼真君:“我们来找你小酌几杯。”

  项天敌:“不在,滚。”

  阎真君:“你别不好意思啊。大家都是被周白干趴下的,你的心情我都明白的……”

  片刻后,投影照亮了天庭的上空,阎真君转过头去,感叹道:“明月今天很漂亮啊……”

  但接下阎真君和贪狼真君瞠目结舌,看着画面中出现的周白,他们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砰!

  小院的大门打开,项天敌的身形瞬间跨越千米,电射向大婚所在的方向,然后又猛地停了下来。

  他转过头看向了呆呆的阎真君和贪狼真君:“你们两个跟我来。”

  “去……去哪里?”

  “去找神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