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055章 兄弟相残

第1055章 兄弟相残

  燕凌和潘仁,是除了李士群之外,七十六号中高层中间唯二的幸存者。

  跟潘仁一样,燕凌对李士群的态度也比以前好多了,甚至还主动敬礼。

  很显然,在丁默邨和唐惠民被杀之后,无论潘仁还有燕凌,都已经充分意识到,七十六号的高层已经只剩他李士群一个了。

  想到这,李士群心下就感到莫名得意。

  这一刻,李士群真的有了将一切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丁默邨这个蠢货,蛰伏了那么长时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可最后又怎么样呢?

  还有唐惠民这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愣头青,还真以有汪精卫的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太天真!

  再就是沙逊卫队,真以为已经把七十六号踩在脚下了?嘿嘿,很快你就会知道,上海仍还是青帮徒众的上海。

  杀了一个季云卿,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当下李士群便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抓起电话。

  在电话接通之后,李士群愉快的说道:“给我接梅机关的鸠田将军。”

  不片刻,电话那头响起鸠田鹰的声音:“麻西麻西,这里是梅机关。”

  “将军阁下,是我。”李士群仿佛鸠田鹰就在面前,一脸诌媚的道,“李士群。”

  “李桑。”鸠田鹰道,“你回七十六号了吗?”

  “哈依。”李士群道,“我已经出院回来了。”

  “哟西。”鸠田鹰道,“李桑,昨天晚上七十六号遭到了致命重创,不仅人员损失惨重,士气更遭受了致命的打击,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七十六号的士气问题,使他们重新恢战斗力。”

  “将军阁下放心,我会解决。”李士群诌媚一笑,又道,“另外,我还有重要的情报向将军阁下报告?”

  “是吗?”鸠田鹰道,“什么情况?”

  李士群阴声说道:“我接到内线提供的可靠情报,军统对傅筱庵的刺杀行动,是个精心设计的陷阱,其目的只是为了引诱梅机关出击,然后聚歼!”

  “纳尼?这是个陷阱?”鸠田鹰沉声说道,“情报可靠吗?”

  “将军阁下放心,情报绝对可靠!”李士群非常笃定的说道。

  “哟西,知道了。”鸠田鹰欣然道,“李桑,你的对帝国的还有皇军的忠诚大大的,我的向你表示大大的感谢。”

  “多谢将军阁下。”李士群说完了,又一脸诌媚的挂断电话。

  在挂断电话之后,李士群的目光又转向东边,仿佛越过半个城市看到了沙逊大厦,下一刻,李士群嘴角便绽起一抹轻蔑的冷笑,米国佬?还真以为笼络了一群国民党的溃兵,就可以在上海租界称王称霸?太天真了。

  这次,就让你们输一个底儿掉。

  ……

  虹口,梅机关。

  鸠田鹰挂断电话,紧接着又抄起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行动课长今井武夫的声音:“将军阁下?”

  鸠田鹰沉声说道:“今井君,行动开始了吗?”

  “马上就要开始。”今井武夫沉声道,“傅桑已经从住所出来,我已经看到支那军统的行动人员了?”

  “行动暂时中止。”鸠田鹰沉声说道,“立刻给傅桑发出信号,取消外出。”

  “取消外出?”今井武夫皱着眉头道,“将军阁下,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八嘎,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取消,行动取消!”鸠田鹰近乎咆哮的吼道。

  “哈依!”今井武夫终究还是执行命令,意没挂断电话就将鸠田鹰的命令传达下去。

  从电话里听到今井武夫已经传达了命令,鸠田鹰才敢放下心,要不然,他还真的担心今井开夫会背着他蛮干。

  日军的以下克上可是有传统的。

  特高课内部也存在这样的风气。

  挂断今井武夫的电话,鸠田鹰紧接着又拨通了海军俱乐部的电话:“麻西麻西,我是鸠田鹰,你让藤田君接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那头响起藤田刚的声音:“将军阁下!”

  藤田刚的特战大队被划入到梅机关之后,就一直住在海军俱乐部。

  只不过这段时间,藤田刚的特战大队基本上没有事干,一直闲着。

  所以电话一接通,藤田刚便旧话重提道:“将军阁下,我再一次向您提出申请,把我们调到前线战场,我们……”

  不等藤田刚把话说完,鸠田鹰便打断道:“藤田君,用不着调到前线这么复杂,你们不就是因为太闲,想要找点事做吗?机会来了!”

  “真的吗?将军阁下你别骗我!”电话那头的藤田刚顿时来了精神。

  “我骗你做什么?当然是真的。”鸠田鹰沉声说道,“你立刻带着特战大队的全体成员到梅花堂来,我当面给你们布置任务。”

  “哈依!”藤田刚说完挂断电话。

  ……

  回头再说韩毅。

  找借口离开海军医院之后,便再次来到公用电话亭。

  环顾左右无人,韩毅便立刻拿起电话筒,准备拨通房建伟的号码。

  然而就在这时,背后忽然间响起一个冷幽幽的声音:“老二,你在做什么?”

  韩毅猛然回头,便看到韩泽站在两米外,正冷冷的打量着他。

  看到韩毅回头,韩泽又道:“你不是拉肚子去了吗?怎么又跑这来打电话?”

  韩毅无言以对,因为他知道这事根本就糊弄不过去。

  韩泽阴声说道:“说,给谁打电话?”

  韩毅很快就镇定下来,冷冷的说道:“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你,但它管得着!”韩泽说完,就掏出勃郎宁手枪,拿枪口顶在韩毅的太阳穴上,黑着脸说道,“只要你肯说实话,哪怕你是军统或者共产党的卧底,我都可以饶你,但你如果继续隐瞒,大哥也是救不了你!”

  韩毅心下轻叹一声,旋即沉声说道:“大哥,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大哥,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再执迷不悟!”

  “果然是你!”韩泽咬牙切齿的说道,“主任早就怀疑你是内奸,我还不信,却没想到,你果然就是内奸!老二,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韩泽便毫不犹豫扣下手枪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