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005章 刑讯逼供

第1005章 刑讯逼供

  在沙逊大厦的对面,隔着南京路是一个大仓库。

  这个大仓库原本是招商局的仓库,后来宋梓文掌控中央银行后,以近乎掠夺的方式从招商局手中买下这间仓库。

  自从上海沦陷之后,这间仓库也就遭到了闲置。

  就在昨天,钟毅花费五百英镑租下了这间仓库。

  这间仓库说是仓库,其实就是一个坚固的堡垒,不仅库房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四周还有两米高的围墙,围墙上还拦了铁丝网,在墙体的转角处还设有岗楼。

  钟毅就是看中这点,所以花点钱把它租了下来,这里将成为他们的临时驻地。

  这会,在仓库的院子里,钟毅正带着十几个焊工将一块块的钢板焊到卡车上。

  停放在院子里的卡车足有十几辆,而且都是清一色的道奇卡车,这十几辆道奇卡车也是钟毅从中央银行办事处租的。

  两年前的淞沪会战,国军基层官兵打的是真的非常艰苦,七十多万参战官兵,光是阵亡数字竟然就超过二十万,不夸张的说,上海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国军官兵的鲜血,那是真真正正的一寸山河一寸血。

  但是,又要说但是。

  但是国军的那些个高级将领是真的艹蛋。

  军事能力低下,瞎指挥也就罢了,他们甚于还中饱私囊,将广大市民捐赠给基层官兵的慰问品全都给贪墨,然后运到租界进行变卖。

  变卖慰问品也能忍,最不能忍的,是军用物资都敢倒******如钟毅从中央银行驻上海办事处租的十几辆道奇卡车,就是中央军某师师长在撤离上海之前放在这里寄卖的,只是一直没卖出去。

  顺便再说一句,钟毅租界这十几卡车只花了一百多英镑,几乎是白送。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钟毅并不是以鄞江市长的身份去租,而是以米国公民乔治的身份去租,所以中央银行驻上海办事处的主任只是象征性收了点钱,所谓上行下效,有常校长做榜样,底下的人肯定会群起效仿他。

  言归正传,这十几辆道奇卡车其实很新。

  在卡车周边焊上5mm厚的钢板,立刻就变成了一辆辆装甲车。

  这样的“装甲车”虽然防御不了战防炮,但是用来抵挡7.92mm口径以下的步枪弹却是绰绰有余,至于手枪弹,那就更加不用多说。

  “都给我焊结实了,不能够松动!”钟毅一边来回巡视,一边指挥,“前风档也要焊上钢板,留一条5公分宽的观察缝就够了。”

  “抓点紧,焊好了请你们吃大餐。”

  听到有大餐吃,正在忙碌的队员以及焊工顿时欢呼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杨封哼着小调走进来,不过看到钟毅后,便下意识收脚立正,然后抬手敬礼:“报告队长,任务完成,请您指示!”

  钟毅闻声回头,笑着问道:“任务完成了?”

  “任务完成了。”杨封笑道,“沈力下手了。”

  “好。”钟毅点点头,又道,“这就可以了。”

  说完,钟毅又大喝道:“集合,全体集合!”

  正在仓库里边休息的队员便立刻蜂拥而出。

  ……

  梅机关,地下问讯室。

  范春华或者说春田毅,此刻已经被绑到一张椅子上。

  但这不是普通的椅子,而是一张电椅,这是刚刚研制出来不久的新式刑具,比之传统的老虎凳、辣椒水以及烙铁之类的效果更好。

  自从电椅被发明出来,鲜少有人能够扛过它的折磨。

  鸠田鹰也闻讯赶过来,不过他并没有要亲自动手的意思,而只是坐在一边,用一对小眼睛阴恻恻的打量着范春华。

  尽管鸠田鹰什么话都没说,但是一边的今井武夫却还是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当下今井武夫走上前,对范奉华说道:“范桑,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供出你的上线,以及联络的方式,对于过往的事情我们可以不再追究,从现在开始,你仍旧还是春田毅君,仍旧还是帝国内务省特别高等警察课的优秀特工人员”

  范春华只是淡淡一笑,说:“今井君,多说无益,快开始吧。”

  范春华的淡定和从容,竟让今井武夫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压力。

  当下今井武夫回过头,目光看向鸠田鹰,鸠田鹰便微微颔首。

  今井武夫便立刻抓起电极夹头,将正极夹在范春华的**上,负极却直接夹在范春华的命根上,这不是存心羞辱,而是因为乳**和命根的神经最敏感,可以尽可能的将疼觉放到到极限,刑讯的效果最好。

  电极夹好之后,今井武夫又道:“范桑……”

  不等今井武夫把后半句话说出,范春华便索性把眼睛给闭上。

  “好吧!”今井武夫猛然一咬牙,将电椅的开关打开,然后直接将电流强度推到了十毫安的强度上。

  一层蓝色莹光瞬间从电椅生出,笼罩住范奉华的全身。

  范春华立刻闷哼一声,脸上流露出来极度痛苦的神色。

  紧接着,范春华便大小便失禁,恶臭开始在刑讯室里弥漫开。

  这跟个人的意志力强弱没关系,通过人体的电流强度一旦达到十毫安,无论是谁都必然大小便失禁,很少有例外。

  今井武夫下意识的拿手捂住自己口鼻。

  但很快,今井武夫便将手从脸上移开。

  回头看,今井武夫果然看到,鸠田鹰就跟没有闻到臭味似的,脸上神情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通电持续了足足三十秒,今井武夫才切断电源。

  电源一被切断,范春华原本挺直的身体便立刻颓然瘫倒在电椅上。

  在非人的刑具面前,意志再顽强的人,也很难保持体面以及尊严。

  “范桑,电刑的滋味不好受吧?不过我提醒你,这才只是十毫安。”今井武夫道,“如果你拒不配合,我将会持续加大电流的强度,从十五毫安直到一百毫安!”

  “来吧。”范春华吃力的重新抬起脑袋,低声道,“直接一百毫安。”

  “纳尼?你这是在向我挑衅吗?”今井武夫一下被激怒,然后一把将闸门合上,并且将电流强度加到三十毫安。