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212章 战斗结束

第1212章 战斗结束

  川省,峨眉山。

  自打进入七月,重庆就成了一只大火炉,既便是云岫楼所在的黄山林木茂密,也还是挡不住那逼人的酷暑。

  常校长是军人,勉强还能忍受。

  但是常夫人却是个娇小姐出身,实在受不了这酷署,常校长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常夫人来到峨眉山行宫避一避署气。

  好在这段时间,除了浙闽战场,其余战场还算平稳,所以常校长敢放心上山。

  今天一大清早,常夫人就去礼拜堂做礼堂,常校长却以有军务为借口推掉了,常校长改信基督教原本就只是为了娶常夫人,并不是真的就信了,所以对于做礼拜这种事,素来都是能推则推,实在推不掉就应付一下。

  等常夫人走了,常校长就将林蔚叫到近前,询问道:“蔚然,浙闽战场那边,可有最新孤消息反馈上来吗?”

  “最新的消息?”林蔚摇头道,“好像没有。”

  “还是没有吗?”常校长闻言皱了一下眉头,又说道,“这样,你去给重庆统帅部打一个电话,问问何敬之或者白健生,浙闽战场可有什么进展。”

  “好的,卑职这就去打电话。”林蔚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目送林蔚的身影离开,常校长眸子里流露出期待之色。

  说真的,常校长还是希望钟毅能打赢浙闽会战。

  ……

  在重庆,国民革命军统帅部。

  何应佩、白崇悲、陈实还有刘声等一干高级将领,尽管汗流浃背,但还是要聚集在一起讨论浙闽战场的局势。

  常校长可以当一个甩手掌柜,带着夫人躲到峨眉山上去避暑,但是他们不行,他们得留在统帅部里统筹全局。

  常校长有过严令,浙闽会战交由前敌参谋部全权指挥,既便是罗正英这个前敌总指挥也不能够干预,但这并不意味着前敌指挥部和统帅部就没有知情权。

  事实上,钟毅每天都要将浙闽会战的最新战况上报给统帅部。

  当然了,有些绝密的行动,比如炮团的调动,钟毅是不可能上报给统帅部的。

  所以说,这会摆在何应佩、陈实他们面前的,只是浙闽会战的部分敌我态势,而且时间上还有延后。

  陈实道:“这才几天功夫哪?浙闽会战全面打响这才几天功夫,浙省就已经丢掉了七八个县,几乎已经沦陷了一半区域!肥沃的宁绍杭平原几乎全部沦陷,剩下的大多只是贫瘠的山区,按照这个局势,浙省堪忧。”

  刘声道:“辞修兄,不要危言悚听嘛,不与日军做一城一池之争,这是战前就制定好了的既定策略,暂时放弃一些县城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军队还在就好,只要军队还在,希望就在,丢了的城池还能夺回来嘛。”

  “军队?”陈实道,“只怕是也快要保不住了。”

  顿了顿,陈实又道:“钟子韧倒是打的好算盘,想要在新昌附近一口吞掉日军的步兵第五十四联队,但依我看,这一仗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最后没能吃掉龟田联队不说,反而把第二十八军的三个主力师给搭进去。”

  刘声道:“我觉得,吃掉龟田联队还是有希望的。”

  “希望?”陈实哂然道,“到时候你别失望就好。”

  说话间,会议室旁边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

  一个少将高参大步上前一把抓起电话,说了几句,便捂住语筒回头对何应佩说道:“总座,林主任从峨眉山打来的电话。”

  “蔚然的电话。”何应佩赶紧起身上前,接过电话。

  “蔚然兄是我,何敬之。”何应佩笑道,“校长还好吧?”

  聆听片刻之后,何应佩回头看了看陈实,又接着说道:“浙闽会战的形势不怎么好,已经丢掉了半个浙省,第二十八军的三个师也正面临着危险,搞不好有可能会被日军第十五师团及第十七师团合围在新昌附近。”

  “好的好的,我们会盯着的。”

  说完,何应佩轻轻挂断电话。

  ……

  新昌,东门。

  赵澜一脚踹开一扇木门,然后闪到一边。

  赵澜身后跟进的两名士兵便立刻冲上前,端着伯格曼冲锋枪对着木门内一通狂扫,两声惨叫响起,两个小鬼子应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赵澜定睛看,这却是两个扛着大尉军衔的鬼子军官。

  再往里边冲,赵澜便看到一个扛着少佐军衔的鬼子,已经萎顿于地,这鬼子的腹部还插了把军刀,军刀从背后透出,已经是死透了。

  屋子里也乱得一塌糊涂,还有不少设备。

  很可惜的是,这些设备都已经被毁坏了。

  “团座!”一个士兵叫道,“这是小鬼子的指挥部吧?”

  “肯定就是。”赵澜拿枪口顶了顶帽沿,扭头大吼道,“长脚,立刻报告师部,新昌县城内的战斗结束了,城内的鬼子基本被歼灭!”

  “是!”绰号长脚的通信兵答应了一声,掉头飞奔而去。

  “我嬲你妈妈憋,今天这仗打得真痛快!”赵澜嘿嘿一笑,又环顾左右大喝道,“全体都有,赶紧的打扫战场,一颗子弹都不许遗漏!”

  “是!”身后官兵轰然应喏,开始打扫战场。

  赵澜也上前翻找起鬼子遗留下来的各种物资。

  赵澜的首要目标当然是那个鬼子少佐的军刀。

  然而,赵澜才刚刚走到鬼子少佐跟前,还没来得及伸手,一只大手便从斜刺里伸过来抓住了鬼了少佐的军刀。

  赵澜不由得一愣,急抬头看,却发现是陶柳。

  “师座?”赵澜一下就急了,“这把刀你可不能跟我抢!”

  “凭啥?”陶柳哼哼一声道,“这刀原本就是无主之物,凭啥就该是你的?”

  赵澜顿时间语塞,好半晌后有些泄气的说道:“得,这把刀归你了,谁让你官大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